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华人亲历伊朗抗议:一场目标不明的“泄愤运动”

原标题:华人亲历伊朗抗议:一场目标不明的“泄愤运动”

伊朗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

文|聂舒翼

(12月30日,德黑兰发生抗议活动,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抗议者)

“近日,伊朗的敌人向这些闹事者们提供着金钱、武器和政治的支持,以让他们来伤害伊朗”。

在2017年末连续数日的抗议活动终于渐渐平息的时候,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2日终于发声,给这场抗议活动定了性。

同一天,法国媒体报道,伊朗政府已指出,伊朗反政府组织“人民圣战者组织”是这场抗议的煽动者,伊朗总统鲁哈尼为此致电法国总统马克龙,请求法国协助打击该组织。

而根据伊朗媒体2日的报道,截至当天,这场蔓延伊朗全国、已经持续了一周的抗议冲突已经导致超过20人死亡。

一场目标毫不明确的示威

12月30日,在伊朗德黑兰大学,支持政府的民兵组织和抗议学生在学校正门附近分别举行集会。“民兵组织成员占据了校门高台的制高点,高举伊朗国旗和最高领袖头像”,正在德黑兰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岚雨告诉搜狐号“望远鏡”。“抗议学生则是在另一边高呼‘专制去死’等反政府口号”。

一个旁观者告诉岚雨,抗议学生主要都是刚入校的低年级学生,没有经历过2009年那场遭到政府残酷镇压的示威活动。

(12月30日,德黑兰抗议活动现场。资料图)

当天,岚雨在前往位于德黑兰市中心的革命广场途中也遭遇了示威群众,“抗议群众以学生为主,其中有大量的女生”。

“很多人都遮住了自己的面孔,采取了‘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策略”,他说,“整体来讲,并没有发生大规模暴力冲突。”他解释说,抗议者遮住面孔是害怕政府秋后算账,2009年伊朗民众抗议大选结果不公的示威遭镇压后,警方逮捕了大批抗议学生并将他们定罪。

“我听见一个学生问警察:‘你难道对现状没有任何感知吗?’然后那个警察只能尴尬地将头瞥向了一边”,岚雨说,“另一个中年妇女则告诉我,她希望特朗普可以把伊朗人民拯救出来。”

“这是一场缺乏组织和具体诉求的抗争运动”,他说。

的确,在媒体拍摄的画面中,人们可以看到五花八门的标语,听到包含各种诉求的口号:有人抗议政府只顾外援、不顾民生,有人抗议政府专制,有人将矛头直指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他所代表的宗教统治阶层。这也让这场抗议与2009年那场抗议选举不公的活动截然不同,成了“一场典型的‘泄愤运动’”。

“政府已经默许了抗议者的行动,这几天(31日至今)这些抗议活动的规模、时间、地点都常规化了”,他告诉搜狐号“望远鏡”,“抗争运动已经变成了每日定期举行的‘泄愤嘉年华’”。

在岚雨看来,30日那场抗议的最高潮,是抗议群众将路边的垃圾箱推倒,并点燃了倾洒在路面的垃圾时。“路过的车辆都高声鸣笛支持示威群众”,他说,“不过当清真寺晚祷的唱经声响起时,抗议人群陆陆续续就散了,大家三两成群开始了自拍。”

民生关切为表、政治斗争为里

(2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表讲话,称近日的抗议活动是“敌人想要伤害伊朗”。资料图)

虽然官方目前将抗议活动认定为外部势力煽动,但是这场事发略有些“蹊跷”的抗议,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官方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我的朋友们都很困惑,为什么(这次抗议活动)不是从德黑兰开始的?”岚雨说,“我和朋友在社交媒体上看到马什哈德抗争运动的即时视频时都感到极为惊讶。如果是经济条件导致的抗争活动,那么最初应该发生在克尔曼沙阿这样的较贫困、而且近期经历过地震破坏的地方”。

“如果从社会文化角度来看,现代化程度较高,公民意识较强的德黑兰应该是群众抗争的首发地”,他说,“毕竟德黑兰面临的问题,比马什哈德多多了。”拥有1100万人口的德黑兰都市圈,是伊朗人口最为集中的区域,这里集中了伊朗将近1/7的人口,长期以来饱受严重空气污染、生活成本高昂、交通拥堵严重等问题的困扰。

伊朗改革派媒体则迅速将导致这一切的矛头指向了伊朗国内的强硬保守派势力,指责他们在背后煽动群众。岚雨说,现在在伊朗民众中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即最初在马什哈德发生的抗议,是由前总统候选人、保守派教士易卜拉欣·莱西的岳父、马什哈德的周五礼拜主持阿亚图拉·艾哈迈德·阿拉姆侯达的鼓动下发生的,但是之后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其掌控。

事实上,自从鲁哈尼2013年上台之后,伊朗国内强硬保守派对他和他所代表的改革派与温和保守派联盟的攻击,就从未停止过:鲁哈尼政府最引以为傲的政绩——伊朗核协议一直是强硬保守派攻击的靶子。

鲁哈尼的改革措施也遭到了保守派的抵制,政策效果大打折扣。而保守派的大本营之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更是控制了伊朗的油气、交通、能源等行业,过去数年间,鲁哈尼政府和革命卫队之间为了争夺伊朗的经济控制权,明争暗斗从未停止。

抗议声中开年,伊朗的2018仍不明朗

(1月1日,在伊朗中部伊斯法罕省,抗议民众与警方对峙。资料图)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无论这场示威最终是走向何处,导致其发生的根源依然是伊朗阴晴不定的经济。“长久以来普通民众生活质量的不断下降,生活压力的不断增大是产生此次大规模社会运动的深层原因”,岚雨说。

虽然过去几年,伊朗经济成功摆脱负增长,2016年的GDP增速高达13.6%,通胀率被压至个位数,但是普通民众并未从经济增长中获得更多好处。2017年伊朗的失业率依然高达12.7%,其中青年人失业率高达28.8%,意味着现有经济增长仍无法满足一个拥有大量青年人口的经济体的就业需求。同时,由于银行部门未能与全球银行系统接轨,外国直接投资尚未能显著转化为实际收益。

据世界银行预测,在中长期,伊朗经济增长将取决于伊朗与全球经济在金融、贸易、投资及结构性改革方面的再融合情况,而政府所主导的国内经济改革或将成为最大动能。目前政府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在于制定改革的先后顺序,振兴非石油生产部门,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及提高劳动市场分配效率。

另外,伊朗的外部环境也明显对其不利。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对伊朗的态度再度强硬起来,特朗普去年10月拒绝向国会证实伊朗遵守伊核协议,导致该协议未来可能面对极大的不确定性;伊朗与沙特在中东地区的争夺加剧,也在快速消耗着两国的资源。在此次抗议活动中,就有民众喊出了“不是加沙,不是叙利亚,不是黎巴嫩,我们只为伊朗献身”的口号,希望政府将更多资金和资源投入国内民生建设,而不是一边削减民众的福利补贴,一边将大把的石油美元洒向国外。有媒体分析,面对来自国内的民生压力,不排除伊朗2018年会在中东地区进行有限的收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