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头型不好(扁头、斜头)会不会影响宝宝智力发育?如何纠正?

原标题:头型不好(扁头、斜头)会不会影响宝宝智力发育?如何纠正?

微信公众号一直有收到家长们关于宝宝头型的咨询,一位妈妈的问题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问题太长了,直接截图如下:

真的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有多少家长看到了那篇微信文章,但我相信肯定有很多家长看到后会很担心。要知道,很多宝宝出生后都被睡成了小平头,甚至有很多是家长认为“后脑勺平才好看”而故意为之的呢!

第一、什么叫头型异常?

我觉得除非严重情况,通常情况下头型异常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视文化差异而不同。

比如,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圆圆的头型好看,是正常的,扁头是异常的,而咱们中国人,尤其是老一代们,有很多人则认为后脑勺扁平才好看。

我至今仍记得我老娘和我婆婆一致要求我给娃用“绿豆枕头”,要枕个小平头出来,她们的原话是:“后脑壳凸着,扎个辫子一戳,丑死”。我一个朋友则说,她妈妈要求把孩子的后脑勺睡得“像刀切得一样平”……

当然,也有不同文化都公认的头型异常,比如斜头,或者从头顶上看,娃的头像个平行四边形或者梯形……

目前判断孩子是否头型异常主要是通过目测法和影像法。但是,这些头型异常的诊断标准以及严重程度的划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特别明确的标准,所以不同研究中所列举的美国儿童头型异常发生率差异巨大,低的认为只有1%,高的则认为有48%。

第二、为什么宝宝会头型异常?

宝宝头型异常的原因大概分为几种:

1. 宝宝在妈妈肚子里因为体位原因,头的一侧一直置于稍硬的地方,比如耻骨处、妈妈的子宫肌瘤上等。

2. 宝宝太大,双胞胎,羊水过少,子宫形态异常等,也会引起宝宝的头型异常,这通常和宝宝在子宫内的活动空间缩小,以致于不得不长时间保持某种固定体位有关。

3. 疾病因素:颅脑疾病,遗传性疾病(比如颅缝早闭综合征),佝偻性病方颅等。

4. 宝宝出生后固定睡姿,比如一直躺着,头偏向一侧,长时间在摇摇椅里或者汽车座椅中等。

因为出生前后体位原因引起的头型异常称为“体位性头型异常”。

过去的10年左右时间里,美国对于宝宝头型的关注度确实日益增高。究其原因,是因为研究发现,让宝宝仰着睡觉可以显著减低新生儿猝死率,于是美国儿科学会强烈号召“躺着睡觉”(Back to Sleep)。

在这之前,70%的美国父母让孩子趴着睡,号召开始后,几年的时间里,这个比率就下降到了20%以下,同时新生儿猝死率也下降了50%左右。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躺着睡觉”这个倡议是非常成功的。而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小宝宝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头骨又还在发展过程中,自然就有很多宝宝被睡成扁平头或者斜头。

于是,无论是出于对宝宝头型美观的考虑也好还是出于对宝宝大脑发育的担心也好,一大波又一大波的美国父母带着孩子去做头型矫正以及神经系统发育水平的排查。

第三、头型异常真的会引起神经系统发育的问题吗?

那么问题来了:头型异常真的会导致神经系统发育异常吗?真的如开头那位妈妈所看到的文章所说,会影响脑容量,智力发育,还影响视力?

关于头型和神经系统发育的关系,现有的研究涵括了认知、语言、记忆等各个领域。确实有一些研究显示,头型异常和神经系统发育之间可能存在关联。

但现有研究的质量评估都发现,这样“阳性”结果只能说明关联,并不能说明因果关系。

打个比方,你的孩子在长高,门前的小树苗也在长高,他们长高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时间的变化。但是,你不能够说,因为小树苗长高了,所以造成了你孩子的身高增长。

现有的研究结果也是类似,认为头型异常和智力问题相关,但无法排除是不是有共同的疾病原因,既导致了孩子头型的异常,也导致了智力问题。

比如,在需要接受特殊训练的孩子中测量头型,将这些孩子中头形异常的比例和普通教育的孩子比较。殊不知,这些接受特殊训练的孩子本来就是因为认知神经等发育存在问题才需要特殊教育的,而不能认为是头型异常造成的。

除此之外,这些研究还有其他的设计缺陷。直至今天,这个领域的研究都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证明,在排除疾病因素以后,单纯的头型异常能导致孩子的认知神经发育问题。所以,拿某一个单一研究来说事是不准确的。

更何况,我特地找到了提问妈妈所说的那篇研究文章,人家结论部分的原话明明是“These data do not necessarily imply that DP causes neurodevelopmental delay; they indicate only that DP is a marker of elevated risk for delays.”

