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独家对话覃宏:欣慰《嘉年华》,做电影要有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原标题:独家对话覃宏:欣慰《嘉年华》,做电影要有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友情提示:请在有WIFI的情况下,观看精华版视频。文末有视频完整版,敬请关注!

欣慰嘉年华

得到了肯定

谭飞:欢迎覃总,电影《嘉年华》在本届金马拿了最佳导演奖,那么你战略合作的一个公司,《大世界》也拿了金马动画长片。现在心情怎么样,因为你也算是这次金马的一个大赢家?

覃宏: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我觉得首先这是对《嘉年华》导演的一种肯定,包括《大世界》的合作方杨城,他也是挺辛苦做这影片的,已经做了很久,包括今年年初的柏林,都挺好的,金马奖是给的一种肯定,我非常高兴,而且我认为金马奖是华语电影最权威、最公平的奖项。

谭飞:这次文晏也是很激动,她最激动的还有排片的问题,实际上中国也发生类似的事儿,好像大家都在关注,但是排片也没有往上走,你怎么看这个事儿?

覃宏:我觉得文艺片其实受众群体还是小的,我们做文艺片,其实没有像商业片那样预估票房,我觉得大家都是尽力去做,其实这部影片做的确实非常辛苦,前两天我跟陈可辛导演还说,太辛苦了,它排片的第一天是1.2起,后来到晚上1.6,第二天变成三点多,现在五点多,慢慢还是向上走的,但总体来说,我们其实并不奢望多少票房,而是努力把它做好,每一个观众我们都很珍惜。就《嘉年华》这个片子,我觉得宣传还可以,当然题材比较厚重,所以观众有选择性,有人爱看,有人不爱看。我觉得文艺片最重要的是,千万别船过水无痕,很多人辛辛苦苦拍了一部文艺片,没怎么宣传就上映了,然后哗,两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这其实挺可怕的。

谭飞:我在好多你的采访都听到过船过水无痕,包括你当时举例说《黄金时代》,虽然很多人说,唉呀,5000多万一定是惨败了,覃宏总又经历了一次失败,但好像你很淡然,觉得这东西没什么,而且都是你拍的板,没什么遗憾。

覃宏:对,没什么遗憾。其实《黄金时代》的营销是非常庞大的,时间很长,投放也非常广,投入挺多,包括资金投入宣传也挺多的,但我就不想它被淹没,希望更多人能看到,当然《黄金时代》作为文艺片来说,它的时间偏长。

谭飞:三个小时。

覃宏:它影片的片长。现在来看,它档期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它已经发生了。

谭飞:现在就相当于复盘。

覃宏:对,因为三个小时的片长确实,我做影院出身的嘛,所以我知道影院的状态,包括观众观影的习惯,即使那么着,我还是觉得要把它的投入做大,《黄金时代》我一点都不后悔。

谭飞:你自己心里还是很满足?

覃宏:很满足,我觉得很好。

谭飞:而且后来拿了那么多奖项,包括艺术上的口碑还是很不错,都是正面的评价。

覃宏:而且我觉得《黄金时代》以后多年回来再看依然没问题,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都正常。

内容为王

的信念

谭飞:原来覃总给我的印象就是个文艺青年,我上一次见你是十二年前,现在的覃总给人感觉,可能商人的气质更重了一些,当然还有文艺的气质,是不是也说明这十二年,你自己对电影的投资方向也在做一个变化?

覃宏:我觉得所有正常人,不管什么年龄,都会有一个反思和往前走的一个过程,我在电影圈已经很老了。

谭飞:也不老。

覃宏:但我觉得永远都要怀着一颗学习的心,去反思自己,比如这几年,其实经历过很多成功,也经历过很多的失败,不光票房,也包括影片作品,但都是要去总结和学习的。所以我觉得这几年其实我慢慢也在变化。其实电影不要太去讲究是文艺还是商业,只要好看就行。

谭飞:它是个好电影就行。

覃宏:对,以前我的偏文艺口味重一点,那这几年经过自己的反思,我觉得其实都可以好好做,商业电影我们也做,当然我会有我们的基本诉求,就是对影片品质的要求,包括剧本的打磨,这个东西我们是不会放弃的,当然每部影片的投资有它背后不同的故事,但是我们尽量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把这部影片提升一下。

谭飞:所以原来看到的覃总就是在星美期间,投的好多戏,确实可能盈利不是特别多,大家都知道覃总都爱拍偏文艺的电影,那么您创立嘉映之后,从《使徒行者》开始好像一下打了翻身仗,说原来覃总这个戏也是能挣钱的,你怎么看这样一个巨大的转变,为什么创立嘉映后,有这么大一个变化?

