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黑臭水体督办期限已过,三成显示仍在“治理中“|深度聚焦

原标题:黑臭水体督办期限已过,三成显示仍在“治理中“|深度聚焦

记者/郑林

编辑/刘汨 宋建华

△ “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的58名大学生,将目光投向了各自家乡的河流

暗绿色的水体,难以忍受的臭味,四个月前,北京林业大学学生李洋对家乡的东风沟进行了水质检测,这条被挂牌督办的黑臭水体,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2017年夏天,“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的58名大学生志愿者按照环保部《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的要求,从住建部公布的205条重点挂牌督办水体中,筛选检测了59条河流(湖泊)。

根据国务院《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要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

彼时,距离这些黑臭水体的“年终大考“还剩约4个月时间。感到失望的不只是李洋,58名大学生的检测、调查样本显示,抽检水体超过60%仍处于黑臭状态,甚至一部分河流陷入了“越治越臭”的怪圈。此外,检测结果中好的一面是,部分黑臭水体已经除臭。

1月8日,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查询环保部“城市水环境公众参与”微信公众号,根据黑臭清单中的治理状态显示,在上述205条重点挂牌督办的黑臭水体中,有72条仍为“治理中“,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些治理期限标注为2017年12月31日的黑臭水体,是否按期按质完成了治理?目前住建部、环保部尚未公布最后的结果。

△ 黑臭水体监管平台显示全国2100条河流纳入治理

“臭水沟”

“真是超乎我的想象。”李洋,这个家住哈尔滨市区的北京林业大学学生,第一次看见东风沟时,被河道的黑水与散发的臭味惊呆了。

2017年7月29日, 这一天,天气晴朗,阳光甚好,气温25度左右,李洋和两名高中同学,带着检测仪器,出发寻找离家三十公里外的东风沟。

在住建部公布的黑臭水体重点挂牌督办名单中,东风沟是哈尔滨市唯一一条挂牌督办水体。

东风沟是当地的一条母亲河。河水流经团结镇团结村、东新村、恒星村、百菜村和联胜村五个行政村,涉及居民5000余户,近2.82万人。

李洋是带着期待上路的。在出发之前,她了解到东风沟治理的一期工程已经完成。因此,在她的设想中,应该会见证到一条很大部分经过治理的河道。

这一路上,期待慢慢在减弱。她注意到,村民不叫它东风沟,有人直接称呼为“臭水沟“。

到达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一阵风吹过,李洋还没靠近河岸,难以忍受的臭味扑面而来。

美好的期望在见到水体本身时破灭了,李洋看到的是暗绿色的水体,水位很低,最深的位置也不超过30cm,没有鱼虾游动,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去了之后,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水特别浅,但是特别臭。

在测量的时候,李洋和同学时而忍不住捂住口鼻。当天李洋和同学共监测了3个监测点,相互距离大概有200米。根据检测得出的透明度数值,基本可以判定,东风沟还在重度黑臭水体的行列。

李洋苦笑,眼前的这条沟与村民描述的“臭水沟”还真是符合。

李洋难以忍受东风沟的臭味,长期生活在此的村民却已经习惯了,“几年前,要比现在还臭呢。“沿着河道两侧,李洋和同学向周边村民做问卷调查,村民都普遍反映东风沟季节性黑臭的状态。最严重的是夏季,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说,有时晚上臭的都无法入睡。

△李洋走访东风沟时,一度对那里的治理状况赶到失望

年终大考

2017年暑假,来自清华、北大、人大、北航、北京林业大学等全国39所高校的58名大学生志愿者参与到“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中。他们回到各自家乡,对两部委重点挂牌督办的黑臭水体,进行数据检测。

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水十条”),对黑臭水体治理提出明确要求,“到2020年,我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以内;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

而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的时间压力更大,要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

过去两年时间,对黑臭水体的宣战已经演变为一场全民行动。普通百姓可以通过环保部开通的“城市水环境公众参与”的微信公众号进行举报。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微信公众号已收到监督举报信息共6431条。

