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铁影|“巨无霸”DQ45是如何装车的?——新闵支线运转记其三

原标题:铁影|“巨无霸”DQ45是如何装车的?——新闵支线运转记其三

DQ45型钳夹车,是齐齐哈尔轨道交通装备有限责任公司针对1000MW发电机定子的整体运输而研制的长大货车,也是是目前中国铁路载重吨位最大的钳夹式货车。该车自重208吨,载重450吨,共28根车轴,仅空车的长度就达到了惊人的53米,是名副其实的“铁路巨无霸”!DQ45配属哈尔滨铁路局哈尔滨车辆段绥化运用车间,中国仅有1辆,编号5624520。

DQ45附挂在普通货列的尾部来到闵行站(拍摄:王赫)

空载状态的DQ45(拍摄:秦思远)

俯瞰DQ45(拍摄:林志刚)

DQ45车体主要由钳形梁、导向梁、大底架、小底架、转向架、调宽装置、导向侧移装置、起升装置、支撑装置、空车连接装置、制动装置、车钩缓冲装置等部分组成,车体两端各设一个操纵室,内有操纵台,以操纵液压装置、调节钳形梁的升降,还有空调以及供随车人员休息的床铺。钳形梁上装着监控摄像头,摄像头的显示屏也在操纵室内,正常行车时,每个操纵室内需有两人轮流值班。

DQ45的操作间,里面还有一张床铺(拍摄:张亦航)

DQ45车体上加装的监控摄像头的显示器也在操作间内(拍摄:张亦航)

钳形梁上装有摄像头(拍摄:王赫)

那么钳夹车上的大宗货物是怎么装载上去的呢?许多车迷,包括笔者一直深感疑惑,直至亲眼目睹了DQ45装车的全过程,才算解开了心中这一谜题。

2017年11月19日,在上海电机厂工作的一个老同学告诉笔者,当天有火力发电机要装车,笔者遂来到闵行站,看到DQ45和“保驾”的4节客车停在站里。客车的外面均标注着“WX25B”的字样,其中有3节软卧和1节餐车。九点半左右,闵行站的调机——东风7G0057号车推送着DQ45、客车以及一些板车、敞车前往电机厂。过了昆阳路道口,列车在连接吴泾支线与通向电机厂、锅炉厂、航天厂等几家企业的专用线的道岔前停车,这是个手动道岔,列尾的调车员下车扳道后才能继续向前推送。通过剑川路道口,列车首先被推入上海锅炉厂,摘掉两节敞车后又退出厂区,驶向电机厂。DQ45是超限车,又是推送,速度慢的像蜗牛,车还一窜一窜的,客车里的人几次差点跌倒!半个多小时后,列车终于到了电机厂门口,DQ45和4节客车留下,东风7G拖着几节板车和敞车返回闵行站。

随后,一台上海电机厂自备的机车开了过来,看车上铭牌是一台JMY380系列内燃机车,具体型号不明。JMY380将DQ45推至装卸车间门前,又把客车推到厂区的存车线上,电机厂派人给车厢接上水和电。

闵行站调机推送DQ45以及随行的客车前往上海电机厂,途中驶过东川路道口并下穿轨道交通5号线(拍摄:张亦航)

推送至上海电机厂铁路门前,闵行站调机摘挂返回(拍摄:林志刚)

上海电机厂自备的JMY380出厂,将DQ45和客车推进厂内(拍摄:张亦航)

DQ45被推到装卸车间门前(拍摄:林志刚)

客车被推到厂内的存车线上存放(拍摄:林志刚)

下午,JMY380将DQ45推入车间,工人们先对车体进行探伤。约莫半小时后,探伤结束,吊车先将DQ45中部的龙门梁吊走。随后,工人们取下连接DQ45两半车体的卡子后面的卡夹,用撬棍撬下卡子及连接处的一块钢板,并用吊车移走。随后,两个工人手持撬棍,撬动车轮,另外几个工人一齐推车,很快就把两半车体就分开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重达一百多吨的半个DQ45竟然只要五、六个人就推得动!

DQ45被推入装卸车间(拍摄:张亦航)

车体探伤之后,起重机先将DQ45中部起连接作用的龙门梁吊走(拍摄:张亦航)

工人们用撬棍将DQ45中部起连接作用的铁板和卡子拔出(拍摄:张亦航)

起重机将钢板和两个卡子一并吊走(拍摄:张亦航)

移去卡子后,工人们清洗托耳(拍摄:张亦航)

两名工人手持撬棍撬动轮毂,另外几个工人推车,将DQ45两半车体拆开。没想到半边DQ45,这个重一百多吨的大家伙,只要五、六个人就能推得动(拍摄:张亦航)

半边DQ45被移出车间,并放置铁鞋固定(拍摄:王申捷)

拆成两半的DQ45(拍摄:张亦航)

DQ45两个半边连接处(拍摄:张亦航)

