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原标题: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今天,我的心情很平静。

平平静静的做完几台复杂的手术,平平静静的处理完今天的病人,平平静静的回复同事和朋友的关心。现在,我平平静静的坐在电脑面前,写这一篇不知道能否发得出去的文章。

当一个人不怕输的时候,就会变得很平静。

我曾经说过: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我不可能一直赢下去,总有一天,我会输的很惨很惨。

或许,我内心里面,一直在等待甚至期待自己被彻底打倒,被迫搁下笔的那一天。

那一天,对我而言,将是一种极大的解脱。

我不想做什么战士,我不想做什么意见领袖,我只想看看书治治病写点风花雪月,只想岁月静好,浅笑安然。

是天上的冤魂,是白衣的鲜血,把我推到了今天的位置。

我无法对那些令人出离愤怒的场景视而不见,我无法对那些失去父母妻儿的撕心裂肺哭声充耳不闻。

于是,我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成了无数人的敌人。我经受了一次次沉重的打击,失去了很多很多我极度珍惜的东西。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搁下笔,那对我而言,将是一种极大的解脱。因为我可以心安理得的放下这一切,去安心做一个烧伤专家。不必再对天上的亡灵心存愧疚,不必对白衣上的鲜血羞愧自责。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

2015年,我接受邀请参加了某卫视访谈节目,这一期节目,在2015年11月4日播出。

在节目中,我坚决的驳回了对面嘉宾对中国医疗的不公正指责,我坚持认为:说中国看病难看病贵是错误的。中国医疗是全世界最廉价最便利的。中国医生通过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为患者提供了廉价便利的服务。这种廉价便利的医疗服务,保障了中国贫困患者的利益,使得他们有机会获得高水平医疗服务。所谓的医疗资源过度集中等问题,恰恰是中国医疗服务廉价便利的证明。

节目最后,我说:中国现在对医疗体制最不满的,恰恰是高收入群体。高收入群体愿意多支付费用,来换取一个好的环境和服务。他们希望医生提高价格把贫困患者赶走,专心为他们服务。

这期节目,反响很大,也不乏争议,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看完整个节目的人,会得出我看不起穷人仇视穷人认为穷人不配拥有好的医疗服务的结论。

节目播出不久,有人视频做了一个几十秒剪辑版,配上故意歪曲原意的诱导性说明,通过各营销号恶意传播,一些和我正在为涉医暴力中的不作为问题激烈争吵的自媒体号也参与其中,造成了一些影响。但是,由于该节目刚播出不久,完整视频并不难找,辟谣并不困难,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没想到,2年后的今天,这个对话节目,再一次被人恶意剪辑,并以此对我发起了铺天盖地的攻击。

这一次的攻击,对方部署周密,步步为营,志在必得。

相对于上一个粗糙的版本,这次的2.0版本不仅在剪辑制作水平高超非高手不能为,时机选取的也极为精准。

2017年9月,也就是仅仅3个月前,该对话节目被停播,该节目的全部视频也从该卫视网站全部撤出。由于腾讯、搜狐等视频网站的该节目视频全部以该卫视网站为视频源,所以也全部无法观看,相当于全网下线。

对方在这个时机抛出了这个高水平的剪辑版本后,一时之间,连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完整节目视频来辟谣,更不用说普通网友。

经过上一次剪辑版本1.0的洗礼后,网上大部分已经了结事情真相的大v都选择了视而不见,但是,大量的营销号以极具煽动性的语言进行了近乎疯狂的推广,在很短时间内形成大量传播并造成巨大声势,使得全面辟谣在实际上成为不可能。

在这个剪辑2.0版被传播到网络每一个角落之后,对方又以我几年前被医闹打伤的照片为素材,以近乎完美的时机推出了我因为仇视穷人被正义老太太打伤的谣言,再一次以同样手法进行快速而大量的传播。通过对这种虚构暴力行为的赞美和肯定,暗示和诱导网友对我进行暴力攻击,并为自己先一步的行动做好舆论铺垫。

有鉴于此,我在公众号发了一篇讲清楚事情来龙去脉的文章,这篇文章无法传递给所有被谣言欺骗的的人,但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对谣言起到了阻遏作用。

