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从关东军要塞形成看筑城战略的变革

原标题:从关东军要塞形成看筑城战略的变革

关东军要塞东起吉林珲春中俄朝边境,经黑龙江省中俄边境,西至海拉尔、阿尔山中俄、中蒙边境,分布在约5000公里的国境地带。当年,日军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耗尽巨资,强征中国数百万劳工,从1934—1945年,历经12年时间,秘密修筑了17处“筑垒地域”,在“满”苏、“满”蒙边境地带形成了一道“马蹄形”要塞防线,自誉为“东方马其诺防线”。关东军要塞及其修筑,是日俄争夺远东战争之后,延续下来的日苏战略对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修筑、却用于二战时期的防线,与法国“马其诺防线”、德国“齐格菲防线”等欧洲要塞防线处于同时代,是火药化军事革M向机械化军事革M过渡时期修筑的防线。要塞防线在苏军机械化部队的猛烈突击中崩溃而步入历史终结。回顾它的形成与终结,除了完成对那个时代国家历史,东北命运,地缘关系的认知以外,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引发出对当代筑城的变革及国家筑城战略的相关思考。

关东军要塞形成的历史动因

历史延续下来的日苏对抗是关东军要塞形成的起缘。19世纪末,俄国的“远东政策”和日本的“大陆政策”都把自己的触角伸到中国东北和朝鲜。1894-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实质上是俄国与日本在远东地区角逐的产物,是正面交锋的前奏曲。之后是“三国干涉还辽”事件,显示出日英的弱势与日本的羽翼并不丰满。1904—1905年,俄国“远东政策”与日本“大陆政策”以日俄战争的形式正面交锋。俄国的失败与日本的西进,为日本后来占领整个东北,推进至中俄边境,及其后来日苏在远东的对抗埋下的伏笔。

中日甲午战争后,孙中山先生率众在1911年推翻了满清帝国,成立了中华M國;紧接着1917年沙皇政权被新生的列宁政权取代,两个帝国相继没落,俄苏势力开始在远东退缩。日本趁机利用俄苏的退缩和当时中国的满汉矛盾,强行扶植建立“伪满洲国”,将势力范围推进至北满中苏边境,为后来构筑国境要塞奠定了地域和战略基础,并延续着日苏的新对抗。

日本占领满洲后,野心迅速膨胀,开始扩大**战争,并在海上图谋与英美交锋,视满洲为攻防苏联的战略基地和对付英美的战略补给生命线。日本把霸占满洲作为“抵御苏俄”的“帝国国防第一线”,并觊觎苏联远东。但苏联早就對日本的野心存有戒心,1932年最先在苏“满”国境地带修筑筑垒阵地和永久火力点,以防日军的进攻。同年,日军也开始着手考察筹划构筑“满”苏国境要塞,以作为固守满洲、伺机北进苏联远东的战略攻防线。日军于1938年和1939年对苏联挑起的张鼓峰事件和诺门坎事件,实际上是北进苏联的试探,但却以失败而告终,同时也证明苏军早已在“满”苏边境做好了抵御日军的准备。因此,1934—1944年日本修筑的第一期和第二期国境要塞,主要用于对苏进行攻势作战和机动掩护。随着太平洋战争的失利和关东军被抽调其他战场,1945年启动第三期要塞修筑工程,作战方针由攻势转为守势,修筑的要塞防线也只能作为防御屏障,以抵挡苏军的进攻。1945年的雅尔塔会议,苏联提出以收回日俄战争中俄国在满洲失去的权益为条件,答应英美在德国投降后三个月即對日宣战。可见,无论是日本还是苏联,都没有放弃对远东的争夺。从这个意义上说,日俄争夺远东接着延续下来的日苏对抗,是关东军要塞形成的战略背景。

机械化时代攻防新技术的运用奠定了关东军要塞防线形成的技术基础。从日俄战争至二战结束时的远东战役,正值火药化兵器向机械化兵器过渡的关键时期。攻城略地的武器由要塞炮过渡到坦克、飞机、自行火炮等机械化兵器,特别是苏联军事家们围绕如何有效的实施进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经验的基础上,形成了大纵深作战思想。它的基本原则是:在进攻集群中应建立突击群、牵制群、预备队以及火力群。其实质是用步兵、坦克、炮兵和航空兵对敌战术纵深实施轰击,以摧毁敌人的防御,然后集中快速部队和空降兵等优势兵力、兵器迅猛行动和突击。因而苏军组建了坦克集团军、机械化集团军、兵种合成集团军、空军集团军、防空集团军以及海上舰队组成的强大机械化部队,而筑城形式为适应这种武器发展的变化也由炮台要塞发展到了阵地体系时代。

