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恐怖主义】“后伊斯兰国”时代,警钟再响

原标题:【恐怖主义】“后伊斯兰国”时代,警钟再响

【焦点议题】“后伊斯兰国”时代,警钟再响

本文来源: 反恐怖信息网

原文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就在“伊斯兰国”在正面战场上节节败退的时候,就在多方宣布“伊斯兰国”已是穷途末路的时候,发生在埃及的恐袭再次绷紧了所有人的神经。作为一个实体,“伊斯兰国”或许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恐怖势力给这个世界的影响却远远没有消除。

极端组织垂死挣扎

“如果‘伊斯兰国’是此次袭击的幕后主使,这可能是企图提醒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他们仍在这里,仍然存在,仍然可以造成可怕的伤害。”英国广播公司引用分析人士的话指出。

11月24日,发生在埃及清真寺的恐袭事件已导致300多人遇难,震惊了世界。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本次袭击是恐怖分子针对埃及平民规模最大的恐袭事件之一,是埃及首次发生针对清真寺的袭击。

埃及总检察长25日发表声明说,制造袭击的恐怖分子持有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旗帜。

目前暂无组织宣称对袭击负责。不过,分析普遍认为,这是“伊斯兰国”的垂死挣扎。

纳赛尔高等军事学院教授穆罕默德·卡什库什认为,此次袭击的手法明显带有“伊斯兰国”的印记。

“其发动丧心病狂的袭击,显示出穷途末路的迹象。”卡什库什说。

埃及金字塔政治与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贝希尔·阿卜杜勒-法塔赫也指出,恐怖分子试图抹黑埃及政府反恐成效,并向外界高调宣布他们依然有能力在埃及掀起波澜。

埃及《金字塔报》社论指出,恐怖分子选择较易下手的平民目标发动袭击,说明他们已无力正面应对埃及安全部队的清剿。

恐袭策略重大转变

分析普遍指出,此次埃及恐袭目标的改变显示该组织策略的重大转变。路透社报道指出,袭击清真寺对西奈武装分子而言是一种战术转变,他们以前的袭击目标是军队和警察,之后又试图通过袭击基督教堂和朝圣者,将自己的活动范围扩散到大陆地区。

贝希尔·阿卜杜勒-法塔赫也指出,恐怖分子的目标相比此前已发生改变,他们试图通过单次袭击制造尽可能多的伤亡以传播恐慌。

卡什库什指出,这种转变的背后有两个因素。一方面,“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伊拉克和利比亚的失势以及埃及军方近期加强反恐力度给该组织西奈分支巨大压力。另一方面,埃及近期积极修复与巴勒斯坦各派别的关系,巴勒斯坦和解政府已于本月1日接管了加沙地带与埃及接壤的拉法口岸。随着口岸监管力度的加强,该组织此前利用口岸进行资金与人员补给的道路正被逐渐堵死。

近年来,埃及频频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灾区”。西奈半岛位于埃及东部,地处沙漠腹地。近年来极端分子以西奈半岛为主要基地,频繁针对军警发动袭击,迄今造成数百人死亡。前身为“耶路撒冷支持者”、2014年起宣布效忠“伊斯兰国”的极端组织“西奈省”,曾宣称制造了大多数袭击事件。去年底以来恐怖分子接连对科普特教堂发动数起袭击。

反恐还需治标治本

空袭发生后,埃及总统塞西誓言对袭击者予以无情反击。随后埃及军方证实,空军已对恐怖分子发动空中打击,安全部队同时进行地面追踪。埃及《第七日报》援引安全部队的消息说,目前正在对西奈地区进行“地毯式”搜索,该地区的多个出入口均已封闭。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认为,恐袭将迫使塞西政府延长紧急状态,对极端分子采取高压措施,除保护重要基础设施外,还将在边远地区弥补反恐漏洞。此外,恐袭还将促使埃及进一步密切与以色列反恐合作,并且更加坚定参与地区反恐行动。

不过,治标也得治本。

目前,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已进入收尾阶段。在伊拉克,伊拉克也已经在军事上终结“伊斯兰国”。但是,分析指出,中东地区在反恐方面依然任重道远,不仅要防范极端分子化整为零发动袭击,也要避免地区局势动荡给极端组织带来卷土重来之机。

正如伊拉克反恐事务专家希沙姆·哈希米指出的,为避免“伊斯兰国”再次兴起和类似组织出现,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说:“否则,反恐将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