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2017财富江山:互联网还姓“马” 房地产已不姓“王”

原标题:2017财富江山:互联网还姓“马” 房地产已不姓“王”

文/袁庭岚

2017年,中国企业的财富江山依然由互联网和房地产平分秋色。互联网“二马”对峙局面形成,各建生态展开装备竞赛。头号“老赖”贾跃亭远走美国造车,乐视网更名易主正融入孙宏斌的棋局。王健林六年后首次跌下首富王座,“红顶商人”许家印却正春风得意。郭广昌“被失联”后安全着陆,姚员外不干保险转投汽车生意。

极客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互联网极客也不例外。

今年12月乌镇互联网大会的饭局上,“东兴局”以各赴宴公司名称打头的菜单里,出现了“江湖携手、合作共赢”的口号。只不过,互联网大会还是世界的大会,会后的饭局却是没有马云的江湖。

(网络流传的“东兴局”合影)

马云看起来对这类饭局相当不齿。他瞧不起“东兴局”的咖位,还嘲讽了饭局的价值观。他一边傲气回应:“江湖是讲义气,讲情义的,不是讲争斗的。一顿饭局能打垮我?开玩笑。”一边又难掩心中焦虑地说:“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担心我的企业被淘汰了。”

不只马云焦虑,马化腾也同样对两家公司之间激烈的竞争感到困扰。“我数了一下,我们在十几个地方都有竞争。正常的合理的竞争是促进发展的,……但是不好的是竞争的地方太多了。”马化腾说。

从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始,腾讯和阿里的冲突逐渐浮出水面,随着腾讯联手京东投资唯品会一事达到了高潮。

这大概是卖了一年“农民的儿子”人设的刘强东除了不知妻美、当村官以外,今年最高光的时刻之一了。

憋了很久的电商业老二刘强东,在马化腾大哥撑腰下,终于以正义的名义公开叫板了马云。他在微头条上发了和马化腾、唯品会沈亚等人的合影,还说:“面对行业垄断和‘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我们在一起!”京东和淘宝礼让“黑公关”一哥之位的口水战随后在网上打的不可开交。

(马化腾、刘强东、沈亚等人的合影)

对于刘强东的宣战,阿里是不屑的。阿里集团公关委员会王帅吐槽刘强东说,刘强东很喜欢用碰瓷的方式来搞竞争,有时候很准,但有时候等半个月也等不来一辆车,最后还得自己爬起来。

刘强东发的这张图短短数日已经广为流传,从此吃瓜群众都知道了江湖上早已有了个叫“反马云联盟”的组织。马化腾给这个“联盟”加了个注释,把多年前前新浪网总编辑陈彤骂自己的那句“物极必反”,扣到了马云头上。

但阿里仿佛对整个“反马云联盟”都从战术上不屑。这种“不屑”让“反阿里联盟”更生气,被阿里指责为京东“黑公关”的方兴东发朋友圈说,马云傲有傲的资本,但马云下面那些狐假虎威的人到底在目中无人什么?

“东兴局”仅仅是腾讯投资版图的一个缩影。作为国内仅有的两个势均力敌的互联网巨头,腾讯和阿里两家公司虽然各有自己的核心优势领域,但是同为超级生态赋能平台,它们又太像了。

2017年,阿里的投资主要在企业服务、以新零售为主的电子商务和金融领域,这些都是阿里的优势重点布局领域。而腾讯则是基于开放共享的心态来补足自己的生态短板,以占赛道的方式至少投了113家公司,超过阿里和百度年度投资数量之和。两家在新零售、汽车、人工智能等领域展开了激烈的竞赛,留下了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对抗美团点评、ofo大战摩拜、顺丰菜鸟干架等众多经典案例。

甚至战火在2017年的最后两天仍在蔓延。12月29日,菜鸟联盟在中国快递之乡开会,马云和申通、中通、圆通、韵达董事长均参加了会议,可以想见2018年的物流行业里,阿里联合“三通一达”对抗顺丰的战役还将持续。

如今的马化腾在互联网圈可以算是众星拱月了。但他今天的联盟也是通过过去的血泪教训换来的。

2010年“3Q大战”前的腾讯是一个除电商和搜索外,每个领域的创业公司都绕不开的吃独食抄袭者。彼时,周鸿祎知道腾讯要用QQ医生来抢占360安全卫士的市场后,主动提出跟马化腾合作,利用腾讯的资金、360的技术,帮助腾讯打击对手,并向互联网生态平台转型。

当时的马化腾看不到结盟的价值,拒绝了周鸿祎的提议,不肯坐以待毙的周鸿祎奋起进攻,掀起了互联网界集体讨伐腾讯的浪潮。懵掉的马化腾竟然逼用户在QQ和360之间二选一,更加失去民心。

