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的神秘老公》免费阅读全文 大结局 白雅顾凌擎

原标题:《我的神秘老公》免费阅读全文 大结局 白雅顾凌擎

“你没有说什么!”顾凌擎冷声说道。

白雅这就放心了。

她觉得这里不能久呆了,站起来,对着顾凌擎恭敬的颔首,“多谢首长昨日的收留,我先回去了。”

“把化妆品带走。”顾凌擎命令道。

“不用了。”

“特意为你买的,你以为你不要,谁还能要?”顾凌擎口气冷了几分。

白雅有些害怕这样的他,拎起礼品袋,“钱我回去后再打给你,麻烦你给个账号。”

“有钱了,到军区来还我就行了。”他在纸上飞快的写下手机号码,递给白雅,“来了后,打我电话。”

“哦。”白雅恭敬的接过。

顾凌擎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拨打电话出去,吩咐道:“送顾小姐出去。”

*

今天是她休息。

回去后,她把礼品袋放在了茶几上,换了衣服,去精神病院看望自己的母亲白冰。

白冰自从被离婚后,就患有了精神类疾病,五年前在苏桀然的帮助下获得了医治,情况好转。

她三年前被绑架,被强J的事情让白冰崩溃,出现伤人的情况,被强制性的送进了精神病院,以至于现在都没有出过病房。

白雅怀着愧疚之前走进病房。

白冰安静的坐在窗口,愣愣的发呆,眼神很空洞。

白雅拿起梳子,走过去,帮她梳头。

白冰回头看向白雅,问道:“我女儿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白雅眼眸一沉,帮她扎好了头发,坐在了她的对面,轻柔的说道:“妈,我是白雅。”

白冰顿了顿,打量着白雅,又看向她的身后,眼中恐慌,“桀然呢,他怎么没有来,你们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白雅扬起苦涩的嘴角,眼中的氤氲加深。

当初白冰精神崩溃,以死相逼,让她一定要嫁给苏桀然,她理不清自己的情绪之下,嫁给了苏桀然。

如果妈妈那个时候清醒着,不被自己的回忆折磨着,还会这么逼她吗?

“我们没有问题,他对我很好,对了妈,我马上会成为副主任了。”白雅微笑着说道。

“那他怎么不过来看我,你让他明天就来看我,必须的。”白冰霸道道,眼神之中都是不相信。

“他明天要上班。”白雅解释着。

白冰一巴掌甩在了白雅的脸上,吼道:“你下次来的时候带上他,否则不要来见我了,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白雅脸上火辣辣的疼,望着眸色腥红的白冰。

如果妈妈没有得暴力型精神病,不会这么对她的,对吧?

“好。我知道了。”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水雾。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你。”白冰狰狞道。

白雅站了起来,轻柔道:“妈,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滚。”

白雅转身,从精神病院走出去,回头,看了一眼白冰的房间。

她记得高三那边,她成绩很好,但是家里很穷。

白冰跪在闹市区的地上乞讨。

不管是炎炎夏天,还是寒冬腊月,跪了整整一年,得到了她上大学的学费。

她知道,她的妈妈是爱她的。

只是,人都不想生病,生病的时候,精神混乱,却又无能为力。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妈妈担心,影响病情。

去菜市场买了菜,去苏桀然那里。

别墅门的密码还是19920316,她的生日,密码没有改。

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她领着菜走进去,房间中冷冷清清,厨房里面的垃圾桶里安安静静,显然这个男人不经常回来吃饭。

她打开冰箱,里面放满了酒,还有……冈本。

白雅的眼眸一沉。

心,瞬间,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冰湖。

寒气侵入,凉到大脑。

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她今天来不是查房,不是叙旧,而是让他帮忙的。

白雅把多余的食材放进冰箱里,走进厨房。

从橱柜里找出了曾经放进去的围裙。

围好,洗菜,切菜,烧菜,炖菜。

一切就绪。

她想把他的家里打扫一遍。

却发现……除了客厅,厨房,卫生间,其他房门都紧锁着,包括他们曾经的新房。

而她还没有钥匙。

白雅扯了扯嘴角,拿起座机,给苏桀然打电话过去。

三声。

苏桀然接了。

“喂。我是白雅。”

苏桀然勾起嘴角,嘲讽道:“你在我家,捉奸去的?”

她听得出他的阴阳怪气。

习惯了。

“不是,我今天休假,给你准备了晚饭。”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苏桀然的声音陡然变冷。

“呵。”白雅轻笑一声,“我允许我这么做的。”

她直接挂上了电话。

眉头拧了起来,眼中闪过烦躁。

她有求于他,应该忍着一点的。

“咔。”电子门打开了。

白雅看向玄关处。

苏桀然走进来,魅眸紧锁着她,里面闪烁着流光溢彩,邪魅的勾起嘴角,“你不会是过来道歉的吧?不想离婚?”

