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美国退出,日本领军,这个贸易协定是针对我们的吗?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美国退出,日本领军,这个贸易协定是针对我们的吗?地球知识局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NO.358-日本接手TPP

作者:拜拜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大绿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更为人所熟知的是它的缩写:TPP),是奥巴马任期内最斐然的政绩之一。然而特朗普上台后第一天就宣布:美国退出TPP。前几天的APEC会议上,特朗普更是表示:绝不加入,休想再占美国便宜!

在美国退群后,日本主动承担了推动TPP的重任。从TPP到如今已达成基本共识的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都能看到日本不遗余力的动作。这一系列外交和经济手段的背后,日本究竟想从这些协议里收获什么?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来深度解析这两道协议背后的环太平洋格局。

浩瀚太平洋

容得下两个超级大国

但恐怕容不下三个?

美国:从“赢”到“输”

奥巴马和特朗普对TPP的态度截然不同,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二人执政理念的不同,更重要的是TPP本身的“硬伤”。

2015年美国华盛顿特区反TPP游行

奥巴马推出TPP表面上的目的是为了推动自由贸易,发展美国经济,然而实际上是为了制定新的“高标准、高质量”的贸易规则。这正是奥巴马在亚太地区下的一盘地缘政治大棋。

是我的棋

所谓新的贸易规则,是相对于“旧”的WTO规则而言。WTO的规则对于美国而言,确实有诸多不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WTO对发展中国家照顾太多了。像中国、印度之类崛起的发展中大国钻了WTO空子蹭了太多红利。

emmmm

当年的照片

而且由于这类新兴国家的国内市场巨大、议价能力强,老贸易规则的漏洞还轻易补不上,另立门户制定新规就成为可行的选择。

新规则TPP将跨境服务、海关、电子商务、环境、金融服务、政府采购、知识产权、投资、劳工、法律等问题等非传统贸易因素纳入讨论范围,而这其中很多条件恰恰是发展中国家目前执行标准低下的领域。

所以这一套新的贸易规则,与其说是服务美国经济,倒不如说一开始就彰显了很强势的国际政治野心,誓要遏制亚太地区的新挑战者的发展势头。当然这样的遏制不会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牺牲掉了一部分廉价的市场供给和地缘安全,更要放弃一部分关税。

2010年泛太平洋伙伴关系高峰会

对奥巴马来说,以暂时的经济妥协换取如此巨大的政治利益,对美国而言是“赢”。新的世界贸易规则将诞生于美国手下,大洋彼岸的挑战者中国很可能从此很难再对接入新的贸易体系中。

但对于特朗普来说,TPP就是美国完完全全的“输”了。给东南亚国家消除关税壁垒,让他们轻易进美国市场赚美国人的钱,与特朗普的“America first”执政基调不相符合。

作为一位从参选之时就以对美国实在的眼前利益为重的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把白宫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国内,远期的对外政策优先度极低。他对奥巴马给美国画的政治大饼嗤之以鼻,长期的亚太战略就更不在考虑范围内了。

欧洲小国尚且无所谓,何况东南亚小国

一手主导了TPP的美国退群后,这个组织理应散了。没想到日本挺身而出,接过了这面大旗。日本人是疯了么?

日本:我们非做不可

TPP对于日本的意义,其实可以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对安倍,二才是对日本。

对于安倍而言,能够连任是头等大事,这关键在于选民和利益集团的支持。

首先,加入TPP 正是安倍在日本经济低迷背景下为发展日本经济竭力促成的结果。持续推动TPP,是安倍政府向选民们的负责和招揽。

其次,日本因为“精英型”的政党组织结构,自身组织能力有限,政党需要和一定的利益集团进行合作才能够维持稳定运营。

TPP作为关系日本经济发展的一大议题,和多个利益集团息息相关。尤其是以财界为代表的工商业利益集团,极力支持加入TPP,为日本争取进出口贸易的财源。安倍为了赢得财界的大力支持,对于TPP只能选择一条道走到黑。至于反对加入TPP的日本农业利益团体,则成为了牺牲品。

连任才是最重要的

但保守的农业集团做出的牺牲,并非没有价值。对于日本而言,TPP带来的不仅仅是可预见的巨大经济利益,更是一次不得不把握住的政治机遇。因此,即使美国暂时退出了,日本依旧不会放弃TPP。

TPP所倡导的贸易投资自由化,消除关税壁垒对日本经济发展大大有利。日本经济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安倍任期内年均GDP增长速度一直不过2%,甚至一度跌回负值。

日本农民抗议撤除保护性关税集会,

害怕壁垒开放后国产农品失去竞争力

TPP将带来海外市场的扩大和占有、额外的GDP增长和外置压力下国内经济的改革,可谓一剂强心针。而且TPP对知识产权的强调,对于日本企业海外竞争力的提高百利而无一害。而且日本国内市场相对小而饱和,它所承受的其他加盟国对其国内的冲击并没有美国那么大。

日本是多么想成为亚太第三极?

