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大溃败之蒋介石1949:他为何临时放弃轰炸天安门开国大典?

原标题:大溃败之蒋介石1949:他为何临时放弃轰炸天安门开国大典?

1

1949年1月21日,南京总统府内,响起了一片哭声。

当蒋介石宣布将第三次下野,让出总统一职给予桂系李宗仁时,CC派、国民党社会部长谷正纲,以及陈庆云、何浩若、洪友兰、张道藩等国民党员失声痛哭,他们知道,解放军即将兵临南京城下,而兵败如山倒的国民政府,眼下内斗正酣,蒋介石的去职已不可避免,但谷正纲还是站起来大声说:

“总裁不应退休,应继续领导,和共产党作战到底!”

对此蒋介石摇摇头说:

“不可能了,我决心已下。”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离开南京“总统府”。

回顾从1945年领导抗战胜利以来,蒋介石从未想过,他所领导的政府,会在短短四年间迅速溃败,所以在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的夺权逼迫下,他决定像此前两次“下野”一样:以退为进,而像谷正纲之类“忠心耿耿”的部下,并没有领会他的“心意”,当场就泣不成声。

对此,蒋介石气愤地说:“我不是被共产党打败了,我是被国民党打败了!”

有的部下们以为,老蒋,大势已去。

而1949,也确实是蒋介石的滑铁卢。

宣布散会后,蒋介石步出总统府,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急忙追过来,一边走一边喊道:“总统!总统!”蒋介石停了下来。

于右任趁机问道,“为了方便和谈,可否请总统在离京前,下个手令把张学良、杨虎城放出来?”

蒋介石听后,愣了一下,然后把手向后一摆说:“你找德邻(李宗仁)办去!”然后快步走出了总统府。

苦命的杨虎城,或许以为,他将得到自由了。

2

宣布“下野”后,1949年1月21日下午,蒋介石乘坐“美龄”号专机离开南京,飞机起飞后,他特地嘱咐飞行员说:

“飞机绕城一周。”

途经紫金山中山陵上空时,他或许百感交集:他曾经是那个在辛亥革命中全身绑满手榴弹,率领100多人的敢死队,进攻浙江巡抚衙门的革命青年;也曾经是在那个在孙中山最为艰难的时刻,登上永丰舰陪伴在国父身边的总理信徒;而在八年抗战中,他更是以决绝的意志,领导中国取得了抗战的胜利。

但眼下,在别人看来,他仓惶而去,已经是北方的解放军所训斥的“战犯”了。

离开南京的第二天,他回到浙江宁波奉化溪口镇的老家,住进了他母亲王采玉坟墓旁边的一座墓庐——“慈庵”里。

蒋介石是个孝子,他8岁时,父亲就去世,母亲王采玉一人抚养他长大,备尝艰辛。蒋介石感念母亲的养育之恩,所以母亲去世后,每次回家,他经常住在“慈庵”里“陪伴”母亲。

人生一世,不过短短百年,哪怕他曾经贵为“总统”,但在母亲身边,他只是一个“儿子”而已。

3

他或许预感到在故乡的时日已经无多,所以回到故乡后,尽管大半个中国已战火纷飞,但从1949年1月到4月,这三个月“隐居”故乡溪口镇的生活里,蒋介石却频繁出游,不断地流连于故乡的山水之间,且经常是早出晚归。

蒋经国的日记,为我们还原了,蒋介石在1949年回到故乡后的生活:

回到溪口的第二日,1949年1月23日,“上午天气晴明。侍父游藏山公园,山水幽丽。心旷神怡。复至乐亭旧址,伫立武岭潭畔,白鹭不惊,深得忘机之乐。下午又游白岩,顺道往显灵庙。”

“1月27日,午携儿孝文(蒋经国的儿子蒋孝文),随父(蒋介石)攀登武岭山巅,极目远眺,群山环拱,父亲俯仰徘徊,不忍遽去。盖以此次下野,得返溪口故乡,重享家园天伦之乐。足为平生快事,而在战尘弥漫之中,更觉难得。”

1949年宣布下野后,蒋介石带着儿孙们,在浙江溪口老家出游合影。

蒋介石似乎很留恋自己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带着儿子蒋经国到处走访这些故地:

“2月2日,天阴,在涵斋午餐毕,即经过水渡下直达日岭,携儿孝文,随父同登岭顶,游览摄影,旋赴奉化县城,经孔庙、转救济院,至奉化中学。父亲(蒋介石)当年读书之校舍也。”

“2月5日,天气晴朗,上午10时,携孝文侍父游育王寺,12时在承恩堂前午餐,下午至天童寺,已过3时在御书亭小憩进茶,这是父亲壮年时候常到的地方。傍晚6时半始由育王寺回寓。”

1949年2月6日,蒋介石甚至带着儿子一起吃番薯,吃得津津有味:

“2月6日,天晴,携文儿(蒋孝文)随父亲游石仑,上午10时半由慈庵出发,经玄坛殿、大松头、直上龙亭,登数百级即到石仑。游观后,经桃树坪之隐岩下山,在徐家宅吃烤番薯。深觉家乡风味,舌齿留甘也。

4

但出游从容,是真相,又何尝不是一种假象。

在溪口老家,他看似悠闲自在,已经辞去总统职务,但在实际上,他却仍然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遥控指挥着党国要务,以致李宗仁处处受阻,掣肘难以办事,对此蒋经国在日记里写道,蒋介石在溪口期间,如何指挥军国大事:

“父亲(蒋介石)希顾墨三(顾祝同)将军电令李(李宗仁)文,指挥北平中央各军积极准备战斗。”

“父亲接见黄少谷先生,决将中央党部先行迁粤,就现状加以整顿,再图根本改革。”

“奉父命电告顾总长(顾祝同),建议其通知刘安祺将军,在未奉命令之前,暂勿撤离青岛。”

军国大事,他仍然大权在握,南京的那位“代总统”李宗仁,不过是空有名衔而已。

1948年5月,总统就职典礼上,貌合神离的“总统”蒋介石与“副总统”李宗仁。

老部下张治中是个实诚人,见到李宗仁经常抱怨发牢骚,张治中受了李宗仁的命令,就跑到溪口去,希望劝说蒋介石真正放权。

没想到蒋介石一见到他们,劈头第一句话就说:

“你们的来意是要劝我出国的,昨天的报纸已经登出来了!”

“他们逼我下野是可以的,要逼我亡命就不行!下野后我就是普通国民,那里都可以自由居住,何况是在我的家乡!”

一席话,说得张治中等人根本无法开口。

得到蒋介石的回复后,李宗仁说:

“我们管不了,就把职位交还给他吧。我不过是代理总统,一走就可以了事的。”

5

那个他为之缠斗半生的党国,已经四分五裂。

1949年1月28日,除夕。

蒋介石或许意识到了,这将是他在故乡,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这一天,他在自己创办的武岭学校礼堂举办除夕晚宴,慰问驻守在溪口的警卫部队军官,在祝酒词中他说了一段话,说罢眼含热泪。

所以他都说了些什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