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中超人工成本超顶级联赛 足协辟谣全面扶植土帅

原标题:中超人工成本超顶级联赛 足协辟谣全面扶植土帅

昨日,为期一天半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财务风险防范国际研讨会在北京落幕。会议尾声,中超2016年营收数据首度被披露。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烧钱、亏损和歉收的现状通过数据,直观地呈现在人们面前。随着球员转会调节费的收取,以及相关抑制投资过热政策的实施,联赛的“疯狂”在一定程度上会得到遏制,但“节流”的中超真的能扭亏为盈吗?如何“开源”更是摆在俱乐部、管理者面前的难题。

1 算一算

亏损仍是联赛主旋律

今年7月,足协首次邀请第三方机构对2016赛季中超、中甲俱乐部的财务状况进行调查。作为中国足协的财务咨询顾问商,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普华永道”)在昨日的研讨会上,公布了一系列调查数据。

据普华永道介绍,2016赛季中超俱乐部总收入70.82亿元,平均收入4.43亿元。16家俱乐部的总成本110.14亿元,平均成本6.88亿元。核算下来,去年一个赛季,各俱乐部总体亏损近40亿元。

相比中超联赛,中甲各俱乐部的收支金额要逊色得多。2016赛季中甲总收入为10.92亿元,俱乐部平均收入0.68亿元。俱乐部总成本19.15亿,平均成本1.2亿。中甲各俱乐部的亏损要远小于中超,只有8.23亿元。

此次调查结果中还有一个数据,就是俱乐部收入极大值与极小值之比。中超的这项数据为50,即收入最多的俱乐部与收入最小的俱乐部之间有50倍的差距。在成本对比中,中超花费最多与最小俱乐部之间的差距是38倍。中甲的这项数据比较惊人,俱乐部收入极大值与极小值为2080,成本的极大值与极小值之比为81。

今年年初的足代会上,足协公布了18条新政,直指中国足球职业联赛非理性投资加剧、财务严重入不敷出等问题。其中有一条提到,要制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办法以及财务运行标准等,审查俱乐部财务情况,对于连续3年超过亏损标准的俱乐部不予准入。这项调查正起源于此。从调查结果来看,亏损仍然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主旋律。

2 比一比

人工成本超知名联赛

在近年来的中超、中甲赛场上,明星外援、大牌教练的不断涌入,刷新着外界对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认知。一同被刷新的还有其天价转会费和高昂的工资。当然,一路走高的还有价值不菲的国内球员。

显而易见,这些费用必然会成为俱乐部财政最大的包袱。从昨日普华永道公布的数据来看,便是如此。

他们根据各俱乐部提交的财务报告做出如下统计:中超俱乐部平均成本在2015年时为3.87亿元,2016年成本上涨到6.88亿元,增幅达78%。人工成本由2.16亿元增加到4.63亿元,增幅达115%。

中超各俱乐部的总成本费用的比例分配为人工成本67%、球员资产摊销18%、青训成本5%(足协新政要求15%)、管理费3%、比赛运营成本1%、其他成本6%。

其中,占比最大的人工成本这一项,指的正是球员、教练员的薪酬待遇。中甲联赛在人工成本中也占据总费用的64%。在人工成本占比跨联赛比较分析中,中超的这一项支出毫无悬念地拿下了“第一名”。其他国外知名联赛中,英超人工成本占比58%、法甲占56%、J联赛占45%、德甲占42%。

此外,中超俱乐部转会费的收支情况显示,各俱乐部的支出分配为:外援占78%、国内球员为22%。在收入方面则完全颠倒,国内球员转会费收入占81%,外援转会收入占19%。这一方面说明,中超俱乐部在外援来中超后,普遍无法再通过转会创造价值(保利尼奥从恒大转会巴塞罗那,为近两年中超通过外援转会赚钱为数不多的例子),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中超国内球员身价虚高的问题。

3 想一想

收入来源单一须反思

“开源节流”这个词语出自《荀子·富国》。通俗来讲,如果想要达到富足的目标,那么就要赚得多、花得少。反过来讲,在无法赚钱的情况下,花钱多了自然要亏损。

如上所述,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在收支平衡上情况显然是不乐观的。除了投入大,从收入比例上,也找不到乐观的理由。

据普华永道公布的数据,2016赛季中超俱乐部总收入比例分配为商业赞助64%、赛事收入14%、球员交易11%、政府补贴6%、比赛日门票收入3%,其他收入2%。对中超来说,商业赞助仍然是俱乐部生存的最大养料来源。对比国外联赛,这个数值也相当高——J联赛是47%、德甲为34%、法甲是44%。

这说明中超商业化运作处在早期阶段,过分依赖于大股东的输血。中超俱乐部股权单一的现象仍然存在。2016年,中超16家俱乐部,14家只有一个投资者。英超有超过一半的俱乐部,拥有一个以上的主要投资人。

另外,根据中超俱乐部收入中位数与平均收入近1.3亿元的差距,反映了收入不平衡现象比较明显,排名靠前的俱乐部收入要远远高于排名靠后的俱乐部。

普华永道统计的商业赞助收入中,包括俱乐部股东与其相关联公司所带来的“自给自足”的赞助收入。比如,许多中超球队的球衣胸前广告都卖给了自己。

中甲俱乐部更有特色,他们的收入比例中,球员交易和政府补贴两项就占了58%的比例。由此可见,中甲俱乐部最主要收入来源是球员转会费。而地方政府的支持也是极具特色。对比中超,中甲在这项数据上领先很多。

4 紧一紧

足协以调节费敲警钟

昨日,拜仁慕尼黑中国公司董事总经理鲁文·卡斯帕介绍了拜仁俱乐部2016-2017赛季收入情况。他给出的数据让人看到了拜仁,或者说德甲在市场运营、商务开发上的领先程度。

2016-2017赛季,拜仁总收入高达64亿欧元。其中,场馆营收达到8.6亿欧元,球衣以及衍生品销售达到9.7亿欧元,门票销售为9.8亿欧元。这几项收入占据拜仁年度总收入近半壁江山。

这几项收入来源对中国联赛来说,暂时差距巨大。拿场馆营收为例,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均无自己的体育场,比如北京国安,他们在工体比赛、训练的费用接近320万元/年。此外,安保费用更为高昂:120万/场。

在一个不成熟的市场内谈商业开发,有点难。如果说,“开源”还很遥远,要想实现财政公平,目前还得靠“节流”。先抛开市场不谈,足协现在要大力解决的还是限制联赛的人工成本。

今年5月,足协公布了引援限价规定,对亏损状态的俱乐部通过转会引入球员的资金支出,足协将收取与引援支出等额的费用。

昨日会后,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在接受采访时说,调节费是一定要收取的,这笔费用会用于反哺青训和社会足球。同时他提及,足协要加强管理,俱乐部发展要和国家现阶段的金融政策挂钩。

除了严控外援,最近有消息称,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未来在聘请教练上,要实现全盘“本土化”。不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表示,这种说法也不现实。李毓毅则表示,支持培养本土教练是中国足球水平提高的一部分。

来源:新京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