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西周三大青铜器国宝之一的虢季子白盘传奇

原标题:西周三大青铜器国宝之一的虢季子白盘传奇

虢季子白盘与散氏盘、毛公鼎并称西周三大青铜器国宝。虢季子白盘于清道光年间在陕西宝鸡县虢川司出土,现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是镇馆之宝。

距今2800多年前西周周宣王时期,虢国的季子白受周宣王之命带兵征伐裣犹大获全胜。为表彰季子白的战功,宣王特命人铸一青铜盘,在周庙举行的颁奖典礼上,将铜盘赐给他,这就是后世所说的虢季子白盘。

虢季子白盘

虢季子白盘于清道光年间在陕西宝鸡县虢镇出土,这里当年正是周文王之弟虢仲(一说虢叔)受封的西虢故地。当时虢季子白盘偶然被当地农民发掘出土后,因器物巨大,被用来盛水。陕西郿县县令的常州人徐燮钧得知后,仅用了几个小钱就换来据为己有。后来他回归故里,把重达430多斤的大盘搬回了自己的老家——常州鸣珂巷“天佑堂”,收藏起来。

1860年,太平军进犯常州。不久后,徐氏“天佑堂”毁于战火。太平军的将领,被封为“护王”的陈坤书得到了虢季子白盘,在1862年把它搬进了自己的宅第——护王府。

仅仅两年之后,常州就被清政府的淮军收复了。在战斗的最后时刻,陈坤书率领将士退守护王府,与清军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最后受伤被俘,不屈而死。而淮军的年轻将领刘铭传率部队开进了护王府,将府第作为自己的大本营。

一天深夜,刘铭传正在房内读书,四下万籁俱寂。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金属敲击声,声音非常清脆,时断时续。

刘铭传十分好奇,便出屋寻找声音的来源。转来转去转到屋后,终于发现了端倪:是战马吃草时,笼头铁环与马槽碰撞发出的声响啊!可转念一想:马槽一般是木头或石头做的,哪能声响这么清脆?于是,他举起手中的灯,查看马槽:只见这件马槽色泽幽深;伸手一试,重不可举;轻轻敲击,发声清远玄妙。刘铭传心想:这个马槽不寻常!第二天,他唤来马夫,命令马夫将马槽洗刷干净。

季子白盘上的优美造型

当马槽被洗刷干净之后,忍辱负重沾了一身马饲料的虢季子白盘也露出了真容。看到大盘的纹饰和铭文,刘铭传一阵狂喜,知道这回捡到了大宝贝,马上让人将大盘秘密押送回自己的老家——位于安徽的刘老圩村(现属安徽省肥西县)。

1871年,刘铭传辞官回乡。在家乡休养期间,刘铭传将大盘记挂于心,拜托几名儒生考证该盘的来历。老先生们考证一番后告知刘铭传:此盘原本在道光年间出土于陕西宝鸡的虢川司,为古代西虢国所在地,正与铭文中的事迹相符。

刘铭传听后欣喜若狂,马上在刘老圩村盖了一座“盘亭”用来安置虢季子白盘,并作了一篇《盘亭小记》,记载建造盘亭的经历、大盘的形状和铭文的内容,还亲笔写下了“盘称国宝亭护家珍”八字对联。

自击败太平军以后,刘铭传知名度大增,与之前收藏过大盘的小县令徐燮钧不可同日而语。刘老圩村的刘六麻子弄到一件青铜大盘的消息不胫而走,十里八村的乡亲们,刘铭传的朋友们,还有不少外地的达官贵人,都想一睹大盘真容。

但刘铭传偏偏也是个爱盘如命的人,不肯轻易将大盘示人,还用一把大锁将盘亭的门锁了起来。1885年,刘铭传远赴海峡对岸的台湾,出任第一任台湾巡抚。这一回,大盘安驻盘亭,没有再尝颠沛流离之苦。

十年以后,刘铭传从台湾返回大陆,告老还乡,回到了刘老圩村。大盘成了刘铭传晚年的一个重要的精神消遣。

1896年,刘铭传去世,临终之前再三嘱咐子孙,一定要将大盘保护好,只要刘家还有一个人在,断不可让大盘丢失。而他的后人,也牢牢地记着先人的遗训,守护着珍贵的青铜器。

白盘上的铭文拓片

然而,在晚清民国那动荡的年代,人的命运尚且无法预料,文物的命运就更不可知了。辛亥革命以后,军、政、商界稍有实力的人物都开始觊觎各类古董。刘家珍藏的虢季子白盘自然逃不脱他们的眼光。

1933年,时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刘镇华来到了刘老圩村,拜会了刘铭传的第四代孙刘肃曾。他先是假作恭敬,要求参观大盘。遭到委婉的拒绝后,刘镇华又出重金,希望将大盘买下,仍然被刘家拒绝。

