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我是每年收割数百万生命的「变态杀手」

原标题:我是每年收割数百万生命的「变态杀手」

大家好,先上一张我的自拍照。

帅气吧?没错,这就是我——室颤,我可不是善类。

知道我的人,听到我的脚步声,都会肝颤;不知道我的人,对我恍然无觉,这叫无知者无畏。

在医院之外,我几乎所向披靡,即使在北上广这类大城市,急救车看起来防卫森严,我的一击致死率也能达到 99%。

至于在乡村,哥还从没失手过。

每年收割数百万生命,哥若自认杀手界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我看不起死神直线这老家伙,因为他不上档次,经常拿那些老弱病残来彰显他的存在。不信,看看死神直线那衰样。

他经常吹嘘自己能摆平所有人,但其实那些硬骨头都是我先搞定的,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是哥的风格,杀手本性。

但很多人还误以为这都是死神直线干的,他们害怕死神直线,却对我了解甚少。

而我,更喜欢强壮、年轻、水灵、鲜活的心脏,喜欢看着他们颤抖。

结伴出动,杀人于无形

我的最佳拍档是心梗。这家伙敢打敢杀,天气越冷他越来劲,冬天来临,正是他的好战场。遇到合适的对象,尤其是那些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的「高(血压)、富(血脂)、帅(肚腩)」们。

不错,他就是喜欢肥的,油腻的中年男人。哼,恶趣味。

心梗一旦得手,我就伺机而动,争取在 24 小时内发动致命一击。我必须抓住这段黄金时间,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机会就变小。不过即使错过了最佳时期,我也绝不放弃。

忍耐,是一个杀手的必备素养。

我的另一个小弟叫肥厚性心肌病。这家伙有点变态,连孩子都不放过,你听说的那些初中生猝死案例,不少都是他干的。这家伙潜伏能力一流,平时难得露一面,他藏在一些人的心里。

当然,作为杀手界的高手,我还有一些秘密部队,一般人很难知道,那些心脏大内高手知道,却也经常难奈我何。

然而,我也有死对头

一物降一物。哥也有自知之明,并非世间无敌。

我的死对头是除颤器(下图),以往这家伙只能在医院跟我过招,即使在心内科和急诊室这类除颤器的主场,他也难说胜我一筹,只能说半斤八两。

不过这家伙也是厉害,经过这些年的战斗经验结晶,他居然生了一个儿子 叫 AED 。

这小家伙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自动化,一旦被他的狗皮膏药粘上,他就自动搜索我的存在并发出攻击。以往除颤器这个老家伙都是依赖医生辅助的,现在 AED 自动化之后,那些傻瓜般的、连心脏左右都分不清的老百姓,居然也拿着 AED 向我杀来,搞得我颇为狼狈。

在美国西雅图、在拉斯维加斯赌场,我被打的落花流水,狼狈不堪。即使在日本、香港、台湾等地,我的成绩单也有下滑趋势。

最可恨的就是东京马拉松,这么多年,我出手放倒 20 多人,却都被 AED 阻挠,居然从未得手,AED 全胜,这是我的耻辱。 他的样子,变化再多我都刻骨铭心的记得。

生子当如 AED ,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承认。但我发誓,我一定会找机会扳回这一局。

猎物越强,我越兴奋

我喜欢中国,这里是我的乐土。

中国人民富裕起来了,「三高」甚至「五高」的人群多了,心梗这家伙乐开了花,居然也对小鲜肉下手了。

有这个具有主动进取精神的拍档,哥很是欣慰。

心脏骤停包含室颤、无脉室速、心室静止(Asystole)、无脉电活动(PEA)。每年中国院外心脏骤停有54 万,其中大部分都是哥做的。心梗先出手,哥随后一击而中。这个模式已经发展的很成熟。哥现在蒙着眼都能做到。

不过,哥最喜欢马拉松赛道这个猎场,那些跑者血气风刚、强壮有力、位列中产,令我垂涎欲滴。他们信奉挑战极限、战胜自我,我很乐意帮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极限。

前几年,在中国马拉松赛道上,我独孤求败,为所欲为,靠的是速度,打的就是时间差,等那些急救车携带除颤器挤过来的时候,哥早已经得手,绝尘而去。

可笑的是,他们还在那跟死神直线纠缠半天,拿着除颤器一阵乱电,倒是把除颤器气的吐血,因为直线对除颤完全免疫,尸体开始冷却。

2012 年,首届广州马拉松,我一场杀两人,千里不留行。

而在 2014 年,他们居然把 AED 弄来了,还一下子在赛道上铺设了 40 台,再加上他老爹手动除颤器 30 个,搞得这除颤密度都快超过东京马拉松了。

最令我不爽的是,各地纷纷相仿。最近,更是在咸宁和南昌马拉松连续让我无功而返。

让颤抖来得更猛烈些吧

不过,哥不会放弃,哥也有对策。

哥也发动心理战,时常散布谣言。

AED 不安全,会电死人;

AED 很贵,花那么多钱没必要;

AED 是医疗器械,群众用这玩意会违法;

心肺复苏会按断肋骨,会成为被告;

心肺复苏是很专业的,普通人学不会,必须医生才能掌握......

这非常有效,那些部门领导和不明真相的群众,吓得畏手畏脚,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

有时,我也会吓唬吓唬那些菜鸟医生,让他们形成一个错觉:「院外心脏骤停急救很难,越快回到医院,到达更多急救资源的地方,就越有机会打败室颤。」

但实际上,在这个颠簸转运过程中,我甚少遇到有效的抵抗(早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和早期除颤),得手轻而易举。等人到了医院,我早得手而去了。近日,我在西南区的一场半马中,完美实现预定策略,很爽。

人类就是一盘散沙,即使在他们最强大的马拉松赛道主场,除颤器密集分布,每百米设置一个会心肺复苏的志愿者,还有不少急救高手在赛道周边虎视眈眈,但在我看来,仍有不少漏洞。

我会继续跟人类玩下去。

与人斗,其乐无穷。

让颤抖来的更猛烈些吧!哈哈哈......(责任编辑:杨媛)

本文由急诊夜鹰授权丁香园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