覃宏:其实可以倒推回来,从《使徒行者》,因为2014年上的《黄金时代》和《亲爱的》,《亲爱的》盈利也很好。

谭飞:对,《亲爱的》盈利也很好。

覃宏:刚才谈到都有一个往前走的过程,我觉得那年年底的两部影片对我触动特别大,就是2012年的《王的盛宴》和《血滴子》,这两部影片在商业和艺术上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反响。

谭飞:比较负面一点。

覃宏:比较负面一点。这两部影片,其实我投入的心力也很大。两部影片都是7000多万的票房。所以那次对我触动非常非常大。我也沉下来多学一学,多了解了解市场,提升自己对电影的追求和修养。

谭飞:而且你当时就觉得,你要介入制作,而不是完全放手于人。

覃宏:因为之前已经有这种想法了,我不想简简单单做一个投资人,我要做一个制作人,真正去制片,或者管理也好,就从头开始弄。所以其实在12年年底上映的《王的盛宴》和《血滴子》,2012年年底开拍的《黄金时代》,其实在《黄金时代》前期,我们就已经是整个公司在投入,有很多相关部门的人员进入到《黄金时代》剧组,把握《黄金时代》的整个进程,已经开始在转变。

谭飞:所以实际上你觉得没遗憾,你觉得清清楚楚,还是了解这个过程,所以输和赢你都能够接受。

覃宏:对,都是常话嘛,每部电影都有每部电影的命运。那看你是不是认真去做了,你认真去做了,说白了,观众是有投票权的。现在的电影没有哪部敢说票房一定会多少多少,只能说相对,所以大家只是努力去把它从头至尾做好,那更好当然是皆大欢喜了,不好有时候也要坦然面对。做电影,其实你要有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谭飞:就是即使败了,我还得挺起来,我得继续战。

覃宏:其实还是坚信自己能把电影做好,要有这信念。

谭飞:但我觉得覃总胸怀还是很广,说实话,像您这十几年前面的历程,确实可能亏本的戏稍微多一些,很多人绝对是受不住了,就不干这行业了,但您还是一直坚守,这真是挺难的。

覃宏:不光是亏本,我觉得还学到很多其他的教训,但总体来说,我觉得对电影是热爱的,我们是喜欢的,你看这几年中国电影飞速发展,所以大势是好的,加上我们有颗热爱电影的心,那我们把它做好,我想未来会越来越好的,起码对嘉映来说是这样。

谭飞:所以你还是在做一个战略的投资,以您的眼光来看未来的影视行业,您认为它一定是很牛的。所以你才能继续保持这种热情?

覃宏:我就觉得内容为王还是非常重要的,我还是比较坚持内容为王,因为好的作品,不光在电影院,在网上,包括在电视媒体上,它都会得到更多认可。

山水

有相逢

谭飞:说句题外话,因为陆川导演也来了我们《四味毒叔》。

覃宏: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问题。

谭飞:当时覃总确实有一段是很生气的,关于《王的盛宴》,也在媒体上发表一些言论。

覃宏:我没有在媒体上发表什么言论,我只是在某一次场合被某导演设了一个”套”,然后我当时没有想到底下有记者媒体,那我觉得有时候说的还是相对比较肯定的。

谭飞:我就想问,两个人现在是不是冰释前嫌了,毕竟山水有相逢?

覃宏:其实是这样的,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每个人都会有新的朋友、新的项目,这也很正常,所以不会说,你今天一定会怎么样,我觉得没有。

谭飞:就没有永远的冤家。

覃宏:没有。只是说大家有可能在这两年不怎么合作了这种情况。所以这个问题其实很正常,我不光跟陆川合作,之前跟别的导演也都合作过,也有一直合作下来的,比如陈可辛导演那样的,都很正常。

李娜的剧本

已经完成

谭飞:现在很多人对《李娜》的筹备情况很感兴趣,因为《李娜》是个大片,而且自从《摔跤吧!爸爸》之后,这种体育类励志的电影是很多人想看的,而且中国跟印度的国情有些地方很相似。那么很多人期望在银幕上早日看到《李娜》。覃总可不可以透露一下,《李娜》大概能什么时候拍,现在进展到哪一步?