她并没有觉得做错了什么。

“苏桀然,我同意离婚,但是,我有条件。”白雅不想再坚持了。

只要他一个月陪她见一次白冰。

她愿意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苏桀然眼中掠过一道锋锐,愤怒燃烧了眼眸,死死的盯着她,“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吗?”

白雅沉静的看着他,知道,他说出来的话肯定不好听。

苏桀然上下比划着她,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围着围裙,穿着拖鞋,不修边幅的欧巴桑。你配的上我吗?跟我离婚还要跟我谈条件,你是哪里来的自信。”

白雅冷然的看向苏桀然,“如果我昭告天下,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你的仕途一定会被影响的吧。”

“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我是不可能在她们的肚子里留下我的种,你想多了。”苏桀然自负道。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我跟你离婚,你以后想怎么玩都不会有问题,我只需要你一个月陪我去见一次我妈。”白雅理智的谈判道。

苏桀然嗤笑一声,“一个月见一次,你怎么想得到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以退为进,对我没有用。”

“条件我已经开了,想通了给我打电话。”白雅懒的辩驳,拎起沙发的包,朝着门口走去。

第10章 这个男人,扑了,哇哈哈哈

苏桀然挡在了她的前面,眉头拧起来,闻了闻。

有烟味,有酒味,有来自纸醉金迷的地方,独有的味道。

他幽邃的黑眸瞬间阴鸷起来,质问道:“你昨天去了哪里?”

“我陪刘爽,去了将军令俱乐部。”白雅没有撒谎。

她行的正,站得直,做人坦荡,无愧于心。

苏桀然眼中厌恶,鄙夷道:“你真让人恶心!”

白雅嗤笑一声,“彼此,彼此。”

她朝着外面走去。

“等下。”苏桀然冷声道。

白雅回眸看他。

苏桀然冷厉的目光扫过桌子,“把这些都收拾掉,你做的菜我嫌脏。”

白雅静静的看着他。

心里疼的发紧。

她再脏,也只有一个男人,还是被强的。

他干净,已经有了她都数不清的女人。

一股恼火从心头冲向脑际。

“你确实不配吃我做的饭菜。”白雅冷声道,朝着餐桌走去,随后一拂。

瓷碗乒乒乓乓的摔了一地。

饭菜,汤汁,到处都是。

苏桀然眼中迸射出杀气,握住白雅的手臂。

他的力道很重,像是要把她的手捏断了一样,阴鸷的说道:“收拾干净再走。”

“你做梦。”白雅不客气的回道。

他眼中掠过一道杀气,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堵塞了气管。

白雅觉得呼吸困难,冰冷憎恨的望着他。

她和他的婚姻是炼狱,就这样结束也好。

她死了,他也会坐牢,一起去地狱。

好过她……一个人难过和憋屈,无数的苦水,却无人可以倾诉。

白雅嘴角往上撅起,勾起一眸魅惑众生的妖冶笑容。

是毒,是针,是刺,是决绝。

苏桀然诧异,松开手。

白雅力气不支,倒下来,双手撑住了地面。

尖锐的碎片刺进她的手掌,血流出来。

苏桀然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眉头拧起,眼中掠过一道异样,“滚吧,这里不要再来。”

白雅站起来,垂下眼眸,握紧了拳头,血滴在地上,形成妖冶的红。

她朝着门外走去,正眼都没有看苏桀然。

悲伤,被亲人看到,是心疼;被敌人看到,是痛快;被不亲不敌的人看到,是茶余饭后。

她不要悲伤,不要难过,不要哭泣。

白雅在药店里洗了手,买了伤口贴,自己处理了回去。

刘爽打电话过来,“小雅,我在你家门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白雅也有事情要问刘爽,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在那个军人家里,“一会回来了。”

不一会,白雅从电梯里面出来。

刘爽打量着白雅的脸色。

看她脸色并不好,心里咯噔了一下。

“爽妞,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了?”白雅开门见山的问道。

“那个,我昨晚也喝醉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还想来问问你呢?”刘爽心虚的说道。

白雅:“……”

“我也不记得了,先进来吧。”白雅打开了门。

刘爽看白雅没有追究,立马就乐呵呵的了。

她跟着进来,一眼就看到茶几上的化妆品袋子。

“天哪,法国娇兰,你中了彩票啦,买这么贵的化妆品。”刘爽径直打开了礼品盒,震惊的撑大了眼睛,“这些要二三十万吧?”

