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我连“打Call”都输了!人家用龙虾打电话…

原标题:这一年我连“打Call”都输了!人家用龙虾打电话…

Rob Pettit利用老式手机创作的装置作品

近来,大家经常用“打call”的说法来为偶像或朋友加油。当“打电话”变成口头语时,人们会发现有很多创作者借助电话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观念。

达利与电话

与电话有关的艺术品最经典的应该算是达利的《龙虾电话》,荒谬的结合不仅是超现实主义的最好诠释,也证明了灵感来自于身边偶然发生的故事。两种毫不相干的事物机缘巧合之下变成一件艺术作品。据说,这是达利在参加资助人举办的晚宴时,在餐厅看到了龙虾壳,正巧有人将龙虾壳扔在一边时,不小心掉到了电话上。

艺术家达利

但在这件作品中,电话和龙虾并不是浮于表面的意义,而是有关于性的强烈含义。听筒对应着龙虾的头部,尾部则是话筒的位置。所以当通话者拿起电话时,龙虾的尾部贴近接听者的嘴部,荒谬感油然而生。

达利《龙虾电话》,1936年

《龙虾电话》不止一个版本。最初,这件超现实主义作品是为英国诗人爱德华·詹姆斯(Edward James)创作的。他对超现实主义极其热爱,甚至超现实主义画家勒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也曾以他的背影画过一幅画。

白色版本的《龙虾电话》

1935年,达利受杂志《American Weekly》邀请创作一系列作品,需要他根据纽约给他留下的印象来进行创作。其中一幅画作的题目叫做“NEW YORK DREAM - MAN FINDS LOBSTER IN PLACE OF PHONE”——可见龙虾和电话对达利的影响不少,在他后期的作品中也经常出现这两种元素。

达利《Mountain Lake》中再次出现电话的元素

艺术地玩手机

随着时代变迁,电话也会更新换代变成智能手机,老式的电话也只能留在像达利的超现实主义作品中。手机不仅仅是具有功能性的物品,还是艺术家手中的创作媒介,让大家转换不同角度去观察生活中日常出现的手机。

《Uncle Roy All Around You》

早在风靡一时的游戏Pokémon Go出现前,艺术团体Blast Theory跨越了简单的互动模式,让现实和虚拟世界融合在一起。《Uncle Roy All Around You》是一款把虚拟世界和现实城市的街区连接在一起的游戏。玩家需要用手机在60分钟内寻找到神秘的“Uncle Roy”,同时在线玩家在同一区域的虚拟地图中移动,追踪街上的玩家并发送他们相关线索。

《Uncle Roy All Around You》

艺术形式不只局限在手机的媒介形式,手机延伸出的科技也是艺术家尝试的领域。常驻在布鲁克林的艺术家Paul Notzold开发出一套与观众互动的信息系统——TXTual Healing。这个艺术项目可以让走在路上的观者发短息给一部手机,与Paul Notzold的电脑相连。当信息送达时,它会显示并投影在街边建筑物的对话泡泡中。

Paul Notzold《TXTual Healing》

基于手机的艺术作品都有很强的互动性,因此也更容易使用装置艺术的表现方式。建筑师Ursula Lavrenčič和信息设计师Auke Touwslager共同开发创作了《Cell Phone Disco》,视觉化了手机的电磁场。当人们在这件装置作品附近打电话或接电话时,上千个小灯就会闪烁。《Cell Phone Disco》将我们无法看到但存在的事物变成了艺术。

《Cell Phone Disco》

而法国视觉艺术家Beatrice Valentine Amrhein则是增加了手机的数量。相比现在的智能手机,她使用了老式手机。25部手机被充电线绑在一起,转变成一个枝形吊灯的造型。她一直关注她身体的每个部分,所以通过手机来强调身体。

