>文化>>正文

不要只有愤怒。被性侵后孩子们最想说的这些话,我们应该听一听

原标题:不要只有愤怒。被性侵后孩子们最想说的这些话,我们应该听一听

这是 新世相 488 篇文章

Sayings:

在虐童新闻发生的同时,关于未成年女孩被性侵的国产电影《嘉年华》今天上映了。上午,办公室集体去看了这部电影。

从影院走出来,每个人都很沉默。

沉默并不是因为情节悲惨。电影很克制,没有表现性侵过程的任何细节。

故事讲的是,在性侵发生后,女孩的父母,警察,医生和整个社会,是如何用不知所措、沉默、回避、搪塞,甚至谎言,把女孩独自推进了黑暗里。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件坏事,所有人都希望这件事“赶紧过去”,好维持生活平静的水面。

但水面之下又是什么呢?

我们跟十几位经历过性侵的女孩聊了聊,她们是新世相的读者或朋友,她们向我讲述了“事情发生之后”的事。

我的一位同事,也讲了。她说:最可怕的就是,一片安静。

周围人很安静。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想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当事人也安静。年幼的女孩懵懵懂懂,成人世界的误导,让她们产生了罪恶感。她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在我曾写过的一篇谈论性侵的文章下面,有 300 多条留言提到童年被性侵的经历,三分之二的人从没对别人谈起过。)

安静的、可怕的、假装平静的水面。就是我们的生活。

《嘉年华》的导演文晏说:“真正的罪犯,可能是整个社会中,大家的缺失。”

聊天中,一位女孩最后说:与其说是性侵带来的阴影,说是“性侵后”带来的阴影,更准确。

被性侵后孩子们最想说的这些话,我们应该听一听

自述:新世相的读者和朋友们

我把那件事写在信里给爸妈,

却被他们丢进了垃圾桶

@阿浪 | 当时7 岁,现在23 岁

很小时被邻居性侵。

上幼儿园,虚岁七八岁,只感觉那是特别不好、我特别不喜欢的事情,根本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长大一点了才慢慢明白。有怕,也有恨。

我尝试告诉父母。爸妈都是农民,特别严苛,我们连句我爱你都说不出口。我决定给他们写信,写的是“我被人…那个了…不好的事情。”

当时想,爸爸知道了会不会去他家打死他?村里的人都知道了,我以后该如何出门?

信是上午给爸妈的,下午我却在垃圾桶里发现了它。

爸妈只字未提,脸色也没什么不对。我都不知道那封信他们有没有看。

农村,几乎爸妈都不懂跟孩子沟通的。挣钱还债就够累了,如何顾得上呢?

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情,别人家的议论只有一句:“这孩子这辈子毁了”。

我刚刚坐在这儿想了很久。刚开始想说(这件事对我的成长)有利有弊吧,可是这“利”想来想去不知道写什么。

让我知道了以后怎么保护我的孩子?或者是让我一直努力不让别人瞧不起?

我幸运地逃过性侵,

却逃不过其他人的眼光

@桃子 |当时 13 岁现在 20 岁

初中时,我和其他 16 个女生遭到一个近 40 岁中年人的猥亵。16 是警察公布的数字,其实很多人沉默了,没敢站出来。

后来那个人判了死刑。

我逃过了强奸,被那人监禁一晚打了几顿。当时觉得是种幸运。

可事件后,大家觉得我在那男人那儿过了一夜,一定被强奸了,不干净。

男生在网上问我:听说你不是处女了?

没有人相信我没被强奸,包括父母。

第二天回家,爸妈要带我检查身体,我以为他们带我验伤,结果被带到妇科,医生拿了扩阴器。我问了好几遍,为啥来这?这个塑料的东西是什么?我妈不说话。

见了医生,我妈第一句话就是:能不能检查下她还是不是处女?

亲戚回去跟孩子讲。妹妹就来问我:“我爸说你那天晚上没回来,是不是,你干嘛去了?”

过了一个多月,爷爷过生日,全家族的人都去了,我也打算出门。我爸忽然把鞋柜上的东西摔了一地,问我:全家人都知道你这点烂事了,还好意思去?

