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你的爱如星光 全文免费阅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阮白

原标题:你的爱如星光 全文免费阅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阮白

1个月后。

阮白手里的早早孕检测试纸,终于显示有两条红条,颜色很深。

焦急等待好孕结果的这一个月里,除了邓芳,她再也没有见过交易对方的其他人,包括那个男人。

如果这个月没成功,她就要跟那个男人复制上个月夜里做的事——

可是,现在测出来怀孕了,这太好了!

她只想顺利生下腹中这个孩子,完成任务,用余生的日子逐渐淡忘这段不堪的经历。

一切,都终将成为往事的不是吗。

对方的人在得知她成功怀孕后,立即为她安排了缜密的检查。

邓芳过来交涉的时候,阮白只提了两个要求。

一,她要继续上学,打算读书读到肚子显怀,那时再办理休学,待产。

二,这期间她要住在出租屋里,这里住的比较自由。

别墅的那种空旷,她很不适应。

“你的要求,我要先征得老板的同意,毕竟,你肚子里怀的,是他的骨肉血脉!”邓芳当即就转身打电话,站在医院高高楼层的落地窗边,她把阮白的两个要求跟电话那边的老板提了。

一分钟后,邓芳挂断。

“老板同意了你的要求。”

阮白点头,怅然若失的说了声谢谢。

……

下午,回到出租屋里,她给医院打了个电话,“你好,是赵医生吗?请问我爸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不用担心。”医生在那边告诉她道:“资金已经到位,肝源很快也会到位,手术在安排,近期就做手术!”

“谢谢。”阮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钱,肝源,这些都是她用身体换来的。

可喜吗?

可悲吗?

都不!

挂断电话,她低头趴在书桌上一个人发呆,许久,眼泪到底还是染湿了眼睫毛。

半晌,她用手掌心擦了擦胡乱流出来的泪水。

又强迫自己笑,老爸有救了,明明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

5个月后。

到了这个月份,她的肚子已经显怀。

办理休学的手续问题,邓芳全权处理。

邓芳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校长亲自相送,态度恭敬,与之握手道别。

阮白等在远处,微有诧异,校长那等身份的人会对邓芳毕恭毕敬,可想而知,邓芳背后的老板,也就是孩子的爸爸,该是何等尊贵人物?

但是这一切,她都故意的去撇开不想。

邓芳过来,对站在车边的她说:“放心,我是以你身体不好为由给你办理的休学,没人知道你怀孕的事,我们都会保密。”

阮白放心了。

下午。

阮白去医院看老爸。

在她18岁这样的年纪,怀孕生小孩,还是给一个不知身份的陌生男人,这件事在阮父阮利康这里,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还好,现在是秋天,可以多穿衣服遮掩肚子!

她上身穿了件薄毛衣,肚子显了,所以外面披上宽松的斗篷,外表算是遮住了!

A市医疗技术最好的私立医院。

阮白来到老爸住院的楼层。

熟门熟路的找到病房,可是,她还没进去,就听到病房里传出后妈李慧珍的声音。

“利康,我是这么想的,我们一共就两个女儿,虽然我们家美美不是你亲生的,但好歹她从小到大,都管你叫爸……”

李慧珍的话没说完,病床上休养身体已经多月的阮利康就打断,“有什么话,你直说,我是最疼你的丈夫。”

“我就知道你疼我,也疼我们家美美……”李慧珍抓着阮利康瘦的几乎皮包骨的手,柔声说道,“你不是说,等小白高中毕业,就送小白出国读书吗?我们美美只比小白大两岁,现在整天混在酒吧里不好好上学,我实在是不放心,我就这么一个亲生骨肉!利康,我想让我们家美美跟小白一起出国读书!”

阮白站在病房门外,微皱起眉。

第3章 双宝出生

阮美美今年二十岁,初二开始不知跟谁学会的逃学。

抽烟,喝酒,夜不归宿,这些都是阮美美头上的“特别”标签。

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阮白没有一丝好感!