“什么?”白雅也被吓到了。

她以为就几万,还想着有钱可以还,二三十万?

她没有那么多钱的。

刘爽找到了一张购物品,看了一眼,拿起来,摇晃着,“我说吧,二十三万八千,你发财了?”

“不是我的,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化妆品卖掉。”白雅无奈道。

“卖干嘛,苏桀然不是挺有钱的吗?”刘爽把发票放进礼品袋中。

白雅的眼神黯淡下来,确定道:“我不会用他的。”

“女人必须自立,经济独立,这点我支持你。不过……”刘爽爱昧的看着她,“这个是别的男人送你的?”

“昨天一个军人送的,无功不受禄,以后不会有什么来往,拿别人东西不好。”白雅解释道。

刘爽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昨天的男人那么有钱啊?看来她的眼光很好。

不会往来,那怎么成。

“还,必须还,这个算卖给我了,我一会把钱都打给你,还他的时候,请他吃顿饭,对了,你们昨晚,那个了没?”刘爽贼兮兮的问道。

白雅脸上泛起了红晕,不好意思的说道:“当然没有。你在想什么呢。”

“那种男人,你就应该扑上去。”刘爽建议道。

白雅脑中闪过顾凌擎冷酷矜贵的模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他不是能扑倒的男人。”白雅确定的说道。

“有志者事竟成。你只要努力就可以了。”刘爽建议道。

“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不努力,就一定会舒服点,我和他不可能。”白雅说道,把化妆品袋子塞进刘爽怀里,“拿去吧。”

刘爽无奈,坐在了沙发上,把钱给白雅转过去,狐疑的问道:“我给了你钱,你怎么还给他啊?”

白雅走去冰箱那,拿了两瓶脉动出来,一瓶递给刘爽。

“我有他的手机号码,他说到了军区门口打电话给他。”白雅说道,坐到了刘爽的旁边。

她的手机短信响起来。

刘爽的钱已经到账了。

“现在就打呗,还有时间,刚好请他吃个晚饭。”刘爽笑嘻嘻的建议道。

白雅也不想欠别人钱太久时间。

她从包里翻出顾凌擎写的纸条。

上面写了名字和手机号码。

刘爽探着脑袋看过去,“顾凌擎。他的字行云流水,力透纸背,修养很好,学识很高,阅历也广,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白雅怪异的看了刘爽一眼,“你不去算命可惜了。”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快打,快打。”刘爽催促道。

白雅打电话过去。

三声,那头接听了。

“您好,我是白雅。”白雅局促的开口道。

“嗯。”他沉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来。

“我大约一小时后过来还你钱,方便吧?”白雅单刀直入道。

“过来吧。”顾凌擎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他话那么少?”刘爽诧异。

“已经算多了。”白雅微笑着说道。

刘爽:“……”

“我有一双鞋子送给你,我太小了,是牌子的,丢了浪费。”刘爽笑嘻嘻的说道,眼中闪过狡黠。

白雅没有想多,“谢了。”

第11章 你想和我有关系?

白雅刚到军区门口。

一辆路虎开到她的身旁,停了下来。

车子很面熟。

黑色的车窗降了下来。

顾凌擎凛然的看向她,下颔瞟向车上,“上车。”

他用的是命令的语气,容不得别人的拒绝。

白雅估计他是避讳,所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到了车上,他没有说话,靠着车。

气氛很生硬。

“那个,我怎么把钱转给你。”白雅局促的问道。

他正眼没有看她,眼睛中没有一点温度,“我不收受贿赂。”

“这不是,是你化妆品的钱。”白雅解释道。

“如果你不喜欢那些化妆品,丢掉就是了。”顾凌擎冷酷的说道。

说的,不像是笑话,好像是真的。

白雅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不喜欢他这种霸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做,等于我白收了你的东西,不合适吧,毕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顾凌擎深邃的看向她,反问道:“你想和我有关系?”

白雅:“……”

她听出了他爱昧的成分,这种感觉,让她很局促,隐隐的排斥,“我有丈夫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顾凌擎看向前面,继续开着车。

白雅摸不清楚顾凌擎想什么,烦躁的看向窗外。

“帮我做件事。”顾凌擎沉声道。

他说的是陈述句。

白雅不说话,抿着嘴唇。

“不问什么事?”顾凌擎睨向她道。

“既然您叫我,肯定是我可以帮得上的,前天的事虽然后来不记得了,但是,我想您肯定是帮了我的。理所当然,我应该帮我可以帮得。”白雅爽快的说道。

但是她用您。

这个词,疏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做我女朋友。”顾凌擎淡淡的说道。

白雅震惊的看向他,一脸不可置信。

“只是假的。”顾凌擎又加了一句,黑眸瞟向她, “参加一个聚会而已。”

“我结婚了,不适合假装做你的女朋友吧?”白雅提醒道。

顾凌擎扯了扯嘴角,浩瀚无边的眼中,就像是隐匿者汪洋大海,意味深长,“正因为你结婚了,我才不担心,你对我有非分之想,不是吗?”

