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一行三会同时回应 这份五年一次的IMF报告到底讲了什么?

原标题:一行三会同时回应 这份五年一次的IMF报告到底讲了什么?

  北京时间周四上午,IMF发布中国的金融体系稳定评估报告。报告发布后不久,一行三会对此作出回应。

其中央行认为“总的来看,报告对我国金融体系的评价是客观、中肯的,所提建议对我国深化金融改革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是,在少数问题上,央行并不完全认同。央行尤其提到了压力测试和银行业资产质量的相关表述未能全面反映测试结果。稍晚些时候,“三会”则表示将参考IMF的建议。

IMF与世界银行于1999年5月联合推出了金融部门评估规划(Financial Sector Assessment Program, 简称FSAP),对其成员国(地区)的金融体系及相关领域进行评估,以衡量当地金融风险状况,同时推动金融改革与发展。

经过逐步发展和完善,FSAP评估已成为国际社会广泛接受的金融稳定评估框架。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凸显了对一国金融体系进行全面评估的重要性,危机后FSAP评估的地位进一步提升。我国于2009年8月正式启动FSAP评估。

那么,这份五年一度的报告到底提到了什么呢?

肯定过去五年的成果 但仍有风险因素需解决

首先,这份报告肯定了2011年中国首次FSAP以来的成绩,认可了中国经济保持快速增长并且转型,金融创新以及中国对金融体系进行有效监管的努力。

但是,IMF认为,一些根本性的风险因素尚待彻底解决,反映出政策层面面临的矛盾。包括:

首先,过度追求高增长,尤其是在地方政府层面,刺激了信贷扩张,特别是在影子银行部门;其次,金融体系的复杂和不透明(由于行业的快速增长以及监管套利)制约了当局衡量资产质量以及评估和防范风险的能力;第三,隐性担保的存在助长了道德风险,使居民、企业、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均过度追求风险。

由此,此次FSAP的主要建议包括:

减少过度信贷扩张和债务累积要求国家规划中弱化对GDP增长的过高预测,因为这会激发地方层面设定高增长目标。

应加强对金融集团的监管,提升前瞻性综合风险分析。

谨慎规划改革次序可以降低因道德风险和隐性担保产生的风险。

中国经济风险何在?

在风险评估方面,首先,IMF认为,近年来,支持GDP增长所需的信贷量有所上升(即“信贷密度”),因此在经济放缓的同时,金融部门反而快速增长,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目前信贷缺口已经达到GDP的25%,横向比较来看,处于很高水平,IMF认为出现金融困境的概率高。

IMF认为,信贷缺口一方面来自于较快增长的企业债,尤其是在传统产业和衰落产业集中的地区;另一方面则来自居民部门,主要来自住房贷款,IMF指出,中国居民部门债务增速之快引发关注,目前已经处在新兴市场国家的高位。

在提到信贷质量时,IMF认为, 中国信贷质量恶化,其他风险上升,但数据缺口阻碍了深入分析。

公布的不良贷款率从 2013年末的1%略增至2017年二季度的1.7%,这是因为银行加大核销并出售资产,同时增加不良贷款的催收一定程度上也有所帮助。这些措施使得银行的拨备从 2013 年初的290%大幅下降至 180%。尽管监管采用了“穿透”原则,但一些银行投资产品的风险权重似乎过低,一些贷款的信用风险被低估。由于缺乏足够的细化数据,FSAP评估团无法对这些风险进行量化评估。表外理财产品也会对资本造成重大风险。许多理财产品虽未受到担保,但银行几乎都会对个人投资者的本金损失进行赔付。在压力情景下,银行支撑理财产品的成本可能相当高,一旦发生挤兑,可能使一些银行的流动性承压。

压力测试结果显示,在重度压力情景下,除四大行外,大多数参试银行将出现资本不足。

IMF的偿付能力压力测试基于占银行业总资产74%的33家银行开展。测试显示,在重度压力情景下,大多数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存在较大的资本不足。上述类型的银行约占银行业总资产的37%。在重度宏观压力情景下,假设关注类贷款迁徙至不良贷款,33家参试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1.5%快速上升至 9.1%,上述类型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下降4.2个百分点,24 家参试银行中有23家面临资本不足,资本缺口相当于GDP的2.5%。上述银行的贷款和应收款项投资的信用风险损失显著高于四大行。