火力发电机重达400多吨,外面还包裹着一层厚重的铁壳,铁壳上有与DQ45的托耳相衔接的圆孔,两侧还各安装一块起支撑作用并能钩挂吊车缆绳的钢托。在吊车的协助下,工人们先在两半DQ45之间放置四个钢墩,随后调车将发电机吊放至钢墩上。一个工人拿着卷尺反复测量,另外几个工人在钢托与钢墩之间垫入几层薄木板调节高度,并合力推动悬吊着的发电机左右平移,反复确认铁壳与DQ45上的托耳对齐后,才让吊车发下发电机并撤去缆绳。

400吨重的火力发电机外面包着一层铁壳,运到目的地后,铁壳要被拆下,再用敞车、板车或汽车运回上海电机厂,据说这套铁壳价值280万元!(拍摄:张亦航)

四个钢墩被吊放至两半DQ45之间(拍摄:张亦航)

吊车将发电机吊运过去(拍摄:张亦航)

吊放至钢墩上(拍摄:张亦航)

众人推动悬挂在吊车上的发电机,并有人用卷尺测量,确保铁壳和DQ45上的托耳对齐(拍摄:张亦航)

钢墩与发电机之间垫上木板,以微调高度,使得铁壳和DQ45上的托耳对齐(拍摄:张亦航)

调节完毕,发电机被放置在两半DQ45之间,撤去吊车的缆绳(拍摄:张亦航)

众人齐心协力,依次将两半DQ45车体往中间推,与发电机衔接。一个工人再次用卷尺测量托耳是否接触良好,并告知DQ45两端操纵室内的工人操控电气装置,微调钳形梁的高度,确保衔接完美。调整完毕后,吊车将卡子吊运至托耳旁,工人们齐心协力把卡子塞进托耳的孔洞之中,然后在卡子的内侧装上卡夹固定。4个卡子都装好后,操纵室内的工人调节钳形梁顶部的四台液压机,将发电机固定。工人再把DQ45两侧的钢托拆下,减小限界,最后贴上写有“超级超限”等字样的标牌,装车就算大功告成了!

众人推动一半DQ45,对到发电机旁边(拍摄:张亦航)

对上另外半边DQ45(拍摄:张亦航)

测量电机铁壳与DQ45的托耳之间是否对接良好,不行的话,再操作DQ45的起升装置,使之对齐(拍摄:张亦航)

吊车将卡子吊运至托耳旁(拍摄:张亦航)

将卡子塞进去(拍摄:张亦航)

撤掉缆绳,再将卡子完全塞进去(拍摄:张亦航)

另一端装上卡夹固定(拍摄:张亦航)

四个托耳都固定好以后,调节DQ45顶部的液压机加压,将发电机固定住(拍摄:张亦航)

货物装载完成后,将发电机铁壳两旁用于挂吊车钢缆的钢托拆除,以减小限界(拍摄:张亦航)

车上的标牌(拍摄:秦思远)

车装好以后,还要再次进行探伤,并由JMY380拖着在厂区内跑一段路,确保货物在静态和动态条件下都是稳固的。之后就等国铁的计划,出厂那天上午,闵行站调机把几节充当隔离车的板车送到电机厂门前,JMY380将DQ45、客车和板车编成一整列,下午由闵行站调机拖进车站摆好,挂上上局沪段的“西瓜”,晚上21:00左右发车,车次为7XXXX。

装好车后,还需再次探伤,反复测量,并在厂区内进行牵引试验,确保货物装载良好(拍摄:林志刚)

驶过昆阳路道口的DQ45,可见铁壳两侧的钢托都已拆除(拍摄:秦思远)

装好的车由电机厂的JMY380进行编组,然后由闵行站调机拖进闵行站待发(拍摄:王赫)

闵行站内装好的DQ45,车体硕大,蔚为壮观(拍摄:秦思远)

闵行站待发的70006次列车(拍摄:林志刚)

重载的DQ45属于超级超限车辆,通过最小曲线半径145m,空车最高速度100km/h,重车最高运行速度60km/h。不仅速度缓慢,相邻的线路上还不允许有车与之交汇。此车从闵行发车后,不进南翔站,而是直接经封黄联络线上京沪线,次日五点左右到南京东,换挂后行至宿州南站,停一个晚上,待避上、下行客车群后,再继续北上,以把对其它列车的影响降至最低。

除了DQ45,绥化车间还拥有D45、DK36A等多种型号的重载钳夹车和落下孔车,由于这些用途特殊的货车数量稀少,故而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间,它们都在全国各地奔忙,把北京、上海等地生产的巨型发电机和变压器运往新疆、甘肃、内蒙等地。随车人员也是一个固定的班组,他们很多都是年初离家,在外奔波八、九个月,才能回去与家人团聚,工作十分的辛苦,向师傅们致敬!

编有1节DQ45的大件运输专列行驶在京沪线宿州段(拍摄:夏鹏飞)

编有3节DK36A的大件运输专列驶过丰沙线养马场站(拍摄:邢子鸣)

编有2节DK36A的大件运输专列行驶在额哈线上,从内蒙穿过甘肃驶向新疆(拍摄:朱冠存)

2017年11月19日于上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