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真实的犯罪故事:一个贼偷了两幅“梵高的画”,卖给黑手党

原标题:真实的犯罪故事:一个贼偷了两幅“梵高的画”,卖给黑手党

2002年,奥克塔夫·达勒姆从梵高博物馆偷走了两幅价值连城的画,把它们卖给了意大利黑手党,来听盗画贼给你讲述这个真实的犯罪故事!

“有人天生是老师,有人天生是足球运动员,而我天生就是一个贼。”

这是奥克塔夫·达勒姆(Octave Durham)的自白。2002年12月7日晚上,他和亨克·比耶斯利金(Henk Bieslijn)一起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偷走了两幅价值连城的梵高真迹。在2004年被捕后,他一直声称自己无罪,直到今年3月21号,他终于在为自己拍摄的纪录片里坦白了犯罪的细节,就在同一天,梵高博物馆宣布要把两幅被偷走的画重新向公众展示,警察在2016年9月从一个意大利黑手党成员的母亲家里找到了它们。关于这宗犯罪,达勒姆是这样讲述的:

奥克塔夫·达勒姆(Octave Durham)

(以下为达勒姆的自述)

那天晚上,我们俩偷偷把梯子搬到了梵高博物馆的墙角,从那里爬上了屋顶。我们用一把锤子砸开了玻璃窗,那个洞足够大,我们从那里翻了进去,把墙上的两幅画取下来塞进包里。接着我们回到屋顶上,抓住之前就在固定在外面的绳子滑到地面,整个过程其实就花了3分40秒。

被CCTV录下的奥克塔夫·达勒姆(Octave Durham)和同伙搬梯子的画面

奥克塔夫·达勒姆(Octave Durham)在撤离时落下了棒球帽

落地的时候我用力太猛了,包里的画都被摔坏了一块,而且我还把棒球帽落在了博物馆里,没想到后来它会害我被定罪。当时有一个女保安看到了我俩,他马上打电话报了警,但没有试图阻止我们。我们准备撤离的时候,外面有几个警察。我坐在用来逃跑的车里,把刚才作案时一直带着的滑雪面罩取了下来,把车窗也摇了下来,我就镇定地看着他们,警察什么都没看出来,就这样放我走了。回到家后,我把画从从玻璃跟画框中取出来,把那幅画摔坏的一片丢进了马桶。后来,我把画框也扔进河里了。

Vincent van Gogh - View of the Sea at Scheveningen, 1882. 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为什么要偷这两幅画?我其实根本不在乎艺术,只不过从博物馆里偷走东西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之所以选这两幅,就是因为它们是整个展厅里最小的,也离我们进来的洞口最近。后来我才从媒体上听说,这两幅画都是梵高早期的作品,那副《斯赫弗宁的海景》是他年轻时在海牙画的,另一幅《集会从纽南的教堂解散》描绘了他父亲工作的教堂,梵高的母亲当时摔断了一条腿,这是为她准备的礼物。

Vincent van Gogh - Congregation Leaving the Reformed Church in Nuenen, 1884–85. 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偷来的画当然不能在公开市场上叫卖,所以我们在黑社会和黑市里放出了话。一个叫科尔·万·豪特(Cor van Hout)的人联系了我们,他在1983年绑架过阿尔佛雷德·H·海尼根(Alfred H. Heineken),就是那个拥有喜力啤酒的大亨。豪特说他愿意买我们的画,但是在交易的前一天,他因为别的一桩事被杀死了。

后来我们联系到了一个意大利黑手党拉斐尔·英裴利尔(Raffaele Imperiale),当时他在阿姆斯特丹卖大麻。2003年3月,他用35万欧元(约260万人民币)买走了两幅画。这个价格太便宜了,他又说自己是艺术爱好者,有什么理由不买?我和比耶斯利金把钱对半分了。过了6周,我就把钱基本上花光了。我买了摩托车、一辆奔驰E320,给我女朋友买了些珠宝,还去纽约旅游了一趟。谁知道我买东西这些事帮了警察一把,他们当时就已经在窃听我的电话。终于,他们来我家抓我,但我沿着墙逃走了,要知道在窃贼界,我被称为“猴子”就是因为我善于爬墙。我逃到了西班牙,但是2003年12月,警察还是在马贝拉把我抓住了。

博物馆对画进行修复工作,Photo: Jan-Kees Steenman. 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2004年夏天,荷兰警察从我落在博物馆的棒球帽上面提取了DNA,给我和比耶斯利金都定了罪。我2006年就出狱了,但必须交35万欧元的罚款,我只付了6万。没办法,我去抢银行,但失败了又被关进了监狱。2013年,我决定主动去找梵高博物馆,帮他们找回那两幅画,前提是他们帮我支付剩下的罚款。他们居然拒绝了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清白。

博物馆对画进行修复工作.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听说,意大利警方在2016年9月突袭了英裴利尔母亲的家,发现那两幅画被裹在布里,藏在厨房的隐蔽的墙后。他们还查封了2千万欧元的资产,英裴利尔被判了20年,但他逃去了迪拜。

现在,我和我的音乐家女儿一起生活,我当司机,也给她做助手。2015年,我认识了一个纪录片导演文森特·费卫杰(Vincent Verweij),我想洗心革面,所以他决定为我拍一部纪录片。这部片子在荷兰的电视上放映了,一档电视节目邀请我去分享自己的故事,还请了梵高博物馆的馆长,他就坐在我对面。他好像还是很气愤我没有帮他们找回画,但是这部纪录片也没有付给我演出费啊。

不管怎么样,这两幅画总算回家了,我的生活也终于能回归平静。

梵高博物馆馆长阿克塞尔·鲁格(Axel Ruger)在阿姆斯特丹和被找回的真迹合影. Ciro Luca / Reuters

以上自述根据资料整理

无论如何,不如走进电影院,亲眼看一看

你的观点又是什么?

《至爱梵高》,12月8日绝美上映

#全球首部全手绘油画动画片#

125位画家,历时七年,65000幅手稿,治愈你的孤独

他用自己的燃烧的生命,为我们点亮了艺术的夜空。

www.ytcreativemedia.com

Contact U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