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莫负青春》喜剧与歌唱的大胆嫁接 周璇“成全”吴祖光姻缘

原标题:《莫负青春》喜剧与歌唱的大胆嫁接 周璇“成全”吴祖光姻缘

电影《莫负青春》(1947)电影连环画封面

《莫负青春》(1947)是描写青年男女的恋爱喜剧小品,试图表现轻松明快的风格,并无承载政治意识。以当下的眼光来看,它纯粹就是一部典型的商业片。周璇一人分饰二角,扮演长相一模一样的阿绣和女鬼。影片开宗明义通过明星周璇的嘴告诉观众这是一部鼓励年轻人勇敢去追求真爱的戏。那个年代拍出这样搞笑的片子真不简单,导演吴祖光有才,大明星周璇可爱。黄佐临评论说:吴祖光拍《莫负青春》这部影片,看得出他是在追求某种形式的喜剧娱乐片的风格。

尽管《莫负青春》是一部半个多世纪以前的影片,声音和画面都十分老旧,却充满着清新活泼的韵致;尽管改编自《聊斋志异》(《阿绣》是小说《聊斋志异》的篇名,小说里边有两个阿绣,一个是民间少女,一个是狐仙。民间少女阿绣长得美丽非凡,狐仙阿绣想修炼得像她一样美,这样就演出一段既妙趣横生又耐人寻味的故事),却跳跃着新鲜美好的人间气息。是令人捧腹的喜剧,也是长衣短衫的古装,是两情相悦的恋爱,也是民风质朴的歌唱,是惊天动地的鬼神,也是一路走过的余香。类型的杂糅成就了《莫负青春》,《莫负青春》确实没有辜负20世纪40年代——中国电影生机勃发的青春,以及中国影人共舞好莱坞的梦想。

曾被周恩来誉为“神童”的吴祖光于1947年初从重庆“转战”到香港电影界,到达香港后,吴祖光很快与夏衍等一批进步文化人一起投身香港文化推广活动中。吴祖光到香港的第一步工作,就是把自己的话剧《风雪夜归人》(1948)改编为电影剧本,并亲自担任导演。可为香港大中华影业公司撰写了的电影剧本《莫负青春》却提前摆上了工作日程,这部戏活泼明快,描写阳春三月的小乡村,一对青年男女邂逅相爱,受到上辈亲人的种种阻拦,尔后几经波折,有情人终于成了眷属。投资人觉得得这部轻松的喜剧会更吸引观众,就催促吴祖光先拍《莫负青春》,开拍前就在南洋一带打出广告——这是来自上海的大明星周璇在香港拍摄的最好的“歌唱”片。

1946年春天,香港大中华电影公司的老板蒋伯英,通过“影圈”内的朋友关系,几次敦请周璇赴香港拍片。由于蒋老板许以优厚的拍片待遇,周璇于是毅然成行了。周璇进入九龙,与“大中华”签订了两部影片的合同:一部是《长相思》(1947),她与舒适主演;一部是《各有千秋》(1947),她与龚秋霞等主演。拍完这两部,周璇就回到上海。当《长相思》和《各有千秋》在香港放映时,颇受观众欢迎。“大中华”将拷贝销售南洋各地,上座率陡然增高。蒋伯英等股东们为此大赚了一笔。

电影《各有千秋》(1947)南洋版海报

电影《各有干秋》则是一反“金嗓子”以前每片必歌的路子。周璇和龚秋霞都是影坛著名歌星,而《各有千秋》却没有让她们唱。这一“反”,不仅观众觉得别具风味,就是“金嗓子”本人也感到颇为新鲜。香港的影评界曾有人写下这样的赞誉之词:“旧日歌星清风独树,有歌无歌各有千秋。”

