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滇西抗战:“大后方第一生命线”

原标题:滇西抗战:“大后方第一生命线”

滇缅公路

长城运河之后又一巨大工程

南洋华侨机工

炸不断的滇缅路

背景

自1937年全面抗战以来,日军先后切断了我国天津、山东、上海、福建等对外通道,导致同盟国战略物资无法安全运抵我国。

1941年4月13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苏联卫国战争爆发,西北公路完全关闭,云南成为中国唯一的对外交通通道……

重要谈话

1937年8月,龙云(云南省主席)到南京出席国防会议。会议期间,蒋介石和龙云进行了单独谈话,就有关抗战问题广泛地交换了意见。

针对日寇封锁我国沿海对外通道,以及战局的发展形势,龙云提出:国际交通应当预作准备,即刻着手同时修筑滇缅铁路和滇缅公路,可以直通印度洋。公路由地方负担,中央补助;铁路则由中央负责,云南地方政府可以协助修筑。

蒋听后连声说:“好得很,好得很。我告诉铁道部和交通部照此办理,叫他们和你商量,早日着手。”

正是这次重要的谈话策划出了一条后来震惊世界的中国抗战运输线。

……

绵延的滇缅公路

滇缅公路路线图

生命线

“继长城运河后的又一巨大工程”

滇缅公路从昆明到缅甸腊戍,接缅甸铁路至仰光。云南境内部分,昆明至下关段抗战前就已修通,长411公里;新修的是下关延伸到畹町一段,长548公里,工程甚为艰险。

云南老百姓仅仅是使用最原始的工具甚至是自己的双手,在很短的时间内修筑了滇缅公路。迤西父老二十多万,其中包括小脚女人和孩子,都来修筑这条公路。

暴雨冲毁了滇缅公路,民工们奋力清除土方。

1937年11月,省政府调集沿线民工,全线展开工程,每天施工民工达14万多人,其中有汉、彝、白、傣、苗、傈僳、景颇、阿昌、德昂、回等11个民族。

由于各族人民的努力和牺牲,只用了短短的9个月,就将滇西天险辟为通途,这是公路建筑史上的奇迹!

滇西民众赶修滇缅公路。

它震惊了全世界,国内外人士发出了由衷的赞叹。英国外交部派二秘莫理斯在1938年8月考察滇缅公路后,赞扬工程艰巨伟大。

《泰晤士报》称:“只有中国才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做到。”

美国驻华大使詹森奉罗斯福总统之命视察滇缅公路回国发表谈话:“这条公路选线适当,工程艰巨浩大,没有机械施工而全凭人力修成,实属不易,可同巴拿马运河的工程媲美。”

他还说“……修筑滇缅路,物质条件异常缺乏。第一缺乏机器,第二纯系人力开辟,全赖沿途人民的艰苦耐劳精神,是全世界任何民族所不及的……”

修筑滇缅公路时几乎没有任何工程机械

滇缅公路上的车队

腾冲县修筑滇缅公路死亡人员纪念碑

此碑曾立于云南龙陵县腊勐乡,也就是著名的松山战役的地方。据在此作战的日本老兵回忆,碑文写道:“民国二十六年秋,中国爆发了战争……我县奉命在此抢筑滇缅公路。参加人员五万余,死者二千余。为了全民族的抗战,匹夫也流下了血和汗。和流血牺牲的前方将士一样,我们忘不了这些匹夫……”

纪念碑位于怒江西岸的松山路段。后来日本人在这里修筑了防御工事,战斗中,日本人的阵地和这块石碑一同消失。可以说,这是滇缅公路上最值得尊敬的石碑。

青史留名

南洋华侨机工

滇缅公路通车后,急需大批的车辆及汽车驾修人员的问题就突出出来了。抗日烽火中成立的“西南运输处”是当时规模最大的运输机构。

侨领陈嘉庚先生在新加坡号召华侨捐资支援抗战

抗日战争时期设于新加坡的南侨机工队总部

它于1938年9月,即滇缅公路通车之际由广州迁到昆明。新任处长宋子良为解决驾修人员的问题,致电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委托总会主席陈嘉庚在南洋各地代为招募华侨汽车司机和修理人员。

遮放(今云南德宏自治州境内)一带的公路景象。

1939年2月7曰,南侨总会发出《征募汽车修理、司机人员回国服务》的通告。条件是: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有卡车驾驶证或修理机器证明文件,身体健康,略识华文,还要家庭同意。

一时间,南洋华侨积极响应祖国的召唤,爱国热忱几近疯狂。报名参加“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团”者十分踊跃。

他们有的是年龄不够而虚报,有的瞒着父母而秘密报名;

有的有美满家庭而别妻离子;

有的或中辍学业,或放弃报酬优厚的工作和优裕的生活而选择苦难和牺牲;

有的并不会开车,便临时磨枪, “磨”到驾驶证后,从而获得报名资格;

