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人物命运的巧妙暗喻——《红楼梦》咏菊诗赏析

原标题:人物命运的巧妙暗喻——《红楼梦》咏菊诗赏析

作者 王传学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写贾母领着众女眷在藕香榭赏花饮酒吃螃蟹,欢乐非凡。 宝玉和众姐妹们酒足蟹饱之后,诗兴大发,分题作了十二首咏菊诗。咏菊诗用韵与咏白海棠诗稍不同,即不限韵,各人可自由选择韵脚。

咏菊诸诗是以诗的内容排顺序的。宝钗说:“起首是《忆菊》;忆之不得,故访,第二是《访菊》;访之既得,便种,第三是《种菊》;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第四是《对菊》;相对而兴有余,故折来供瓶为玩, 第五是《供菊》;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第六便是《咏菊》;既入词章,不可不供笔墨,第七便是《画菊》;既为菊如是碌碌,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第八便是《问菊》;菊如解语,使人狂喜不禁,第九便是《簪菊》;如此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 二首续在第十第十一;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这便是三秋的妙景妙事都有了。”菊花诗十二题,咏物兼赋事。题目编排序列,凭作诗者挑选。限用七律,不限韵脚。诗作皆署“雅号”,即:“蘅芜君”(宝钗)、“怡红公子”(宝玉)、“枕霞旧友”(湘云)、“潇湘妃子”(黛玉)、“蕉下客”(探春)。

十二首诗成后,李纨给这些诗排了名次,众人也对一些警句彼此称扬。这些可供我们欣赏时参考。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写道:

众人看一首,赞一首,彼此称扬不已。李纨笑道:“等我从公评来。通篇看来,各有各人的警句。今日公评:《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然后《簪菊》《对菊》《供菊》《画菊》《忆菊》次之。”宝玉听说,喜的拍手叫:“极是,极公道。”黛玉道:“我那首也不好,到底伤于纤巧些。”李纨道:“巧的却好,不露堆砌生硬。”黛玉道:“据我看来,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已经妙绝,将供菊说完,没处再说,故翻回来想到未拆未供之先,意思深透。”李纨笑道:“固如此说,你的‘口齿噙香’句也敌的过了。”探春又道:“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秋无迹’,梦有知’,把个忆字竟烘染出来了。”宝钗笑道:“你的短鬓冷沾’,葛巾香染’,也就把簪菊形容的一个缝儿也没了。”湘云道:“‘偕谁隐’,为底迟’,真个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李纨笑道:“你的科头坐’,抱膝吟’,竟一时也不能别开,菊花有知,也必腻烦了。”说的大家都笑了。宝玉笑道:“我又落第。难道‘谁家种’,‘何处秋’,‘蜡屐远来’,‘冷吟不尽’,都不是访,‘昨夜雨’,‘今朝霜’,都不是种不成?但恨敌不上‘口齿噙香对月吟’,‘清冷香中抱膝吟’,‘短鬓’,‘葛巾’,‘金淡泊’,‘翠离披’,‘秋无迹’,‘梦有知’这几句罢了。”又道:“明儿闲了,我一个人作出十二首来。”李纨道:“你的也好,只是不及这几句新巧就是了。”

下面对这十二首诗作简要赏析。

忆菊

薛宝钗(蘅芜君)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

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迟。

谁怜我为黄花瘦,慰语重阳会有期。

宝钗作了第一首。这一首用的是“四支”韵。对这首诗,李纨评为第八。

咏菊诗,把菊花拟人化了。忆菊,其实是忆人。诗中以菊拟所“忆”之人,所以诗一开始,就说在西风渐起、蓼红苇白时菊尚未开,只好惆怅地暗中思念,令人“断肠”。颔联写花圃已旧,秋菊难寻,只有梦里能见,突出了一个“忆”字。探春评价说:“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秋无迹’、‘梦有知 ’,把个忆字烘染出来了。”确实,这是最精彩的两句。颈联写秋雁北归南飞,勾起自己无限思念之情。听着晚上捣衣的声音,更感寂寞空虚。尾联化用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醉花阴》“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写对菊花的思念之切,以及重阳节再会菊花的期盼。

