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0名科学家给国外打工?看中国如何借力率先实现核聚变发电!

原标题:3400名科学家给国外打工?看中国如何借力率先实现核聚变发电!

12月5日,科技部网站刊发一条新闻,报道“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集成工程设计研究”项目启动会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举行。这被媒体解读为中国向率先实现人类受控核聚变发电的重要一步。

报道显示,近几年来,我国核聚变事业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就和突破。在国家磁约束核聚变能发展研究专项支持下,2015年完成了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CFETR)概念设计。从相关资料平台我们就可以发现,从2013年开始有关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的论文就呈现井喷式的增长。2017年7月中国东方超环(EAST)成为了世界上首个实现稳态高约束模式运行持续时间达到百秒量级的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对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有重大意义。

中国受控核聚变的研究,开始于上世纪60年代初。从70年代开始,中国集中选择了托卡马克为主要研究途径,先后建成并运行了CT-6、HT-6B、HT-6M等托卡马克装置,组建并锻炼了一批聚变工程队伍。而从21世纪开始,中国又相继建立中国环流器二号、东方超环(EAST)等大型托卡马克装置,使中国在磁约束聚变研究领域进入世界前沿,使中国成为世界上重要的聚变研究中心之一。

同时,中国还积极利用国际平台提升核聚变研究水平。2003年2月,中国正式加入举步维艰的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谈判;2008年,我国全面开展ITER计划工作。自2008年以来,我国陆续承担了18个采购包的制造任务,涵盖了ITER装置几乎所有关键部件。截至2016年底,我国有超过3400名科学家和2700名研究生参与了ITER计划的相关研究。通过参与ITER计划,中国在材料科学、超导技术、精密加工等相关领域的研发能力和技术水平取得长足进步。

因此,千万不要以为中国数千名科学家参与国外研究,就是给外国打工,要看到中国核聚变不缺理论,缺的是工程实践经验,而ITER则是一个绝佳的平台。通过这种国际合作,中国逐渐掌握大型聚变反应装置制造技术。造出来了,国外要给钱,造不出来,我们也不吃亏,造出来运转不了,我们更获得了经验。这种别人掏钱刷经验的事,何乐而不为?

经过全面消化吸收ITER技术,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则要实现反超,ITER要在2025年启动,但它并不能实现商用化,也不能输出能量,而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则要解决未来商用聚变示范堆必需的稳态燃烧等离子体的控制,氚的循环与自持,聚变能输出等问题,重点研究聚变堆材料、聚变堆包层及聚变能发电等新技术。2030年建成的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将使中国成为世界首个利用核聚变能发电的国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