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沈阿瑟|刘邦出生地徐州丰县游记(之二)

原标题:沈阿瑟|刘邦出生地徐州丰县游记(之二)

沈阿瑟|刘邦出生地徐州丰县游记(之二)

来到刘邦的出生地徐州丰县,汉皇祖陵是必到的一个地方了。

汉皇祖陵位于距离丰县县城约十五公里的赵庄镇金刘寨村,占地面积目测有小几千亩。此地本来土著的金刘寨村村民,早已经被搬迁。金刘寨村的村民,纷纷让出祖上传下来的地基,搬往它地,看来是顾全大局的。汉皇祖陵成为圣地,旁支的刘姓后代,自然得配合圣地的建成。

这个大范围的祖陵,大的只是外围。过了门户的“汉皇祖陵”大石头后,长长的通道,足足有2-3公里,这2-3公里需要步行(以后可能会有观光电瓶车?),膝盖不太好的人,建议现在不要去。过了这个露天的长通道,才看到一个小房子,在出售门票,小小的售票小窗洞紧闭。我敲打几下后,才有人拉开小窗洞,里边的售票员睡眼惺忪的,似乎已经几天没有卖出一张门票的样子。网上说票价20元,但现场被告知已经涨到30元了,不过倒是是微信支付的服务。

汉皇祖陵这个项目,我到了现场,才知道现在还在建设,还没有完工。刘邦的大雕像,已经威风凛凛地矗立起来了,可惜现场除了我,雕像底下又是只我一个游客。我顺着刘邦凝视的方向看去,发现刘邦目光所及,也是看不到什么人,此地到处没有人。

刘邦的目光如果能往下看的话,他倒可以看到一地的乱花岗岩的,如下图。

没有人,没有人,到处没有人,刘邦看来是寂寞的。

突然,在远处,我看到一个人。我急赶过去,原来是位老者。我与他搭讪。老者自言72岁,是附近的农民,他说他有老年证,所以进来并不需要门票。

再进去,则看到大汉坛,的确挺大的,总算又看到4个人。

再往里走:

祖陵的核心部分终于看到了:

下面图,这是刘清墓。根据介绍,我才知道这个说法:刘清是刘邦的曾祖父。笔者认为这个说法是牵强附会的。司马迁写的《高祖本纪》,写得十分清楚,刘邦的父亲叫刘太公,刘邦的母亲叫刘媪(【ǎo】),刘邦的祖父叫什么是不知道的,更不用说他的曾祖父了。说刘邦的曾祖父叫刘清,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应该最多是传说,或是刘邦后人的“善意”补充吧。

只要初懂文言常识的人,便会知道:刘邦的父亲叫刘太公,刘邦的母亲叫刘媪,也是司马迁不得已而这样写的。原因是:“太公”只是尊称别人父亲的一个称谓,“”只是对年老妇女的一个叫法,“刘媪”相当于现在的“刘老太”或“刘大妈”。也就是说,刘邦的父亲和母亲分别叫啥名字,司马迁也是不知道的,正因为司马迁不知道,所以他在写《高祖本纪》时,只能用“刘太公”和“刘媪”来代替,勉强写入《史记》的。

司马迁写《史记》时,距离刘邦约一百年的时间,司马迁是太史令,掌握着最权威的档案记录,连他都不知道刘邦的父亲和母亲分别叫啥名字,而后人却能煞有介事地知道刘邦的曾祖父叫刘清,这是没有道理的。

事实上,项羽与刘邦争天下,司马迁在《项羽本纪》里明确地说了项羽的爷爷叫项燕,项羽的叔叔叫项梁。项羽是贵族出身,项燕和项梁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而刘邦呢,他只是一个小混混(司马迁说他“不事生产作业”),纵是后来当了皇帝,匆忙之下,连父母叫啥名字也是没有整理清楚。

祖陵内,倒是遇到3名游客。有两个自称是刘邦后裔的人,在给游客算命。香客十分恭敬的样子和算命先生假模假样的样子,让人发笑。其中一位算命先生,因手头没有接到生意,看我进入,连忙招呼,要给我算上一卦,我马上给算命先生咬了个小耳朵,说“我是中纪委派来的暗访特派员”,总算搪塞了过去。

2017年12月27日,于旅途中

延伸阅读:沈阿瑟|刘邦出生地徐州丰县游记(之一)点击此处可以跳转阅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