压力情景下,资本缓冲和拨备覆盖率的下降可能使银行无力或不愿维持当前的信贷增速。随之而来的去杠杆可能导致产出增速下降,且降幅超过压力情景中的假设幅度,注资的财政成本也可能会大幅高于银行体系的直接注资需求。

再者,IMF提到了

金融体系的复杂性和风险的关系。

为实现 GDP高速增长而要求信贷扩张,尤其是在地方层面;对高收益投资产品的需求迅速增加;相对于非银行金融部门,银行部门的监督更严,监管套利由此产生。与此同时,非银行金融部门又与银行紧密联系。在负债端,短期融资的增加潜藏巨大的流动性风险。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不充分阻碍了对系统性风险的有效监督和宏观审慎措施的有效应用,同时功能监管存在重大空白,特别是对一些投资产品的监管。

同时,IMF提醒 中国的隐性担保助长道德风险,并扭曲风险定价。IMF总结,这种情况出现在多个市场:

投资产品。金融机构经常对他们所销售的无担保产品进行偿付(尤其是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

国内评级机构。大型国有企业债券的评级非常接近主权评级。地方政府会利用地方融资平台,以及近期的政府引导基金等工具引导项目融资。金融机构基于地方政府不会让企业和金融机构违约的假定,向投资者推销这些产品,或者直接放贷。评级机构将这些产品视为政府兜底,几乎将其全部定为 AAA 级。

资产市场。为迎合个人投资者的期望并为了稳定金融市场,政府采取的措施有时隐含了在资产市场设定底线的偏好。在2015年年中和2016年初股市出现调整时,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后续已解除)来提振股市。2016年末,对交易对手风险的担忧导致货币市场出现局部流动性紧张,政策性银行向非银行金融机构提供融资,解决了眼前的流动性短缺问题。对市场事件的相关政策声明和措施进一步形成了国家是金融市场后盾的印象。

流动性支持。市场失灵时,人民银行以及一些政策性银行采取措施支持市场,以避免价格出现大幅下跌。

保护基金。动用现有的金融安全网,即各类保护基金的使用标准并不十分清晰,产生了道德风险。

IMF认为,在中国的宏观经济背景下,这些因素导致金融体系容易发生大的周期性调整。

风险定价过低导致了过度的信贷创造和高杠杆。高储蓄率压低了回报水平和期限溢价,同时提高了风险偏好,资本向外流动不足阻碍了资产分散配置。由此产生的庞大而封闭的储蓄量在一个流动性相对较差、政府干预和担保造成道德风险普遍存在的市场中追逐收益,导致资产价格通胀和不稳定反复出现。正如 2015年及2016年初所观察到的,市场对资产价格冲击的反应可以传导为汇率压力。

一行三会对FSAP的回应

周四,一行三会对FSAP作出回应。

央行在回应中称,“总的来看,报告对我国金融体系的评价是客观、中肯的,所提建议对我国深化金融改革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是,在少数问题上,央行并不完全认同。央行尤其提到了压力测试和银行业资产质量的相关表述未能全面反映测试结果。

银监会称,“评估报告充分肯定了近年来中国银行业监管取得的成效,指出银监会在面对行业快速发展和国际监管改革不断推进的双重挑战下,作出了果断反应”;“评估报告对进一步改进银行业监管和商业银行风险管理也提出了一些建议,如充实监管资源、加强监管协调等”。

证监会称,“评估报告充分肯定了我国近年来经济和金融体系改革发展的成果。报告客观反映了中国证券期货市场的发展现状,充分认可中国的证券期货监管制度总体符合国际标准的要求,积极评价了中国证监会自首次FSAP评估以来防控风险、加强监管、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取得的主要成效,并特别指出中国在投资者保护和市场风险监测方面的先进做法值得其他市场借鉴。”

保监会称,“报告对我国保险监管体系总体给予了高度评价”,同时,报告“对进一步加强保险监管提出了一些有益建议,例如加强危机管理、充实监管资源、加强监管协调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