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村上春树:职业小说家的跑步生涯

原标题:村上春树:职业小说家的跑步生涯

“他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村上春树

我开始每天都跑步,是成为作家之后的事。作为一个写作者,通常需要一天伏案工作若干小时,而我发现,如果这样缺乏锻炼,你很快会增加体重、身材走样。那是22年前的事了。同时,我也借这个机会戒了烟。你知道,自从我成为了作家,我的身体迅即变得健康起来。你可以说我是个例。但正因如此,我现在的体重仍然保持和当初一样。

在成为作家之前,我在东京市中心经营一家爵士酒吧。那项工作意味着,我通常在乌烟瘴气的环境里工作到很晚。当我可以通过写作来维持生活的时候,我是相当兴奋的,于是我当即决定,“我要坚决过一种健康的生活。” 早上5点起床,天天如此,先处理一些工作的事情,然后就去跑步。这样常常使我精神振奋。

我一般每周跑60公里:一周6次,平均每天10公里。根据情况,有时候多一些,有时候少一点。如果没有比赛,我一般用中等的速度跑,标准就是让自己觉得从容和舒服。如果是准备比赛,我有时候会专注于速度练习。但其他多数情况,我是没有特别配速的跑,目的就是让自己舒服。

在这我应该特别补充的一点是,我最近(2004年)参加到铁人三项的练习中,所以,日常的练习包括了自行车和游泳。这样,我一周大概只跑3到4天。

我之前跑过6次波士顿马拉松。我认为马拉松比赛最好的体验就是沿途转换的美景以及热情路人的支持。每次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我都觉得分外开心。据我的参赛经验,波士顿马拉松是最有魅力的。(当然,纽约市马拉松也很令人激动,但是与波士顿的不同。)

跑波士顿马拉松的一大挑战,是如何设定一个好的配速。因为比赛开始阶段的赛道有很多下坡,所以我总是觉得很棘手,我不知道我到底应该跑多快。尽管在这一赛道跑过多次了,我从来都没觉得有任何一次可以说是“耶,这回跑对了!”

然而,不管这个比赛多么有挑战性,最后通过设在Copley广场的终点线,然后去Legal海鲜饭店,吃着清蒸小蛤蜊,喝着Samuel Adams啤酒,我觉得这是我人生最美的时刻。

以前住在那儿的时候,我是沿着Charles河沿岸跑。我很喜欢在这个地方跑,尽管冬天会很冷。

全世界我最喜欢跑步的地方?我想到的是以前住在希腊的一个小岛上。因为我是那里唯一一个跑步的人,所以总有人对我喊话说:“你干嘛跑步呢?”,“对健康不好吧?”,或者“别跑了,停下来喝杯Ouzo酒吧?” 真是很有趣。

我跑步的时候尽量什么都不去想。实际上,我经常跑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不过,当这样跑的时候,有些东西会很自然而然的冒出来,就可能成为一些写作中的想法。

但总体来说,我试着通过不想任何东西,让脑子休息和放松。我跑步的时候可以让写作时灼热的神经冷静下来。

我一般听摇滚。我认为音乐节奏越简单越好。比如CCR乐队,约翰·梅伦坎普,或者沙滩男孩的音乐。我把音乐刻在MD上,跑步的时候放在随身听里听。我曾经跑过10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那次我本来打算从头到尾听莫扎特的《魔笛》,但后来觉得太燥人了,所以中途放弃。打那时候,我觉得歌剧不适合跑步时候听。

我跑了3次纽约马拉松。最棒的体验是我可以用双脚跑过,并且欣赏这个唯一的、巨型的城市,全程如此,真心满足。

赛道上有真正令人吃惊的、繁杂的城区; 每个地方都有其独特的人群和文化—这种感觉只在纽约。另外,我跑马拉松的最好成绩也是在纽约创造的。

要说一点不足,那就是,赛前在起跑线等起跑,阵阵寒风会让人冻得哆嗦,而且等得时间很长。

我很希望每年都完成一场马拉松,希望坚持的年限越久越好。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完赛时间在不断延长,但马拉松已经成为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在过去的22年里,我从跑步中获得的最让我受益的一点感受是,它让我对自己的身体满怀尊重。我觉得认识到这一点,对所有人都很重要。

对自己身体的尊重,使得你也可以尊重其他人。如果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能体会到这一点,那么就不再会有恐怖主义和战争。但显然,令我们非常失望的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至少不是我认为的如此简单。

对一个小说作者来说,最重要的资质莫非想象力,理解力和专注力。但要这些能力一直处于一定高度的水平,你绝不能忽略的一点就是保持体力。没有坚实的体力做基础,你不可能完成任何错综复杂或者要求很高的事情。这是我的信念。如果我没有坚持跑步,那么我想,我的作品可能就会与现在的截然不同。

来自村上春树在2004年接受Runners World的专访。

译者:Sound Mind

原作者:Yishane Lee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