“3Q大战”以腾讯赢了官司告终。但这件事给了马化腾极大的刺激,他发现了过去封闭、吃独食的模式不再可持续,决定引领腾讯建立开放、共赢的互联网新生态。

如果不是那场旷世的“3Q大战”,或许就没有今天的腾讯,“3Q大战”,或许可以称作是“thank you”大战。

乌龙的是,曾在“3Q大战”里指控QQ侵犯用户隐私的360,今年反因旗下“水滴直播”网站被指涉嫌侵犯隐私,在回A股的关键时刻上了一把头条。

12月12日,社交网站被一篇题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刷屏。文章作者自称是一个90后创业者,在做产品调查的时候发现许多商家使用了360摄像头监控店铺,并且在未告知顾客的情况下,将视频实时上传到360的“水滴直播”平台上。直播内容尺度之大,掀起舆论一片哗然。

而这篇文章引爆的时点,正是360宣布借壳江南嘉捷重回A股之后一个月左右。红衣教主不淡定了,亲自上阵,隔空怒怼,质疑对方是拿钱做黑公关,说自己是得罪了人,断了人财路,还开了媒体沟通会。

“水滴直播”事件最后以360永久关停直播平台告终。在公告出来后第9天,2017年12月29号最后一个A股交易日里,周鸿祎在微博上发布了在证监会前的合影,配文称“感谢我们的合作伙伴,感谢我们的团队”,或是预示360回A股顺利过会。

红衣教主的2017年在有惊无险中过去了。如果360顺利IPO,A股互联网第一大股即将在2018年诞生。

楼市风云

孙宏斌已经不谈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很久了。

上一次谈到这个话题还是今年9月份的融创2017中期业绩会上,说起后生贾跃亭,这个人生经历过两次大落败的传奇地产商竟然哭了起来。

孙宏斌在2017年9月的融创中期业绩会上哽咽

10年前,同样有着“企业家精神”的孙宏斌,因为资金链断裂,不得不把顺驰转卖给路劲基建。彼时,没有一个人看到并且保护他身上的闪光之处,没有一个人对他和岌岌可危的顺驰伸出援手。

10年之后,小他十岁的山西老乡贾跃亭深陷乐视危机之中时,孙宏斌站了出来。“乐视就是缺钱,这就好办了,”他说,“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

孙宏斌的眼泪一半是真给贾跃亭的。

或许是因为贾跃亭执拗、冒进的个性,像极了曾经那个年少轻狂的自己,又或许是如今他墙倒众人推的无助情景像极了自己的旧日梦魇,让孙宏斌的心隐隐作痛,他总是在各种场合极力为贾跃亭辩护。

他说贾跃亭身上有这个时代已经稀缺的“企业家精神”,外界对贾跃亭过多的贬损让他感到不齿,说贾跃亭不肯放手乐视业务只是因为没吃过亏,说社会不应该以成败论英雄,应该容忍企业家也有失败的时候。每一句都仿佛在为曾经的自己辩护。

还有一半眼泪,是出于对乐视的商业考量。

孙宏斌对房地产长期来看持悲观态度,但是非常看好消费升级。文旅、娱乐、健康等能和地产结合的产业是融创未来的方向,乐视的影视内容和智能设备正好能满足他做“文化客厅里面的家庭影院”的目的。

贾跃亭的低价拿地能力,以及未来融创拿地时可以和乐视合作的空间,是孙宏斌愿意投乐视的另一个原因。

他在投资人电话会议上表示,以后可以在拿地时和乐视合作,搞汽车小镇、体育小镇、影视小镇、互联网生态小镇……他还透露,融创在莫干山拿了一千多亩地,而贾跃亭在莫干山拿到将近一万亩,除了小部分工业用地外,干什么都行。“我们就是利用各种手段拿好地。”孙宏斌直接说。

比起贾跃亭的“为梦想窒息”,这样的孙宏斌才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在商言商。或许是孙宏斌感受到贾跃亭的信用危机、管理方式阻碍了乐视网为融创转型服务,7月以来,乐视网已经越来越不受贾跃亭控制了。

7月6号,贾跃亭辞去了在乐视网的全部职务,留下一句“尽责到底”,远赴美国造车,一去不返。

7月21号,嘴里说着不要,行动却很诚实的孙宏斌成为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后来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