宝钗这首诗写对菊花的苦思追忆,情感颇为忧伤,显示其性格柔弱的一面,隐喻她所忆的人就是以后离家出走的宝玉,暗示了她未来独居时“闷思”、“断肠”的凄凉情绪。“谁怜我为黄花瘦”,预示了她独守空房的悲剧命运。

访菊

贾宝玉(怡红公子)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

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

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挂枝头。

宝玉选作了第二、三首。这一首用的是“十一尤”韵。

“访菊”是探访菊花、赏菊游乐的意思。

诗一开始,说要趁天气晴好出去游玩,不必为了饮酒或身体病弱而留在家中。颔联点题,写菊花生长的环境,用“谁家”、“何处”两词突出了“访”。颔联写出了与众姐妹尽情玩乐的得意心情。“情得得”、“兴悠悠”,欢愉之情态毕现。尾联寄语菊花,希望其懂得诗人心情,长挂枝头,不要辜负我今天的乘兴游访。

贾政不在家,宝玉无拘无束地同众姐妹在大观园内尽情玩乐,这是他生活中最惬意的时刻,诗中充满了富贵闲人的情趣。

种菊

贾宝玉(怡红公子)

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庭前处处栽。

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

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酌寒香酒一杯。

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这一首用的是“十灰”韵。

这首诗吟诵了种菊、灌菊、护菊的过程,及对着菊花举杯饮酒的兴致,以及希望菊花跟它所在的小路一起都与尘世的喧闹隔绝的美好愿望。第五回书中,警幻仙子曾赞宝玉是闺阁中的良友,并且说他可为闺阁增光。这是说宝玉喜欢女孩子同那些玩弄女性的纨绔子弟不同,他尊重女性、关心女性、保护女性,无论是千金小姐还是小家碧玉,也不论是奴婢还是戏子,他都把她们当作和自己一样的人来平等对待。如果以花喻女孩子,宝玉对菊花的态度,正表现了他对女孩子的关心与喜爱。

宝玉自己以为他的诗中“谁家种”、“何处秋”、“蜡屐远来”、“冷吟不尽”写出了“访菊”,“昨夜雨”、“今朝霜”写出了“种菊”的情景,但也心服口服地承认不如林、薛、史诸人之诗。

对菊

史湘云(枕霞旧友)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丛浅淡一丛深。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在十二首咏菊诗中,这一首被评为第五,属上乘之作。用的是“十二侵”韵。

对菊,就是与菊花相对而坐,赏菊吟诗。

史湘云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颇具男性气度。“科头”是不戴帽子,只能是男人的形象;古代女孩子没有帽子,无所谓“科头”。这里借用来说不拘礼法的样子,与下联“傲世”关合,取意于唐代诗人王维《与卢员外象过崔处士兴宗林亭》诗:“科头箕踞(抱膝而坐)长松下,白眼看他世上人。”写出了与菊相对、抱膝而坐、赏菊吟诗的豪爽之态。

后两联赞美菊花的傲世独立品格,表明只有自己才是菊花的知音。要不辜负美好的清秋时光,珍惜宝贵光阴,与菊相对,尽情欣赏。

湘云从小就喜爱男装,甚至有一次贾母竟把她误认成宝玉。第六十三回书中写道:“湘云素习憨戏异常,她也最喜武扮的,自己每每束蛮带,穿折袖。”在诗中,湘云以一个男性抒情主人公出现,以“傲霜枝”的菊花为知音,正表现了她豪爽不羁的潇洒风度。

供菊

史湘云(枕霞旧友)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供菊,是把菊花插在花瓶中放在房间里供观赏。这首被评为第六。用的是“十一尤”韵。