Beatrice Valentine Amrhein《Video Lustre》,2007年

每个小屏幕上显示的是她身体的细节,从嘴唇到眼睛都被拆散在每部手机上。同时,碎片化的图片也构成了艺术家的身份感,探讨人性和科技之间无法分开的关系。

更加成熟的技术还属teamLab的作品《水晶宇宙》,它由上万个LED灯所构成。观者可以自由走动,他们的行为会影响作品的效果,同时可以通过智能手机选择和作品之间的互动效果。观者走近这件作品会感到强烈的立体感,当在观赏区后退时,会看到无缝连接的二维画面。

teamLab《水晶宇宙》

由两位俄罗斯艺术家组成的创作团队Electroboutique持续关注社交媒体和科技艺术。他们创作了一件大型iPhone雕塑,呈现出一个被扭曲且旋转而上的手机。这件作品的造型是根据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塔特琳塔创作的。虽然塔特琳塔未曾建造完成,但曾被称为第三国际纪念碑。两位艺术家也想用这种形象,把iPhone雕塑变成在手机普遍存在的现代社会中的一种神圣的象征。

Electroboutique《3G International》,2010年

设计师Gabe Ferreira更是把手机文化转换成巧妙的方式,带给大众反思的空间,去思考社交媒体的文化。在公共空间中,这只硕大的“iPhone”可以让任何人看到作品中的自己,因为手机中间是一面镜子。很多观者可以在作品前自拍,也正合艺术家的初衷,表达了人们不断沉迷分享给别人自拍的风潮。

Gabe Ferreira《Screen Identity》,2014年

Gabe Ferreira《Screen Identity》,2014年

App里也有艺术

手机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作品中老式的手机可能很快就被替代。基于App创作的作品虽也易被潮流甩在身后,但能一时博得很多眼球。

《Biophilia》

比约克在2011年发行了第八张专辑,同时与专辑相关的一系列App也同步上线。三年后,她的“Biophilia”成为第一个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的App。

艺术家比约克

比约克和艺术家、设计师、科学家、作家以及软件工程师共同合作制作出此款App。通过3D的星际探索宇宙中的可能性,这与比约克专辑中的主打歌《Cosmogony》相呼应。用户可以用Biophilia学习或制作音乐,同时去找寻自然现象或简单地享受音乐。

《Biophilia》

2010年,Max Weisel作为天才型的软件开发师,早在Apple App Store出现前,就涉猎iOS软件开发。在出现App时,他才十六七岁,但是已经能够制作出很多App软件。其中,他的一款名为Soundrop的App参加了2011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Talk to Me",被比约克发现。在这个契机之下,Max Weisel参与了比约克的Biophilia项目。Soundrop是一款音乐化几何游戏,充满了复杂如迷宫般的音响范围。

《Soundrop》

最初不是艺术家的Scott Snibbe是以Adobe After Effects开发工程师的身份开始制作各类App的。他的大多数作品以音乐和其特性为主,曾被美国惠特尼美术馆和旧金山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其中,他制作的METRIC: Synthetica深受意大利建筑团队Superstudio的超现实主义风格启发,结合了超现实主义的场景和音乐。他们概念化建筑物,增加了人、自然和技术之间的关系。

《METRIC: Synthetica》

2010年,John Baldessari开发了一款In Still Life,虽然操作简单,但是17世纪荷兰画派的元素成为了最大亮点。用户可拖拽38种事物,变成一幅17世纪荷兰大师的杰作。即便基础的想法并不新颖,但它可以让人人都成为创作者。

John Baldessari《In Still Life》,2010年

大家所见的日常图像转化成声音和几何画面,已经不是一件难事。其实,手机也能对环境中的颜色和光亮反应出一系列的音调和图画。

设计师Rainer Kohlberger根据具体艺术有感而发,制作出了一款field。这是一种与抽象艺术相对的艺术形式,与数学和几何学密不可分。真实的光和运动成为了算法的一部分,扩展了几何和声音上的局限性。

在现在的日常生活中,我们的手机几乎无法离身,被绑住的思维也无法挣脱现实。艺术是让众人抬头的一个好契机,无论是从手机镜头中刚好看到的艺术,还是现场的作品,都是生活中随处能够看到的美好。

监制/齐超

编辑、文/张一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