翻译成中文就是:“这项研究的结果并不能证明是头型异常导致了神经发育迟缓,只能说明头型异常可能是发育迟缓风险增加的一个标志。” 也就是说,开头提问那位妈妈所看到的文章,其实曲解了这个研究的结论。

如果上面的文字看得有点发蒙,就看这一段吧:

1. 体位性头颅变形对神经系统发育的影响并无明确支持性证据,将其作为影响神经系统发育的原因是不合适的。

2. 如果照料者长期将孩子置于同一环境或者体位,比如长时间使用婴儿摇椅和汽车座椅,或者即使孩子醒了也很少改变体位,只让孩子躺着玩,这样会限制孩子的运动发展和环境探索,也可能会影响孩子的各项发育,尤其是运动能力的发育。

3. 疾病因素(包括某些遗传性因素导致的颅缝早闭综合征)所导致的头颅形状异常和神经系统发育不良在统计上存在关联,但是很难说明疾病因素是不是导致了头颅形状的异常和神经系统发育不良的共同原因。

4. 早产儿伴出生时头型异常要引起重视,可能和围产期高危因素有关,要及时排除。

5. 轻度和中度头型异常对于牙齿咬合的影响,以及颞下颌关节的影响,也并无研究能很好地证明。

第四、如果头型异常怎么办?

一般认为,只要不是严重程度的头型异常,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大脑容量的增长以及儿童活动能力和范围的增加,绝大部分的头型异常都会逐渐缓解。即使有的孩子最终还是有一点轻度形状异常,但随着胎发脱落和头发生长,并不会真的影响外观形象。

正是因为多年的研究都未能明确单纯头型异常和神经系统发育之间的因果关系,美国儿科学会和神经精神协会都并不建议过度干预轻度和中度的头型异常。

美国儿科学会的建议如下:

1. 注意找儿医排除体位性头型异常和疾病导致的头型异常。

2. 体位性头型异常,推荐让孩子的清醒时尝试更多的体位,比如尽量让孩子趴着玩(tummy time),扩大孩子的活动范围和可能性,减短孩子头受压那侧的承压时间。减少孩子坐在汽车座椅中,以及躺在摇摇椅中的时间。

3. 睡觉时,新生儿仍然建议平躺,以预防新生儿猝死的发生。但如果某一侧头颅扁平,一侧凸出,建议让宝宝在平躺的同时头偏向凸出的一侧睡觉,让偏平一侧尽量少受压。

4. 严重头型异常的6月龄以上儿童,如果原发疾病,原则上优先治疗原发疾病,同时可以使用矫治头盔或头套,一般认为12个月以上儿童头盔治疗效果已经不明显。

5. 按时筛查和监测头型异常孩子(尤其是早产儿)的神经系统发育情况,包括运动发育、语言发育和其他认知能力的发育。如果孩子的神经系统发育落后,要积极应对,矫正头颅变形,同时对神经系统发育问题进行矫治。

6. 手术治疗只针对头型严重异常,经过各种干预都没有明显好转的孩子。

参考文献:

Laughlin, J., Luerssen, T. G., & Dias, M. S. (2011).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of positional skull deformities in infants. Pediatrics, 128(6), 1236-1241.

Panchal, J., Amirsheybani, H., Gurwitch, R., Cook, V., Francel, P., Neas, B., & Levine, N. (2001). Neurodevelopment in children with single-suture craniosynostosis and plagiocephaly without synostosis.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08(6), 1492-1498.

Hutchison, B. L., Thompson, J. M., & Mitchell, E. A. (2003). Determinants of nonsynostotic plagiocephaly: a case-control study. Pediatrics, 112(4), e316-e316.

Mulliken, J. B., Vander Woude, D. L., Hansen, M., LaBrie, R. A., & Scott, M. R. (1999). Analysis of posterior plagiocephaly: deformational versus synostotic.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03(2), 371-380.

Vles, J. S. H., Colla, C., Weber, J. W., Beuls, E., Wilmink, J., & Kingma, H. (2000). Helmet versus nonhelmet treatment in nonsynostotic positional posterior

Speltz, M. L., Collett, B. R., Stott-Miller, M., Starr, J. R., Heike, C., Wolfram-Aduan, A. M., ... & Cunningham, M. L. (2010). Case-control study of neurodevelopment in deformational plagiocephaly. Pediatrics, 125(3), e537-e542.

Seruya, M., Oh, A. K., Taylor, J. H., Sauerhammer, T. M., & Rogers, G. F. (2013). Helmet treatment of deformational plagiocephal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ge at initiation and rate of correction.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31(1), 55e-61e.

【作者介绍】

徐桂凤:发育行为心理医生,发展心理学硕士、医学硕士,爱荷华大学在读博士,曾任职于广州某三甲儿童医院、美国0-3岁家庭婴幼儿中心,曾获美国幼儿园教师教学观察评估员资质,现兼职工作于美国爱荷华儿童医院儿童发展与障碍中心。

本文源于共同成长徐桂凤育儿分享

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妈咪知道】母婴健康咨询互联网医疗APP,三甲医院医生随时问,600万妈妈的信赖选择。

【妈咪知道儿科诊所】你身边的私人儿科诊所,提供专业、贴心的就医体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