后来爸妈不让我碰手机电脑,不让我出门,把我送进全封闭学校。强迫我把头发剪短,禁止和男生说话。

《嘉年华》中被妈妈强行剪掉头发的小文

其实爸妈非常爱我。爸爸放弃了非常重要的生意回来陪我,损失了很多钱。后来公司倒闭了,爸爸一度崩溃,精神抑郁。那段时间全家人都和神经病一样。

我很内疚,感觉害得爸爸理想破灭。

第一次当父母,遇到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需要发泄的窗口。

其实最大的感受不是痛苦,而是隔膜,被异化的感觉。

我只希望人们正常对我,不要弄得我很可怜或可恨。

对孩子的性教育很重要。我会告诉那些小女孩,错的不是你,不要害怕。

其实痛苦往往不来自于这件事本身,而来自于它发生后。很多人并不明白这一点。说是“性侵带来的阴影”,不如说是“性侵后带来的阴影”。

我不说出来,是怕给家人增加负担

@猪猪 | 当时 4 岁现在22 岁

幼儿园开始,姨夫会让我去亲他身体的某些部分。

当时以为是家庭成员表达喜爱的方式。到了小学就不太喜欢这么做了,但是会被按住。

12 岁,他来家里修灯泡,叫我去沙发坐着,摸了我的胸和下体。

我没法跟姨妈说,她对我很好;我也没法和爸妈说,那时候是因为他们忙,三班倒,才经常要把我送去姨夫家。

跟他们说了会增加他们心理负担。

姨夫看起来很老实,我要是说了就是自爆,家人都会来问我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神经挺大条的,觉得心理没有受很大影响。就是不太喜欢被人摸,会犯恶心。以及一段时间里对家里的沙发很抵触。

《嘉年华》上映了,我想去看,但还是不太敢。在微博做了一个抽奖请大家去看,做点实事。

那个猥亵我的人,跟爸妈说要当我干爹

@Dia | 当时7 岁 ,现在23 岁

小时候被四个男人猥亵过。其中一个是爸妈的发小。让我躺到他腿上拉开我裤子给他看。

他经常来我们家,吃饭还要给他敬酒。有次过年,这位叔叔还和我爸妈说,要让我认他当干爹。

当时模糊知道不喜欢这个叔叔,就说不要。妈妈问我为啥子,我说讨厌就是讨厌。妈妈笑骂了两句也就不再问了。

是大三,看到一则老师猥亵学生的新闻,才反应过来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过。

当时很震惊,也很难接受。就像小时候的自己站在面前,现在才恍然大悟的感觉。

第一时间告诉了男友,他说:“没事儿,都过去了,我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事,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

现在我已经看开了,不想伤父母心,不会说出来让他们知道。但是会特别关心妹妹和侄女,告诉她们如何保护自己。

对了,还想分享给大家一首歌,Dia Frampton 的 Walk Away,希望可以给大家一点力量。这首歌写的是一个 8 岁的小姑娘被自己的父亲“送去”给他的朋友消遣。

这首歌没有很消极。我想让大家知道性侵很可怕,然后一起和它斗争。

悲伤同情没有用,只有化为盾牌和勇气才能保护其他的人免受这种伤害。

不要沉默

@红 | 当时8现在31

小时候被邻居家哥哥长期猥亵。

长大了我和妈妈说了当年的事。她说:难道给你跪下你才能原谅吗?

特别特别难过,因为妈妈是我信任的、最亲的人。

后来和闺蜜聊起来,我们六个女孩子四个都遇到了类似的事,大家都很耻于和大人求助,都在沉默。

太多人选择沉默了。我孩子三岁,有一天看绘本说,“男生有小鸡鸡,女生没有。”说得没问题啊,我妈却跟他说,不能说这个。

很多人见孩子受到伤害都会疯了一样,但他们平时可能都觉得概率很小,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有个妈妈群,这几天一直讨论幼儿园虐童。讨论完后,很多家长的关注点变成了怎么选幼儿园。而不是性教育和给孩子建立自我保护意识。

我孩子今年刚上幼儿园。我买了很多安全教育和生理卫生绘本。

我觉得还蛮任重道远的。

《嘉年华》剧照

我也不要求爸妈和那家人撕破脸

只希望他们能正视我受到的伤害

@树 | 当时 10 岁,现在21 岁

10 岁那年被姨夫性侵。这个秘密我守了 8 年。

离家出走被抓回来,我第一次和爸妈说了(被姨夫性侵)这件事。

他们第一反应不是震惊,不是难过,也不是心疼。是指责我,干嘛要招惹他?

在他们看来责任在我,可我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我是个受害者我也很害怕。

那天我第一次看到我爸哭,心里却装满了冷漠。

后来爸妈也没什么反应,若无其事继续两家人相处。我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北京,很少回家。

其实我也不要求他们和那家撕破脸之类的,我知道成年人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顾及的东西很多。

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正视我受到的伤害。给我点安慰,而不是把责任推给我。什么都别说,抱抱我就好了。

