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亮剑》中的国军将领楚云飞的原型是谁?

原标题:《亮剑》中的国军将领楚云飞的原型是谁?

楚云飞是电视剧《亮剑》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国民党的精英将领,黄埔军校毕业,蒋介石的得意门生。楚云飞在《亮剑》剧中给人以李云龙的“斯文版翻版”,但较之李云龙,他在军事理论与文化素养方面更表现出卓越的才能与理智。楚云飞堪称史上最经典的国民党形象之一。

虚拟人物

小说开始时间为1939年,楚云飞任晋绥军358团上校团长,1945年抗战结束仍为上校,解放战争时期任89师少将师长,25军中将军长,1958年梁山分队突袭金门岛,时任金门岛防卫部陆军中将副司令长官,1968年末楚云飞悼念李云龙,最后一次出场,军衔为中将。

小说中没有交代楚云飞的生卒年,年龄估计应和李云龙差不多,比李云龙晚。李云龙1910正月十五出生,1968年末去世,终年59岁。

原型人物

楚云飞是一个综合性的人物,在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国民党高级军官的所有优点与特质。良好的教育、高贵的气质、爱国的热忱、傲人的才华、优雅的风度、冲天的豪情、睿智的思维以及无上的勇气与情义。可以看得出作者很偏爱这个人物。也正因为这样,他没有什么特定的人物原型,不过读者认为还是有一些参考的依据。

楚溪春,原名河,字晴波,1896年4月13日出生于直隶省保定府蠡县北高晃村。他父母早亡,与祖母相依为命。少时曾习诗书经义于村中私塾,因家庭困苦,祖孙二人常为学费发愁。当时清廷兴办新式陆军学校,公费供应食宿,楚溪春便于1910年底考入定兴县姚村之直隶陆军小学堂第3期(监督廖宇春)。1914年,升入清河第1陆军预备学校第2期(校长毛继承),编入第4连(连长李再兴)。毕业后经半年入伍训练,于1916年8月升入保定府清苑县之陆军军官学校第5期(校长杨祖德),编入步兵科第5连(科长王兴文)。1918年9月20日学满毕业,分发山西独立步兵第10团(团长蔡荣寿)任见习官。楚溪春在校期间学习刻苦,每逢考试均名列前茅。

时山西督军阎锡山组建干部训练队,楚溪春与同学张荫梧、李生达、王靖国等调任队附。全队共有队附共36人,人称“三十六天罡”。1919年6月,干训队扩充为学兵团(团长荣鸿胪,上报陆军部番号为山西独立步兵第9团),楚、张、李、王等皆升任连长。未几,楚溪春奉陆军部调令,返回保定军校任第8期学生分队长。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8期于1919年8月8日开学,校长杨祖德锐意革新,推行各兵科学生混合编队。但不久后杨病逝任上,继任校长贾德耀又恢复分科编队,楚溪春升任步科第1队少校队长。1922年7月第8期毕业后,改任第9期步科第4队队长。1923年8月军校停办,楚溪春应邀赴潼关,在直系的陆军第20师(师长阎治堂)任中校主任参谋兼军官教育团大队长。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直系战败,张作霖、冯玉祥等支持段祺瑞出任临时执政。第20师被执政府下令缴械编散,楚溪春于1925年1月改任京卫军第1旅(旅长宋玉珍)、即执政府卫队旅上校参谋长。

卫队旅常充任学生游行时执政府等处护卫工作,楚溪春回忆上峰要求对游行学生要“万般忍耐,打不准还手、骂不准还嘴”,并布置出勤的前几排士兵不准系皮带、中几排不准拿武器,以免发生事故。 1926年3月17日,卫队旅接到次日将有学生游行的通知,楚溪春布置少校参谋王子江带第1团第3营第10连及教导队护卫执政府,自己率部护卫吉兆胡同段祺瑞官邸。

18日下午,楚溪春在吉兆胡同未见学生队伍到来,拿起电话刚欲询问,就听到执政府方向传来枪声,乘车弛至现场,只见“东辕门外有十几个被打倒的学生……卫队士兵正拿枪搜寻”,。楚连忙吹哨子把士兵赶回了营房。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三一八惨案”,遇难者有大学生刘和珍、杨献群等47人,鲁迅称之为“民国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据楚溪春回忆,随后赶到现场的北京警卫代司令李鸣钟神态惊慌,问“晴波,打死这些学生,叫我怎么办?叫我怎么办?”,楚回答“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只好报告段执政吧”,段得知后对楚说“楚参谋长,你去告诉卫队旅官兵,我不但不惩罚他们,我还要奖赏他们呢!这群土匪学生……”。

