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巨债传闻下的华西村: "富三代"开始创业 因为村里不养懒人了

原标题:巨债传闻下的华西村: "富三代"开始创业 因为村里不养懒人了

别拿389亿负债笑华西村了!宁德时代IPO后,天下第一村将入

最近,“天下第一村”江苏省华西村被传负下巨债——有媒体报道称,华西集团截至今年9月末,负债总额为387.42亿元,资产总额为558.26亿元,资产负债率69.4%。 近几年,华西村多次被传出高额负债,这个“天下第一村”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

▲被称为“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对此,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称,负债是因为公司布局了许多新业务,对企业来说非常正常。

近日,红星新闻前往华西村采访时发现,大批年轻人回村创业。近年来,随着华西村开始推行的股份制改革、合伙人制度等,改变了以前本村人每年守着分红,不工作也能生活很好的旧模式。

“现在,华西不养懒人了。”正在村里创业的史宇杰这样对红星新闻说,他们被外界称为华西村的“富三代”。

▲印着老书记吴仁宝话的海报,如今依然挂在华西村的广场旁。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大胆启用年轻人

硕士回村出任酒店总经理

328米高的龙希国际大酒店是华西村的地标,楼内拥有800多套客房以及餐饮、娱乐、会议等设施。其中,在大厦的60楼有一头纯金打造,价值3亿的金牛。

▲价值3亿的金牛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站在大厦俯瞰华西村,9座几乎一模一样的橘红色高塔整齐排列,远处是华西村统一修建的别墅群,更远处是华西村的工厂以及世界公园,公园里汇聚着仿制的长城、凯旋门等全球著名建筑。

▲华西村统一建造的别墅群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在2010年,1984年出生的戴立明回到华西村,出任龙希国际大酒店的总经理,而现在他在非洲的莫桑比克经营着华西集团的另一个企业——和林矿业有限公司。

2010年,戴立明从上海交大硕士毕业,他是华西村学历较高的年轻人。毕业前,他已经在上海一家企业找到了工作,后来有一次回家遇到老书记吴仁宝,对方邀请他回村建设家乡。“华西村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戴立明现在都还记得老书记对他说的话,戴立明认为,自己学习的机械动力学和国际金融学,回到村里肯定有用武之地。

刚开始,他被安排在华西村的金融投资企业上班,后来正好龙希国际大酒店筹建开业,毕业不久的他出任了酒店的总经理。他感慨道:“外面的企业肯定不可能给年轻人这种机会。”

2013年底,华西村准备远赴莫桑比克开矿业公司,戴立明又被委以重任,去开拓市场。戴立明介绍,和林矿业有限公司是华西集团海外布局的项目之一,前期主要进行石材、矿产的开采,现在也建造了石材加工厂,将开采的石材加工后,一部分运回国内,另一部分卖到世界各地。

目前,他每年有10个月待在非洲,在那里他曾遭遇过抢劫,险些被持枪绑架。他说华西的青年一代都不是被标签的“富三代”,更不是不思进取的人,“华西村一直在改变。”

▲广场边华西村产业结构转型宣传图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看不见的变化

创业一代感慨:村里不再养懒人

1989年出生的华西青年史宇杰和戴立明一样,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华西村。

▲史宇杰(左二)和同事们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最初他在村里的食品厂工作。2016年,他和另外6个华西青年,成立了华西米业有限公司。公司引进日本先进的技术,开展新农业,村民们对他们寄予厚望,称之为“七君子”。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认为,华西村近年开始的股份制改革、合伙人制度以及大力启用年轻人等改变,明显使整个华西集团充满活力。公司的任何员工,只要有项目,有市场就可以和华西集团合作,集团用品牌和资金进行推动,最后“赚多分多,赚少分少”。孙海燕介绍,在新能源、新农业的领域,华西村已经开始尝试这种模式。

“七君子”中有5位是华西村成长起来的青年,另外两位则分别是华西村的女婿和媳妇。公司成立之初,他们从村里100多个报名者中被遴选出来,送到日本学习。

育苗、插秧、操作农业器械等,这些从来没有务农经验的华西村民,被外界称之为华西村的“富三代”,他们坚持从零开始学。史宇杰认为,对于年轻人,村里“给职位,给时间,给耐心。只要肯做,就有平台。”

对于刚毕业的学生,华西村除了每月的工资,每年还会给10万元的奖金。史宇杰和妻子工作3年,账上已经积累了80万。

史宇杰说,公司刚起步,还没实现盈利,压力很大。“以前华西本村人守着每年的分红,不工作都能生活得特别好,但是现在不行了,华西不养懒人了。”

▲史宇杰和同事们在田间工作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村党委副书记否认巨亏传言

调整股份制,本村人外村人同工同酬

让史宇杰和所有华西村民感受到压力的一部分原因是:2017年,华西村开始进行的股份制改革。

“以前村民每年的分红会有80%转化为股份,而这部分股份越滚越大,很多村民每年用利息就能生活。为了让本村人和外村人一样同工同酬,我们调整了股份制。”孙海燕坦言,这是华西村改革中很困难的一步,但是为了发展必须这样做。

华西村是江苏东部的一个小村庄,当年在老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新世纪育人。”华西村坚持以集体经济为主的共同富裕发展道路,在上世纪90年代,凭借家家住别墅、存款超百万的生活为人们所知,一度成为全国首富村,被称为“天下第一村”。

▲龙希国际大酒店建成前,金塔曾是华西村的最高建筑,也是游客观光的首选。来源:红星新闻

▲今年85岁的赵林元是华西村的“元老”之一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发现,眼下华西村景区的游客很少,一排观光车停在广场上,一有人走过,导游就会上前问,“要不要参观?”雄伟的华西村建筑群,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空旷寂寥。华西村的金塔,是村里的标志之一,以前有不少人排队参观,一天人流量好几万。“今非昔比呀。”一位卖东西的售货员盯着手机屏幕,感叹道。

▲在华西村卖纪念品的一位女子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孙海燕介绍,现在当地旅游和以往相比有很多变化,华西村也正在做相应的调整变化。孙海燕坦言,旅游收入一直不是华西集团收入的主要部分,但集团很重视,因为游客能给华西村带来人气,带来品牌的影响。

针对外界对华西村身陷巨额债务的说法,孙海燕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2017年1月到9月,华西村钢铁实现营业收入142.06亿,毛利9.72亿。“钢铁、化纤等传统行业今年行情非常好,是近几年最好的一年。”对于网上的质疑,孙海燕认为,“今年负债是因为公司布局了许多新业务,属于企业的正常情况。”他称,即使前几年受大环境影响,传统行业不景气,华西冶金、化纤也没有出现严重亏损。

▲华西钢厂的生产线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华西钢铁厂办公室主任唐永明认为,华西钢厂规模比较小,主要做一些差异化的产品,除了卖到江浙,华西村自己就能消化一部分,“所以基本不会亏损。”

孙海燕称,华西村转型非常成功,很早就开始施行股份制,“集体控股,个人参股,按照股份分红。”他说,2016年华西村65%的利润来自第三产业,只有35%来自传统行业。而在转型之初的2003年,90%的利润都是传统行业。

对于很多人质疑华西村是“家族制”,他称,“用股份占比来说,华西集体所有占股比例为75.37%,村民个人所占股比例为24.63%,吴协恩书记一家占股比例只有0.43%。”

▲傍晚的华西村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丨 潘俊文 发自江苏

编辑丨平静

对于此事,你怎么看?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