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基金经理张翼翔:华尔街最新见闻启示录 中美资管行业六大对比

原标题:基金经理张翼翔:华尔街最新见闻启示录 中美资管行业六大对比

访谈主持|江涛 乐趣投资创始人 对牛人比对牛股更感兴趣

访谈嘉宾|张翼翔 北京铀链投资公司董事长

实地考察美国基金业发展现状

江涛:乐趣投资下午茶,4点一起来喝茶。欢迎各位收看第163期乐趣投资下午茶节目。我是主持人江涛,我们请来的是节目的老朋友北京铀链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张翼翔先生。

如果是下午茶节目的长期观众,对张翼翔应该是印象非常深。因为我们在2016年12月1日第一期开始做试播,张翼翔就是节目的第一个嘉宾。在2017年7月17日下午茶开播100期的时候,我们又请来张翼翔见证这个时刻。这次正好是节目播出一周年,我们依然把张翼翔请过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

张翼翔:首先我很荣幸,我是下午茶节目的第一期嘉宾,见证了第100期,又见证了整整一周年。这一周年来看着你的下午茶节目蒸蒸日上,业务越做越好。你毕竟是一个资深的传媒工作人员,专业功力在一年中显现无疑。

江涛:谢谢,这也是各位嘉宾朋友的支持给节目贡献了很多智慧,传播效果都还不错。上期张翼翔做节目的时候是将近一个月前,因为按照节目的常规,基本上每周一是张翼翔的出镜时间。那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不见,你是去哪里了?

张翼翔:我去了美国一趟,周四晚上将近7点才在北京机场刚刚落地,现在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

江涛:现在相当于在美国的凌晨4点钟。这次你去美国一共有多长时间?

张翼翔:在纽约呆了10天,主要是拜访了华尔街的同行们。因为我有很多的朋友和校友同学在华尔街,有基金公司的老板,也有做基金经理的,也有做研究员的。各岗位上的同学很多,我这次去就是密集地拜访大家。

江涛:你也是实地考察美国基金行业的一个发展情况。

张翼翔:对。以往都是材料上看,这次是实地考察。尤其是跟同学们、校友们当面访谈,参观他们的办公场所,我特意有几次是挑了工作时间去拜访,就是看看他们是怎么工作的,所以有很多感性的认识跟原来是不一样的。

江涛:应该是非常鲜活的一个见闻。那跟我们分享一下你这10天的华尔街见闻录,把华尔街目前最新的发展状况和资管行业的最新进展跟大家来分享。

张翼翔:这次实地去看,对我自己的触动很大,也改变很大。首先讲一个比较,对我们俩可能比较有刺激。他们的金融从业人员,就像我和你这样的人在美国都属于高收入阶层。

江涛:收入大概有多高?年薪可能都不太一样,是吧?

张翼翔:都不太一样,但是过得非常好,至少在美国都属于社会前5%,甚至是1%。同比的话,比起国内基金行业的从业人员,他们的日子好得多。

江涛:比如中国的公募基金相对来说年薪是比较高的,有的有几百万年薪,有的做的好的可能有上千万的收入。那跟美国比起来,他们的年薪收入大概是一个什么水准?

张翼翔:比他们差远了。一个是工资收入的绝对值要差远了,第二个生活水平也差远了,可以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江涛:毕竟美国还是发达国家,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人均GDP还是差了很多。

张翼翔:对。节目时间有限,只有半个小时,我就简单归纳一下,我觉得有3个不同点和3个相同点。

首先刚刚你说的话题也是大家最敏感的话题:他们收入情况怎么样。每个公司的每个人的收入都不一样,合同都是单谈的,所以收入都是比较敏感的,也是保密的。但是,我们可以从很多现象判断出来,最明显的就是他们住在哪。

所以,第一个相同点,就是他们的金融从业人员跟我们在北京和上海的从业人员一样,都住的离办公室比较远,哪怕是很有钱的人也住得比较远。

相同点一:在华尔街上班同样比较远

江涛:在纽约上班路上需要多长时间?

张翼翔:平均都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江涛:那跟北京、上海差不多。

张翼翔:因为纽约基金行业的办公地点主要集中在华尔街和中央公园边上,都在曼哈顿岛上。如果住到曼哈顿岛就很不现实,因为太贵了,寸土寸金,而且里面住的是很多世界级富豪。美国人有个习惯,因为那边太嘈杂了,他们有钱当然也不太想住在那里。他们都喜欢住在一个更舒适的地方,一般都住在新泽西,或者住在长岛。

住在新泽西的人去华尔街上班的话,跟我们的上班方式完全不一样,一般都是把车开到哈德逊河的码头,再坐轮渡过来。轮渡到曼哈顿需要10分钟,上岸之后再转地铁,因为地铁非常发达,所以花的时间很短,坐3站4站就到,所以我算了门到门的时间,大约得一个小时。

另外很大一部分人住到长岛。长岛有个优势,火车很发达,平均20分钟一趟,而且有多条铁路线供你选择。所以,住到长岛的人,坐火车一般坐到宾夕法尼亚火车站,然后坐到中央火车站转地铁。宾夕法尼亚火车站是全世界最繁忙的火车站。我查了数据,每天的吞吐量是30万人、

