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华西村是怪胎还是奇迹?“天下第一村”会被389亿的负债打垮吗?

原标题:华西村是怪胎还是奇迹?“天下第一村”会被389亿的负债打垮吗?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这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古人眼里的一个令人艳羡的桃花源。而新时代里面,人们对桃花源的期许恐怕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很多人认为华西村就是现代桃花源的一个样板:“分豪车、住别墅、存款上千万”,尤其是那头一吨黄金打造的金牛,更是让不少人羡慕不已。但是不久前,华西村负债389亿,走向了破产边缘的消息引发热议。

为此,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也不得不召开临时村民大会,并接受媒体专访,来澄清传闻。“我们华西村到底怎么样,我们华西人最清楚,外面有什么声音,让他们去说,我们华西人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这个一直伴随着争议的村子,很多人眼中的怪胎、很多人眼中的奇迹,12月26日,我们来说说华西村。

01

身负盛名的“乡镇企业”

当我们谈论华西村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

一个是华西村的老书记吴仁宝,这是华西村的精神领袖,即便其已身故,但是其影响力仍在。另一个就是华西集团,这是华西村的事业主体,无论是豪车、别墅还是存款千万,取得这些靠的也是华西集团的分红。

上世纪八十年代,吴仁宝在江阴县委书记的位置上,放弃了升迁的机会,回到了华西村,带领村民致富,一时传为佳话。“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华西村一度成为了全国首富村。

1993年底,华西集团正式组建成立,集团由江阴市华士镇华西新市村村民委员会全权控股,业务内容包括钢铁、房地产、纺织、旅游、金融等多个行业。华西村的党委书记兼任华西集团董事长,第一任董事长为老书记吴仁宝,现任董事长是吴仁宝的第四子吴协恩,而吴家多位亲友均在华西集团担任要职。

华西村靠吴仁宝成为了中国最著名的乡镇企业之一,而吴仁宝也靠华西村扬名,2005年,吴仁宝作为封面人物,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杂志。

02

华西村是怎样炼成的

有人说华西村是怪胎,有人说华西村是奇迹,声名远播,产业庞大,但是这个知名的乡镇企业除了村子的名字,其他知名产业却并不多,即便是其控股的上市公司华西股份(000936.SZ),在同行业上市公司中也表现平平。大家知道,华西村是在吴仁宝的带领下富裕起来的,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富裕起来的。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研究员傅蔚冈就在其专栏中描述了华西村的“核心竞争力”——高超的融资渠道:

①名义成本低、回报率高的“信贷配给”在实际运行中,其获得的手段和渠道必然是非市场化。华西村坚定走集体经济,因此也获得了和国有企业相同的信贷待遇。这意味着企业经营只要不是太差,那么它就可以获得超过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

②华西村不仅仅获得了较为低廉的信贷成本,同时在土地资源上也是占尽便宜。2001年以来,华西村陆续兼并了周边20多个村庄,华西村迅速从0.92平方公里扩大到35平方公里

因为在当下城乡二元的土地制度下,华西村如要获得企业发展所需要的土地,就必须占有国有的土地资源——而这是需要向政府购买的。但是通过并村的行动,那些村子的土地就自动成为华西村的资产,而且“发展集体经济”的名义使得它合法的使用集体土地,这个土地成本是极其低廉的。

③华西村能够持续获得资金的另一大法宝就是收入分配模式。他们通过“少分配、多积累,少拿现金、多入股”的方式减少了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凡村办企业的工人,每人每月只领取30%的工资,其余的70%存在企业作为流动资金,到年底一次性兑现。员工的奖金通常是工资的三倍,但并不发给职工,而作为股金投入企业,第二年开始按股分红。一旦村民离开村集体,那么此前的股份就与其无关,“净身出村”,华西村就通过这个办法把村民的利益和企业仅仅捆绑在一起。

华西村都靠着这些红利,走到了今天。

03

389亿的负债率高不高?

而对于华西村这一次的风浪来讲,重点在于一个数字:389亿。

这是华西集团2016年一季度的负债情况,猫哥翻看上海清算所的信息披露,找到了华西集团2017年三季度的报告。报告显示,华西集团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02.1亿元,净利润1.62亿,负债总计387.42亿,总资产558.26亿。据此计算,其资产负债率约为69.4%。

根据大公国际资信在7月份发布的跟踪评级,华西集团的长期信用评级维持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

华西集团的资产负债率算不算高?