19世纪末20世纪初,火药化兵器革M末期萌发的机械化兵器革M逐渐展开。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燃煤蒸汽机驱动的炮舰在海战和海陆攻坚中广泛运用。尽管同时代欧洲发明了汽车、坦克和飞机等机械化兵器,但陆地机械化兵器并没有从根本上生成战斗力,它的运用还需要时间和战争的检验。因此,适应火药化兵器的需要,陆战筑城形式仍以炮台要塞为主。它们一般构筑在国境或沿海地带,如清代的海防炮台要塞和俄国修筑的旅顺要塞,代表火炮要塞时代的典型筑城形式。

1914年—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坦克和飞机开始用于作战。欧洲国家战前构筑的独立炮台要塞,在使用各种口径密集火炮及其坦克和航空兵的沉重打击下,大多遭毁而未能完成使命,其致命弱点是要塞地域空间有限、兵力和兵器不能机动。于是一战后兴起了沿国境线构筑连续的永备筑城防线,代替相互隔绝的独立要塞。要塞防线一般沿国境绵延,由多个筑垒地域构成,每个筑垒地域由多个阵地支撑点构成,并在浅近纵深构筑有横向和纵向道路网。同时一战后随着坦克、飞机、自行火炮等新的技术装备进一步发展,欧洲和亚洲等国家开始建立日臻成熟的炮兵、坦克、航空兵等新兵种,使军队进攻的威力大大增强,更加强调机动作战,进一步刺激了战役战术的发展。

而关东军要塞是介于两种筑城形式中间的过渡产物,既不是火药化兵器时代的“要塞”,也不是机械化兵器时代的阵地体系,而是永备筑城与野战筑城相结合的筑城形式。在筑城史上起名为“筑垒地域”,意指为长期和持久防御而构筑的永备、野战工事和其他工事,并与各种工程障碍物相结合的地域(地带)。它的形成是机械化时代攻防新技术出现及其运用所推动的结果。

关东军为阻止苏军机械化部队的进攻和掩护日军进攻苏军的展开,沿国境线构筑了17个主要筑垒地域。东正面构筑有珲春、东宁、鹿鸣台、绥芬河、观月台、半截河、庙岭、虎头8个筑垒地域;东北部(三江)正面构筑有富锦、凤翔2个筑垒地域;北部正面构筑有霍尔莫津、瑷珲、黑河、法别拉4个筑垒地域;西部正面构筑有海拉尔、阿尔山,乌奴耳3个筑垒地域。各筑垒地域由3~7个防御枢纽部组成,每个枢纽部有5~7个支撑点,控制苏蒙通往东北纵深地域的重要山脉隘口,各筑垒地域中间填补野战阵地与障碍配置,在整个“满”苏、“满”蒙边境地带形成了一道“马蹄形”宽正面、浅纵深的筑垒防线。

筑垒地域既具有抵抗火炮摧毁的功能,又具有迟滞和反击机械化兵器机动进攻的功能。在抵抗火炮的摧毁强度上,一方面运用了当时最先进筑城技术,包括坑道掘进技术和钢筋混凝土技术等;另一方面,工事构筑强度也能承受不同口径火炮的打击。关东军要塞永备工事一般分特、甲、乙、丙、丁五个强度等级。在迟滞和反击机械化兵器进攻方面,阵地内配置有永备火力发射点和重炮阵地,构筑有反坦克壕、地雷场、铁丝网等障碍。一些地域还构筑野战阵地,具有了机动防御的功能。这体现了机械化兵器及其战术和筑城技术相互矛盾的推动过程,可以说,机械化时代攻防新技术的运用奠定了关东军要塞形成的技术基础。