旅部军械员邱霖告诉楚,当时学生汹涌向前,执铁头木棒殴打卫队士兵,骂为“卫队狗”、“军阀走狗”。士兵退到执政府门口时,王子江下令鸣枪示警,但士兵直接向人群平射,酿成惨案。卫队也有人员伤亡,且在执政府窗上发现一个弹孔。事后陆军部、高等法院、司法部联合问案,楚溪春说,“当时为了颠倒是非,旅部就开会决定,马上找来几支旧手枪,说是学生们的凶器;又找了几把条帚和几个煤油桶,装了一些煤油,说学生拿这些东西准备放火烧执政府;同时还拿了学生们的各色纸旗子一大捆(这捆旗子是真的证据,我记得旗子上写着“中国共产党北方执行委员会”字样)”。楚溪春带着这些东西去出庭作证,审判的结果,执政府下令通缉游行组织者李大钊等五人。时隔不久,段、冯交恶,北京警卫司令鹿钟麟奉冯玉祥命发动政变将卫队缴械,执政府随后倒台。楚溪春被解职后,在陆军大学里旁听了一段时间课。1927年1月,军校同学张荫梧出任山西军官教导团主任,以收容训练编余军官和轮训在职军官。楚溪春应其邀请,出任该团教育长,负责编制课程大纲,挑选各科教官,督考学员成绩等各项事务。

1927年6月,阎锡山率部参加国民革命,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北方军,张荫梧升任第7军副军长(军长阎锡山自兼,张负实际责任),楚溪春随之升任该军少将参谋长,并加入中国国民党。张荫梧、楚溪春率领的第7军归属左路军总指挥商震麾下,沿京绥线两侧向北京前进,在宣化与奉军主力汤玉麟、张作相、万福麟等部激战六天,终以众寡不敌,撤退至雁门关、铁角岭一线防守,挡住了奉军的猛烈反击。至1928年3月,阎锡山再次率军出晋,第7军与第5军组成联合军,由张荫梧、楚溪春率领由浑源向涞源急进,直插奉军侧翼。5月间,阎锡山部在满城方顺桥大败奉军,占领保定。6月8日,阎锡山第3集团军进占北京。而后,张荫梧出任北平(北京于7月改称北平)警备司令,楚溪春调任警备司令部所属宪兵司令一职,统领四营宪兵纠察京畿军风纪。后又增设两营宪兵,并增设宪兵干部训练班加强教育,轮训各级宪兵军官。部队编遣后,晋军第7军缩编为陆军暂编第11师,后改陆军第42师,张荫梧任师长、楚溪春任参谋长。

1928年12月,楚溪春又兼第42师第125旅旅长。该旅辖两团,系收容溃兵而成,纪律素称涣散。楚溪春上任后积极整训,短期即使官兵面貌涣然一新,为同僚所称道。次年2月,担任中国国民党第42师特别党部监察委员。1929年6月,国民政府为将孙中山灵柩迁往南京中山陵,举行总理奉安大典,楚溪春任起灵仪式第3纵队领队指挥。次年4月,第125旅扩为三团制之第25师,楚溪春升任师长,隶属冯鹏翥之第9军(系第42师扩编)。蒋阎冯中原大战爆发后,第9军归晋军第4路军总指挥张荫梧节制,沿津浦铁路攻入山东省境内。楚溪春率部留守北平,并于6月起护理北平警备司令,维护地方治安。9月间,张学良率东北边防军入关,阎锡山、冯玉祥败局已定。东北军先头部队运抵北平时,楚溪春前往接洽,私下向奉军的先锋旅长、保定同学牟中珩表示“你们进到何地,我们就退出何地”。而后,将所属宪兵当月军饷提前发放,率第25师及宪兵1个营沿平绥线退回山西,驻守苇泽关。在此期间,曾被发表为察绥宪兵司令。