诗中写主人公把插着菊花的花瓶放在案几上,与菊花为伴。菊花美丽,菊枝挺立,使房中环境显得更为幽雅。隔着书桌,闻到菊花的香气。房内新供菊枝,使睡梦也增清香。诗人对着菊花弹琴饮酒,赏菊吟诗,蔑视富贵,佯狂傲世,颇具陶潜一类名士的风度。

黛玉很欣赏湘云这首诗,她评论说:“据我看来,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已经妙绝,将供菊说完,没处再说,故翻回来想到未折未供之先,意思深透。”所谓“背面傅粉”,就是用了倒插笔的手法,写完插瓶的菊花后再写原来在园中赏菊的情景。这就扩大了诗的意境,丰富了吟咏的内容。“傲世”二句,说自己也与菊花一样傲世,并不迷恋世上的荣华富贵。表明了自己的理想情操。

咏菊

林黛玉(潇湘妃子)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黛玉“魁夺菊花诗”,她的三首咏菊诗是十二首咏菊诗的前三名,而这一首又是三首之冠,被评为第一。用的是“十二侵”韵。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无赖:无聊赖,无法可想。诗魔:佛教把人们有所欲求的念头都说成是魔,宣扬修心养性用以降魔。所以,白居易的《闲吟》诗说:“自从苦学空门法,销尽平生种种心。唯有诗魔降未得,每逢风月一闲吟。”后遂以诗魔来说诗歌创作冲动所带来的不得安宁的心情。诗一开始,写出了诗人从早到晚诗心冲动,不可遏止,绕篱倚石,心里默念,口中吟咏菊花的痴迷情形,突出了“咏”字。“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笔端藏着灵秀对着菊花抒写,口里含着香味对着明月吟诵。人美、花美、景美、情美、诗美,合诸美于两句诗中,构思新颖,造句巧妙,确实是精彩的咏菊诗句。“满纸自怜题素怨”,写出了黛玉平素多愁多病、自怨自艾的情状;“片言谁解诉秋心”,道出了自己一怀情愫不被人理解的苦闷。最后两句说,自从陶渊明在诗歌中评说、赞扬菊花以后,千百年来菊花的不畏风霜、孤标自傲的高尚品格,一直为人们所仰慕,所传颂,直到今天。陶渊明爱菊是出了名的,把同菊花关系最深的诗人陶渊明请出来,歌咏菊花的高风亮节,也把自己高洁的品格暗示出来了。

在这首诗中,直接写到菊花的字句并不多,但意在诗外。在《红楼梦》林林总总的人物中,只有林黛玉的品质与菊花最为相似。在评选过程中,包括社长李纨在内的众姐妹们交口称赞颔联“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本也不错。因为这一联展现了林黛玉的才情与潇洒。但是,细细品来,末联“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更具魅力,更意味深长!

画菊

薛宝钗(蘅芜君)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宝钗这首诗被评为第七。用的是“七阳”韵。

从《画菊》这个题目说,这首诗写得很生动。首联谓诗后戏笔画菊,乃乘一时之逸兴,不经意所作,岂是存心绘画、苦苦构思而成?颔联具体写画菊,用“千点”泼墨把菊叶画得十分茂密,用“攒花”法点染出菊花的浓淡花瓣。颈联说对风前的菊花姿影心领神会,然后在纸上用浓淡来表现,戴着跳脱手镯使腕底暗生秋香。“攒花染出几痕霜”、“跳脱秋生腕底香”两句,构思和造句都不落俗套。值得注意的是尾联“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意谓不要将画菊错认为是真的菊花而随手去采摘。把画贴在屏风上以供观赏,可安慰一下重阳不得赏菊的寂寞心情。表现了菊画的生动逼真,及对重阳赏菊的期盼。