欧洲要塞防线的兴起是关东军要塞防线形成的时代动因。欧洲各国战前修筑的相互隔绝的独立要塞,在一战中遭到毁灭性摧毁。于是,战后对永备筑城出现了两种相反观点。肯定派认为,应当沿整个国境线构筑连续的永备筑垒屏障;否定派则要求完全放弃在边境地带构筑工事的做法,认为只有使用坦克和航空兵立即展开全面进攻,使作战行动转移到敌占领土,才能保证迅速战胜敌人。它们认为筑城会起反作用,因为这样会使军队束缚在筑垒屏障内,削弱进攻精神。但总的来看,还是以法国为代表的肯定派占了上风。于是当时欧洲普遍兴起了筑垒防线的构筑。

法国于1930—1934年最早沿法德边境构筑了强大的永备筑垒,即马其诺防线。芬兰修筑了曼纳海姆国境筑垒防线,希腊修筑了梅塔克萨斯国境筑垒防线。俄国于1929—1930年开始在国境构筑永备筑城:在欧洲国境线上构筑了西部永久筑垒地带;在亚洲苏“满”国境线修筑了东部永备筑垒地带。德国融合了肯定派和否定派的观点,既重视发展坦克和飞机机动兵器,又不放弃沿国境筑垒,在1935—1936年修筑了齐格菲防线。

日本修筑关东军要塞,显然受到当时欧洲修筑要塞防线影响。起初关东军受苏联修筑东部筑垒地带的影响,1933年关东军侦察到苏军修筑碉堡阵地,并报告了日本参谋本部,引起了日本参谋总部的警觉。1933年10月,日军参谋本部作战课长铃木率道大佐带领陆军省、部幕僚对“满”苏国境地带进行侦察,1934年5月,关东军启动要塞修筑工程。关东军要塞设计与构筑受法国马其诺防线的影响,防线内阵地工事配置与构筑具有诸多相似性,如工事深入地下,有的安装有电梯,地面有帽堡工事等,并将要塞防线自誉为“东方马其诺防线”。既顺应了欧洲国境要塞防线的发展潮流,又步入了要塞防线发展的后尘,因此,关东军要塞是要塞防线时代的产物,尤其是欧洲要塞防线的兴起,对关东军要塞的形成是有时代性推动和影响的。

关东军要塞防线的终结

关东军要塞实际上在它未诞生之前就早已注定了它的覆灭命运。战前沿“满”苏国境构筑的绵亘筑垒防线,显然经受不住陆空协同与高速机动的机械化部队的冲击。关东军企图用三分之一兵力依托关东军要塞抵抗苏军的进攻,消耗其力量,而后以纵深战略预备队实施反攻。一线守备部队以步、炮、工兵为主,编成4个独立混旅团和多个步兵师团,而且大部分火炮都是阵地固定火炮,不能机动,在要塞防御的机动作战方面并未形成战斗力,整个防线完全陷入了消极固守防御状态,缺乏后卫机动支援,缺乏防空火力,纵深短浅,筑垒地域间隙大。这对于具有强大突击能力和机动能力的苏军机械化部队来说,形同虚设。

苏军以在欧洲战场锻造的强大机械化部队,运用机械化时代成熟的“大纵深作战理论”,于8月9日全线发起对关东军的进攻。以11个合成集团军、1个坦克集团军、3个航空兵集团、1个坦克军和3个机械化军编成三个方面军,从东、西、北三个战役方向向长春、沈阳实施向心攻击,采取迅猛突破筑垒防线的强攻战术,大纵深迂回战术,分割合围关东军。西线后贝加尔方面军,以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第五坦克军、第七、九机械化军为主力编成,粉碎满洲里、阿尔山筑垒地域的抵抗,迂回到海拉尔部分筑垒地域,穿越过沙漠和大兴安岭,至14日前进500公里至博克图;东部远东第一方面军迂回到日军筑垒地域,至14日前进170公里至牡丹江;北部远东第二方面军强渡黑龙江,突破关东军东北部和北部正面筑垒地域,至14日前进120公里,进逼孙吴筑垒地域。苏军仅在短短6天时间内,便突破了日军花费12年时间构筑起来的要塞防线。至8月30日,苏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彻底摧毁了关东军意志。随后苏军将关东军要塞内的物资运往苏联,对要塞工事实施了大规模爆破,关东军要塞防线彻底宣告终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