覃宏:《李娜》现在剧本已经完成了,因为陈可辛导演对剧本要求非常高,其实这几年一直在打磨剧本,因为我们觉得《李娜》不仅仅是人物传记,还要更多表现出当下的这种环境,背后的故事,它能让观众感同身受这个人物,一定要突破简单的人物传记的东西,所以陈可辛这些年一直在打磨剧本,刚刚过,至于什么时候拍,现在还没有太多的计划。

谭飞:就没有太具体的时间计划,还是一切顺其自然。

覃宏:一切顺其自然吧。而且陈可辛导演他还要监制嘛,他不光是电影导演,他同时还是个监制。我们现在马上监制的一部戏,也要马上进行。现在这两天一直在见演员。

谭飞:陈可辛导演实际上是先完成这个监制工作,才可能···

覃宏:对。

谭飞:才能正式执导《李娜》。

覃宏:包括我们还在筹拍网剧。

华语电影

的突破和探索

谭飞:再说到《英格力士》,你怎么看《英格力士》这部电影?

覃宏:我非常喜欢《英格力士》这个故事,是在文革时期的新疆发生的故事,在那种特定环境下,小说也好,原有的剧本也好,它用小孩儿的视角,中学生的视角展开这个故事,其实它是一个众生相,它是在一个特定时代的特定环境下,每个人不管从孩子到城里人,到老师,它都是一个不放弃追求美好东西的这种希望,这其实特别打动我,故事也好。当然《英格力士》也传来传去,后来我们跟陈冲导演进行了合作,包括王刚老师和陈冲老师做编剧,朴若木老师做监制,我觉得都挺好,刚刚拍完,拍得也很辛苦,在新疆拍得非常辛苦,大文艺片,我还没看,它现在顺剪完是四个半小时。

谭飞:四个半小时?

覃宏:对,刚开始肯定都是四五个小时嘛,然后我准备这两天看四个半小时的素材,先粗剪的顺一下,没有定剪,也没有粗剪,就只是把它顺一下。

谭飞:明白,它如果投放档期大概会在什么时候?

覃宏:应该是2018年。

谭飞:就明年。

覃宏:其实我喜欢拍这种有点人文的,相对来说比较厚重,反正就是类似这种东西。

谭飞:就人文的、人性的,反映心灵的东西。

覃宏:对,当然也有些探索性的东西。比如你刚刚谈到的《英格力士》,那我来谈谈我们今天还正在拍的《风林火山》,导演也是84年的导演。我觉得这部影片它会很大的突破。对华语电影来说,我认为是很大的突破,投资非常大,演员阵容也很强大,5月23号开的机。

谭飞:拍到现在还没拍完?

覃宏:还没拍完。

谭飞:那算是一个比较长的电影拍摄。

覃宏:最大场面的码头,炸码头的十几天戏还没拍,但导演是非常有才华,到时候看吧。我觉得电影其实到今天为止,不管什么样的类型片,其实电影百年史以来都被很多人拍过,那你的突破是什么,起码华语电影要突破的是什么,我其实更多看重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年轻导演,反正我看了些素材,非常满意。

谭飞:那你觉得它最大的突破在哪?因为你刚才也说它是华语电影的一个大突破,这个突破两个字不是轻易说的。

覃宏:当然不是轻易说的,它是犯罪题材,这是非常保密的,我觉得还是拿作品说话,现在还是先保留一点。

好品质

不可弃

谭飞:那么《白麻雀》呢,因为很多人也很关注《白麻雀》现在筹备得怎么样?

覃宏:光《白麻雀》立项的延期,我就延了很多次,已经延到不给我再延期了。他其实为了拿到项目,已经七年过去了,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拍,中间两次建组,两次停,命运多折吧。

谭飞:还是为了它的完善、完美,而不是其他的原因?

