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来自水乡兴化的港珠澳大桥“掌门人”—林鸣

原标题:人物丨来自水乡兴化的港珠澳大桥“掌门人”—林鸣

林鸣(左一)一家早年与父母合影。(资料图)

【人物名片】林鸣,1957年出生,江苏兴化人,南京交通高等专科学校(2000年并入东南大学)78级港口水工建筑专业。高级工程师,硕士,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主持创造的项目多次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4年度“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获得者,2016年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党员标兵第一名),并作为第一个发言的党员代表在颁奖会上发言。

2016年5月25日,由国务院国资委、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指导,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办的“一线故事”系列活动发布会在新华网直播大厅举行。中国交建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林鸣入选“十大最有故事工程师”,中国交建推选的《超级建设者》被评为十大故事。

港珠澳大桥是世界最长跨海大桥,被誉为桥梁界的“珠穆朗玛峰”、“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这座桥梁从开工建设到接近完工通车,备受世界瞩目。26日晚,央视财经《对话》节目“超级工程背后的工匠们”,再次迎来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工程师林鸣,揭开超级工程背后的故事。而让人自豪的是,这项超级工程的“掌门人”林鸣竟然来自水乡兴化。昨天,记者联系上了林鸣的朋友和亲人,了解他成长背后的故事。

复习半年考上大学

林鸣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兄弟三人都是大学生。

1978年,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春季,已经参加工作一年多的林鸣走进高考的考场,正是这次考试,彻底改变了林鸣的命运。高考发榜,他成为南京交通高等专科学校(2000年并入东南大学)78级港口水工建筑专业的学生,完成了从工人到工程师的初级转变。

“听到二哥考上大学的消息挺吃惊的,因为从复习到高考,他只花了半年时间。”林鸣的弟弟、兴化市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林虹告诉记者,他跟二哥相差4岁,说起来,自己比二哥还早一年上大学。因为二哥高中毕业时高考还没恢复,所以高中毕业后,二哥就直接参加工作了。而他高中毕业那年正巧恢复高考,原本兄弟俩有望一起参加高考的,但在1977年高考前后的那段时间,二哥所在的化肥厂要上一个新项目,他被派驻到武汉学习,等回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

不过林鸣没有抱怨,也没有向命运低头,除了工作外,每天都会捧着弟弟林虹用过的高中课本复习。半年后,在1978年的春季高考中,林鸣终于拿到了久违的高校录取通知书,跨入了大学的校门。

“当初二哥报这个学校、这个专业也不是特意的。”林虹说,那时填高考志愿,都有“服从”和“不服从”选项,上这个学校估计是“服从”的结果。可没想到二哥能在这个领域做出这么优秀的成绩,挺值得骄傲的,这可能也跟他的性格有关。在林虹眼中,二哥是一个冷静、内敛、不张扬、做事顶真的人。“‘顶真’不是说他事事计较难相处,而是做事力求完美。比如小时候在家,二哥烧饭做菜,他不但力求味道做得好,就连摆盘样式也讲究,做得非常漂亮。”

娱乐活动是读书看报

林鸣的父亲是南京人,母亲是扬州人,上世纪60年代调到兴化工作。母亲在兴化肉联厂做会计,父亲是一个工厂的负责人。“文革”期间,他们全家被下放到兴化农村。

“在农村的生活条件很艰苦,我们兄弟三人借住在别人家,父母住的是很小的茅草棚。”林虹说,不过就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父母都没有放弃读书。那个时候没有读书的社会氛围,如果你拿着一本书看被别人看到,会被笑话的,所以看书都是偷偷在家里进行。家里最多的东西就是报纸和书籍,每天晚上是家里最闲适的时光,每个人手中捧着读物认真阅读,互不打扰。从小父母对他们兄弟三人的学习成绩没有强求,不过受父母爱读书的家庭氛围影响,兄弟三人都爱学习,并且成绩在班上都名列前茅。

林虹说,二哥是一位又懂技术,又会管理的工程师,能够两样都精通的人不多。不过二哥为人低调,谦和,做事严谨,他觉得跟小时候父母的教育有关。从小母亲就教育他们做人要低调,与人为善,看到别人遇到困难要伸出援手;在做事方面,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认真,尽心尽力做到最好。

66岁的孙清和是林鸣母亲的同事,感触最深的是林鸣全家都爱学习。孙清和说,他刚到肉联厂上班的时候,林鸣的母亲经常拿家里三个孩子学习的事教育他,鼓励他,让他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放弃看书学习。“身处在这样的家庭,小孩子想不出色都难。”孙清和说。

有人也许会感到奇怪,林鸣的父母都不是兴化人,那林鸣的籍贯为什么会填“兴化”?这里还有一个故事。林虹告诉记者。去年,二哥在参评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的时候曾经为籍贯如何填写纠结过,二嫂打电话来征求他的意见。当时他跟二嫂说,父母虽然不是在兴化出生,但去世后都葬在兴化。父母的坟在哪里,哪里就是根,况且他们兄弟三人都是在兴化长大,兴化的水土孕育了他们,毫无疑问是兴化人。

来源:泰州晚报

开启超级桥隧建设时代 ——访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部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林鸣

时间:2017年06月02日 来源:建筑时报

“今天,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最终接头焊接合龙完成,标志着世界最长的6.7公里海底隧道实现全线合龙,这项超级工程也顺利地完成了最困难、最艰巨的建设任务。”5月25日,正在上海出席“2017国际桥梁与隧道技术大会”的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 “掌门人”——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林鸣在主题演讲环节向与会嘉宾分享着从伶仃洋水下近30米的沉管隧道内传来的捷报。

