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吞蛇 冰弟弟 远程遥控 大变活人? 挪威科幻百合片《西尔玛》熟肉驾到!

原标题:吞蛇 冰弟弟 远程遥控 大变活人? 挪威科幻百合片《西尔玛》熟肉驾到!

深秋小屋 | 影视

-“你今天看起来真像个宝贝。”

- “谢谢。”

文/整理:Dongdong配图:电影截图 网络

把《西尔玛》分类为科幻题材,其实有点不妥的,因为整部电影几乎没有什么科幻色彩,最多算是奇幻吧。曾经看到微博上有个人说,任何科学无法解释通的事情,在他看来都是不存在的。

说这话的人内心孤注一掷般的主观,和直男癌说“拉拉只要被强奸一下就会喜欢男生”以及一些拉拉说:“没有掰不弯的直女,只有不努力的拉拉”是一个调性下的言论。

当然,电影本身就是属于主观的创作载体,需要观众看懂导演想表达的思想。所以,《西尔玛》即便套了层科幻的外衣,骨子里依然是在讲述着现实主义的故事。

电影里包含了很多寓意,有父权对女性压制的寓意;有宗教压制同性恋的寓意;还有探讨性欲的诱惑……

由于对北欧影视作品运用的隐喻的陌生感,以及对其社会背景的不熟悉,Dongdong用了三个晚上看了四遍这部电影。

当然,好的电影通常可以让一万个人看了后有一万个解释的理由,《西尔玛》就是这样一部耐人寻味的电影。(此片已入选角逐2018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单元

西尔玛从小生活在缺爱的阴影里,父母貌似口口声声在为她好,家庭表面相敬如宾,但实质关系却是如履薄冰。

母亲生了弟弟后,她就不受父母重视了,母亲甚至嫌弃西尔玛,不让西尔玛接触弟弟。

可惜弟弟早夭,使得这个家庭陷入了消沉与不和谐。

西尔玛的父亲把奶奶送进了精神病院,因为奶奶没有照顾好丈夫(也许另有一种猜测,是奶奶看着自己的丈夫遇险而见死不救吧)

影片中有一段情节,是西尔玛找到奶奶所住的精神病医院,看望已经病入膏肓的奶奶,一旁的医护对西尔玛说:“她丈夫失踪后她很难过,他们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只有一艘船。当她得了癌症,她以为这是报应。”

儿子早夭,西尔玛的母亲认为是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好儿子,自杀未遂,瘫了双腿,她认为这也是上天对她的惩罚。这种自责的心理和奶奶如出一辙。

没有看护好小儿子,父亲却迁怒于女儿,他甚至骗女儿出来打猎,在冰天雪地中,差点下手杀了西尔玛。

镜头冰冷得完美,冰雪森林里,孩子、小鹿、拿着武器的成年男子(父亲),勾勒出一幅令人窒息的强者与弱者的对比画面。

世界真、善、美的背后,亦存在着如此不堪的黑暗。

西尔玛成年后,进入一所新学校读书,遇到了女同学安雅,两人一见钟情,迅速坠入爱河。

这一份同性之情,让西尔玛惴惴不安,甚至自我逃避。她试图接受医生对自己的治疗,并试图相信治疗的结果。

她甚至选择和安雅断绝了往来和联络——影片中西尔玛用超能力把安雅从生活中删除消失。

她还接受了父亲的建议,回到家和他一起向上帝忏悔。

而当她开始内心觉醒的时候,却又遭到父亲的全盘否定。

西尔玛:“我曾爱上了她,她也爱上了我。”

父亲:“她不爱你,西尔玛,你只是太寂寞了。”

父亲认为她只是因为需要有个人陪伴,是寂寞导致了“同性恋”。这种说辞何尝不是我们很多人在遇到所喜欢的同性爱人时,长辈对我们说过的话。

事实上,西尔玛早些时候就向父亲旁敲侧击,表达了自己对异性的看法,她不明白为什么很多直女都喜欢用愚蠢的方式去讨好男朋友

影片中还有一幕,学校里的男生为了显摆自己的优越感,诱导西尔玛抽烟。

这是我们很多女生在学校中都会遇到的傻逼经历。总是有那么一两个傻鸟,认为教女生抽烟,是最展示自己男性魅力的手段之一(这种男性最损人不利己)