顺便说一句,性侵、猥亵其实真的挺普遍的。小时候去图书馆看书时都会有怪蜀黍,你懂的。回奶奶家村里也有人摸上床过。

很少和别人谈起过去这些事。自己就这么硬生生地长大了。

今天说出来,会感觉好受一些。说真的我这么多年基本都是哭着睡着的,想说却和谁都说不出口。性侵也算个社会问题,希望我的经历可以对人们有点影响吧。

那次之后,我学会了有事不直说

@王金宝 |当时6 岁,现在32 岁

我那年 6 岁,刚刚秋天,东北小城穿长袖但还是挺薄的衣服。

大人在院子里打牌,我和弟弟在门口玩。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从院子门口经过。一把就把我捞起来,带走了。我被拐到很幽暗的小胡同,周围没人。

后来他走了,我在巷子里哭。过了一阵,弟弟和大人们来找我了。

我不需要和家人解释什么,因为裤子上有血。记不得爸爸妈妈说了什么。

之后也没有说起过这件事,好像两三天以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不知道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吧,很多事都没法和爸妈直说。比如说想买裙子,就只能和爸爸妈妈说,我裙子小了。

我第一次和外人提起是 16 岁的初恋男友。他当时很震惊,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

之后也试着和几个交往对象说了。他们的确是没法理解这种事。

现在觉得,这件事就还是自己消化吧。说出来了徒增烦恼。

我现在能够比较坦然面对这件事,和我来北京关系挺大的。我在这里接触到了很多新鲜的观点,也有心理医生帮我解开一些谜团。

但我的东北老家小城还是那样趋同和闭塞,大家对这些事避而不谈。我想,如果现在有一个小女孩碰上这样的事,家里的处理方式大概还是一样吧。

那件事,爸妈保护了我不受更多伤害

@小草 | 当时8 岁现在20 岁

小学 3 年级,我在楼道里碰到一个陌生人。

他摸我、亲我,把我推倒压在我身上。让我不要叫。

我大叫救命,敲两个邻居家的门。他们都不在家,电梯间的阿姨听到了。

报案后,派出所民警找到了这个人,就住在我们家附近。但当时以他是精神病的理由搪塞了过去,没有进一步行动。

还好,爸爸妈妈积极地引导我。事情发生后,他们告诉我要懂得保护自己,夸赞了我的呼救方式,进行了一些性教育,告诉我哪些是男性的越界行为。

爸妈说,不要因为这件事改变我本来开朗的性格。从那之后,他们基本放学都接我回家。上高中后,我才开始自己上下学。

父母的回应真的很重要。

报警后,警察调笑我的粉色头发

@三粗 | 当时初中现在24 岁

我的小姨夫对我真的很好,像父亲一样,会给我买衣服也会照顾我生活。

但初中后,他开始猥亵我。

我妈侧面警告他也没有起到作用。所以后来不跟他共处一室。

我跟我爸之间的关系,也因此有了很大影响。我爸如果离我稍微近一点我都觉得特别膈应。不会有什么父女之间的亲昵。

今年八月上旬,我差点被一个人强奸,我报了警。

在警察局,他却说他是看我喝多了,好心想要送我回家。警察也不太相信我。

当时我在痛哭流涕,警察打趣说:你这头发可真够亮的,在我们这个片区都找不到第二个了。

我本科学的是法律,但八月的事后,我现在想做警察。

学了法律,我感受到它的漏洞,我感受到了不公,可我没有能力去改变法律改变社会,但是我想起码我去当警察,可以帮助个别人,就够了。

被他摸时有种得到关注的喜悦,

想来很后怕

@白祁 | 当时 11 岁现在22 岁

小学班主任六年都在猥亵班上的女同学。我也没有幸免。

我上的是职工子弟小学,家长都认识。班主任教语文,就在我们隔壁楼住。

现在想起来很后怕,当时被他摸是很喜悦的。小时成绩不好,一直不被关注。那一次是因为考试进步了,他表扬了我。

他会选自己喜欢的女生做班干部。会让当时的我觉得这是件荣耀的事。

初中,我才知道什么叫猥亵。

我这才想起来,当年他在办公室抱着我们班长来回摸的时候,同组的老师都在,我记不得他们具体的反应了,但他们的确什么都没有做。

女老师都不喜欢我们班主任,但好像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可能他的程度还没有到性侵,只是猥亵吧。

不过,我刚才给妈妈打电话,说起了这件事。

她发了这么一段话给我:

今天和你聊天很开心。

聊到性侵这个话题,人们会本能地抗拒。

不忍心了解;不知该如何回应;觉得它是偶然的坏事;离自己很远。

真的不远。而且,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躲避,我们的不当作为,让事情走向更坏。

我的同事提醒我,不要劝经历过这些事的人“走出来”。

在性侵这件事上,不存在“走出来”。这句话反倒让人觉得,走不出来是她的错。

它的确很难走出来。但它可以被战胜。

我不劝你走出来。但我希望我能有资格对你说:

往前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