还有的女扮男装,被称为“现代花木兰”。

从1939年2月至8月的半年间,3200名南侨机工分9批经越南、仰光、香港3条路线回到祖国。

南侨机工的车队途中宿营

运载抗战物资的大拖车

他们中,以来自新加坡的最多,其次是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许多人是经验丰富、技术精湛、一专多能的汽车驾驶员和修理工。

这些远涉重洋回国的南侨机工,首先来到昆明,进行为期2个多月的培训,分配到西南运输处工作,成为该处的驾驶和修理的主力军。

彝族妇女观望汽车维修

当时,“西南运输处”的汽车编为23个大队,其中有两个华侨大队,被称为“华侨先锋运输大队”。

与此同时,南侨总会还向国内捐赠了310辆汽车(其中缅甸华侨捐赠百辆)、12万件寒衣物品和5万粒奎宁。当时西南运输处奔驰在滇缅公路上的汽车,有画着老虎万金油商标的胡文虎的车队,有画着轮胎胶鞋的陈嘉庚的车队,有梁金山的车队……

这些各具标记的车辆,充分显示了海外赤子的爱国精神。1940年秋,陈嘉庚带着八百万华侨的拳拳爱国之心、殷殷期盼之情,到滇缅公路慰问南侨机工,勉励侨工们为祖国贡献全部力量。

滇缅公路千里运输线上所付出的代价和牺牲是极其巨大的。据统计,从1939年至1945年,南侨机工因翻车殉难,因敌机轰炸扫射而牺牲,因瘴气及各种疾病而丧生的,共达千人以上,约占南侨机工总数的三分之一。

行驶在滇缅路上的军车。

特别是1942年5月4日,日军窜抵惠通桥西岸,截获我汽车500余辆和大批物资,我大批群众被日军所屠杀。不少侨工身陷绝境,有的人为不使货物资敌,把汽车翻入山谷而壮烈牺牲。

南侨机工抗日的光辉业绩将永载青史。

1987年7月7日,正值抗战爆发半个世纪,云南省人民政府在昆明集会纪念南侨机工的抗战业绩,并在西山森林公园建立起“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

纪念碑的基座上镌刻着“赤子功勋”四个大字。历史将永远记住南侨机工们为祖国所作的贡献。

舍命保通

炸不断的滇缅路

日寇深深地感到滇缅公路存在的巨大威胁,决心将它截断,于是用飞机对滇缅公路进行疯狂轰炸。

南侨机工们在滇缅公路上行驶,常常要与敌机周旋,不少车辆被击中,车毁人亡。一次,一辆运汽油的汽车被击中,爆炸燃烧。后来人们来到这辆车前,发现年轻的南侨司机被烧成仅有二尺长的碳人。

1944年2月,

两位战地记者站在滇缅公路最高点。

处于畹町附近的中印公路和滇缅公路交叉口

1940年10月日军占领河内,调集100驾飞机,组成“滇缅路封锁委员会”,由大川内传七少将负责,以滇缅公路主要桥梁为重点目标进行轰炸。

运输车队进入古城保山

据统计,日军以河内机场为基地,出动飞机400架次,轰炸滇缅路的惠通桥、昌淦桥和功果桥。一次炸桥之后,日本电台叫嚣,中国唯一的这条国际通道,“三个月内没有通车的希望”。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英勇的桥工发挥了聪明才智,挫败了敌人的狂妄叫嚣。他们集中了堆放在路边的空油桶,制作成一个巨大的“浮筏”,汽车驶上浮筏,用钢丝绳拖动,来回渡江,日夜不停。

惠通桥的守桥士兵。

后来,他们进一步又找来许多油桶,做成几个大浮筏,再将它们连接起来,铺上木板,变成了浮桥。因此,有了“炸不断的滇缅路”之说。

运输车队通过惠通桥

运输车队穿梭在怒江边公路及惠通桥上

日本除了派飞机轰炸之外,还压服英国对滇缅路实行禁运3个月。当这一切都不能奏效时,日军大本营下令攻取缅甸,企图从根本上截断滇缅公路。

1940年7月,英国在日本的压力下,暂时中断滇缅公路三个月。图为英军在缅甸境内(畹町附近)拆除滇缅公路桥梁上的枕木。

下面一段英文为史迪威将军的名言:

“We got run out of Burma and it is humiliating…

We ought to find out what caused it, go back and retake it .

Lt. General Joseph Stilwell”

我们被赶出了缅甸,这是奇耻大辱……我们必须找出失败的原因,然后打回去。

——约瑟夫·史迪威将军

1942年,驻大理的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总司令部及中英联络部旧址。

1944年7月8日,中国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上将徒步走过惠通桥。怒江对峙两年以后,中国的反攻大军终于夺回了这一滇缅公路的关隘。

……

据统计,从1938年12月起至1942年5月腊戍、畹町陷入敌手为止,滇缅公路共运输抗战军用物资45万多吨,极大的支援了中国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铁骨滇西

本文主体内容摘自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

《滇西抗战》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3年8月出版

地图绘制:东田

文字整理: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