然而,父亲不以为然。他认为女儿只是还没对那些男生“开窍”,没遇到适合的异性。所以,当镜头出现这一幕时——父亲给已经成年的女儿洗澡,实在令人乍舌。

这是父权凌驾女性之上的最淋漓尽致的表现——我要控制你的全部,你的所欲所望,你的身体,我都可以随时随地操控,让你只能强行接受我——我——男权。

一直来,西尔玛都默默的接受着父亲的监控,手机的监控,学校上课流程的监控,自己的社交软件被监视,业余时间社交活动的监……这一切作为已成年的她,潜移默化的顺理成章,都认为是合理的了。

西尔玛最终还是觉醒了,从父权的操控中挣脱出来。

她也许用了和当初奶奶一样的方式,反抗了家庭中男性霸权地位——影片用了父亲在船上经受西尔玛的超能力,父权代表的熊熊的烈火被泯灭在水中央。

父亲落水而亡,西尔玛跳入水中,再次从水中出,则到达了学校里的泳池,和安雅初见搭讪时的那一刻。

有人认为这一刻是西尔玛自杀前的幻象,因为她把爱人变消失后,又把自己的父亲“杀害了。

Dongdong不这样想,如果西尔玛因为反抗了父亲而自杀,导演就没有必要再设立西尔玛这样一个角色了,因为她又轮回到过去她的母亲、她的奶奶那两代女性的结局。

影片随之而进的画面是西尔玛离开了家,返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学校,和爱人安雅再次过上相爱的日子。

她并没有像奶奶和母亲那样,她不认为反抗父权是一种内疚或是会遭受报应。

她找到了被父母藏起来的手机,手机上有无数个安雅寻找她、Call她的电话、短信。她终于明白父亲一直在骗她,骗她安雅并不爱她,骗她安对她根本不在意。

她在离开家前,上前抚摸了母亲——但母亲一开始却有个警觉的抗拒的闪躲,好像害怕女儿会害自己似的(很多女性在受到长期男性的教唆下,常常会对同性产生敌意)

女儿冲母亲一笑,抚摸了一下母亲瘫痪的双腿,转身离开。而母亲的双腿却奇迹般的恢复了!

这里隐喻了母亲其实自己也觉醒了。要有自己的生活,首先得脱离对家庭的过度依赖,对男性过度的依靠。

影片中,把同性恋当成一种精神疾病进而关押强制治疗等,通过西尔玛所谓的精神性癫痫和超能力导致的非正常表现,再次揭示主流强权对压制同性恋群体的劣迹斑斑。

蛇在《圣经》里是诱惑夏娃勾引亚当吃苹果的邪恶之动物,资料说导演放一条蛇在影片中,就是因为无数宗教对蛇都有特别的隐喻,不仅仅是基督教。

Dongdong认为,影片里西尔玛信奉的是基督教,所以,蛇对她来说,就是摘下禁果的欲念。只不过,这次蛇诱惑她品尝的禁果不是亚当,而是夏娃。

水,一直代表着女性,水可以淹没,也可以重生,水可以灭火,也可以洗涤。影片中西尔玛不只一次出入水中,有时候是一种探索,有时候是一种焦灼,最初是嬉玩,最后是重生。

我们爱的时候,怕了,就会逃避,

逃避不了,就希望对方消失,

但真爱不是以相互折磨、相互逃避就可以解决的。

西尔玛最终又和安雅回归如初。

影片最后一幕,回到了一开始学校门口的广场,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一样幸福着……

影片并不是真正在讲述什么科幻、超能力、超自然现象,这些都是导演“故弄虚玄”的幻象罢了。

没有蛇,没有杀人,没有人真的“消失”,没有谁遥控谁,也没有所谓的癫痫症。

真正要讲的,你看懂了吗?

顺便提一句,这部电影中女二号安雅的扮演者Kaya Wilkins据说生活里也是一名LES。

她并非演员出生,而是学音乐的。她的instagram账号上,有很多自己即兴弹唱的歌曲。可以看到☞soko(和小K谈了三个月的ex)也关注了她

在订阅号后台回复西尔玛

获取熟肉资源

END

后台回复广州索取免费茶饮门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