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弘毅投资赵令欢解构混改投资密码 三大标准筛选项目

原标题:弘毅投资赵令欢解构混改投资密码 三大标准筛选项目

  第三批混改试点名单公布在即,国企改革再次引发市场关注,并点燃众多投资机构的参与热情。作为联想控股旗下的投资机构,弘毅投资参与了石药集团、中联重科、城投控股、锦江股份等38个国企改革项目。

弘毅投资董事长、总裁赵令欢近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对国企改革的投资心得、参与路径、发展趋势进行了详细介绍。赵令欢指出,随着政策的明确,国企改革前景广阔,但形式将持续优化演进。同时,新技术、新模式不断涌现,创新成为激活深化国企改革、激活国企存量的重要推手。

赵令欢介绍,弘毅投资拥有丰富的经验,操作透明规范,屡屡被国企和国资大股东相中。弘毅投资通过三大标准筛选国企改革项目,注重投资之后能否对被投对象的经营施加影响。

三大标准筛选项目

中国证券报:截至目前,弘毅投资参与了33家国企的38个改制项目,投资金额逾190亿元。弘毅投资选择项目的标准是什么?

赵令欢:首先,我们主要参与自己擅长的行业,比如大健康、大消费、环卫、新经济,特别是与移动互联有关的新经济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其次,弘毅投资的核心理念是“事为先,人为重”,投资就是投人,我们注重把投资与被投企业的核心管理团队结合起来;再次,我们是主动投资者,投资之后如果对被投企业的战略发展和公司治理没有实际影响力,我们也不会投。

中国证券报:弘毅投资参与的国企改革项目持股比例不一,不同的持股比例是否意味着影响力大小不同?

赵令欢:持股比例的高低不意味着影响力的大小不同。在具体的投资过程中,我们以“一企一策”的原则,商定股权结构比例。对于被投企业,我们追求建设性的影响。比如,城投控股和锦江股份,我们的持股比例都不足20%,但我们都是董事会成员。企业希望弘毅参与进来,要的不仅是资本,更重要的是资源。我们能够帮助企业建立市场化机制,以增强企业的竞争力。

中国证券报:弘毅投资有选择项目的标准,但这个选择是双向的。弘毅投资在参与国企改革项目过程中的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赵令欢:国企希望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在市场化的环境中增强竞争力。无论是决策机制还是激励机制建设等方面,我们均比较有经验。能力和业务相匹配,国企和国资大股东看中了弘毅这一点。同时,国企改革过程中也存在一些争议,一方面要实现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同时要规范、透明。这也是国企和国资大股东看重我们的原因。

循序渐进多轮投资

中国证券报:弘毅投资参与国企改革项目始于2003年。与十几年前相比,现在的国企改革项目有哪些不同,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赵令欢:以前的国企改革项目规模通常较小,数量也比较少。从目前情况看,大体量项目明显增多;政策环境方面,以前摸着石头过河,现在规则更清晰。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政策环境好,市场热情高,但竞争也要激烈得多。在规则清晰、政策明确的环境中,弘毅投资不怕竞争。

中国证券报:过去几年,市场对国企改革的预期时高时低,进程时快时慢。如何看待这一过程?

赵令欢:国企改革本身就是循环往复、渐进成长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国企改革已经过多轮,我们刚开始参与的时候,不少同行觉得这是一块“硬骨头”,参与积极性不高。而在“全民PE”的热潮下,投资机构都在谈国企改革项目,但实际真正参与的并不多。这也说明参与国企改革项目,属于很专业化的领域,不能盲目跟风,需要有实力、讲规范、有后劲的规范机构参与。

以中联重科为例,从2006年5月受让中联重科15.83%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到现在,我们已经连续5次投资中联重科:第一步解决了体制机制的问题;第二步是国际化。2008年,我们协助中联重科收购了意大利工程机械企业CIFA;第三步是2010年我们拿出9.84亿元参与中联重科定增;第四步是2014年中联重科收购奇瑞重工(现改名为“中联重机”)进军农机行业,我们投了6.96亿元;第五步,今年5月中联重科出售中联环卫80%的股权,我们也参与了进来。

创新盘活存量资源

中国证券报:在参与国企改革项目方面,弘毅投资一直遵循治理市场化、管理专业化、人才职业化、发展国际化的“四化”原则。坚持这些原则的原因是什么?

赵令欢:“治理市场化、管理专业化、人才职业化”是企业发展共同需求。我们现在投资了不少大型国企改革项目,而国际化是大型企业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弘毅投资所擅长的。比如,2014年我们以定增的方式成为锦江股份的第二大股东,除了帮助企业实现治理市场化、管理专业化、人才职业化外,很重要的是锦江股份具有国际化扩张的需求。我们协助其收购了法国卢浮酒店集团和中国的铂涛酒店集团。

中国证券报:去年12月,弘毅投资联合锦江股份等出资10亿元,设立网络平台WeHotel。为什么要进行此次投资?

赵令欢:从WeHotel的股权结构看,除了我们和锦江股份,还有锦江资本、联银创投、锦江酒店集团、国盛投资,本就是混合所有制结构,是将优质资源汇聚起来的组合。同时,除了上述的“四化”原则,接下来还有创新的问题。这在WeHotel项目上已开始体现。

中国证券报:你曾经提到,除科技创新之外,国企改革是一种“存量创新”。随着新技术和新模式不断涌现,对这种“存量创新”有哪些新的思路?

赵令欢:弘毅投资不一味追求引领创新技术,但必须准确判断新技术、新模式等对投资业务的影响。具体到国企改革项目,我觉得,国有体制机制下的很多存量资源质量很好,包括政策方面的资源、银行信贷资源,以及类似锦江股份等企业拥有的地产资源等。而盘活存量需要创新。创新不仅是技术上的创新,还包括理念、管理、模式方面的创新。

以WeHotel这个项目为例,锦江股份拥有优质的地产资源,在新经济机遇下需要盘活存量资产。我们进行了模式创新,联手锦江股份等共同打造了WeHotel的新模式:以酒店为核心,通过整合一系列在线营销的方式打造全球酒店共享生态圈;给存量资产注入了互联网时代的新鲜血液,同时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