中原大战以反蒋联军的失败告终,阎锡山出走大连,张学良接管晋绥军,将其编入东北边防军序列。楚溪春改任东北边防军第4军副军长、平绥铁路护路司令。1934年9月,进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2期学习。1936年7月9日,获颁国民革命军誓师十周年纪念章。其间,阎锡山回晋复职,张荫梧出任晋绥军官教导团团长,楚溪春亦于1936年8月出任该团教育长,当时的学员对楚溪春的评价是“宽严并济,学识超人,经验丰富”。8月26日,楚溪春正式任官陆军少将,1937年5月6日又晋升为陆军中将。1937年8月,楚溪春自陆大毕业,任第2战区长官部参谋处长、副参谋长、北路军参谋长,并于1939年4月升任第2战区参谋长,曾参与忻口、太原各役之谋划。阎锡山对楚颇为赏识,第2战区长官部自临汾撤退时,楚溪春和阎锡山同乘一辆车,突然有几架飞机掠过,阎一手拉出楚溪春拥到山崖下躲避,可见当时两人关系之密切。

1940年秋,晋系第8集团军总司令兼山西省府第3行政公署主任孙楚,因维护山西省钞流通与第1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发生冲突。楚溪春奉派到阳城接任第3行署主任一职,着力缓解两战区矛盾。一次,楚溪春在第7区召集县长开军粮会议,遭遇日军扫荡,率领身边不到一营的卫队掩护附近民众向河南渑池逃难。到了黄河北岸白狼渡口时已经入夜,民众发现船只寥寥无几,顿时大乱。楚溪春拒绝了部下先行渡河的建议,命令官兵维持渡口秩序,自己则独步坡头指挥。百姓也平静了下来,万余人赶在日军杀到前安全渡河。

1941年初,阎锡山借成立“整军委员会”之机会将各集团军总司令召集到驻地吉县克难坡,收回各军、师指挥权,另设立南、北两路“作战军”实际指挥部队。3月6日,楚溪春以整军委员身份调任第8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北路作战军总司令,进驻孝义县兑镇兑九峪。日军进攻横岭关时,楚溪春令第43军赶赴第一线协助守军第17军战斗,其暂编第46师一鼓作气收复横岭关,坚守达一个月之久。1944年6月27日,获得四等云麾勋章一枚。

阎锡山对日手腕圆滑,态度暧昧,晋军前线战事并不频繁。几年中,倒有两件军事之外的事情值得一提。

一是扣押杜任之。杜任之是山西大学教授,地下身份则是共产国际远东局的通讯员。抗战爆发后任山西省政府秘书、牺牲救国同盟会执行委员,派到孝义任第18区战地工作委员会主任,负责经济工作,和楚溪春相处甚得。1943年4月23日,楚溪春在战工会全体会上宣布“杜任之主任委员征粮不力,贻误军机,着即撤职调部,战工会主任一职由楚溪春总司令兼任”。而后屏除旁人,拿出密电告诉杜任之,阎另有一封密电称杜有挑拨军民关系、瓦解军队叛变之嫌,即刻押送克难坡长官部关押。杜任之后来回忆,在押解的路上“我问自己:是不是楚溪春想把战工会的职务拿到手?但只一闪念即否定了。如果是这样,他不必兴师动众采取这种方式,而且他送我,给我看密电,分明是在对我说:你可不要埋怨我啊!”。

二是修建水利。兑九峪地区水土不调,时洪时旱,1941年楚溪春以修建工事为名向长官部申领了一笔款项,组织部队和民众施工17个月,修建成一座长三华里、高一丈五、顶宽八尺,暗藏工事的拦洪坝。临近几县百姓树立了一座石碑纪念。阎锡山得知后,非但没有怪罪楚,还以楚的字号命名堤坝为“晴波堤”,亲笔题写这三个字送到孝义。谁想1943年夏天兑九峪一带又遭遇大旱,村民大办仪式求雨,相传楚溪春到龙王庙里指着龙王说“如果你真降了雨,我就请戏班唱戏;如果你降不了雨,我就将你碎身万段”。碰巧,当天晚上就下了大雨,楚溪春请来戏班唱了几天戏,并写了一副对联:“你降雨、我唱戏,各守信用;男耕田、女织布,共庆丰年”,横批:“风调雨顺”,一时传为佳话。

楚溪春是阎锡山秘密组织“同志会”的“发展高干”。到孝义后,被内定为阎锡山新建立的核心团体“铁军组织”委员之一。几个月后,在克难坡向阎锡山下跪宣誓,成为“铁军委员”。返回驻地后就开始发展外围成员。楚溪春以外省人的身份、1926年才入晋军的资历,成为同志会高干及铁军委员,与1918年毕业后就留晋的山西同学平起平坐,自然是靠阎锡山的信任与刻意提拔,同时也成为阎借以平衡手下、施展驭人权术的一颗棋子。

