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耶路撒冷之争|特朗普若踩“大地雷”,将极大冲击地缘格局

原标题:耶路撒冷之争|特朗普若踩“大地雷”,将极大冲击地缘格局

特朗普 视觉中国 图

为拉拢亲以色列的美国选民,特朗普去年竞选总统期间承诺,上台后将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而当特朗普真的赢得大选之后,绝大部分观察家都不再相信特朗普许下的“耶路撒冷诺言”,毕竟总统大选一个样儿,当选总统后一个样儿,特朗普也应该大体如此。

但是当白宫发布关于特朗普将会在美国东部时间12月6日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消息后,一下子让世界舆论炸开了锅。特朗普不仅在竞选中“敢说”,而且真的付诸行动,让全世界的观察者们都吃了一惊。而特朗普的态度,也似乎将会极大的冲击美国与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很可能封死原本就陷入僵局的巴以和平进程。

谁该决定耶路撒冷归谁

耶路撒冷地位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和解对话中分歧最严重的议题之一。以色列于1967年中东战争之后吞并东耶路撒冷,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坚持要求把东耶路撒冷作为巴方首都。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在过去数十年的谈判中,无论是巴勒斯坦还是以色列,都坚持认为耶路撒冷“归属自己”。

作为传统上中东世界的“老大难”问题,巴勒斯坦问题涉及耶路撒冷归属、巴勒斯坦难民回归、犹太定居点范围、巴以未来国界线等敏感议题。而在这些敏感议题之中,耶路撒冷归属无疑是最为关键且重要的议题。耶路撒冷归属不仅涉及耶路撒冷老城的历史定位、宗教权利和文化属性,更重要的是牵扯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谁究竟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在传统上,耶路撒冷问题是被放在巴以问题的宏观框架下去解决的。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长期认为,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与巴以和平息息相关,只有当巴以和谈取得突破,巴以和平最终实现,耶路撒冷的最终地位也将由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自己谈判决定。在这一框架下,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其作用只不过是协调和帮助当事方达成协议,促成和平的实现。

特朗普的“犹太倾向”

因此尽管在1995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耶路撒冷法案》,要求美国外交机构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美国历届总统和政府都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暂缓”搬迁驻以色列使馆,以此来拖延国会议案,事实上仍然在外交层面拒绝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当特朗普刚刚上任,确实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给了以色列不少信心。很多以色列右翼人士认为,特朗普将会很快通过“搬迁驻以色列使馆”的形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当2月份特朗普在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面时,并没有按着过去历届美国总统的“口吻”,表达对于“两国论”(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家和以色列国家)的明确支持,而是模糊的表示“我将支持各方都接受的方案”,这让以色列右翼更感觉到特朗普可能要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有所表示。

更让以色列右翼振奋的,是特朗普所任命的“顾问”团队,有着极其明显的犹太背景。无论是女婿库什纳,特使贾森·格林布拉特,还是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都有着犹太背景。这些特使和“顾问”在过去近一年穿梭于以色列和周边阿拉伯国家的行程中,对于以色列的重视程度要远远大于其他国家。当今年5月特朗普访问耶路撒冷,头戴犹太教圆帽“基帕”在犹太教圣地哭墙前祈祷,以色列右翼普遍认为,耶路撒冷被美国承认为“以色列首都”,也许这一日期并不太远。

尽管特朗普在言语上有着较强的“犹太倾向”,但在实际行动上也出现过迟疑。为配合推动巴以恢复和谈的努力,特朗普今年6月签署延缓搬迁的文件。理论上,在上一个文件于12月4日到期后,特朗普要决定是否签署中止搬迁计划、再次延后6个月的总统令。而在11月底,随着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即将到期,坊间关于特朗普要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传闻也越来越多。

传统盟友将与美国“划清界限”

为了能够促使特朗普“回心转意”,得到“口风”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加紧了对于美国高层的游说活动。11月,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派出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情报负责人、巴勒斯坦内部著名的“美国通”马吉德·法拉吉紧急前往美国,与特朗普身边的幕僚和高层会谈。法拉吉本人与美国国内情报机构关系密切,甚至与犹太人特使格林布拉特的关系也很好。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包括美国防长詹姆斯·马蒂斯、国务卿蒂勒森,CIA主管迈克·蓬佩奥等人,都先后表明反对特朗普做出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决定,甚至特朗普身边的中东问题顾问,如被视为“亲以派”的格林布拉特,也在这一问题上表示了保留意见。

在派出人马游说的同时,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也在积极地游说阿拉伯世界,希望能够通过拉伯国家向美国特朗普施加压力。来自于沙特、土耳其、埃及、约旦等美国盟国的电话和劝说纷至沓来,希望能够扭转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决定。但是特朗普似乎“心意已决”,当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在数日前表达了“总统是宣布消息的人”这一信号后,似乎特朗普将要做出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已经无可避免。

特朗普在耶路撒冷问题上可能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引爆了一个“大地雷”。特朗普关于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决定,将极大地改变未来中东地缘格局,包括美国传统盟友如沙特、卡塔尔、阿联酋、埃及、约旦等国,都势必要与美国在这一问题上“划清界限”,甚至会求助俄罗斯、欧盟甚至中国来帮助化解纷争。

其次,美国主导下的巴以和谈,也几乎丧失了效力,任何想要加入美国主导下巴以和谈的阿拉伯世界政治人物,几乎都要接受美国“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这一前提,而这对于任何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政治人物而言都是不可接受的。

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的决定很可能会激化伊斯兰世界的极端情绪,不仅会刺激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东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区极端组织的抬头,以色列国内安全因此面临危机,而且美国驻外人员和机构也很可能成为下一波极端组织恐袭的重要目标。

(作者系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博士候选人)

耶路撒冷之争没有国家在耶路撒冷设使馆,美使馆搬迁阻力大

耶路撒冷之争巴勒斯坦将“愤怒”游行三日,美使馆高度警戒

耶路撒冷之争白宫宣布:特朗普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作者: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