然而,令我脊背发凉的是,这样一篇回击谣言阐明真相的文章,竟然在第二天,被人强行毫无道理的删除了。随后,微博上的文章也被屏蔽。

被无数营销号疯狂转载的恶意污蔑我的剪辑视频没有删。被疯狂传播的我被正义大妈打伤的谣言没有删。而我辟谣的文章,我讲清楚事情来龙去脉的文章,却被强行删除了。

污蔑你还不算,诽谤你还不算,还要堵上你的嘴,不让你反驳,不让你辩白,不让你说话。

我早就知道对方非常强大,但我不曾想到对方如此强大。

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不知道对方花了多少资源和精力为我编造了这么一个天罗地网。但我知道,对方这次志在必得。

上一篇文章的题目,仿佛冥冥之中,我用了《血染的风采》中的一句歌词。

今天,我突然发现,我所面对的,和当初那位将这首歌唱红的国家一级战斗英雄,几乎一模一样。

1985年,刚刚音乐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徐良,带着满腔热血,选择了参军上前线。参军3天后,他所在的部队开赴前线。徐良接受训练后也开赴了战场。

在战场上,他英勇作战,被子弹打断股动脉,身负重伤,战友们轮流抬着他穿越封锁线,先后经历9次手术,输血两万六千毫升,终于险死生还。但是,他永远失去了一条腿。

1987年春晚,徐良以一首《血染的风采》红遍了大江南北,成了英雄。

1987年,徐良接受邀请参加一个赢利性演出,对方问报酬时,他说随便给就行。后来演出3场,对方给了1200元。

事后,一个叫赵伟昌的记者,在一次青少年研讨会上,听到有人说徐良要求三千元出场费,少一分不去。他在没有做任何核实的情况下,写了一篇极具煽动性的文章《索价3000元带来的震荡》,文章称:“当一家新闻单位邀请一位以动人的歌声博得群众尊敬爱戴的老山英模参加上海金秋文艺晚会时,这位英模人物开价3000元,少1分也不行。尽管报社同志一再解释,鉴于经费等各种因素酌情付给报酬,他始终没有改口。”《上海文化艺术报》在未做任何核实的情况下,将该文发表,发表后,多家报刊在同样未做任何核实的情况下相继转载,并发表评论文章。

遭受了铺天盖地辱骂批评的徐良不顾部队领导极力反对选择了起诉。

在法庭上,《上海文化艺术报》称文章真实性应该由作者负责。而赵伟昌则称:““索价”一文的内容是在青少年研讨会上听到的,是对不同意见的如实记叙。作者对该“新闻”的事实不需调查核实。因为作者没有主观上的过错,故不构成对徐良名誉权的侵害。

法庭上徐良赢了,法院判决报社赔偿1820元,赵伟昌赔偿780元。

但在现实中,徐良输的一塌糊涂,因为这个谣言传播如此广泛影响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后果根本就无法消除。

然而,更沉重的打击还在后面。

1988年,一位叫北明的所谓“minyun人士”,在港媒发报表文章,称:当年徐良其实是试图临阵脱逃,才不惜自伤,并将监督他的连长推下悬崖……后来中越交换战俘时,侥幸逃生的连长回到故土。此案被定为一级谋杀罪,徐良被判处无期徒刑。

谣言在民间迅速流传,而徐良不知道如何辩解,也不知道该向谁辩解,最终只能选择沉默。

而沉默的结果,是谣言最终成为民间的共识。

徐良的大好前途,就这样被彻底毁掉了。

直到今天,他甚至怕别人认出自己,向别人谎称自己的腿是被车撞的。

那段为共和国出生入死的经历,他甚至不敢对人提起。

共和国的英雄,没有倒在战场上,却倒在了小人暗箭之下。

他倒下,再不能起来。

直到2006年,在《鲁豫有约》节目中,当年徐良的连长和抢救徐良的卫生兵亲自出面,才还了徐良一个清白。而时间,已经过去了20年。

在《芳华》中,当刘峰被问过的好不好的时候。他回答:那看和谁比了,和倒下的人比,我算好的了。

与徐良相比,我算好的了。

最坏还能怎样?

就算我你夺走了我的笔,我还有手术刀。就算你夺走了我的手术刀,我还有一双足以自食其力的手。

这个世界,我来过,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纵然敌众我寡,纵然身陷重围,纵然伤痕累累,纵然心力交瘁。

唯,拔剑而起,勇往直前。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感谢网友帮助,为我找到了节目的完整视频。

百年人物存公论,四海虚名只妄言。君子坦荡荡,是非曲直,任君评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