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眼千年,却放不下对你的执念

原标题:一眼千年,却放不下对你的执念

“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产生一座只属于他自己的建筑”,央视综艺《国家宝藏》第一期里,故宫博物院的经典馆藏与文物背后的“守护人”悉数亮相,走过近六百年光阴的故宫,除了坐拥百万珍宝,更传承着一个民族绵绵用力、久久为功的精神与力量。

六百光阴似云梦

文/《故宫100》 解说/韩涛、陈曼曼

△俯瞰故宫/视觉中国

气味,声音,光线,稍纵即逝。被时光切割的记忆,构成了我们的生活。而对于这座城,我们几乎没有记忆。

天地

因为从前,百姓不能进入这座城,它的记忆只属于皇帝。皇帝的记忆,不能说,别人也无从知道。那些想象中已经褪色的历史,如今依然清晰地封存在这个空间,散落的碎片里。

一座城,一座大得令人茫然的城。它是大地上长出的天空之城,人在天地间,也在历史与现实之间。

△ 图/视觉中国

秦时明月,汉唐风度,在这明清的城里,我们生活中那些被称作历史的东西,可以被真实地触摸。走进这座城,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会留下与这座城彼此映照的影像,成为它记忆中的一部分。

△故宫雪景/故宫博物院官网

紫禁城,是一面镜子,天空,大地,记忆,未来,所有的地方,所有的时光,所有有情的生命,都刻在这一刻的映照中,被唤醒。

至大

△图/视觉中国

紫,是古人心目中的王者之星,紫微,来自天上。禁,是权利,来自于人,也施之于人。城,是这一片连绵殿宇,在大地上的辉煌建设。

太和门广场和它身后的太和殿广场,构成了紫禁城的重心。广场,在中国的传统里,叫做庭院。

△ 故宫太和门/视觉中国

庭院源于古人聚居的居住形式,在共同的空间里,一家人围拢的不单是安全,更是中国文化里相互关怀、照应和守望的伦理价值和亲情。一般来讲,家庭越大,院子也就越大,就像一棵大树一样,分支抽条,开枝散叶,秩序分明。

△ 故宫太和殿/视觉中国

皇帝以天下为自己的责任,以国为家,他所住的皇宫庭院也层层相依、紧紧相连,成为现在我们所见到的伟大宫殿。帝皇所在便是宫廷,在家为庭、在宫则廷。

传统民居中轴对称,院落重门的格局没有改变,放大的空间营造出超越民居的大格局。它不仅可以应付这个庞大家庭现实生活的需要,还处处殚精竭虑,把王朝的秩序和信仰纳入其中,让帝王的生活成为权力的展示和伦理的示范。

△故宫导览地图/故宫博物院官网

这里曾经是皇帝一个人的庭院,体现着天下一人的权威。古代帝王以无限权力在他的家国里俯仰天下,就体现在这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空间里。

△故宫角楼/视觉中国

大不可测,多即无穷,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高的状态是意会的境界。大,意味着多。多,意味着无穷无尽,无穷无尽就是空。既无穷莫测,故实则虚之。实则虚之,是中国人的文化密码,投射到每个人的心中。

百万珍宝藏古今

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总量达180余万件(套),其中一级藏品8000余件(套),以明清宫廷文物、古建类、图书等藏品为主。

石鼓,中国九大镇国之宝之一,被誉为“中华第一古物”。石鼓有十块,为花岗岩质,每个石鼓上面都有镌刻的 “石鼓文”,因铭文中多言渔猎之事,故又称它为 《猎

《千里江山图》卷,纵51.5cm,横1191.5cm,是北宋画家王希孟传世的唯一作品。画面上峰峦起伏绵延,江河烟波浩淼,画家创作采用“青绿法”技法,纵观宋代画坛,用该法创作的存世作品看,尚无一件可超越本卷。(滑动图片观赏局部画卷

清乾隆各种釉彩大瓶,高86.4cm,口径27.4cm,足径33cm。主题纹饰为霁蓝釉描金开光粉彩吉祥图案,瓶内及圈足内施松石绿釉,外底中心署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款,素有“瓷母”之美称。

《平复帖》卷,晋,陆机书,纵23.7cm,横20.6cm ,距今已有1700余年,是现存年代最早并真实可信的西晋名家法帖。它笔意婉转,风格平淡质朴,其字体为草隶书。

亚「007」方尊,高45.5cm,宽38cm,重21.5kg。尊方形,侈口,肩上四角各饰一象首,象首间夹饰兽头,颈、腹、足均饰八条棱脊。兽面纹和夔纹是其主体纹饰,以雷纹作地。

择一事·终一生

“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产生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建筑”,而他们是这座城中的“守护人”,用双手温濡了岁月,用双脚丈量了时光......

梁金生:念念不忘核算“文物账”

梁金生来自一个“故宫世家”,自其高祖父始,连续五代人都在故宫供职。这份工作,他一干就是30多年,见证了故宫三次大型的文物清理,其中最近一次文物清理工作历时七年,工程浩繁。大到石鼓,小到玉扳指,故宫180余万件文物,一件件清点核对,数的是数目,更是前辈们的付出与牺牲。

单霁翔:步履不停,他走遍故宫9000多间房屋

刚上任院长,他就带着秘书踏遍故宫9000多间房间,细致勘察,5个月磨破布鞋20双。他能准确报出当时文物的总数量,1807558件(套)。他的心愿很简单:“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 王津(右)与徒弟修复钟表

王津:择一城,钟一生

王津,是故宫文物修复师,修了39年钟表文物,陆续修复和检修了两三百件钟表,修复总数占故宫钟表总数近三分之一。传承千年的修复手艺与手中的文物进行着一次次穿越时代的对话,这是一场奇幻的相遇,注定的相知。

我们的理想其实很简单——让更多人爱上我们民族的历史、爱上博物馆。我们希望用一己之力为大家打开走进国宝、解读历史的一个剖面,让所有观众感受到中华文化的“言有尽而意无穷”。

——《国家宝藏》制片人、总导演 于蕾

资料/央视新闻综合、故宫博物院官网等

图/视觉中国、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