白雅顿了顿。

好像他说的也有道理。

他是不可能对一个有夫之妇有非分之想的,不然,他们昨天早就……

白雅清了清嗓子。

她到底在想什么!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刘爽的,接听电话。

“和那个军人约会怎么样?”刘爽愉悦的问道。

白雅的手机是漏音的。

她怀疑顾凌擎会听到,很是尴尬,压低声音道:“什么约会,不要瞎说。”

“扑倒,扑倒,扑倒,他肯定会让你很享受的。哈哈哈”刘爽爽朗的笑声传出来。

“你再这样胡言乱语,我挂了。”白雅有些气恼了。

“跟你开玩笑的,晚点我有礼物送给你,玩的开心点,扑倒,扑倒,扑倒。”刘爽说完,更快一步的挂了电话。

汽车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白雅舔了舔嘴唇。

她瞟向顾凌擎。

他冷酷的看着前方开车。

她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想要解释。

但是他如果没有听到,她解释又显得心虚。

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她看向窗外。

车子经过喜来登大酒店。

苏桀然搂着一个娇俏的美女走出来。

他心情不错的和怀中的美女低语,耳鬓厮磨,随即又是露出邪魅一笑,坏坏的在女人额头上亲吻一下。

白雅缓缓的别过脸,靠在椅子上,耷拉着眼眸,淡漠的看着前面。

氤氲在眼中聚集,又扩散开来。

就像是感情一样,把所有对苏桀然的记忆都压缩在最深处的那个小房间。

不去碰,不去想,就不会心疼。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苏桀然的电话。

她停顿着,没有接听。

手机又响起来。

她接听了。

“你在哪里?”苏桀然一贯轻佻的语气。

话筒里时不时还有女人娇笑轻喘的声音。

“我在哪里?你似乎管不着。”白雅涌现出一丝怒气在清冷中显现。

“一小时内,回你的公寓,我去你那里。”苏桀然冷冷的说道。

白雅挂了苏桀然的电话,把手机关机,丢进包包里。

顾凌擎睨向她,“我可以现在就放你下车。”

“不用。”她决绝的看向前面。

顾凌擎深讳的眼中流淌过怜惜,眉头拧起来,心中也烦躁,加快了速度,行驶在马路上。

不一会,

汽车开到了码头。他们在有着顾字旗帜的大游轮前停下来。

顾凌擎帮白雅打开车门。

她从车子上下来。

顾凌擎一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搂着她,之间留着足够的空隙。

他身上有种她喜欢的味道,就像是艾叶香一样,有种淡淡的安心和闲然。

她答应假装他女朋友的,这种勾肩搭背,她是能接受的。

即然她是假的,场面要做好。

他们上了船甲。

苏畅浩迎面走过来,双手闲暇的插在口袋中,目光转移到了白雅的身上,略有深意的瞟向顾凌擎,“她昨天还好吧?”

“嗯。”顾凌擎应了一声,放在白雅肩膀上的手力道大了一些,把她拉到自己怀中。

苏畅浩挑眉,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妹妹今天晚上的小心肝要受不了了,进去吧,他们等你好久了。”

顾凌擎搂着白雅进去。

船起航,有些晃悠。

白雅站不稳,

他的手从她的肩膀转移到了她的腰际,把她的身体牢牢的稳定住。

白雅觉得腰上一麻,好像电流一样,背脊僵直了,睨向他。

“等船开稳了就好。”他沉声道,像是这个动作只是保护她。

她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谢谢。”

他们走了进去。

里面是小酒吧的格局。

很多的人。

那些人看她跟顾凌擎走进来,还很亲密。

目光有诧异的,有妒忌的,有挑衅的,有看热闹的。

特别是正对她的那双美丽的丹凤眼,那里面的锋芒似乎想要把她当场就扫射成死亡状态。

白雅能看出她的敌意。

“跟你介绍一下,我妹妹,苏筱灵。”苏畅浩尴尬的介绍道。

苏筱灵不屑的扫过白雅,目光放在顾凌擎脸上,一双丹凤眼中聚集了锋芒,却又万分委屈的说道:“你用的着找一个假冒的女朋友来糊弄我吗?她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xiang kan geng duo ,qing guanzhu 【咖啡文学】hui fu |数字:2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