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致我早逝的好排长:一曲驼铃肠已断,最难忘却是兄弟!

原标题:致我早逝的好排长:一曲驼铃肠已断,最难忘却是兄弟!

作者:扫地僧兵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当我听傅讲完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傅再三告诉我,要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其实我想说,与其说是我在写这个故事,不如说是我们共同执笔,用文字向一位负重前行者致敬】

2017年6月3日,本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但是因为一个消息,这个日子成为了我终生难以忘却的日子。我不敢相信,我曾经的排长艾克拉木就这样走了。他走的那么匆忙,而又那么突然。五年前的初次见面,三年后的退伍离别,一切都是那么的短暂,以至于我甚至连他确切的出生日期都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不到而立之年,他已离我们远去。

— 1 —

时间回溯到五年前,记得那是2012年7月的一天中午。

身为列兵的我刚站完中午12点到14点的哨,这是一个痛苦的时间段,因为站完这班岗,午休基本报销。此刻的我,由于没有午睡,再加上饭也没有吃饱,状态十分萎靡,以至于没有精神去迎接下午的训练,心中正暗暗诅咒着那个负责安排岗哨的代理排长,诅咒他出门摔跤,最好是在全中队面前。

正在我沉浸在无限的遐思之中的时候,忽然,视线边出现了一道身影,挂着一道杠当时我就纳闷了,这个新干部是谁???突然他向队列前指挥员喊一声报告,我瞬间懵逼了,从来没有见过干部向士官喊一声报告的,啥意思??再看着队前士官的表情,我就更加懵逼了。但是,由不得我多想,他就到了队伍后面,跟随我们去了训练场,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我的拉木排长,一个毕业分配到中队后,直奔训练场的个性汉子。

拉木排长体能素质极好,他到中队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五,刚来的中队长要来体能摸底。当时,我的单杠二练习还处在吊死猪阶段时,拉木排长就嗖嗖嗖的用最标准的动作完成了他的首秀。400米跑,愣是跑赢了我当时的副班长,后来的班长,而副班长可是参加过总队比武的。

而那时的我,则属于新兵中的大混子,也就是常说的刺头兵。班长,副班长对我当然也比较严厉,甚至说是严苛,基本上没有好脸色对我。但是现在想来,这种严厉不仅能培养感情,而且能逼迫我提升素质,以至于我在五年后凭借当时打下的体能基础,完美通过警察考试体能测试,当然这是后话。

— 2 —

与班长、副班长的态度不同,拉木排长除了组织训练的时候,其余时间总是微笑面对我们这些新兵,这让我心里真心服他。在生活中,拉木排长也是非常精致的一个男人。

因为当过兵的人都知道,训练出汗后,如果衣服不能及时洗净晾干,衣柜里面就会有一种捂出来的味道,就算是放上香盒都不太管用。而拉木排长的衣柜一直都是闻起来非常舒服的味道,尤其是排长还是维吾尔族的,饮食上可能出现的膻味很少出现,所以打扫拉木排长衣柜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向打扫其他人衣柜那样捂着鼻子。同时,排长的衣柜经常会塞有他家里面带的干果等零食,看到这些干果啥的,大家也伸出了“邪恶”之手。我记得曾经有战友朱瑞,形容过排长看到自个儿的存货就剩下两三个小小的红枣时那种又好气又好笑的神情,至今想起来任觉得仿佛就在昨天。

拉木排长个子很高,身材魁梧,当他戴上墨镜、拿起双枪的时候,不比阿诺施瓦辛格逊色半分。

只可惜战友给拍的照片一直没有存下来,现在更加不好找了。尽管如此,我依然记得他那魁梧挺拔的样子。因为个子高身材好,每年除夕干部站哨时,他都会被安排站机关办公楼点名前的那一班哨。那一刻,机关楼前烟花漫天,支队首长鱼贯而出,他脱掉黑色手套敬礼,那高大挺拔的身姿,那标准规范的军礼,那一气呵成的动作,至今仍是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难忘场景。

— 3 —

拉木排长是一个值得我们从内心尊重的干部,因为他没有架子,因为他愿意跟我们同甘共苦。

至今我仍清晰的记得,无论谁站营门自卫哨,只要给他敬礼,他都会马上回以标准的军礼。如果晚上他有查哨任务,他一定会提前起床,戴上他的防寒面罩,冒着冬日的寒风,去我的哨位查哨。如果离我们这一班哨结束时间没多久,他还会陪我们一起站一会儿,跟我们一块回去。这种事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对当时只是新兵的我来说,我真心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他在我们面前真像一个大哥哥。

当然,更令人铭记的是他与我们一同受罚的场景。

因为我们中的一个人,因为一些私心,他把哨本撕下来一页,而另一个人,把这个事情报告上去了,撕下来哨本的人,我们都知道他是谁,但是,这种个人行为带来的惩罚就是,全排休息日罚站军姿,包哨一周。而我的拉木排长,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依然陪着我们站了一个下午的军姿。这次事件,让我更加敬佩他。很多时候,我们讨厌一人生病全家吃药的做法。但是我们更讨厌指手画脚宽己严人的做派。

— 4 —

拉木排长,回首我们相处的日子,虽然没有共同面对生死考验的战斗岁月,有的只是站岗放哨、值班执勤这种点滴琐事,但是作为兵之初的领路人,我对他感激万分,是他让我这个新兵蛋子感受到了被关心呵护的温暖。

回顾这段时光,我倍感荣幸。他是我无悔军旅的重要一段内容,而他也一直会活在我的心中,直到随我自己进入属于我的那一个长三尺三,宽两尺半。

拉木排长,你的离去,有无数的热泪为你而留,您在警营的短短时间里面,赢得了太多太多人的敬重,我一直觉得你还在我们身边,觉得你从未离去。

拉木排长,按照惯例,周五下午应该是体能测试结束,开始过周末休息的时刻,未曾想你却永远休息了。

拉木排长,还记得吗?退伍前一起唱过的那首歌,兄弟抱一下。 那曾想唱完之后的拥抱竟成了永别。

拉木排长,得知噩耗,我久久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我昨晚听了一整晚的驼铃 ,你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真的无法接受天人相隔的事实。

也许时光可以吞噬记忆,纵使我们终将老去,然而青春不朽,情意永存。在新疆度过的日子是我心中永远的记忆!拉木排长,七月,我们新疆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