它跟我们国内的火车站没法比,因为它是个大的地下枢纽,居然每天吞吐量有30万人,但是里面非常井然有序,而且一点都不拥挤。那里的各个出口非常窄,窄到出口的楼梯只能走两个人,上一个人,下一个人。就这么窄的一个楼梯,每天30万人的流量依然也不拥挤。因为它的出口特别多,设计比较合理,所以他们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上班。

虽然他们的从业人员很少有住到曼哈顿岛上的人,但是住的条件比我们要好多了,基本上都是花园别墅。区别在什么地方呢?他们的老板一般就住在美国的顶级富豪区,他们的别墅是分区域的,哪怕就隔一条马路,价钱也是天壤之别,甚至差10倍。

一街之隔房价几乎差10倍

江涛:那长岛住的条件更好一些,还是新泽西住的条件更好一些?

张翼翔:差不多,各有各的特点。美国的房子跟我们不一样,比如我们分的是二环,三环,四环,五环,在差不多的区域里面,价钱差别不是很大。但是他们隔着一条街,房地产可以差10倍的价钱。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当然去了之后就理解了。

江涛:为什么呢?

张翼翔:街这边比如是一个好的社区,别墅的标准是差不多的,比如你都要修建多少指标的草坪,别墅要达到什么等级,节假日都要挂花,每天晚上都要点灯等,它有很多非常非常详细的要求。目的就是一个,让你保持这个小区的生活水准和品质。

江涛:一街之隔为什么差这么多?

张翼翔:一街之隔是另一个社区,你过去的时候也不想住。为什么呢?同样也是花园别墅,面积只是小了一点点,但是破破烂烂,完全档次不一样。

江涛:那我觉得如果房价差了10倍,既然还是花园别墅,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张翼翔:但是你到了跟前就不这么想了,因为生活品质差别太大了。你上学的学校不一样,你享受的服务也是不一样的。

江涛:那比较好房子的房价大概是什么标准呢?

张翼翔:我给你举例。比如有个朋友是基金公司的老板,我在她家住了段时间。他们那个社区是美国富豪榜排第一的社区,由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的最贵的社区,号称第一邮政编码。

这个社区只有650户人家,因为每户面积太大了,我估计都论多少亩算。这个社区的房子中位数一般都是800万美元以上,便宜的在400万美元,高的高达6800多万美元。

江涛:那真是感觉在很小的一个空间里面,天堂和地狱就有这么大的一个差别。

张翼翔:对,这还是在美国的第一富豪区。我们开车大概开了10分钟才开出这个社区,进入马路对面,就是破破烂烂的别墅。卖多少钱?那就是几十万美元、百把万美元,差别就是这么大。

相同点二:华尔街也没有加班费

江涛:那除了房价有比较的触动,第二个相同点你觉得在哪方面呢?

张翼翔:第一个相同点就是他们的工作人员住的都比较远,第二个相同点是他们的工作人员都加班比较晚。

江涛:都是一样的加班。

张翼翔:我们基金行业经常加班,因为要写报告,尤其是分析师写报告经常写到熬夜,某个企业公布了年报之后,更是通宵不能休息。我们在想,中国这边加班费不见得会有,在美国一定是会给加班费的,是吧?

江涛:劳动法应该很严格嘛。

张翼翔: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去了才知道。在美国,普通劳动者如麦当劳里包汉堡包的服务员,门口清洁工扫垃圾的环卫工人或者管道工,他们是严格按小时工资付费的,比如加班工资付多少,节假日再翻多少倍,这要非常严格地执行。稍微有不严格,他就会告你上法庭,那赔起钱来更受不了。但是像基金行业、证券行业,也就是在美国高收入行业中,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笑)

江涛:因为他们年薪很高,而且远远比中国要高很多,那他拿这么多的薪水,不要加班费也是理所当然了。

张翼翔:但是他们有个问题,这么高的薪水都是跟他们业绩相挂钩的。如果他们业绩不好,也未必能拿到这么高。说个悲催的例子,如果他的今年业绩非常不好,但是依然要经常加班,那算下来他的小时工资还非常非常低的。

我再给你举例。我去的这几天正好是美国的感恩节,感恩节在美国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年三十,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火鸡。我去美国之前,不知道这个节日对美国这么重要,在感恩节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相当于咱们中国年二十九的晚上,我就邀请了北大的一个校友一起吃晚餐。他在摩根做分析师,也毫不犹豫答应了。

我们在他们楼下曼哈顿最繁华的十字路口附近,找了个法国餐厅吃饭,吃完饭大概已经10点半了,我就坐地铁坐火车回去,他依然回公司加班去了。我说你这个报告要写到很晚吗?他说也许写到明天早上凌晨。我说你有没有加班费,他说没有。

相同点三:私募基金同样不允许宣传

江涛:(笑)所以金融行业的从业人员真的是虽然拿着很高的薪水,但是付出的劳动强度也比一般行业要大很多。第三个相同的地方在哪里?