港珠澳大桥是连接香港、珠海与澳门,集桥、岛、隧为一体的世界级交通集群工程,经过了近8年时间的建设,预计将于今年年底通车,届时它将成为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这一被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超级工程,是迄今为止中国交通建设史上规模最大、技术最复杂、标准最高的工程。其中,林鸣团队负责的海上人工岛和海底沉管隧道是整个工程中实施难度最大的部分。其中沉管段由33节巨型沉管和1个合龙段最终接头组成,是我国建设的第一条外海沉管隧道,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公路沉管隧道和世界上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也是公认的“当今世界上最具挑战性的工程”。

建设港珠澳大桥之前,林鸣是一位桥梁工程师,他说,桥梁的合龙是最庄严的一刻。“跨界”隧道工程的第七年,林鸣终于等来了沉管隧道的合龙。不同于桥梁,沉管隧道的合龙是在水底,合龙段就是最终接头,“它的合龙比桥梁要难得多!”

沉管隧道最终接头是决定港珠澳大桥成败的重要工程。林鸣介绍说,建设团队创新采用了“沉管隧道整体式主动止水最终接头技术”,只用一天时间就完成了原计划需要超过半年海上作业才能完成的最终接头施工。

世界上已建成的沉管隧道中还没有一条能够做到不渗水,在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33节沉管安装完成后,隧道内实现滴水不漏,成为工程史上的一大创举。但对体积只有十分之一沉管大小的最终接头来说,要保证其安装的水密性,难度远远超乎想象。为此,建设团队在最终接头的两侧设置了三道临时止水带:GINA止水带、M型止水带和LIP止水带,采用止水带组合顶推系统实现临时止水,为接头的焊接创造一个安全的干施工环境。“这是一个可折叠主动止水结构的最终接头,具有快速、可逆、无潜水作业的特点,”林鸣说,这也是世界沉管隧道建设史中从来没有采用过的全新施工工法,把水下施工变成工厂预制和管内施工,能够有效提升工程质量和效率。

最终接头是一个巨大的楔形钢筋混凝土结构,重达6000吨。它由304个隔舱组成,作业空间狭小,同时,复杂的结构下致使混凝土无法振捣,必须采用高流动性混凝土一次性浇筑成型。2016年10月,最终接头正式投入生产,它的钢壳结构采用的是国内首创的钢混“三明治”结构,同时,工程师们开始了对这种“独家秘制”混凝土的试验验证,在为期一年半的工艺试验后,确定了最终接头高流动性混凝土的各项参数,解决了浇筑工艺的一系列难题。今年1月,最终接头制造完工。

终于,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决战的时候到了。 5月2日早上5点33分,随着朝阳的升起,总指挥林鸣发出开工指令,大国重器12000吨起重船振华30大臂开始旋转,拉开了最终接头吊装的序幕。在顺利起吊后,最终接头完成了一次90度的旋转,并缓缓远离运输船甲板顺利入水。这是世界首次6000吨级的旋转,整个过程一气呵成。11点55分,最终接头实现平稳着床,精调和止水是最终接头安装的关键,操作人员反复调试,顶推系统同步运动,止水带与两侧沉管钢帽紧密贴合压接,实现了毫米级的精确安装,世界上第一次做到了深水复杂环境下最终接头滴水不漏。

谈及毫米级的精度,林鸣告诉记者,这是“返工”的成果。原来,在最终接头第一次安装到位时,测量贯通人员发现其与管节之间,产生了15厘米的横向偏差。对于双向六车道的海底隧道来说,这15厘米的偏差可谓微乎其微,更重要的是,它已经实现了结构安全且滴水不漏。但林鸣并不满意:按原计划的目标是横向偏差控制在5厘米以内,“如果我们不精调,将会成为终生的遗憾。” 于是,最终接头又经过了近40个小时的连续精调施工,贯通测量后显示的数据是:东西向偏差0.8毫米,南北向偏差2.5毫米。这个数据,比精调之前的误差降低了60多倍。该工程所取得的成果也收获了国际同行的盛赞,“你们中国工程师发明的最终接头新方案,带来了沉管隧道最终接头设计和施工创新、高效的理念,是对沉管隧道技术的重大贡献,将来中国和世界隧道行业都可从这个项目受益”。

最终接头在海底与两侧沉管的精准对接,只是港珠澳大桥在建设过程中所创造的众多奇迹之一。谈及工程中的创新,林鸣如数家珍: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沉管预制工厂;制作了全世界最大的超级模板;100万方混凝土浇筑没有出现一条裂缝;两个10万平方米的人工岛实现当年开工、当年成岛;突破国外技术封锁,自主研发沉管隧道关键技术与装备;研制了沉避免精调定位技术;100天完成超过30米厚软基固结沉降;超过30米软土地基上沉降控制在5厘米内,差异沉降控制在1厘米内;有“水中大熊猫”之称的中华白海豚未因港珠澳大桥建设“搬家”,反而越来越多……据统计,该工程已开展了15类136项专题研究,截至目前已组织申报专利474项,预计总数将超过500项。“所有奇迹的背后都是团队的努力,”林鸣说,这个项目团队被比喻为“三千人共走钢丝”,大家在工程建设全新领域将“第一次”的世界前沿探索和“每一次”的精心组织做到有机融合,实现了 “每一次”的突破创新都坚守“第一次”的谨慎态度。

“港珠澳大桥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工程,从它开始,中国可以说是进入了超级桥隧建设的时代,”林鸣说,很幸运自己能参与其中。谈及投身建设七年间的体会,他感慨地说,“工程的难题和挑战由于技术的发展此消彼长,机遇永远大于挑战,关键在于我们一定要抓机遇,敢于挑战。”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处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