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通俄门”再起波澜?媒体称小特朗普与俄罗斯人有后续联系

原标题:“通俄门”再起波澜?媒体称小特朗普与俄罗斯人有后续联系

2017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被卷入“通俄门”。有美国媒体爆料,2016年6月,小特朗普曾在一名英国活动人士戈德斯通的介绍下,和一名与俄政府有关系的女律师瓦萨尼斯卡娅(Natalia Veselnitskaya)会面,而会面的原因是这名律师称手里有关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猛料”。当时的爆料引起巨大风波,而近日有媒体称,有迹象显示在那个会面之后,双方依然有接触。

虽然小特朗普在爆料后一直坚称,在对方承诺自己会将其手里有的希拉里“猛料”相送之后,这个会面大部分都在探讨俄罗斯的收养法案问题,并且这次简单的会面结束后,双方没有任何进一步的讨论和联系。然而据CNN报道,国会调查员却在最近的调查中发现了戈德斯通在会面后给一名特朗普核心团队的成员和一名俄罗斯人发了多封邮件,引起了人们对于那次会面真正的探讨内容的猜测。

多个信源指出,在本周三举行的秘密听证会上,国会调查员向小特朗普询问了关于这些后续邮件的问题,但小特朗普表示他不记得有这些交流。调查员没有向小特朗普提供这些邮件,而是将会在最快于下周举行的闭门会议上向另一名关键人士戈德斯通询问。

在一封戈德斯通写给特朗普助手达恩·斯卡维诺(即现在的白宫社交媒体总监)的邮件中,戈德斯通建议斯卡维诺帮特朗普在俄罗斯的社交网站VK上建立一个个人主页,并表示小特朗普和保罗·马纳福特(特朗普竞选团队主管)都同意这个想法——这封邮件意外披露了这个此前并没被曝光的话题,某种程度上它证明了在16年6月那次会面上,小特朗普和俄罗斯人不仅仅讨论了所谓的俄罗斯收养法案问题。

来自某个消息人士的说法,戈德斯通在6月那个会面快结束、大家都要走了的时候提出了这个建议,并在随后的邮件里继续跟进这个建议。而另一个消息人士则指出,正如小特朗普说的,他们在会面后没有再联系,戈德斯通在离开特朗普大厦后,没有再跟小特朗普有进一步的讨论。戈德斯通的律师和白宫都拒绝对这个说法发表评论。

此前报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被曝光曾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会见一名据称与俄罗斯政府有关联的女律师。围绕双方谈话的内容、性质和目的,自称知道内幕的美国媒体与当事人的说法却不一致,引发诸多猜测与质疑。

小特朗普于2017年7月11日出人意料地在社交媒体上全文公开与这次会面有关的多封电子邮件,声称这样做是为了“完全透明”。不过,公开的邮件内容又牵出更多疑点,让真相更加扑朔迷离。

爆点很多

这些邮件往来于小特朗普和一个名为罗布·戈德斯通的英国人之间。戈德斯通曾是一名小报记者,现在的工作是娱乐圈经纪人和音乐宣传公关,他经营的艺人主要是俄罗斯富二代明星叶明·阿加拉罗夫,后者的父亲是莫斯科一名房地产大鳄,与特朗普家族有过生意往来。特朗普还友情出演过阿加拉罗夫的一个音乐短片。戈德斯通在去年6月3日发给小特朗普的一封邮件中写道,“俄罗斯皇家检察官”告诉阿加拉罗夫的父亲,俄罗斯愿意向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提供一份关于特朗普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的负面材料,以助特朗普一臂之力。

据美联社报道,“皇家检察官”是英国人的说法,相当于俄罗斯总检察长。按照字面理解,俄罗斯总检察长尤里·柴卡也介入其中。柴卡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心腹,由后者钦点出任总检察长。对于这一猜测,柴卡和俄罗斯方面尚未回应。戈德斯通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辩解说,“皇家检察官”不是指柴卡,而是指后来与小特朗普会面的女律师纳塔莉娅·维塞里尼茨卡娅。

戈德斯通在邮件中说,这些“非常高级别和敏感的情报”是“俄罗斯及其政府对特朗普先生的支持的一部分”,“会对你的父亲很有用”。

小特朗普回复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求之不得。”两人在随后几天的邮件往来中不停地在敲定获取这份黑资料的方式和时间。小特朗普原本希望通过电话交流,但对方要求面谈。戈德斯通在邮件中说,他会安排俄罗斯“政府律师”与小特朗普见面。小特朗普回复说,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竞选团队时任主管保罗·马纳福特可能也会出席会谈。

越描越黑?

《纽约时报》8日以来以白宫顾问及其他知情者为消息源连续报道,称小特朗普等人在对方允诺提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黑材料”后,同意和与克里姆林宫有关系的俄律师纳塔莉娅·维塞里尼茨卡娅会面。

维塞里尼茨卡娅维塞里尼茨卡娅11日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专访节目中,首次公开回应这些报道。

——谁先约?

维塞里尼茨卡娅说,她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对方告诉她小特朗普会在特朗普大厦与她会面。“我所知道的只是小特朗普愿意见我,”维塞里尼茨卡娅说。

——都谁在?

她说,自己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长子小特朗普于去年6月会面,会面时在场的还有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特朗普竞选顾问保罗·马纳福特。

——为俄罗斯政府效力?

她说,自己当时正在为美国松绑一项制裁俄罗斯方面的法案游说,但她否认是代表俄政府进行游说,称自己从未为俄政府工作。

——有希拉里黑料吗?

她同时否认掌握特朗普当时的竞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黑材料”。“我从未有过任何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的不利或敏感情报。我也从未打算获得这样的情报。”

目前,“律师门”在美国政界引起轩然大波。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些邮件让人感到不安,将会有许多问题需要被提出和回答。“我们绝不允许外国政府插手任何人的竞选活动。”

民主党人士、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首席道德事务法律顾问诺姆·艾森11日在社交媒体上说,小特朗普公布的邮件印证了关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指控,这和他是否在与维塞里尼茨卡娅的会面中获取实质帮助或信息无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