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猥亵儿童案:公开罪犯信息与保护私隐矛盾吗?

原标题:猥亵儿童案:公开罪犯信息与保护私隐矛盾吗?

——公开罪犯信息符合民心民意

文/马进彪

12月1日,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依法对张某喜等四名涉嫌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进行集中宣判。同时,司法机关还将对这四人信息进行公开,并禁止其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工作,如学校、幼儿园、培训机构、妇科及儿童医院、儿童乐园等机构。在刑事判决生效一个月后,司法机关的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渠道将向社会公开这人的个人信息。对性侵未成年人罪犯的从业禁止,将由检察机关在起诉时提出禁止令量刑建议,法院判决时采纳。(央视新闻12月7日)

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案件已经成为了社会公害,它对社会心理造成了强烈冲击,其形成的阴影,给家长们带来了无限担忧,严重影响到了人们的安全感受。从一些类似案件可以看出,有不少罪犯都是屡教不改,屡教屡犯,例如这次的被告人张某喜,曾经多次因强奸入狱,但这并没有改变他的本性,出狱后还是继续作案。因而,为了让周边的家长和儿童对这类人加强戒备提早防范,公开这些人的相关信息是完全必要的。

对这些猥亵未成年人的犯罪人,依据刑法处理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该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但法律的目的,并不仅仅在于刑罚本身,而且还在于对一些权利的适当缩减,换言之,这些屡教不改者,出狱之后,虽然还应当享有基本的权利,但在一段时期之内,他们绝不应该享有与常人完全对等的权利,只有权利的适当缩减,才能使他们感到犯罪之后的刻骨铭心,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体会到危害会社会之后,自己也将成为被自己限制的人,这本身也是法律与权利之间应有的题中之意。

这次,司法机关对张某喜等四名涉嫌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给予信息公开,这符合法律的本意。其根本目的,在于让广大家长和儿童有效地防范他们,也便于社会对他们的行为给予必要的监督,这会使社会监督成本降到最低,也会使儿童生活环境的安全指数得到较大提高。

虽然每个人的信息都应当得到保护,但这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更不是绝对化的,当猥亵未成年人已成为一种社会公害时,社会就必然要求一个“舍”与“得”之间的现实平衡点,这是社会正义的必然诉求,而公开了张某喜等四人的信息,使社会到了更多的安全感,这当然是对实会诉求的最好回应。社会的和谐发展,在于法律的护航,而这种“舍”与“得”,就是法律的必然主张,也是保护更多妇女儿童不被侵害的现实选择。

这次,司法机关也对张某喜等四人,给予了就业选择方面的适当限制,明确指出,他们不能就业于学校、幼儿园、培训机构、妇科及儿童医院、儿童乐园等机构。这样的限制非常恰当,因为这类犯罪与所从事的工作属性有极大的关联效应,这种恰当的“隔离”,可以大幅减少发生这类犯罪的机率,对于广大儿童来说,是又多了一层外围的保护,而对于家长们来说,则是大幅减少了对孩子的担心。

但可以想象,这些人的信息被公开之后,不可避免地也会受到其它行业的自发限制,但这也是法律中潜含的应有之意。因为在一个社会中,虽然所有社会成员都应当具有同样的就业选择权,但就业资源总会是有限的,条件的竞争总会是体现公平的法则。而这时,社会本身以及劳动力市场就会产生一种择优劣汰的自然排序,那些对社会产生过危害的人,自然而然就会被排在队尾。

但这就是社会最大的公平,因为它保障了遵纪守法者的优先权利,这样的自然排序或者称之为劳动力市场的自发排序,本身就是对遵纪守法者的肯定、彰显和鼓力,这当然更决定了社会正能量的产生、聚积和恒定延续的阳光路径。因此,这次江苏省司法机关对张某喜等四人做出的决定,符合民心民意,有利于法治社会的进步,是司法的一次利好实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