阮利康不是一个富豪,毕生积蓄总共六十万整,为了这个后组成的家庭,他每天奔波,劳累工作,直到病倒,肝出问题。

甚至被医生宣布就快死了,他都坚决不拿出那六十万存款治病。

两个月前,阮利康明确表达自己放弃治疗。

病人一心求死,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包括医生,以及亲生女儿。

阮利康更是声泪俱下的强迫女儿听完他的遗言,说:“小白,爸这一辈子没什么本事,就给你存了这六十万,爸死以后,别太伤心,料理完后事你就拿钱去国外读书!未来的路,好好走!别像你妈一样贪婪,也别像爸这样混吃等死没出息!你若能听话,爸就是立刻死,也能瞑目了!”

现在想起这些,阮白都还是眼眶泛红。

深知老爸就算死,也要保住给她读书的六十万,她才不得不偷偷的出卖身体,换来一笔钱,还有与老爸匹配的肝源。

站在病房外,她看到老爸后妈恩恩爱爱的模样,并不开心,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堵心。

最终,阮白没有进去。

下楼后,阮白恰巧碰到了阮美美。

“这不是我们家的乖乖女小白嘛?”阮美美用夹着女士香烟的那只手推了阮白一把,下手很轻,然后朝阮白吐了一口烟雾,上下打量了一番阮白的身体,啧了一声:“十八岁,发育的还不错,你爸都快病死了,没钱治,你要不要考虑出去卖几次给你爸续命?”

阮白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位恶心人的姐姐,面无表情,像是被逼到了不发泄就会憋死的地步,一字一句的砸回去:“你的建议非常棒,就像放屁一样。”

阮美美眸子一瞪,瞬间被阮白这个态度给激怒了!

“死丫头,敢回嘴了?!”

阮白黯然的走出去。

阮美美气得手抖,转过身来挺着脖子又骂,“装什么纯洁!我倒要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现原形!你爸都说,你妈就是个万人骑的浪货!所以我建议你快去找个靠谱的医院验验,我真担心你是一百个男人的基因杂交出来的小贱种!”

……

阮白怀孕7个月的时候。

她清晰的感觉到肚子里的生命变得鲜活了,会踢她,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幸福。

后来,她会想象宝宝出生后的样子。

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肚子这么大,是否营养过剩了?

自从上次去医院听到老爸答应让阮美美也一起出国留学,阮白就很少再去医院了。

不是不爱老爸了,而是肚子变得更大,怕去得多被老爸看出肚子的问题。即使有宽大的羽绒服打掩护。

而且,李慧珍时刻都守在病床边,不知道是真的在守护丈夫的健康,还是,在替阮美美守那六十万存款。

但愿是前者,阮白头疼的想。

……

又过了些日子,阮白得知老爸忙起了工作,加班,出差,从不停歇。

阮白生气,无奈,一次次在电话里跟老爸沟通,却都无果。

新年过后。

到了预产期。

私人医院的顶级产房里,几位女医生全天照顾,检查,无微不至,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阮白从不去在意这个孩子的爸爸究竟是什么身份,但这些人偶尔会在她的面前不避讳的谈话,虽然没说姓名,但阮白能确定,宝宝爸爸的身份,恐怕不是一个普通商人那么简单。

阮白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随后听到医生讨论的结果。

要剖腹产。

接着,她被推进手术室。

过程里她没有感觉到疼痛,也许麻药过去会很疼。

孩子在她体内差不多9个月,现在突然被取出去!

要分开了!

骨肉分离,这种感觉,很疼。

尖锐的疼。

眼泪不知不觉流淌过鼻梁,到脸颊上。

这一切的一切,从最开始就是公式化的公平交易,不是吗?可为何,心脏还是这么疼痛!

邓芳全程注意着阮白的情绪,看着她哭,看着她无助。

最后,阮白被推出去的时候,邓芳按照命令执行,对她说:“你才19岁,这件事,终究只能是你心中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孩子,希望你尽快走出来,祝你余生幸福。”

这是安慰的话,但却残忍。

“能告诉我,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吗……”阮白虚弱的问道。

“是女宝宝,很健康。”邓芳按照慕老爷子的指示,为避免将来有麻烦找上门来,只能撒谎欺骗阮白。

其实,她生下的是双胞胎,一个健康的男宝宝,还有一个健康的女宝宝。

阮白闭上了眼睛,脸色苍白,又累又困。

女儿。

这个世上,从此有了一个新的生命,是她的女儿。

……

阮白只在医院住了十天。

她受不了每天都在医院里发呆的生活,受不了思绪只停留在女儿这个问题上的痛苦。

交易,可悲的交易。

出院以后,阮白回到了出租屋。

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联系老爸。

阮利康的手机,却是李慧珍接的:“小白啊你爸在忙,有事?”

