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网络中立性法案废除,Netflix 和谷歌立场何在?

原标题:网络中立性法案废除,Netflix 和谷歌立场何在?

编者按:“网络中立性”(Net Neutrality)也就是网络在作为一个应用程序层的操作平台上的一些“非歧视性互联互通”原则,网络服务供应商不得通过调整网络配置使服务产生差别,即平等对待所有使用该网络的用户。2015 年 2 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一项“网络中立性”法案,但在今年 12 月中旬,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又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结果废除了这一法案。与之前相比,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在这次的法案废除过程中却都保持相对安静的姿态,Joe Pinsker 在本文中就这一变化进行了分析。

最近关于网络中立性问题的讨论,正如之前诸多事件所引发的话题一样,充满了各种分歧、各种不和谐的声音。但是,这次的讨论却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那就是大型科技公司对这次的话题保持相对安静的姿态。要知道,前几年,这些科技公司在这一问题上还是据理力争、直言不讳的风格,那究竟是什么发生了改变?

从 Netflix 关于网络中立性的人发展历程中,我们可以就此事得到启发。2014 年,Netflix 的 CEO Reed Hastings 对可能威胁到其“进步平台”地位的压制性“互联网通行费”问题发表了措辞强烈的谴责。当时,Netflix 正与 Comcast 交战的如火如荼(Netflix 向 Comcast 支付费用,作为交换条件,Comcast 将直接连接到 Netflix 的服务器上,Netflix 可以更流畅地为客户提供流媒体视频服务), Hastings 便认为在网络中立性问题上,有必要站在支持的立场上。在联邦通信委员会(FCC) 2015 年终于如 Netflix 希望的那般就网络中立性法案进行投票之前,Netflix 的公司代表已经联系或者拜访了 FCC 的官员达数十次之多。

但从 2015 年 2 月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结果通过“网络中立性”法规提案到今年 12 月 12 日再次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废除该项法案这段期间,显然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Hastings 在五月下旬的一次科技大会上曾表示,“我们认为网络中立性非常重要”,但接着表示,“对我们来说也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强大到能够达成我们想要的交易程度。”他所说的“交易”是理论上来说,网络中立性法案废除之后而开放的交易——也就是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例如 Comcast)可以向任何人(如 Netflix)收取费用,作为加速他们数据的报酬。据《彭博社》报道,Netflix 在本次该法案投票前夕确实向 FCC 提交了两份文件,但在那段时间,Netflix 公司委员会成员并没有对 FCC 进行过任何游说性的拜访。

这一进步平台是怎么了?实际情况是,Netflix 和包括 Facebook 和 Google 在内的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已经发展得如此强大,以至于网络中立性对他们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他们知道,他们广泛而忠诚的用户群可以保护他们,他们不必再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签署任何不利协议。这也是他们成为宽带用户期望能够随时可以访问的平台之后,从中获得的一个影响力。与那些缺乏这种影响力的小型企业不同,大型科技公司,如果他们愿意,那他们就有足够的政治影响力来对抗那些他们不想要的政策。

也就是说,这些公司都知道,自己已经成长了多少。Netflix 的首席执行官在 2014 年抱怨“互联网通行费”时,该公司的年收入为 55 亿美元,而三年之后的现在,预估他们的年收入会超过 2014 年的两倍。乔治城大学商业和公共事务中心项目主管 Larry Downes 表示:“从这些公司的立场来看,谁来执行网络中立性或是是否有网络中立性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他们不需要它了,他们拥有能够确保自己的内容最佳地传递给用户所需的那种影响力。”Downes 指出,也正是因为如此,你会看到他们这次并没有付出多少努力去进行对抗。他说道:“你可能注意到了,在整个过程中,他们都比较安静,他们自己极少发声,甚至也没有通过他们的行业协会来进行多少对抗。”

可以肯定的是,科技公司对本次取消网络中立性法案的投票结果确实也流露出不满的情绪。亚马逊首席技术官 Werner Vogels 发推文表示自己对此“非常失望”,Facebook 首席运营官 Sheryl Sandberg 表示,这一决定“令人失望,并且有伤害性”,微软首席法务官 Brad Smith 也发推文表示废除网络中立性法案将会对“消费者、企业和整个经济”产生伤害。