这个结论并不太好做。不同的行业的资产负债水平不同,这是人所共知的,简单的做数字上的比较并不能直接得出什么有信服力的结果。华西集团重要的业务板块,相当一部分都是高资产负债率的板块。

● 钢铁业:整个2016年,华西集团的营业收入的64.22%,是由钢铁板块贡献的,而2017年前三季度,这个数字接近70%。而整个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在69.9%,那么华西集团的69.4%的数字,显然还没有到达平均水平。

● 金融业:其综合毛利率最高的板块为金融板块,高达63.33%,在金融行业实在排不上号。

● 房地产:资产负债率最高的三个行业,金融、建筑、房地产,华西集团算是占齐了,虽然房地产板块并非华西集团的绝对主营业务,但是其下属的公司中,不少都涉及到房地产业务。上市房企的的平均资产负债率77.26%,华西集团还是没够着。

实际上这也不是华西集团资产负债率最高的一年,2011年,华西集团的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9.84%。

客观的说,389亿的负债,不论总额度还是负债率都算正常,离破产还远。

04

如果债务不是问题,那问题是什么?

债务问题只是一个引线,华西村在争议中前行,但是也在其中暴露出隐忧。

▌1)转型乏力

老书记离任,新书记上台,华西村也在转型,从传统产业转向服务业、金融业等“新产业”,而最为明显的转变恐怕要数华西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华西股份,由化纤行业公司转向了金融行业,2015年,华西股份开始确立“投资+融资+资产管理”金控平台的战略目标。

甚至放言,“华西本部的钢铁厂、化纤厂甚至可以关闭”。

不过华西集团近三年来的营业收入,钢铁所占的比例均在60%以上,化纤纺织占比在10%以上,在2017年一季度,钢铁贡献的毛利润就占了64%左右。

连吴协恩在回击传闻的时候也说道,“钢铁、化纤板块业务盈利大幅度增长,服务业整体平稳,集团经营情况好于往年”。

那么如果钢铁厂、化纤厂关闭,这都不是什么“脱实向虚”还是“脱虚向实”的问题了,华西村恐怕要经历一个不小的阵痛。

更何况钢铁、纺织等行业为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据报道,华西钢铁板块的职工就有2.5万人,如果关闭,这部分职工的去向问题,就又是一个难题。

而上市公司华西股份虽然已转型金控平台,但其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上涨,依然是靠其原有的化纤产品,而利润有所下滑,华西金融投资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包丽君的解释是,“主要是今年资本市场行情不好,我们没舍得抛售金融资产,去年抛售了东海证券,导致盈利大幅攀升,这样一比较,就显得今年盈利不理想。”

▌2)低成本的资源占用

因为名声在外,如前文所说,华西村能够争取很多的低成本或者零成本资源,389亿负债中有相当比例的无息贷款,地方政府和企业都需要这样的明星存在,以验证某些制度存在的合理性,所以不断的把更多的社会资源投入其中,而这些资源,市场化的企业是很难争取到的。

▌3)家天下的管理

而另一个为人诟病的就是“父传子”式的接班话题。

随着吴协恩代替吴仁宝成为新任董事长的时候,关于华西村“家天下”的争议之声就没有断过。尤其是在华西集团董事会中,与吴家有血缘(或亲缘)关系的董事比例超过五成。

吴协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从私心角度考虑,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接班,这太过辛苦,但如果我的孩子真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阻拦。”

话是这么说,但吴协恩长子孙喜耀自2008年澳洲留学归来之后,还是回到了华西村,曾担任过吴仁宝秘书,现在是华西村互联网电竞这些“年轻”板块的操盘手。

吴协恩也透露,孙喜耀和王思聪的关系很好,这不免更让人产生“接班”的联想,一个不希望接班,一个不被希望接班,但是问题是,万达是民营企业这还好说,华西是集体所有制企业,根本不存在接班的问题。

华西村到底是怪胎还是奇迹?特殊时代的产物总能引起人们很多的议论,而各自观点也都有时代的烙印,时间是最好的解决方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