周璇从上海来到香港主要是完成来之前签约的拍摄合同及度假,蒋伯英哪里还有时间让她休养,当即与她另外签订了三部戏的合同。第一部戏就是吴祖光编导的《莫负青春》。由周璇和当红小生吕玉堃主演。在短短几个月里,接连要周璇拍摄原合同以外三部影片:根据《聊斋之阿绣》改编的古装片《莫负青春》、及另外两部歌唱片《歌女之歌》(1948)和《花外流莺》(1947)。穿梭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之间,穿梭于电影拍摄和唱片录制之间,穿梭于事业和感情之间,这恐怕是周璇这辈子最忙碌的阶段了。

电影《花外流莺》(1947)南洋版海报

这三部戏都属于所谓歌唱片。蒋伯英和其他股东老板看到,周璇的歌在香港和南洋一带比“戏”还要吃得开。于是,不管影片内容如何,想方设法塞进多种插曲,恢复每片必歌的老套子。周璇在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接二连三地赶拍了以上三部影片,自己审视银幕,不禁也感到有点失望。她对“大中华”的热情渐渐消退了。她明白自己和蒋老板的关系只有一个字;“钱!”她带着三部戏的“片酬”返回上海。

拍摄《莫负青春》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了,当时是边拍边做后期处理,何况南洋一带交了订金的发行商们也是“心急如焚”得不停催要本片。香港大中华影业公司和导演吴祖光商量为周璇量身定制片中曲目,由陈歌辛和吴祖光合作完成了《莫负青春》中的五首插曲——《小小洞房》、《莫负青春》、《阿弥陀佛天知道》、《月下的祈祷》和《桃李春风》。影片放映后,周璇唱的这些歌风行一时,其中以《小小洞房》和《莫负青春》这两首歌曲最为流行。当时连京剧演员言慧珠、童芷苓、评剧名演员新凤霞、小白玉霜等人,都争相学着演唱。

《莫负青春》还阴错阳差地成全了吴祖光的美好姻缘,正所谓“莫负青春”,牵起了两位艺术家的情感丝线。在北方的新凤霞也为这两首歌而陶醉。有人将吴祖光的话剧《风雪夜归人》改编成评剧,当时还在天津唱戏的新凤霞饰演玉春,从那时起,新凤霞知道了吴祖光的名字。

插曲《小小洞房》由以《风雪夜归人》一剧成名的剧坛才子吴祖光写词。词风典雅,正显出当年时代曲的创意技巧包罗万有。据说吴祖光写这首歌词的时候,“情丝长绕有情郎”的“绕”字,推敲再三,曾考虑“攀”、“系”等字,最后决定用“绕”,和上句“春来杨柳千条线”,呼应得最为紧密,令谱写旋律的陈歌辛,赞叹不绝,誉为“一字千金”。这首歌以“少许胜人多许”,旋律只有八句,是国语时代曲最具特色的“小调”风格典范作品。第2句的半音,极富地方音乐的泥土气息。结句旧中有新,余韵无穷。

还不到30岁的周璇,在上海和香港红透半边天!她是当时片酬最高的女演员之一,香港许多人称她为“富婆”。但她生活非常俭朴,衣着素净无华,平时不多言笑,十分文静。最值得称道的是对待艺术严肃认真。每次拍戏,她总是最早进入化妆室的一个,一般要比规定的时间提前半小时。进入摄影现场也从不需人催请;拍戏时安静地接受导演的指挥,而且在镜头面前很容易入戏。真是个让导演放心的好演员。

那时候吴祖光和周璇都住在九龙界限街蒋宅。他们俩常常同乘一部“的士”去《莫负青春》片场。车上计程表的底价是5公里内港币一元;此外多跑一公里,表上跳一个字,就加两角钱。每次总是距离摄影场几十步远的时候,趁着计程表还没有跳字,周璇总是在这之前叫司机停车,把一元港币塞在司机手里。两人下车走几十步路到片场。这一块钱车钱,周璇总是抢着付,坚决不许吴祖光付;但她也坚决不愿意多出那两角钱。她说:“宁可多走这几步路,也不多出这两角冤枉钱!”很多人笑话她,议论她小气;但这个细节正显示出周璇的性格:她只不过是节俭,对朋友却是很大方的,特讲义气,经常大把大把地资助困难的朋友们。

电影《莫负青春》(1947)南洋版海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