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福建首富黄如论是如何玩转熊猫新能源的 | 龙门阵

原标题:前福建首富黄如论是如何玩转熊猫新能源的 | 龙门阵

文/蟹老板 毓肥

图/网络

一年前的今天,是周一。

一大早,北京的互联网圈就炸了锅。从朝阳区到海淀区,从国贸CBD到西二旗,每一间工位上的人,都在打听:「今天BOSS参加早会了吗?」

投资大佬徐小平很快发了条微博,说圣诞节看了三部电影,好爽;360 的周鸿祎,则发了「放屁」两个字;当时的宇宙第一网红Papi酱也跑出说,「我住在朝阳区,谁举报谁呢?」。

这些在今天看来非常奇怪的言论,在当时,却是从网红KOL投资大佬到各类VPCEO,不得不说的话。

因为,就在圣诞节当天上午11时许,北京警方发布了一条重磅的扫黄微博:

根据群众举报,12月23日晚,北京警方分别从位于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的保利俱乐部、海淀区的蓝黛俱乐部、海淀区大钟寺东的丽海名媛俱乐部,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

根据群众举报,12月23日晚,北京警方分别从位于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的保利俱乐部、海淀区的蓝黛俱乐部、海淀区大钟寺东的丽海名媛俱乐部,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

当夜,江湖就传出,这三家俱乐部,都是「互联网从业人员经常去的地方。」

一份名单,甚至言之凿凿说「Daniel、Emily、Emma、Madison、Mathew、Adrew」等等大佬都被抓了,间中还杂糅着「女屌丝网红、网红十一人」、「被抓时衣衫不整、反抗激烈」、「下了死命令,赶在明天头条出来之前捞出来」等等描述。

当时的公号配图,徐小平的位置上空着。

这些描述,在2016年的年底,引发了一场全民的狂欢。欣喜的网民们,用各类「段子」,去调侃那些高高在上的投资大佬互联网高管KOL宇宙网红,发泄着对现实世界的不满。

当然,徐小平最后只是冒充了一把「权力嫖客」。

但在2017年的同一天,回望轰轰烈烈了一整年的新势力造车,我们却发现,一年前的那场扫黄,原来却只是一场与新能源汽车有关的资本故事里,一个小小的情色章节。

在真正的故事中,有曾经的福建首富黄如论;有早在2015年就敢下二十万纯电动订单的共享出行公司熊猫新能源;有闪崩后停牌至今的顺威股份;自然,还有世纪金源、华信北京等等幕后大鳄,以及刚刚与国家电网、滴滴出行联姻的国能新能源汽车(Nevs)....

故事精彩又让人觉得沮丧:

原来,在资本及政治的层面,产品、技术以及互联网思维,都是细枝末节!

北京人肖亮

在人们残留的记忆中,北京去年圣诞的扫黄,是众多互联网大佬「不得不出面回应」的尴尬与无奈,类似薛蛮子嫖娼事件的重演。

徐小平在朋友圈澄清

大家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大佬嫖娼」之上,但当时就有人觉得,有人在故意将水搅混,以掩饰或者削弱对背后真想的追踪与挖掘。

背后的真想到底是什么?新京报等媒体开始进行连续追踪,从当年的元旦前后,一直追到今年的2月6日。

大众点评网上曾经的保利俱乐部照片

公开报道先是盯着「保利俱乐部实际控制人」李学峰不放,指称其是富二代,并同时投资一家在线理财平台、作为赛车手涉足赛车行业,是以「赞助车模」的方式,切入娱乐业的。

但最终的实地走访表明,李学峰并没有显赫的身世,只是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早年丧母,父亲曾在北京市汽车修理公司上班。小时候爱玩,曾跟胡同一位老师傅练拳,学习不行,没有念高中,十多岁就在社会上闯荡。

第二位被广泛提及的,则是安徽人赵诗敏。年轻时在前门一带做黑导游,后来进入保安公司担任后勤主任,之后自行创业,名下有一家跟保利地产有合作的保安公司「中天护卫公司」。

但在今年1月9日,有记者在中天护卫的办公点,见到了赵诗敏。留着极短头发的他,对于参股保合利佳(保利俱乐部公司),只说了一句「跟我没关系,有关系我也不可能坐这。」

不是李学锋、不是赵诗敏,调查,最终指向了1971年出生的、保利俱乐部前老板北京人肖亮。

网传俱乐部图片

公开报道称,肖亮是通过名下名下的君悦紫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社会上招募模特、小姐,并组建小姐团队,向多家夜总会、KTV输送,并参与经营分成的。

夜场是谁管人谁就管经营,(保利俱乐部)小姐少的时候七八十人,多的时候一百多人,基本都是肖亮的人。

夜场是谁管人谁就管经营,(保利俱乐部)小姐少的时候七八十人,多的时候一百多人,基本都是肖亮的人。

在北京警方今年2月7日最后一次情况通报中,「肖某」因此被列在第一位。

在警方的通报中,肖亮是头号人物。他不仅是保利俱乐部的实际控制人,也是另一家被查的丽海名媛俱乐部的隐形股东,同时也负责向最后一家被查的蓝黛俱乐部输送小姐。「北京做夜店的(老板)没有不知道他的。」

福建首富黄如论

但肖亮,真的是幕后大老板吗?无数诡谲奇异的反腐故事都告诉我们,这样想,Too simple!