张翼翔:第三个,他们的私募基金都不让宣传,募集门槛都挺高的。我们的私募基金在股灾之前规范性不强,经常有一些公开宣传的行为,股灾之后的规定是很严格的,私募基金不许公开宣传。美国的私募基金更干脆,就不许宣传。

江涛:那别人怎么知道它的业绩?

张翼翔:我就很好奇,我说那它怎么拓展客户呢?他们说在美国私募基金的定位,首先它的门槛比较高,50万美元起步,然后还有别的条件。比如你家要有多少金融资产,首先证明你不是个穷人,有高风险承担能力。

那么拓展客户靠什么渠道呢?第一个靠各大媒体对你的报道,所以媒体报道和中介评级机构特别重要。第二个,他们只有一对一的办法,就是把一些他们觉得可以的准客户招到公司或者某个地点,开个小型party,不允许宣传。

江涛:媒体报道不是也是种宣传吗?他可以发表观点,但是不能提公司的业绩?

张翼翔:他不能主动宣传,必须通过媒体。美国的媒体行业也有很严格的新闻法,相对是个比较规范的行业。所以相对于政府把这块交给媒体,让媒体对他进行报道,再让投资人了解他,而不让他直接说。媒体在报道的时候,对他的业绩、观点都要有严格的评估。

中美金融圈的三个不同点

江涛:这是三个相同的地方,不同的地方呢?

张翼翔:不同的地方也很明显。第一个,首先是他们在金融行业的人员工资很高。这有优点也有缺点。缺点在什么地方呢?公司业绩稍微有波动,第一项就是裁人,而且毫不留情。

我下面讲个真事。某个美国著名的金融公司里面有个还比较著名的研究员,上班的路上因为下雪摔了一跤,骨折了。骨折之后,公司毫不犹豫当天就开除了他。

江涛:这有点没有人性啊?

张翼翔:在我们这个角度讲好像是没有人性,但是在美国听到这个事情就很正常。首先他的工资很高,他只要一天不干活,公司一天都不愿意养他,因为你多待一天就有很高的成本。

江涛:那他也算是工伤吧?因为上班摔的跤嘛。

张翼翔:没有。美国有严格的划定,那个是算私事。为什么这个在美国是非常合理的呢?因为你既然工资这么高,你在正常情况下来上班的时候,公司给你买了充足的保险。所以你摔伤了,就别上班了。你被公司开除了,转而你去找保险公司。至于保险公司跟你怎么算,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同点二:

江涛:我们刚才说到的是第一个不同,工资差别比较大。还有两个不同是什么?

张翼翔:第二个不同就是美国的写字楼和他们的所有设施都是比较陈旧的,不像中国的楼都是最近十年盖的。美国的写字楼动不动就是百年老楼,所以都很陈旧,但是走近看却维护的非常好。电梯看着都有点摇摇晃晃,但是电梯里面镶的铜板按钮,给我的感觉比新电梯看着还有富贵之气。

江涛:它有历史嘛。

张翼翔:第三个不同点就是人和人的关系更友善。我举个小例子,感恩节的前两天地铁很挤。突然有一个大概30来岁的女士跟对面一个帅哥开玩笑,她说:““”先生,你现在需要弯下腰。”其实是那个男士的鞋带松了。那个男士微笑着看着她,他说:“”我为什么要弯下腰呢?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我很乐意效劳。”那个女士说:“你不需要为我效劳,你需要为自己效劳。”双方很幽默地就化解了这个问题。

后来我们在开party的时候,在人很多的情况下,人和人之间的身体是不会有任何触碰的。如果他轻微触碰到你了,一定会说声非常抱歉。在我们国家,人和人挤的时候,互相撞上都很正常。

中国资本市场的法制之路还要不断完善

江涛:因为可能是你第一次去美国,所以很多东西对你来说非常新鲜,而且对比就很鲜明。如果说去的次数多,或者呆的时间长,相对来说就比较习以为常了。所以不知不觉,我们这次真的是一个下午茶的话题,聊的都是风花雪月的事情,聊的都是海外的见闻录。你刚刚说的一些例子,都非常细致也很生动,那总结一下,你这次最大的一个反差或者触动,从投资这块来说,你有什么感受吗?

张翼翔:他们的基金管理行业经历了上百年,非常规范。你要做什么事情就找律师,把规范性文件准备好就OK了。在我们这里,可能还有一个很长的探索过程。他们的规范性特别强,人们的法制观念也非常强,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

江涛:你觉得中美之间资产管理行业的差距有多大?

张翼翔:我觉得还是很大,估计不是一天两天能过得去的。法制的完善、每个条款的完善,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每个条款都是博弈出来的,而不是监管部门拍脑袋就能想出来的。所以他们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很多制度是很精巧的。虽然很复杂,虽然门槛很高,但是你只要严格按它的规则制度做,你就能做成。但是我们有很多弹性的部门。

江涛:中国资本市场的法制之路还有很长的道路去完善。虽然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非常迅速,而且发展的规模也很大,但是还要在法制这条路上不断去完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