宝钗此诗对画技的描写很细致,体现了她深厚的绘画功底和艺术水准。结尾句似有“画饼充饥”之意,曹雪芹似乎在这里暗喻宝钗同宝玉未来的夫妻关系有其名而无其实。

问菊

林黛玉(潇湘妃子)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

孤标傲世俗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这一首被李纨评为第二。用的是“四支”韵。

在黛玉的三首咏菊诗中,写得新颖别致,并最能代表其个性的是这一首。全诗除首联之外,颔联、颈联、尾联全为问句,问得巧而且妙,正如湘云说:“真把个菊花问的无言可对。”按理说,这一首应该评为咏菊诗中的第一,李纨却把它评为第二。本来李纨自己也承认“不能作诗”,也就不必苛求了。

轻俗傲世,花开独迟,道出了黛玉清高孤傲、目下无尘的品格。“圃露庭霜”不就是《葬花辞》中说的“风刀霜剑”吗?荣府内种种恶浊的现象形成有形无形的压力,使这个孤弱的少女整天陷于痛苦之中。“鸿归蛩病”映衬出她苦闷仿徨的心情。对黛玉来说,举世可谈者只有宝玉一人,然而碍于“礼教之大防”,何曾有痛痛快快地畅叙衷情的时候?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这两句脍炙人口的名句,与其说是有趣的询问,莫如说是诗人内心的呐喊。林妹妹虽娇,却有着不娇不媚的思想。问菊,问得菊花羞,问得隐士惭愧。问菊等于问自己,吟的是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美丽,既歌咏了菊花的亮节高风,也道出了自己不为世俗理解的孤独和苦闷。

簪菊

贾探春(蕉下客)

瓶供篱栽日日忙,折来休认镜中妆。

长安公子因花癖,彭泽先生是酒狂。

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

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

簪菊,即把菊花插在头上。这一首被李纨评为第四。用的是“七阳”韵。

诗的意思是:天天忙着篱边种菊、插瓶供菊,现在以菊插头,不要将它错认作是珠花。诗人杜牧酷爱菊花,将菊花插满头上;陶渊明爱菊好酒,将葛巾漉酒后照旧着头。菊花插在头上,短鬓上沾着菊露,葛巾上染着菊香。那些时俗之人不能理解这种高尚的情操,那就让他们在路上见了我插花醉酒的样子而拍手取笑吧。李白《襄阳歌》:“襄阳小儿齐拍手,拦街争唱白铜鞮。傍人借问笑何事?笑杀山公醉似泥。”陆游《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诗:“儿童共道先生醉,折得黄花插满头。”这里兼取两者意化用之。

探春才清志高,精明干练不减于男人,因此诗中“短鬓”、“葛巾”等字样都是以男人自况。她对荣府内部的矛盾和腐败看得很清楚,但也束手无策,只好保持洁身自好的态度。她同乃兄宝玉最亲密,情趣相投。所谓“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正表明了她嫉视丑恶、不随世俗的清高态度。

菊影

史湘云(枕霞旧友)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

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这是湘云的第三首咏菊诗,用的是“一冬”韵。

首联写阳光下菊花的影子重重叠叠,随着日光西斜,菊影也在不知不觉地移动。颔联写夜间,隔着窗子透出稀疏的灯光,在地上描下了浓淡不同的远近菊影。月光透过竹篱,就像把明净精巧的菊影封锁在筛子里面。颈联写菊花留下影像,花魂应该也留在菊影之中;而菊影虽能传花之神,但毕竟是虚像,像梦一样不能成真。尾联告诫人们,要珍惜菊影不要踏碎它,即使在醉眼中也能感受菊影朦胧的美。

由爱菊花而爱及菊花的影子,极力描绘日光、灯光、月光下菊影的各种形象,从表面上看,这同一般有闲文人吟风弄月的诗作也无不同。但曹雪芹让湘云咏出这样一首情调暗淡的诗,是有其用意的。“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显然是暗示她未来凄凉的命运。

菊梦

林黛玉(潇湘妃子)