1945年8月9日,日本向盟国乞降。次日,楚溪春奉阎锡山之命率骑兵第1军(军长沈瑞,辖骑兵第1、2、4师)、暂编第47师、第7纵队(司令刘鹏翔)从孝义出发,沿汾河及同蒲铁路两侧北上,于13日抵达太原城郊小店镇,与城内日军交涉受降工作。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楚溪春于三天后进驻太原,为阎锡山返回省会做准备。随后率骑兵第4师(师长田尚志)北上,相继收复大同(9月3日)、朔县、山阴、岱岳、怀仁、口泉等县镇,与第12战区第35军在同城会师。而后,在大同帅府街原日本特务机关院内设立第2战区北路作战军总司令部,以总司令名义帖出布告:“日伪一切军政人员,要就地不动,听命接收,如有违犯抗拒者,给予军事处理”。在伪大同省公署设立大同领导组办事处,自任主任,第43军军长刘效曾、大同绥靖公署主任孟祥祉为副主任,分别担任军事、行政接收代表,另以白经世为财经厂矿接收代表,全面开展工作。

大同号称煤都,地处咽喉要道。楚溪春抢占大同,等于切断了八路军晋绥、晋察冀、晋冀鲁豫三个解放区之间的交通,为阎锡山与八路军争夺晋北占据先机。1945年10月10日,楚溪春获颁忠勤勋章一枚。

到大同后,楚溪春收编伪军为山西省防军第5军,担任大同外围守备;以骑兵第4师担任城防。楚认识到所部战斗力有限,陆续放弃左云、阳高、浑源等县,将兵力集中在大同周边及同蒲铁路南线。作战上,不寻求与八路军野战部队交锋,而是频繁出兵突击其小部队,在大坊城、遇驾山、倍加皂、利仁皂、北劭庄、高山镇等地发生零星战斗百余次。大同城内甚至传起了“楚总司令心软、打八路不敢、只在城内一二三四瞎喊”的歌谣。1945年11月绥包战役期间,为了呼应傅作义部作战,楚溪春曾率军向丰镇出击,但未打通与第12战区的联系。此间,马占山东北挺进军在绥远遭八路军击溃,撤到大同整补,使守军略有所增强。

1946年1月1日,国民政府公报渝字第947号宣布,楚溪春剿匪期间著有功绩,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一枚。可见接收大同对华北国民党政权局势的重要性。同月13日,国共停战协定生效,执行小组进驻大同,参加谈判的作家萧三对当时的楚溪春进行了一番白描:“楚总司令则穿一身黄而带绿色的呢子军服,他个子不高,有点黑胡子,光头,后脑有些疤,据说是少年时受过伤的痕迹。现在他五十岁了,但动作、说话倒蛮活泼”,张口说话就是“八年前贺先生是那样红胖的呵,真漂亮!哈哈哈……现在看来是老了些啦”。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仍和三十年代《民国名人传》里所记载一样“慷慨爽英明,和蔼可亲,且善谈论”。

谈判本身并不顺利,国共双方都希望在停战令下达前取得更大的地盘。1月13日前,楚溪春曾派省防军第5军王元令第13师、张佐汉第14师分别进攻左云、浑源,于14日将其占领,但八路军部队立即展开反击。这件事成为谈判中双方交锋最多的话题,最后于16日收复了两县的八路军成为胜利者,楚溪春命令两师部队退回原防。停战命令下达后,楚溪春2月起开始整编所属部队,至大同战役爆发前,第2战区北路作战军所辖部队计有:暂编第38师(师长韩步洲,参谋长张益川。1945年12月起以骑兵第4师及省防军第5军陆续整编而成,1945年编制乙种步兵师,1万2千余人)、山西省保安第2团(团长焦克敬。1946年6月组建完毕,第1、2营在大同,第3营驻忻县。8百余人)、大同市保安总队(总队长陈丰山。1946年6月以保安队及日伪军组成,3个大队2个直属连,2千余人)、第43军通信营、特务第2连(均为口泉矿警师一部整编)、暂49师战防炮连(1946年7月方组建)、保安第10团第3大队(大队长李可栋。前第10行政专员公署政治保卫团于1945年8月改编)、坦克车队(1945年9月编成,辖3个分队)、军鸽通信队(1945年9月组成),各县也组成保警队、爱乡团等地方武装。