12月21日,原融创高管刘淑青出任新乐视法人、CEO。

12月25日,孙宏斌通过天津嘉睿增资乐视影业,将成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

12月起,在孙宏斌治下的新乐视里,员工终于再次吃上了加班餐。

而对于此时大洋彼岸的贾跃亭,东半球的夜幕已经降临,他正在等待西半球的日出。

圣诞前夕,半个月前还在招聘网站给儿子找英语家教的妻子甘薇,终于和他在美国团聚。同时,市场传来法拉第未来即将拿到超1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贾跃亭和上千名法拉第未来总部员工在洛杉矶庆祝了圣诞节。

(2017年圣诞节,留美不归的贾跃亭在美国祝网友“圣诞快乐”)

在东八区,监管并不对这些好消息买账。仅12月,北京三中院已经连续两次将贾跃亭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2月底,北京证监局和深交所相继发布公告,谴责贾跃亭“以投资汽车业务及融资为由滞留境外”,“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相关行为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及广大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并责令贾跃亭于12月31日前回国处理。

然而誓要改革汽车行业的贾跃亭明确表态,不完成法拉第未来的A轮融资,不会回国。

既然监管已经明确谴责了贾跃亭,新乐视也正在逐步被融创消化,9月之后,孙宏斌很少再提贾跃亭了,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融创的融资和销售上。

上半年投资乐视、买下13个万达文旅项目、收购天津星耀等并购,加上本来已有的地块,融创已经储备了2亿平方米土地,但这些并购活动也让融创负债高企,截至2017年中期,其净负债率已经高达260%,排在国内房地产企业之首。

孙宏斌做事以快著称。2016年,融创才首次跨入房企销售千亿门槛,当时定下的2017年销售目标为2100亿元,这个目标已经提前两个月完成。融创还在10天之内,通过配股融资、发债的方式在港股迅速募资15亿美元,12月15日又增发了10亿美元。

如果不出意外,融创今年的销售额应该可以坐上全国第4的位置,这距离融创首次挤进前10不过才3年时间。

今年另一个和孙宏斌走的极近的,是前首富王健林。

7月,万达、融创、富力两项共637.5亿元的并购交易,成为了中国房地产历史上金额最大的一桩并购案。这一次万达抛掉了旗下13个文旅城项目给融创,77个酒店给富力。

郭宏斌称赞王健林“壮士断腕”。王健林则淡定地说,只是卖了该卖的,留下该留下的。

今年年初的万达年会上,酷爱唱歌的王健林唱了一曲韩磊的《等待》,里面那句“辉煌过后是暗淡”仿佛预示了前首富今年的坎坷。

上半年,连坐了六年首富铁王座的王建林保持着他一贯的霸气,甚至有些膨胀。谈到海外收购,他说:“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在海外自己融资解决,只是不愿意成为一个不守规矩的公司。”

转折来的突然。6月,防范金融“灰犀牛”之风刮到了万达头上,万达遭遇了股债双杀,万达电影市值缩水60亿元,多支债券跌幅一度逾2%。

虽然事后万达辟谣称是因为有人恶意炒作各大银行要抛售万达债券,但从这时候起,不仅王健林,甚至“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的发言也谨慎了起来。

和融创、富力的“世纪大并购”之后,2015年还说“海外投资的结果确实就是资产的转移”“我们辛苦自己赚的钱,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的王健林,开始坚定表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我们决定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

对于早就觉悟到在中国做企业要“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的王健林,今年在走了这一遭后才有上述表态,实在令人困惑。

或许是压力太大,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王健林身体似乎抱恙。

12月19日,王健林和孙宏斌、张近东一起,为苏宁的智慧零售大会站台,发言时常常吸鼻子,看上去像是感冒了。

(2017年12月,苏宁的智慧零售大会上,孙宏斌、王健林、张近东三人聚首)

他在会上描绘了未来万达广场体验式的消费场景,并称要在未来10年内把万达广场开到1000家,覆盖全国90%的消费人口。

但或许,在万达广场的“十年大计”、核心高管接连离职、被标普和穆迪下调成垃圾级、被自媒体舆论攻击等各种负面状况之外,万达商业要在明年8月31日前回A股的问题才是更迫切需要他解决的。

(2017年两会上,许家印作为政协委员发言)

许家印懂得审时度势、抓大放小,关键时刻“壮士断腕”绝不含糊。今年6月,恒大把宝万之争期间花360多亿元买下的万科14%股份以亏70多亿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了深圳地铁,痛是有点痛,但也让许家印在中字号企业里刷了个好感,同时还助推了恒大的负债率迅速下降,为恒大股票的节节攀升奠定了基础。

许家印最懂如何科学散财。花在慈善上的钱,他绝不犹豫,对留住人才也是一样。九月他登上胡润富豪榜首之后,马上做的一件事就是给中高层员工分期权。国庆节期间,许家印将7. 4357 亿股购股权授予7994名中高层员工,占恒大股本5.7%。