覃宏:对,我觉得其实不要仓促上马一部电影吧,其实就跟我去年6月份,嘉映在上海做的一次发布会,发布了一些片单,它其实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觉得每部电影都沉淀了很长时间,准备了很长时间,不是你想拍就能拍的。我们也不会为拍而拍,所以《白麻雀》中间两次建组,两次筹备,后来我跟曹保平他们就决定停,不要仓促,就跟当时的《七月与安生》似的,《七月与安生》当时在原有的版权方,它已经有一个剧本,剧本是能拍的,但是我跟陈可辛导演觉着还应该能弄得更好,所以《七月与安生》往后拖了半年多才拍的,把剧本调完了才拍的,所以效果非常好。

谭飞:我认为《七月与安生》是覃总自己亲自操作的电影中,可能是完成度最高的一部,包括后来的口碑。

覃宏:也不光是这样吧。

谭飞:确实不管是从艺术的品质,还是商业的成分来说,都结合得很好。因为那种比重是很难调试的,比如过于商业,它一定会影响艺术品质,过于艺术,那么在院线上又不受欢迎,那《七月与安生》结合得恰恰好,包括演员的表演,两个人拿了金马奖项。

覃宏:就回到我刚才说的,其实我们也不去太在意你一定要特别艺术或者特别商业,而是你怎么把它做成一个好电影,好的电影我认为观众会买账的。而且《七月与安生》确实运作得非常好,它成本非常低。然后两个演员其实也选得,我跟陈可辛导演说这两个女孩儿的戏,先别管有名没名,其实我们选择演员就是先从角色出发,我们并不是说一定要这个演员有多大牌,而是说她是否合适,所以当时我跟陈可辛导演都认为,首先这两个女演员一定要有化学反应,她戏才好看,先别管有名没名,所以当时起用的周冬雨、马思纯,我觉得挺好。

谭飞:对,这对CP是非常好。

覃宏:后来证明是非常成功的,其实是她们的戏好看,两人有化学反应,所以观众喜欢嘛,所以《七月与安生》这个案例是非常成功的,成本才3000多万,然后包括政府的奖励,包括网络版权,包括其他版权,收入都很高,票房也很好。《七月与安生》在第一天起片的时候,票房才一千万。

谭飞:但是口碑越来越好。

覃宏:对,我当时跟陈可辛都认为不能放弃,坚信好的电影会有好票房。其实按正常第一天起片的话,我觉得收尾应该收在七八千万票房,当然除了它本身品质好,同样道理,我们后来又追加了宣发费,当你认为它是个好电影的时候,不要去放弃它,坚信它会有好的票房,要敢于去投入,包括这几天的《嘉年华》。

谭飞:你们还是有想再努一努的?

覃宏:当然。所以一直在持续不断的,刚才我来之前还盯着宣传部,一定要接着做宣传,不要放弃,能让更多观众看到就让更多人看到。

谭飞:《嘉年华》可能最大的瓶颈还是在于它比较社会化,比较有锐度,它实际上是有门槛的,很多人不愿去电影院感受这种痛苦。

覃宏:网上也有非常的烂的评分,说是烂片嘛。

谭飞:就是特别中国,他可能特别怕在电影院被人打一针,你让我爽,你别让我难受。

覃宏:我觉得悲剧才能使人思考,也有很多这种文艺青年的。我们做电影的,一部电影不可能囊括所有的观众,当然有全民电影这个概念,但对我们来说,你的目标群体在哪里,那你去打这部分目标群体就好了,其实我不希望《嘉年华》能有多少票房,但实得努力去争取每一个观众,当然电影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我看到网上有打各种差评的,但也有特别高的评论的,这不正是电影的魅力嘛。

谭飞:反正我当时去看,感觉小女孩文淇演得真的非常好。

覃宏:都挺好的。

谭飞:而且她那种乡土味儿的倔强,那个是中国电影界十几年找不到的一种形象,非常好,当然也希望它继续攀高吧,因为这样的电影获胜,一定是电影的胜利。

覃宏:对,我是希望它攀高,我们现在都很努力,很辛苦,拜托很多朋友们转发微博的时候,尤其明星大腕,我真好多年没去求人家,我说是为了艺术片,我才求你们,商业片我绝不求你们,还不错,大家也都帮忙去推广这部影片

<请看最完整版视频>

转载请联系后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