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这一仗被对手看到骨子里,助恶邻“淫威”至今不灭

原标题:这一仗被对手看到骨子里,助恶邻“淫威”至今不灭

发生在1894年的这一场中日甲午海战,如果我们赢了,不仅朝鲜半岛可以保全在大清朝庇护之下,我国东北也没有那么多事,日本则至少会乖乖的短时间内不敢轻举妄动。这一欺善怕恶的恶邻怎么也不敢这么快推进它占据满洲肢解中华的“蛇吞象”计划,台湾不会有事,八国联军也不会这么猖狂,钓鱼岛也不会有事,进入20世纪以来中华民族所承受的巨大战祸似乎可以减轻很多。但历史不可能有假设,我们有暇将其搬出来分析和假想,无疑仅仅是出于对史实的敬重以及它影响至今的恶邻“淫威”。

这场发生在1894年9月17日的中日海战,以号称世界第8的中国北洋水师狭路相逢世界排名第11位的日本海军。在战术上,两军相向开进即将交锋时刻,舰长刘步蟾突然下令将原“人”字形舰队倒置,主力战舰“定远”号和“镇远”号由前锋变成后卫,致使原位于两翼相对弱小的“广丙”号、“广甲”号等战舰,完全暴露在日军主力战舰之下。日军抓住这一瞬间出现的战机趁势攻击,北洋水师舰队顿时乱了阵脚,主力战舰“定远”号,遭日舰先发制人的集中攻击,在孤立无援被鱼雷艇偷袭搁浅后,击毁日本第九号鱼雷艇,这也是甲午海战中击沉日本的唯一军舰。

刘步蟾英国海军学校毕业,学习成绩在同批次学员中排名上等,且对莎士比亚戏剧颇有研究,具儒将风范。所以,当时的海军提督虽为丁汝昌,这位骑兵出生的战将自知不如刘步蟾,将舰队的实际指挥权交于他。由于舰队整体技术不精,面对来势汹汹的日舰,北洋水师发出的第一炮,竟奇葩似的命中了自己的指挥舰,丁汝昌受伤坠落指挥台,不再参与舰队指挥。加之日舰炮弹之精准,北洋水师鱼雷发射失利未能抓住有效战机,致使受伤的“西京丸”号得以顺利逃脱,北洋水师一开始便陷入被动。双方激战5小时至下午近6时,日军恐天黑不利首先脱离战场。至此,北洋水师损失5艘战舰,伤亡官兵1000余人。日军包括主力战舰“吉野”号在内的5艘战舰受损严重,伤亡600余人。

经此一战,日本将号称世界第8的大清海军及它的政府看到骨子里去了。北洋水师的雄心壮志也一落千丈,日军完全控制了制海权,一场增兵朝鲜的支援战顿时搞成了遭遇战,而对日军来讲,这又明显是一场伏击战。

从实力上分析,北洋水师共有火炮195门,而日军则为628门,不及日本;从技术上分析,北洋水师的鱼雷没有充分发挥作用,舰队指挥不利等,证明北洋水师技不如人。排除这两项硬件,丁汝昌坐舰被自己炮弹击中,导致这一个被李鸿章视为精神领袖的提督受伤,没有更好地与刘步蟾指挥舰队,是否也是本次战败的主因?当然还有待细究。但它对整个战局的两点影响,却不容置疑。首先,这一“乌龙炮”与舰队队形的突然调整致使北洋水师处于更加慌乱的阵脚中,战力发挥大打折扣;二是首炮命中自己的指挥舰,精神领袖的魅力轰然倒塌,首炮不利影响官兵斗志。到后面,北洋水师更是消极备战,日军则情绪高涨,大肆向我海疆进犯,迅速占领旅顺。残暴的日军在旅顺进行了为期四天三夜的大屠杀,整个县城仅36人幸免于难,恶邻的“淫威”暴露无遗,却远没有结束。

这就不难理解,北洋水师主力战舰“定远”号的残骸,后被骄横的日军拖至本土作纪念,是在向全世界宣示明治维新后的“淫威”和实力,是急欲扩张和侵略前的挑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