为加快推进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确保完成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2017年底基本消除黑臭水体的任务目标,2017年3月18日,住建部与环保部又联合下发通知,对社会影响较大的205个黑臭水体实行重点挂牌督办。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注意到,重点挂牌督办名单覆盖了北京、上海、天津、南宁、合肥等29个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的205条水体。

在名单中,四川省成都市以20条黑臭水体“上榜“名列第一,涉及水体包括西郊河 、凤凰河、秀水河等,广西省南宁市以19条位列次席。此外,北京、天津、上海等直辖市的挂牌督办水体均超过10条。

根据要求,地方政府要强化监督检查,加大对列入重点挂牌督办的黑臭水体现场检查力度,通过不定期组织明查暗访、受理公众举报等方式加强监督。住建部、环保部也将定期对挂牌督办的黑臭水体整治情况进行通报,并通过卫星遥感对整治情况进行监督。

“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58名入选的志愿者,根据家乡所在地,对59个水体进行了实地检测。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被列入重点挂牌督办的家乡河流,治理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志愿者林海走访的福州市龙津河

抽检超6成仍为黑臭状态

在北京林业大学大三学生林海的记忆里,家乡城市的内河从来称不上干净清澈,除了远离市区的下辖乡县,以及水量极大的几条江水,整个城区的内河,总是一片污浊。“相信与我同龄的福州人,记忆中身边的内河就都是既黑又臭,鲜见鱼虾。”

根据挂牌名单,林海和父亲来到了福州市仓山区的龙津河以及龙津一支河。距离河道还有几十米,林海便闻到了从河道散发而来的“熟悉“臭味。

龙津河两侧的路面比较干净,河道里面没有明显的漂浮物,一根管道架设在水面上。龙津河水位很浅,颜色呈现出墨绿色,无法看清水底。河道淤积十分严重,几乎就是一潭死水。在测量的过程中,林海刚把监测装置放进河道,立刻就看不清了。

谈及河水,附近居民的怨言很多。多位年纪大的居民抱怨,他们住了几十年了,一年四季都是臭的,河水都没有清澈过。

林海疑惑,之前在网上看到了政府针对内河污染一些治理措施,为何水质却没有改观?

这份疑惑并非其独有。深一度记者了解到,根据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有效检测记录和问卷调查结果综合分析,显示为“有黑臭”,占总记录数比约为36.5%;“均黑臭”的占比约为27%;样本河流的黑臭比例达到63.5%。

对于结果,活动主办方强调,检测时间距离最后期限还有约4个月,加上条件所限,取样方式等和国家环境监测标准存在差距,数据和结论并不能与采样河流的完全真实现状完全划等号。

不过,2018年1月8日,最后期限已过。深一度记者查阅环保部“城市水环境公众参与”微信公众号发现,林海检测的龙津河和龙津河一支河的治理状态仍为“治理中“,并未显示”完成治理“。

通过梳理,在205条重点挂牌督办的黑臭水体中,72条的治理状态仍为“治理中“,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

治理之困

在中央督办和全民监督的双重压力下,地方政府不惜投入重金。深一度记者了解到,针对东风沟的治理,哈尔滨市的总投资超过1.5亿元。

在走访时,多位村民向李洋反映,东风沟的黑臭和周边养殖户脱不了干系。此前几年,养殖户将牲畜粪便直接排向通往东风沟管道中。

2016年8月9日,哈尔滨开展东风沟周边环境整治工作,重点对团结镇恒星村东风沟周边超过搬迁期限未搬迁的养殖户进行了联合整治。

2016年12月26日,哈市道外区东风沟黑臭水体整治一期工程开工仪式在道外区团结镇东风沟入阿什河口处启动。

东风沟治理项目被列为市、区政府重点督办项目。为达到治理效果,道外区政府决定将终点延伸至团结镇团结村(与香坊区交界处),长度为10.1公里。项目总投资超过1.5亿元。