日本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其农副产业,这也是它谈判利益的胶着点。但安倍政府借助工商业财团的支持,压制着农业利益集团,在农副业问题上的相对妥协不成问题。

此外,接手无美后的TPP也是日本加强地缘政治安全的一招好棋。

在亚洲或者说亚太地区,并没有可靠的多边安全共同体。亚洲的安全合作模式一般是亚洲地区国家分别同美国缔结安全保障协定,如“美日军事同盟”、“美韩军事同盟”、“美新军事同盟”等以美国为重心的双边军事同盟。各国的地缘安全严重依赖美国的居中协调和帮助。

深情凝视

如今美国撤出了TPP,亚太战略有所削弱,但作为美国忠实盟友的日本还在亚太。面对日益崛起的中国和时不时核试的朝鲜,日本的安全压力很大。

尤其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对日本而言是一个从经济到政治的挑战。中国“一带一路”的先锋亚投行对以美日为主导亚洲发展银行,已经进行了一轮金融领域的挑战。如果“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成功,中国不论经济能力还是政治影响力都会再上一个台阶,到时候日本将很难自处。

美国离开,但是基本框架已成的TPP正是给日本送上了一份提升政治影响力的大礼。面对中国的优势,日本选择主导TPP好处很多。一方面推进了区域合作发展,在经济上能够分庭抗礼,另一方面,则是提升政治影响力,对冲中国向东南方向的扩张。

与此同时,日本对美国归来TPP还抱有期待。现有的谈判进度中,日本在原有TPP框架基础上做了修整和延续,一方面是为了美国归来TPP能够继续运行,另外一方面则是向美国施压,希望美国能够再考虑考虑亚太盟友们的诉求。

大哥你还是快点肥来的好

TPP于日本,是一个优解,也是一个不得不选的无奈解。如果日本真能领头成功,其地缘政治前途将光明许多。

亚太:选择很多

虽然美国走后,日本继续推进了TPP,但是却并非那么一帆风顺。

美国刚退出时,日本国会依旧通过了TPP的法案。安倍甚至希望在半年内推动其他10国签署完成不含美国的TPP11。但是其他10国(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并不是特别配合。

没有美国的TPP11

这也并不难理解:一众东盟国家加入TPP的一个重大吸引力就是美国的市场准入,这个诱惑值得提高自身要求。但是美国现在走了,这一吸引力就并不存在了,对于东盟国家的高标准也需要进一步商榷。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也对新的结构有些想法。听美国的姑且可以接受,可为什么要受日本领导?

因此加拿大提出了再谈的条件:第一,要求一个“全面并且先进的TPP”(这也就是CPTPP的雏形);第二,TPP必须留下加拿大的印记,即不能有损加拿大利益,而且还要体现加拿大的政治主张。

加拿大总理乱入

于是今年11月11日,启动TPP谈判的11个亚太国家发布了联合声明,宣布“已经就新的协议达成了基础性的重要共识”,并将TPP改名为CPTPP。

其志不在小

虽然基础性重要共识已经达成,但是其成员国的目的和诉求却仍然有很大分歧。其中东盟成员国希望能有更多经济体加入TPP中来,如中国,并且能够降低相关标准。但这一点显然和日本利益相抵触,双方的谈判一时间还看不到妥协的可能。

CPTPP的具体条款尚且僵持不下,新的竞争者还冒出了水面。由东盟十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也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

与TPP不同的是,RCEP由中国主导,而且相对于严格的CPTPP,RCEP更加宽松和符合发展中国家利益。

这个新协议的出现,对于日本来说是一柄双刃剑,使其战略回旋空间更大,却也要承担巨大的风险。

是的,风险也还是很大的

日本受邀成为RCEP的谈判国,让它握有了一张和美国侧面谈判的新牌。尽管推动RCEP的收益远不如CPTPP,但适当的推进却能让美国看到退出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要蒙受的巨大损失,逼迫美国回到TPP的谈判桌前。

同样的,日本可以依靠TPP的推动,从而在RCEP及其它双边谈判中掌握筹码,获得和中国讨价还价的余地。

左右互搏之间,日本若能明智出牌,便能收获巨大利益。但着背后也有着激怒中美两国的风险,弄巧成拙便会鸡飞蛋打。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