刘镇华恼羞成怒,带着人马亲自去刘家搜查,还将刘家人打了一顿。刘家人拒不透露大盘的踪迹,刘镇华便日夜派人监视,希望找到关于大盘的线索。刘家人提心吊胆地过了四年,直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刘镇华带着金银细软从安徽省政府跑路了,刘家人才暂时松了一口气。

期间,又有许多欧美商人来到刘家,愿出高价购买大盘。金发碧眼的洋商人们还提出各式各样的条件:如果将大盘卖给他,就会安排刘家老小去美国定居,精装修的bighouse就在大洋彼岸等着你们,买房钱装修钱我都可以承包!或者,不愿去美国,在上海租界住下也可以,同样是精装修花园洋房!干脆,你把宝盘抬出,我用黄金把盘子装满,放的金子都归你,盘归我!

面对令人心动的条件,刘肃曾义正辞严地回答:“我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宝盘!就是有,也不能把国宝卖给外国人,做祖先的不肖子孙,做国家、民族的败类!”外国人只好悻悻而归。

然而,美国人走了,日本人又来了。合肥沦陷后,日军的据点距离刘家只有3公里,大盘的秘密随时有可能泄露,怎么办?刘肃曾和家人反复商量,最终决定举家迁居外乡。

收藏宝物的晚清重臣刘铭传

临行前,刘家老小偷偷在院子里挖了一个三米多深的大坑,将大盘埋在坑中。为了掩人耳目,他们还在埋有宝盘的地方栽上一棵大槐树,种上许多杂草,希望借此保护这件珍贵的青铜器。

刘家人前脚刚走,日本人后脚就来寻找宝盘。他们多次闯入刘家,将可能藏宝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宝盘的踪迹。大盘躲在树下,安然度过了抗日战争的八年。

1945年,日本投降。刘家人兴冲冲地回到了故乡。然而各路人马对虢季子白盘的垂涎并没有因抗战的结束而终止。国民党新任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品仙,派人将刘肃曾请到了省政府。

李品仙对刘肃曾笑脸相迎。先称赞了一番刘家人,表扬他们在国难当头之际不忘守护国宝,具有不屈的民族气节。接着话锋一转:“宝盘是国家重器,只有将它上交国家,才能保证宝盘的安全。”刘肃曾心中冷笑一声,想道:与其说是上交国家,不如说是上交给你李省长吧?

李品仙见刘肃曾不做声,又开始许下承诺:“只要你将宝盘上交国家,安徽省随便哪个县的县长,都可以让你刘肃曾去当!”面对官位的诱惑,刘肃曾撒了个谎,道:“我也想将宝盘上交国家。可是,我家逃难的时候实在着急,没有带走宝盘,回来以后才发现宝盘丢了。我们也正在找呢。”

李品仙碰了个软钉子,只好将刘肃曾送回了家。但他并不相信刘肃曾的话,便派了军队,以“保护国宝”的名义驻扎在刘家。又派肥西县县长隆武功,把刘家十间房子的地板地砖都撬开,在刘宅强行挖地寻宝,仍是一无所获。

1949年1月21日,合肥解放。人民政府也十分关心宝盘的下落,督促皖北行署调查。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文化局成立后,也与皖北行署协商,追查大盘的行踪。

听到这个消息,刘肃曾望着当年为了保护国宝而种下的槐树,泪流满面:宝盘到刘家已经86年,而这棵槐树种下,也已经七八年了。先祖刘铭传曾嘱咐后人,要好好保护这件国宝。如今天翻地覆,万象更新,是时候将宝盘归诸人民了吧!

刘家人砍倒了槐树,取出了深埋地下的宝盘。当虢盘最后一次抬到刘家大厅时,当年辛苦挖坑种树,埋藏宝盘的刘家男女老少一个个热泪盈眶,有的竟号啕大哭起来。战乱时期,他们亲手将国宝埋藏,如今,也由他们亲手将它出土。

刘肃曾把宝盘交给了当地人民政府。皖北行署以刘肃曾捐献国宝有功,设宴款待了刘家人,向刘肃曾颁发了奖状,并奖励刘家大米5000斤,赠予大盘铭文拓片一份,留作纪念。

1950年1月21日,人民政府在合肥召开了隆重的献盘典礼大会。会后,为了让更多的人一睹大盘的风采,政府决定将虢季子白盘暂时留在安徽,公开展览一个月。展览期间观者如堵,每天的观众达800多人。

清代道光年间的现世,到公元1950年最终回归人民,虢季子白盘经过了百余年的风风雨雨,最终获得了一个可靠的归宿。爱宝、识宝的徐燮钧、刘铭传;坚守祖宗遗训的刘家人,与利欲熏心的军阀、商人斗智斗勇,其中的坎坷和艰辛难以言表,但结果却令人激动万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