在本文提到的所有科技公司中,只有 Netflix 和 Google 回应了我们发出的评论请求。Netflix 发言人 Bao-Viet Nguyen 表示:“我们其实已经就此事表明了我们的态度”,他在这里指的是公司账户之前发出的支持网络中立性法案的一条推特以及公司就此事提交给 FCC 的公共评论文件。Nguyen 补充道:“尽管现在这个法案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是那么至关重要了,但仍有其他公司非常需要这个法案,我们仍然坚定地支持网络中立保护报案,以便下一个 Netflix 能够得到公平对待。”代表 Facebook、Google、亚马逊以及其他一些大型科技公司的互联网协会发言人 Scott Haber 表示,协会为了保护网络中立性法案,“代表成员利益进行了积极地争取”,具体措施包括发表声明以及发表关于这一问题的白皮书等。

个别科技公司似乎很满足于让协会代表他们来发言,这与他们过去几年的激进做法明显不同。毕竟,发布推特和新闻稿是一个力度,而为了即将进行的投票叨扰 FCC 数月又是另一个力度。看到这些科技公司高管在 FCC 投票结果已成定局之后发布的感慨言论可以看出,这些公司知道将自己与平等的数字世界这一理想联系到一起所具有的公共关系价值,同时也能看出他们清楚地知道,即便网络中立性问题对公司的收入不会产生任何威胁,但这仅作为一个政治性问题也是让他们员工十分关心的一个话题。

事实上,当我询问 Larry Downes 在本次投票之后,大型科技公司将会如何调整自己的商业策略时,他提醒道:“这个话题应该会非常无聊。” Ryan Singel 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的一名成员,之前曾在 Wired 做过记者工作,他也认为,网络中立性法案废除之后,像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Singel 指出:“这些人物能够负担得起快速通道费用,他们能够负担连接费用,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可以确保,当他们支付这些费用时,他们能够获得比其他人更好的收益。” Singel 还记得大约十年前,Google 在出价竞购一个新近可用的无线电频段时,曾强烈主张 FCC 实行类似于网络中立性法案的管理法规。但是这一次,他表示,“与 08、09 以及 10 年的争取力度来比较,Google 这次真的是差的很远。”(Google 方面的一位发言人告诉我,他们“仍然”致力于网络中立性,并且“将与大大小小的支持者一起努力,推动更加强大、可执行的保护措施出台。”)

但是,这些网络中立性法案撤销之后,有一件事情会发生改变,那就是内容分销市场。现在,这两大市场都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整合,都是只有少数几个大型公司占据主导地位,所以有人担心取消网络中立性保护只会继续加速这一整合过程。反垄断研究机构 Open Markets Institute 的研究员 Matt Stoller 表示,他预计这次网络中立性法案的取消将“加速为争夺最后垄断地位而进行的竞争”,因为这样会助推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推出利于大型科技和媒体公司的交易。他补充道:“竞争仍然存在,但将变成电信和大型技术平台之间就谁控制与客户和垄断力量之间联系的竞争。”

Stoller 表示,由于网络中立性的废除,这些公司也会有更多的优势变大变强,更多的公司会尝试让自己变大,这可能会加速为获取利润丰厚的商业交易而进行的竞赛,以牺牲产品创新为代价。这就是导致AT&T(一家内容分销公司)想要收购时代华纳(内容公司)以及 Verizon(一家内容分销公司)想要收购雅虎和 AOL(两家都是内容公司)的那种竞赛。Stoller 认为,上周关于取消网络中立性法案的投票也将促使类似的公司考虑进行这样的交易,也许会有技术平台考虑购买一家电信公司。

一方面大公司会不断获得更多的权力,另一方面,小公司会更加处于劣势地位。网络中立性的支持者担心,拥有“快速通道”的互联网将会对那些没有资金或者没有大型科技公司可以用来向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施加压力的那种谈判资本的小公司产生挤压效果。Singel 表示:“较小的分销商会感受到更多的痛苦。”事实上,对于本次网络中立性法案投票一事都是小公司在进行奋力抗争,这也就很好理解了,因为昨天那些据理力争的反对者今天已经成为了安静的巨兽。

原文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business/archive/2017/12/netflix-google-net-neutrality/548768/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