东风沟黑臭水体整治一期工程,治理长度为3.2公里,市政府拨付4500万元资金。一期工程预计在2017年6月末完工。

正是由此,7月底的检测,李洋在出发前才会有所期待,她觉得一期工程结束,东风沟的污染状况应该有所好转。

暗绿色的河水让李洋一开始认为是施工队没有按照期限完成施工的问题。“我在心里把治理不周的责任归咎给他们,事实证明,我这么想十分片面。”

通过走访,李洋发现,在治理这条“臭水沟”的道路上,充满了“人为的”难度。李洋注意到,在河道两侧,有施工队正在施工,工人将河道挖开,铺设白灰色的板材。

临近河道的位置,一大片空地被村民利用了起来,盖了房子,栽种树木。李洋听现场施工的人说,这些建筑大部分属于违章建筑。现在要治理和拓宽河道,这些建筑物都需要被清理。

对此,部分村民不同意,他们希望得到补偿。

在这种拉锯之中,施工进程非常缓慢。一名施工队的工作人员曾向李洋抱怨说,很麻烦,他负责的那段河道进程不到一半,语气充满无奈。

自李洋走访东风沟后已经过去了四个月,还是有好消息传来。2017年12月13日,哈尔滨市环保局网站通报,哈尔滨市道外区东风沟、香坊区曹家沟和呼兰区一排干城区段三条黑臭水体整治主体工程全部完工,沿岸污水已全部收集进入污水处理厂,实现达标处理。

不过,2018年1月8日,环保部“城市水环境公众参与”的微信公众号显示,东风沟的治理状态仍为”治理中”。

△2018年1月5日, 环保部相关公号显示,东风沟状态治理状态仍为“治理中”

未来愿景

一个好的迹象是,部分黑臭水体的治理已经显现效果。在“我为家乡测河流“检测水体中的一些样本水质有明显好转,还有一部分甚至已经彻底除臭。

清华大学的志愿者刘英俊在实地检测名单中西宁市的湟水河时,就做了如下的描述:“经过三次的水质检测后,溶解氧平均保持在4.5mg/L的水平,不在黑臭水里的标准之内。”

当地居民向刘英俊证实,这几年,西宁市城区段段湟水河水质明显好转,平时很难闻到有异味。水质变好以后,水生动物也回来了,有居民看见从河中打捞上来的大鲤鱼。

湟水河西宁城区段水体不再属于黑臭水体,刘英俊很开心。这也从侧面论证,青海省政府宣布完成对湟水河西宁市段黑臭水体的整治工作,消息属实。

“总的来说,我认为太平港刚刚脱离了黑臭水体的范畴,希望能在将来变得更好。” 在检测自己家乡的上榜水体——上海市金山区金山卫镇太平港时,河海大学的志愿者翁佳玉看见,整治完工的河道旁种满了樱花树,散步者、垂钓者纷纷在河道旁出现。

翁佳玉对这条河的溶氧量和透明度进行了检测,测点1,2在河流起点至中点,检测点3,4在河流中点至终点。从检测数据看出,该河道的水体透明度只是接近轻度黑臭的标准。

翁佳玉在记录中描述了对于家乡河流水质好转的欣喜。他写道:“曾经工业污水与生活污水一起排入这条并不是很大的河,长期以来雨污混排严重,生活垃圾随意入河。如今的太平港通过生态护岸、绿化建设、底泥疏浚及水生植物净化等工程措施,提升了河道水质、改善了河道面貌。”

在臭味当中的完成检测的林海和李洋,可能还要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

林海希望通过自己的活动,提高关注度,推进城市内河的治理速度。“我希望家乡的河道可以像江南那样,碧波荡漾,小船在河道上穿行。“

在东风沟走访时,李洋听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慢慢回忆,十几年前这条小河的清澈面貌。村民告诉李洋一个故事:曾经有一个北京的大领导来到这里,感叹为何风景这么好的地方,有山有水,臭味却这么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学生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