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

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

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这一首被李纨评为第三。用的是“八庚”韵。

诗题是《菊梦》,以拟人的手法写菊花的梦境,实际上是写黛玉自己梦幻般的情思,带有明显的谶语的意味。

首联点题:篱笆旁边的秋菊一觉酣睡,梦境清幽;梦中和月亮在云朵中飞翔遨游,却又不甚分明。写得如仙似幻,引出下联:菊花梦入仙境并不是羡慕庄生化为蝴蝶,而是因为怀念过去而寻找像陶渊明一样爱菊的盟友。这两句是说逝去登上仙境不是我所羡慕的,重结绛珠仙子和神瑛侍者的“木石前盟”,才是自己真正的意愿。最后两联说梦境已随着归雁远去而中断,却还留恋不舍,不由得对惊醒幽梦的蟋蟀鸣叫声感到烦恼。醒来后心里的哀怨又能向谁诉说?只好把自己的无限情思寄托给衰草寒烟这凄凉的秋景。

诗中透露出一股哀怨凄凉的气氛,似乎对黛玉的结局又作了一次暗示。

残菊

贾探春(蕉下客)

露凝霜重渐倾欹,宴赏才过小雪时。

蒂有余香金淡泊,枝无全叶翠离披。

半床落月蛩声病,万里寒云雁阵迟。

明岁秋风知再会,暂时分手莫相思。

这是十二首菊花诗的最后一首。用的是“四支”韵。

这首诗的前四句,是写菊花开始衰败之时的景象:露凝霜重的时候,菊花开始变得萎靡无力了,小雪节气刚过,美丽的菊花,已经开始凋敝了。虽然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但有着金子一般颜色的花瓣却开始变得暗淡了;枝叶虽然还是翠绿的,但是已经开始残缺零乱了。接着两句描写了一幅凄凉的图景:落满床第的月色,蟋蟀的悲鸣声,万里的寒云,以及南归的飞雁。这些与其说是写菊花凋零的凄凉环境,不如说是在暗示探春将来被迫远嫁的悲剧命运,“万里寒云”正是她被迫远嫁时的况味。“明岁秋风知再会,暂时分手莫相思”,也可同“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的曲子对应起来。尾联的感叹虽显慰藉,但实则显示出全诗凄凉惨淡的气氛。

宝钗为十二首菊花诗排顺序时说:“……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这就说得很明白,“盛”要以“残”作结。大观园金钗有十二个,菊花诗也恰好作了十二首,这不是偶然巧合,而是作者有意安排的。我们虽不能把十二首菊花诗作十二首判词看待,但应该把咏菊诗的总体看成是咏人——咏十二钗总的命运,最后是叶缺花残,万艳同悲,归到“薄命司”去。贾家要“一败涂地”,《残菊》就暗含着一败涂地时群芳的最后结局。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堪称全书中最为脍炙人口的篇章之一。菊是花中君子之一,曹雪芹将红楼群芳的婉约与金秋菊花的孤傲结合在一起,以女性诗章的流光溢彩,给菊花诗史平添了一抹不可多得的清新雅致。这些诗不仅本身对情对景,而且诗中有诗,以谶语性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在抒发个人情怀的同时,也预示着这些女子将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或悲或喜已不在话下。

将女人比作花是自然的事,但若将女人与菊花对上号,可就不一般。自古菊的疏野淡泊、独标傲世、顽强清高多与屈原、陶渊明、李白等豁达豪迈、铮铮傲世的一类人士所托,而曹公笔下的女子,却也纷纷忆菊、供菊、问菊甚至恋菊,寄托着各自不同的思绪和情怀。史湘云伴菊而欢,理想如月光下的菊影移动,模糊、虚幻、随遇而安,林黛玉怀秋心作菊梦,与菊同洁同傲同坚。贾探春精明严谨,又常作豁达之菊习。薛宝钗在菊的陶染下一反雍容娴雅、稳重平和的淑女风度,憨情菊思,凄伤戚戚。

红楼女子尤其类菊的一点便是“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宋·郑思肖《寒菊》)。她们聪颖不凡的才学及鲜明的个性都对礼教世俗发起了抗争,虽奏不出铿锵鼓声,但她们的抗争却也是历史的发展进步所不可欠缺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