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回望三高祠:质疑声中屹立八百年

原标题:回望三高祠:质疑声中屹立八百年

曾经与垂虹桥相伴的吴江三高祠现在没了踪影,所以在吴江,已没有多少人记得它过去的辉煌。但是宋朝以来数百年间,三高祠可是吴江的一张靓丽名片,先有苏东坡,后有乾隆帝,都为三高祠写过诗,可见其影响力有多深广。

▲明嘉靖《吴江县志》关于三高祠的记载

三位高士都因退隐与吴江交集。春秋越国的范蠡助勾践灭掉吴国后功成身退,泛舟五湖,在吴江留过印迹;西晋的张翰本是吴江人,入洛为齐王重臣,因见晋室骨肉相残、祸之将作,藉口思念家乡鲈鱼,见机而退;唐朝陆龟蒙身处乱世,甘于退隐,笔床茶灶,一叶扁舟,负锸躬耕于吴江太湖之滨。

宋熙宁三年(1070),吴江知县林肇作鲈乡亭于垂虹桥,并绘范蠡、张翰、陆龟蒙像于其中,这便是吴江三高祠的雏形。元祐中(1086-1094),知县王辟另作亭于垂虹桥底定亭南,并绘像于壁,这可看作三高祠的正式诞生。元符二年(1099),吴江主簿程俱重建三高祠。元符三年(1100),知县石处道始塑“三高”之像祀之。建炎(1127-1130)初,三高祠毁于兵火。绍兴三年(1133)县尉杨同、祝师龙重建。乾道三年(1167),臞庵主人王份献钓雪滩地,知县赵伯虚为堂迁之,由范成大作记。

▲明嘉靖《吴江县志》中的旧地图,标有三高祠及下文将提到的垂虹亭、三忠祠

此后数朝,三高祠屡次毁损修建,但始终与垂虹桥交相辉映,同名于天下。直至清朝末年,三高祠迁建于松陵镇西门外,才与垂虹桥分离。

▲鲈乡亭 三高祠(摄于1938年)

伴随三高祠不断修缮、重建的,是延续数代的批评。批评最突出的有两个方面:一是说人皆退隐,谁来为国出力?因此范、张、陆不该立为榜样;二是说越相范蠡吴国之仇,吴地不应祭祀。前一方面,明朝洪武年间吴江知州孔克申说得十分明白:“使人人知‘三高’之见机,孰与共理其国哉?”意思是说:大家都见机而退,那谁来治理国家?为抵消三高祠的消极影响,这位吴江长官在重建垂虹亭时,立春秋吴国伍子胥、唐朝张巡和宋朝岳飞三人像于亭中,名之“三忠”。三高祠标榜退隐,三忠祠则突显进忠。

批评归批评,三高祠照样出了名。喜欢附庸风雅的清朝乾隆皇帝也留诗《三高祠》:“避祸何曾忘货殖(范蠡),思莼真是见几图(张翰),天随不赴蒲轮召(陆龟蒙),一例三高安勉殊?”在诗中,乾隆皇帝提出质疑:范蠡等三人各有特点,或者是缺点,但现在一例称作高士,对人们的劝勉为什么那么不同?

▲《御制诗集》中的乾隆之诗《三高祠》

至于后一方面,批评三高祠祀范蠡的人则更多。宋朝苏轼的《戏书吴江三贤画像》就将范蠡连同吴江人调侃了一番,其诗曰:“谁将射御教吴儿,长笑申公为夏姬。却遣姑苏有麋鹿,更怜夫子得西施。”诗中前两句写春秋楚国大夫申巫臣为了得到夏姬,私通吴国,教吴人射御之术。后两句写范蠡助勾践灭了吴国,却避祸出走,只得了西施。实际上苏轼是戏言于吴人:申巫臣通吴为美人,而范蠡是灭吴得美人,吴人却在祭祀范蠡!

▲《东坡全集》中的《戏书吴江三贤画像》诗

苏东坡刺范蠡只是开个玩笑,但有人却当起真来,宋代有诗人云:“可笑吴痴忘越憾,却夸范蠡作三高。”更有无名氏作了《弹范蠡文》,激烈反对“当无边胜地之上,著此不共戴天之仇。”到了元朝,质疑更上达官府,避地吴中的著名学者谢应芳的《论吴人不当祀范蠡书》就是写给一位饶姓参政的信件,信中疾呼“民不祀非族,况仇敌乎!”

▲谢应芳《龟巢稿》中的《论吴人不当祀范蠡书》

到了明代,苏州知府丘霁亲自出马质疑三高祠祀范蠡,他送文于郡,主张三高祠“黜范蠡,更是祠为二高祠”。

质疑和攻击雨骤风狂,但三高祠偏偏在垂虹桥畔屹立不倒,过往文人在此长吟短叹,留下的诗文不可胜数。倒是为之纠偏的三忠祠并未产生多少影响,在许多人眼里,它仍旧是那座垂虹亭。当代学者一川研究宋代垂虹亭词后指出:“考察两宋垂虹亭词,我们发现,其重点主要是对吴江历史上‘三高’的吟咏”,“‘隐逸’追求已逐渐积淀为吴江文化的重要因子,对每一位登临此地的文人的创作产生着濡养滋润的作用。”三高祠使垂虹桥获得精神点化,正如范仲淹的忧乐名句点化了岳阳楼,难怪宋朝戴复古有诗云:“垂虹五百步,太湖三万顷。除却岳阳楼,天下无此景。”垂虹桥能与岳阳楼相媲美,实在是离不开三高祠的点睛作用的。

▲范仲淹

▲岳阳楼

▲垂虹桥遗迹

▲沈周笔下的垂虹桥

依笔者之见,将范蠡、张翰、陆龟蒙三位与吴江有关联的历史名人聚在一起,真是一个出色的策划案。三人时代不同、经历迥异,但三条生活轨迹交汇,便使一个“退”字突现,渲染了吴江的退隐文化,扩大了吴江的影响,以至南宋宝祐年间的吴江知县曹良朋认为“夫邑所以名,以有三高也。”

▲《皇权与绅权》

退隐,在我们看来是一种消极行为,那古人为什么要以此为高呢?这里当然有全生避害的道家思想的长期影响,但笔者注意到,“三高”相聚到塑像建祠,这一时段正是理学形成的时期。理学又称道学,理学的集大成者朱熹提出了“道统”的概念。据费孝通先生的研究,道统“是士大夫阶层所维护的政治规范的体系。”“士大夫阶层要用道统来驾驭或影响皇权。”(见《皇权与绅权》)按照道统,士大夫对于统治者可以“用之则行,舍之则藏”,遇到无道的统治者退隐而去,这符合道统的理念,自然被认为高尚行为。所以范蠡知越王勾践“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退隐而去,是高士;张翰见晋室无道,祸之将起,于是退隐而去,是高士;陆龟蒙生逢朝政昏乱之秋,慨叹世无明主,因而退隐耕田,也是高士。理学在两宋时期是新思想,三高祠正是因为承载了这一新思想而为世人所重的。对于吴江,这是一段历史佳话。

作者简介

董振声1948年生于盛泽镇,高中毕业后插队落户多年。1979年恢复高考后入学再造。1980年起入吴江图书馆工作至退休。曾任吴江图书馆馆长。编过《吴江艺文志》《名人笔下的吴江》等地方文史书籍。

本文编辑:王来刚

照片来源:董振声及网络

稿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