许家印在网上最广为流传的一张照片是2012年两会期间,他因为迟到又被记者围堵,满脸笑意地“少女跑”的样子。那张照片里,他腰间一条价值6000元的爱马仕金腰带曾经引起了舆论热议,次年两会上,他就把腰带换成了100来块的国产品牌七匹狼。

这种对局势的敏感或许能让他在首富之位上坐得比王健林心里踏实一点。

资本游戏

6月和王健林一起遭遇了股债双杀的还有郭广昌。

“中国巴菲特”郭广昌大概是最容易“失联”和“被失联”的企业家之一了。继6月那次银监会排查信贷风险引起的股债闪崩之外,7月,复星系股价再次因为有自媒体说郭广昌“失联”而跳水。

这两次资本市场的震荡还不是郭广昌今年面对的唯一危机。

3月末一个春寒料峭的夜里,复星集团执行总裁梁信军辞职了。他和郭广昌相互扶持了25年,把复星从仅有3.8万元启动资金的小创业项目培育成了如今的超级投资集团。与他一起离开的,还有复星集团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丁国其。

(梁信军辞职后,网络上流传的郭广昌公开信)

“复星五剑客”,知交半零落。如今还在为复星奋斗着的,只剩郭广昌和汪群斌两个。

在郭广昌紧跟着的两封公开信里,他对梁信军的离开表示了“震惊”和理解,同时也对自己要求的严格进行了反省。他自喻为不知疲惫的登山者,未能考虑身边的伙伴是否需要休息,而言下之意似乎是指,梁跟不上复星发展的速度了。

现在的复星集团,需要的是更年轻、更国际化的血液,如郭广昌所言,要的是一支凡事比别人快0.01的“精英队伍”。

无论是人事震荡,还是股债双杀,复星似乎都安全着陆,没有受到实质影响。甚至下半年以来,在复星集团重点布局的健康和快乐产业里,其全球化投资的速度也的确随着队伍的年轻化而加快了。

股价被低估,郭广昌不忿但十足自信。他觉得自己和复星团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投资机构。他说,只要身体允许,他和阿汪还要削尖脑袋,为投资者再干十年、二十年。

同样靠“产融结合”发家的姚振华今年却没能安全着陆。

临近年末,沉寂了近一年的姚振华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为宝能新的造车事业站台,开口便强调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经历了年初的监管风暴,姚振华找回了对政策风向的机警。

(2017年12月,宝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动工现场,姚振华、任学峰等人出席)

姚振华的激进步调让他在2016年的二级市场上风光无两了一把,却也在2017年初让他重重地跌了一跤。

因证监会、保监会雷霆大怒,去年姚振华的疯狂举牌止步于万科。2016年12月起,前海人寿的主要现金来源万能险的销售被保监会叫停,同时还被禁止了新产品的申报。今年2月24日,保监会下发公告,姚振华被逐出保险业,为期十年。

宝能集团仍然是前海人寿的控股股东,姚振华不能亲自上阵做保险,但仍能“垂帘听政”。不过这道“禁入令”多少给姚振华上了一课:无视“保监会姓监”等于玩火,保险资金虽然价廉物美,得来却并非如探囊取物;攻城掠地的时候,还要对监管政策保持敏感和敬畏。

姚振华安静了。宝能集团官网上的动态也止步于1月份那封对深铁集团的“缴械书”。5月,坊间疯传起前海人寿恳请保监会恢复万能险销售和新产品申报的消息,却始终不见姚振华的身影。

姚振华绝不恋战。大佬们个性各异,但不变的共性大概是果断。姚振华亦如此。他一旦发现决策失误,无论之前投入多少,也是当断则断,迅速转变策略。他很快调转方向,将火力集中在了造车事业上。

姚振华对汽车产业的布局至少可以追溯到2015年7月前海人寿首次举牌韶能股份的时候。经过一年多的增持,2016年8月,前海人寿持有韶能股份15%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韶能股份的主营业务是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的投资开发与经营。

就在被逐出保险业后不久,2017年3月,姚振华的宝能汽车有限公司在深圳成立。

今年内他还迅速落实了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和牌照的问题。位于杭州市富阳区、昆明经济开发区和空港经济区、广州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先后落地。另据媒体报道,宝能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以66.3亿元取得了观致汽车51%的股权。

2018年注定会是宝能的造车年。这一次,低调的姚振华不再藏在镜头之外了。他说,宝能集团旗下的各上市公司、业务板块将协同发力,在10-15年的时间里,将宝能汽车打造成为具备强大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汽车集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