曾被人忽视的「蓝黛俱乐部」,才是真正的关键。

肖亮纵横北京欢场,起家就是在世纪金源旗下酒店内的北京蓝黛俱乐部。很多业内人都说,肖亮和李雪峰十余年前,都曾在蓝黛俱乐部工作,负责管理服务生。肖亮甚至担任过北京蓝黛俱乐部的执行总经理。

蓝黛俱乐部作为老牌夜店,走出了一帮管理人员到北京夜场。

蓝黛俱乐部作为老牌夜店,走出了一帮管理人员到北京夜场。

在工商登记中,蓝黛俱乐部是由北京蓝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营,该公司控制人为林征宇、吕彬、吕琳等人。其中,林与琳是夫妻,双吕是亲戚,都是福建人。

事实上,蓝黛俱乐部还不止一家。除了北京两家蓝黛KTV经营场所地处世纪金源集团旗下酒店外,福州、贵阳的蓝黛俱乐部也均设在当地的世纪金源酒店内。

在蓝黛俱乐部被查后,世纪金源文化宣传中心总监张迎春就跑出来说,蓝黛俱乐部与世纪金源集团的合作始于2001年福州世纪金源大饭店的开业,这也是最早营业的蓝黛品牌的门店,但是,「我们和蓝黛就是租赁关系。」

只是单纯的租赁关系?说出来,连网民都不信。

于是,在1月份,有关世纪金源董事局主席黄如论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的消息,就开始疯传。

黄如论是个传奇人物。公开资料显示,黄如论1951年9月出生,福州连江县人,旅菲华侨。1986年只身到菲律宾淘金,1991年返回福州办房地产公司,现任世纪金源集团董事局主席。

他的身份很多,譬如中国致公党福建省委副主委、福建省政协常委、云南省人民政府顾问、中国侨联常委、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重庆华商会会长等。

2016年,黄如论以237.9亿元资产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49名,由此被称为福建首富。同年,黄如论连续13年名列中国慈善榜单前六位。

2016年6月,云南原省委书记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开庭,其接受贿赂名单内,世纪金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赫然在列。

白恩培资料照片

据公开资料显示,白恩培在主政云南时,曾多次对世纪金源在当地的慈善活动表示赞赏甚至批示。其后来广受诟病的大昆明、大丽江、大云南规划,也让世纪金源在当地的房地产与旅游地产开放上占据了显赫位置。

说回当时的传闻,张迎春回应到:

没有这回事,春节前他在大陆时我还去拜年了,现在他在菲律宾。

没有这回事,春节前他在大陆时我还去拜年了,现在他在菲律宾。

但在菲律宾的黄如论,最终还是在四个月后「出事」了。今年6月21日,福建当地报纸发文称:

鉴于黄如论涉嫌行贿犯罪,根据中共福建省委建议,依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及有关规定,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决定,免去黄如论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常务委员职务、撤消其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委员资格。

鉴于黄如论涉嫌行贿犯罪,根据中共福建省委建议,依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及有关规定,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决定,免去黄如论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常务委员职务、撤消其政协第十一届福建省委员会委员资格。

马超与熊猫新能源

黄如论的出事,让马超陷入了窘境。

等等,谁是马超?

中国资本市场出神人,马超就是一个神人。

资料显示,1983年出生的马超,在2007年24岁时就担任了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目前,则是华信超越(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北京”)的实际控制人。

海南观澜湖冯小刚电影公社

其掌舵的华信北京,虽然知名度并不高。但在2014年,就曾斥资7亿元入股了华谊兄弟实景娱乐板块,打造了海南观澜湖冯小刚电影公社一期等多个影视文化项目。

被媒体「点名」深谙媒体运作的马超,在操盘完文化项目后,很快与世纪金源一同,瞄上「新能源汽车」项目。

2015年9月14日,注册资本1亿元的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熊猫新能源)成立了,法定代表人为马超,股东为高华财信、世纪金源集团、樟树市汇信成长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张国九等。

工商资料显示,世纪金源集团位居第二大股东,出资额为2000万元。

3个月后,熊猫新能源与国能电动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签署了一分轰动整个汽车行业的协议。

这份协议约定,到 2020年年底,Nevs将向熊猫新能源交付不少于15万的9-3 Sedan电动车和10万辆电动运输车和小型巴士,订单总金额高达780亿元。熊猫新能源讲通过这次采购,为其在全国的电动共享出行业务服务。

这份协议约定,到 2020年年底,Nevs将向熊猫新能源交付不少于15万的9-3 Sedan电动车和10万辆电动运输车和小型巴士,订单总金额高达780亿元。熊猫新能源讲通过这次采购,为其在全国的电动共享出行业务服务。

