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自述“黎明前的黑暗”:常遇危险 大车经常超速闯红灯

原标题:环卫工自述“黎明前的黑暗”:常遇危险 大车经常超速闯红灯

哈尔滨7名环卫工被撞 致5死2伤

作者:姚舜

编辑:王晓

12月22日4时40分,哈尔滨市二环桥上,一辆黑色轿车由和兴路往公路大桥方向行驶,撞倒7名环卫工,致5死2伤。

搜狐号鉴闻检索发现,从2015年1月至2017年11月底,中国境内有170余起关于环卫工人交通事故的新闻报道,这些报道中,多数环卫工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环卫工人,似乎成为马路上最危险的群体。

在55岁的北京环卫工老侯眼中,天亮前的两个小时是“黎明前的黑暗”,每天都提心吊胆。他佩戴警示灯,一边清理垃圾,一边留心躲避那些横冲直撞的渣土车。

以下是老侯的自述。

凌晨五点,老侯正在清扫马路。 图片来源:姚舜 摄

1、在美丽的夜色中干着卖命的活

12月24日凌晨四点,北京室外零下6度。

简单洗漱后,我穿好衣服,把反光背心套在大衣外,骑着自己的电动车,从北京市西南五环外的朱家坟,到杜家坎收费站旁的环卫所休息室,路程大约20多分钟。

我的搭档老高,此时已经在休息所里等我了,她起得早,每天3点多就醒了。老高今年49岁,比我小6岁,东北女人,能吃苦,已经干了五、六年。我两年多前做环卫工后,就一直和她搭档。

“来啦,老侯”,每天见面,老高都会先和我打招呼。

和同事们简单寒暄几句,把警示灯别在身上,我和老高就上路了。

凌晨5点的北京城很漂亮,像一个身披暗黄色大衣的女子,在那里看着你。在这么美丽的夜色中干着卖命的活,似乎有种血色浪漫的味道。

领导规定,每天早上6点半前,必须把自己负责的路面打扫干净。我和老高负责从杜家坎收费站前的转盘到大灰厂路的东段,一个来回2公里多。其他的同事每人负责一段不同的路面,所有人拼接起来,就是一个北京城。

公司有规定,工作期间必须开警示灯,不然会罚款。刺眼的蓝红色闪光提醒着过往车辆,我们正在工作。

我负责的路段旁边有两条辅路,要先清理辅路上的垃圾,什么都有,烟头、果皮、纸屑、饮料瓶、落叶、枯树枝等等。

我拿着大扫帚在前面扫,老高骑着电动车跟在后面,把我堆在一起的垃圾铲到车上。我和老高一边扫地,一边聊天。

半个多小时后,早起遛弯儿的人多了起来,见面都会打个招呼。有人会牵着狗,一次还牵着好几条,路面上狗粪便就多了。我和老高就把粪便清走后,再用水把地面冲洗干净。

辅路扫完,要把主路检查一遍。这时候过往的都是大货车和渣土车,车速很快,带起的风会把废纸和烟头刮得很远,我只能跟在后面追。有时候,路面会有动物尸体,春夏死猫多,冬天死鸟多,大部分血肉模糊,我要去主路处理。

老侯和老高骑车在马路中间清扫,凌晨来往的车辆从他们身旁驶过。 图片来源:姚舜 摄

有的车会闯红灯,车上都是灰,根本看不到车牌号。这种车每次出现,我都会躲得远远的。还有些车开着远光灯疾驰在路上,看到我们很少变灯,照得我们睁不开眼。

这个点,是环卫工发生事故最多的时间。

2015年7月早上6点半左右,北京房山区城关镇京周路顾册公交车站附近,两辆轿车高速驾驶时别车,一起冲向公交站台,导致5人身亡。正在清扫路面的齐姓女环卫工不幸身亡,当时她才40多岁,孩子刚参加完高考。

2015年9月10日早上5点,北京市大兴区清源路,一名40多岁的女环卫工在路面捡拾垃圾时,被出站的610路公交撞倒身亡。

天亮前的这两个小时,对我们来说是“黎明前的黑暗”,必须处处小心。

路面清扫完成,离六点半还差几分钟,天还没亮。

我们把工具交到休息室,虽然气温很低,但我已经热出了汗,把衣服所有的扣子解开。路上常会看到同样完成工作的男同事,看到他们没有把衣服扣子解开,我会调侃他一定偷懒了。

放下工具,忘掉刚才的提心吊胆,我会在附近吃点早餐,睡一觉。

老侯在前面清扫,老高骑车跟在后面。 图片来源:姚舜 摄

2、一不注意就被罚款

天亮了,早班的环卫工会骑着电动车回到刚打扫过的路段。

早高峰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有人买了早点一路吃一路扔、有人随地小便、有人随手丢烟头。有人把烟头丢进路面的缝里,用夹子夹不出来,就得用手抠。一趟走下来,光烟头就得捡一百多个。