阮白楞了一下,找老爸一次,竟然也变得这么艰难。

“我爸什么时候忙完?”她问。

“这个说不准,你爸为了能让你出国可是劳心劳力,等他忙完了我让他给你回电话?”李慧珍说道。

“我等我爸的电话。”阮白低头按了挂断键。

其实她知道,李慧珍不会转达的。

如今这个世上,她的亲人,还活着的,一只手数的过来。

老爸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为这个奇葩的家庭奔波劳碌。

初生婴儿女儿,可能在这个城市,也可能在其他城市,这个宝宝,从出生起就只属于交易背后的那个男人。

至于老妈,这个人仿佛从始至终都不存在。

阮白不知道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人在哪里,生活的怎么样,有没有一刻想念过她。

第4章 有她一半骨血

摇了摇头,阮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不知姓名,不知模样的陌生的妈妈。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

打来的人是阮白的好闺蜜,李妮。

阮白接了。

“hi,好久没跟你视频了,你干嘛躲着我?”李妮抱怨的说道,然后沮丧的在那边托腮:“小白,你真的想好要去英国了吗?那边有人欺负你怎么办,我的拳头又伸不过去。”

“还有!我听说国外的男生早熟,有很多学校的寝室男女混住,你去了可千万要注意那方面!喂,你懂我说的那方面是什么吗?算了,我跟你坦白讲吧,如果你对外国帅哥实在实在实在把持不住了!记得让他戴套!”

手机屏幕里,李妮坐在一个小餐馆内,似乎是点完了东西在等吃的。

李妮的背后是餐馆墙壁,墙壁上挂着一台不小的电视。

电视里正讲着一个娱乐新闻,有字幕,很清晰的字幕,正说到某56岁富商于近日喜得一女。

女儿的妈妈,身份成谜。

“小白?”

“小白!你有没有听到我讲话?”

李妮看到屏幕里的阮白一动不动,情绪明显也不对劲,赶紧晃了晃手机:“小白,你听得到吗?怎么了你别吓我!”

阮白现在是敏感的,出院时她曾发过誓,再也不会去想肚子里怀过的宝宝,可是,现实怎么可能做得到?

宝宝有她的一半骨血。

疯了。

她要彻底疯了。

想有什么用。

不能想了。

挂断视频通话,阮白去洗了一个冷水脸。

但她还是没能冷静下来。

大概是自己从小就被妈妈抛弃的原因,阮白会把自己从小的遭遇代入到自己的宝宝身上。

阮白忘不掉自己冷冰冰的童年,没有妈妈,只有爷爷和爸爸,爸爸在外地赚钱,爷爷逐渐变老,邻里不停的议论她的父母,不好的声音充斥着她的整个童年。

她是自卑着被欺负长大的。

她不知道没有妈妈为什么会成为同学欺负她的理由,一声声的攻击谩骂砸在她的耳边。

有的时候,她恨妈妈。

闭上眼睛,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电视娱乐新闻中那个年过半百的富商,喜得一女,女儿妈妈成谜……

如今,自己也成为了自己最恨的那种女人,一个生下孩子后却不对孩子负责的妈妈。

狼狈的回到卧室,她重新拿起手机,搜索关于富商和孩子的消息。

资料显示:该富商56岁,头发稀疏,但身材保持的不错,身高也不矮。

阮白一时间无法确定这个老男人,是否就是宝宝的爸爸。

对了,还有声音!

阮白又开始搜索这位富商的相关视频,想辨别一下这个老男人的声音,是不是跟那些晚上一样。

可惜,搜了很久,搜到手机没电,都没有找到能听声音的视频。

阮白很绝望。

xiang kan geng duo ,qing guanzhu 【咖啡文学】hui fu |数字:12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