虽然国能在天津滨海新区的工厂,当时才刚刚奠基,但这份巨额的订单,立即让国能成为当时最受瞩目的造车新势力——「含着巨额订单出生」的新能源新车企。

国能董事长蒋大龙当时的心情想必是特别喜悦的,就是不知道,他是否清楚,国能也就此,成为了马超与黄如论资本布局中的关键一环。

对了,补充一点,华信北京还是Nevs核心资产——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第三大股东。华信北京认缴了3500万元,股比16.42%。

国能董事长蒋大龙的眼泪

2016年的圣诞扫黄,虽然给黄马二人的新能源布局蒙上了阴影,但当国能在2017年1月25日拿到第九张独立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后,计划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再不下手,就割不了韭菜了!

2017年3月1日,一家位于广东顺德、主营「塑料空调风叶的生产和销售」的中小板上市公司顺威股份,发布了一则公告:

持有公司1亿股的二股东文菁华,已经与华信北京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将其在增盈1号资管计划中持有的1亿股(占总股本25.06%)转让给华信北京,转让价格为26.02元/股,转让价款为26.08亿元,华信北京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持有公司1亿股的二股东文菁华,已经与华信北京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将其在增盈1号资管计划中持有的1亿股(占总股本25.06%)转让给华信北京,转让价格为26.02元/股,转让价款为26.08亿元,华信北京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同时,顺威股份还与北京高华财信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高华财信)、世纪金源集团等分别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现金1亿元收购熊猫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熊猫新能源)100%股权,但是要以二股东股份转让成功为前提。

华信北京收购的资金,当时被证监会要求披露。披露表明,这笔钱当中的17亿,是世纪金源出的,另外3亿则是华信北京自筹的。妥妥准的高杠杆收购。

按照这两份协议,执行下来后,华信北京将成为顺威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顺威股份此前没有实际控制人),并将熊猫新能源顺利注入上市平台,而国能新能源此后的任何举动,都将成为这个新顺威股份的利好消息。

但蓝黛夜总会被查,最终还是牵扯出了黄如论。就在黄如论出事消息传出前一个月,华信北京终止了收购。

6月29日,顺威股份突然闪崩,并停牌至今。

2017年12月5日,国能新能源首款电动车9-3EV下线了。

当天,国能新能源汽车还与滴滴出行签署了采购框架协议,双方将加强深度合作,国能将向滴滴批量供应9-3EV作为平台车型。

但是,这份合作,并没有说明采购量。当时,有媒体观察到,蒋大龙落泪了。

这是激动还是无奈?

在金主倒下、借壳上市搁浅之后,熊猫新能源还有多大的「蚂蚁花呗」额度,用来支付国能的15万订单?

国能的另一条大腿

在滴滴与国能签约后,行业内的人,第一个反应都是,为什么是国能?

虽然国能在今年1月取得了发改委的新建纯电动车乘用车生产资质,但却没有通过工信部的验收,企业和产品都没有上公告。

也就是说,国能目前为止,并没有获得完整资质。再加上,国能目前给出的车型,依然还是萨博9-3车型,诞生于1998年。含金量有几何?大家自有判断。

但是,滴滴却偏偏做了这样的选择。

另一个被大家忽视了的细节,则是国能新能源,还与滴滴出行以及全球能源互联网组织(GEIDCO)共同组建了「全球新能源汽车服务公司」。

滴滴之大,已经毋庸置疑。但 GEIDCO ,又是何方神圣?

其实,在公路新势力早前的报道中,我们已经简单介绍过这家公司。

简单说,GEIDCO是由国家电网响应主席号召,落实「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使命的组织。(关注公路新势力,输入「滴滴」,查看更多)。

其领导层个个大名鼎鼎。主席是曾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的刘振亚,副主席包括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美国能源部前部长朱棣文,国家电网公司现任董事长舒印彪,以及日本可再生能源协会会长孙正义等等。

如果说滴滴和国能合作,还能让人问出一个为什么?GEIDCO 这么一个高大上的组织,也选择了国能,则只能让人瞠目结舌。

这真是好粗的一条大腿!

有业内朋友就分析说,蒋大龙一是山东人,二是电力圈内人,再加上国能早就和国家电网有深入合作,其实也没什么奇怪。(大家可以自行百度山东电力帮)

这个早有的合作,指的是什么?

公开资料显示,蒋大龙用来收购瑞典萨博的公司,叫做「国能电动车汽车瑞典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由香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NBE与日本风投企业阳光资本为了收购萨博而成立的子公司。而香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NBE,则是蒋大龙此前拥有的国能电力集团与国家电网联合成立的公司,目前还是全球最大的生物能发电企业。

不论怎样,曾大起大落的国能,依然活跃在新势力造车的第一线,甚至在很多维度上,还拥有蔚来、威马、小鹏等新势力没有的势能。

但是,它会成功吗?

欢迎评论区

留言指正探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