有些人丢完垃圾看到我捡起来后,会主动把垃圾放进我的垃圾箱里。有的人则会继续丢。我有时候会说两句,但这些人会说“你不就是个捡垃圾的吗”,会故意丢得更多。

主路上,有人会从车上把垃圾扔出来。我要去主路上处理,路上车很多,有些车故意不让我,还有些司机会把头伸出来吼一句:“找死啊”。

有的同事负责的路段,道路窄车流量大。过往的行人和司机不断丢垃圾,同事就得不停地扫。那条路不方便骑车,每次都徒步清扫,一走就是一上午。

在主路清扫垃圾时,听着耳旁车辆的呼啸声,我心里不停打颤,只能强装镇定继续工作。

我们也有自己的考核标准,比如一平米的路面不能出现几个烟头、纸屑。如果发现,当场扣一百元,之后还会在绩效中扣钱。长时间的锻炼,我的观察力特别好,在很远就能发现藏在角落里的烟头。

除了路面上的垃圾,看到墙上、电线杆上的小广告,也要拿小刀刮掉。

老侯和老高正在清扫路面。 图片来源:姚舜 摄

路边墙角地上的那块的黑色印记,是冬至那天一家人在那烧纸钱留下的。遇到一些特殊的日子,有人会烧纸,这是我们最紧张的时候。

很多时候,纸还燃着,人就走了,风一吹四处都是火星。

长时间重复性的工作容易累。我会找个地摊,和老板闲扯几句,有时还会和送外卖的小哥开玩笑。聊天时不能被检查的人发现,不然可能会罚款。有时太困了,我就不停地喝水,刺激自己,我把手表挂在胸前,不停低头看时间。有些同事会躲起来打个盹。

每天会有很多人找我问路,这个时候,我会有些满足。

有人问我一天弯多少次腰捡垃圾,说实话我也没统计过,反正只要有垃圾我就得捡。

晃晃悠悠,低头一看,快到点了。

我赶紧把车上的垃圾拖到垃圾处理站倒掉,再把车骑到休息室去等待老高,我一刻都不想在马路上多待。

早上6点半,老侯和同事们完成了路面清扫,准备去休息。 图片来源:姚舜 摄

3、为了我们的安全,少丢些垃圾。

北京的环卫工人中,本地人占一部分,像老高一样来自外地的人也有。共同之处就是大家都是临时工,年龄相仿。

刚开始,我们工资是一千多一个月,现在底薪涨到了两千。再加上绩效,每个月三千多点吧。除了工资,还有五险。

老高孩子在北京念大学,每个月生活费2000多元,工资基本都给了孩子。

每个人都有一套反光背心和警示灯,用坏了可以随时换一套新的。每辆电动车都配有一个警示雪糕筒。停车清扫时,原则上是要把雪糕筒放在路面上。

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雾霾,环卫工必须出现在马路上。我们夏天站在四、五十度高温的路面上,冬天站在零下十几度的寒风中,日夜不歇。每辆车都配一个小药盒,里面装着速效救心丸、藿香正气液、清凉油等简单药品。

丰台区环卫所每周会开两次会,领导在会上通报北京其他同事出事故的情况,有时也说说外地环卫工出事的新闻,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老高经常关注环卫工的新闻,经常给我讲,我自己有时候也看些新闻。环卫工群体家境一般,如果出现事故,受罪的不仅是自己,对家人也是很沉重的打击。

每次听到这些事,大家都会唏嘘不已,但自己上路清扫后,又觉得这些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有些人说,凌晨是环卫工人发生事故的高发时段,这个时间行车视线差、行车速度快,除了一些路口的电子摄像头外,道路交通管理几乎处于“真空”状态,而且凌晨车少人少,驾驶员安全意识淡薄,加上酒后驾驶、疲劳驾驶等都可能引发事故。

上周五凌晨,哈尔滨二环路撞死了五个环卫工。基本所有同事都知道这个事,好多人都认为,只要自己小心点就不会有事的。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自己小心不能代表不会遭遇事故,主要还是开车的司机要注意。

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环卫工人都知道,发生在环卫工身上的很多事故,起因都是一些人在主路上扔垃圾,环卫工人不得不去捡。

环卫工每天任务量很大,如果谁受伤或者生病,没有人手可以顶替。时间久了,公司就会主动解除合同。有些人受伤后不久,就回来继续上班,有些人就没再回来。

我们拿着很低的工资,在马路上干着最危险的活。希望大家为了我们安全着想,少丢些垃圾。

文章来源:搜狐号鉴闻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