1946年5月5日,楚溪春获颁胜利勋章一枚。6月,兼任第43军军长。同月,国共和谈破裂,内战全面爆发。解放军雁北第5军分区攻占了朔县、岱岳,楚溪春调暂38师第3团进驻怀仁,与之成对峙之势,并报请将失守两地的指挥官第72师副师长张汝龙枪决。此时同蒲路已被切断,大同形同孤城,成为华北解放军首选的攻击目标。7月19日,解放军晋察冀、晋绥部队10个团围攻应县,楚溪春调暂38师、保安总队及战车4辆向大同城外出击策应。7月31日,解放军晋绥、晋察冀军区5个旅又3个团,并附炮兵1个团,由晋绥野战军副司令员张宗逊指挥发起大同战役。时楚溪春以暂编第38师师部及第1团、保安总队、坦克车队驻守城内,东北挺进军(辖骑兵第5、6师,代总司令慕新亚)防守北关至火车站一带,山西保安第2团防守南关,附近各县自卫团队防守城东、东南各据点。另暂38师第2团驻口泉、第3团驻怀仁。

8月2日,楚溪春率军协同战车出击,策应怀仁守军撤向口泉。4日,出动火车将口泉各部撤回大同,美械装备的交通警察第16总队第3大队(大队长朱赓扬)也由包头空运至大同,守军实力大为增强。解放军于8月14日完成清扫外围作战,开始争夺近郊据点。常是夜间解放军以坑道作业突破阵地,白天守军出动战车配合步兵夺回,其中以御河东之沙岭、寺儿村争夺最为激烈。8月22日解放军攻至城外飞机场,守军东北挺进军骑兵第15团(团长海福龙)战地起义,旋即被守军反击夺回。至9月初,楚溪春指挥守军与解放军在城北火车站、面粉公司、电力公司一带进行反复争夺。解放军以大车挂上浸湿的棉被作为土战车向守军猛扑,突破火车站机房核心阵地,化名刘明的日籍指挥官阵亡,第二线的东北挺进军掘深壕固守,楚溪春以解放军志在必得,徒守城外无用,将该部撤回城内。几番争夺之后,城郊据点丧失殆尽。楚溪春亲赴西城墙上指挥外围南庙守军1个营撤回,但激战数小时仍未脱身,最后全营覆没。

解放军围城期间,楚溪春随身携带安眠药,睡觉时也把手枪压在枕头下面,准备一旦城破就自杀以殉,头发白了许多。到9月13日,第12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在集宁击溃解放军主力,围攻大同部队于16日撤围而去。楚溪春抽调部队发起追击,20日与傅部会师于晋绥交界堡子湾。10月间,楚溪春又率守军主力4000余人与第12战区之第35军配合,占领阳高、阳春,全线打通平绥铁路,并曾一度恢复怀仁、岱岳。据《第二战区北路作战军绥靖第一年战史》,大同防守战中守军伤亡约二千七百人。12月26日,楚溪春获得二等宝鼎勋章一枚。

大同一战,楚溪春声名远扬,被誉为一代名将,但与大同军政各方却多有龌龊。有行医于大同的医生王珩,抗战期间为日寇走狗,在1941、42年制造冤案逮捕市民200余人,多被杀害。胜利后被逃生者和死难者家属辛国干、古典、苏贵、鲍月英等数十人联合检举,但因是大同行政公署主任孟祥祉的姨兄弟,依然逍遥法外。楚溪春在任宪兵司令时,就以“持法宽而不庇私匿”闻明,得知后立即将王珩逮捕,经过审判予以枪决,人心大快。但孟祥祉为此怀恨在心,将楚溪春秘书丢失批示文件图章一事诬为共产党特务活动,罗织罪名欲相加害。楚溪春无奈之下,只得把秘书遣散。行政方面已经不睦,军事指挥也不顺畅。楚溪春为第43军军长、守军暂38师则属第33军建制,师长韩步洲因此敷衍塞责,不听指挥。大同战役时前线要地沙岭告急,楚溪春于夜间1点命令韩步洲出兵增援,结果到了天亮前线也未见援军,最后失陷。原来韩步洲出城后干坐到天亮,以共军火力封锁为由又退回城内。楚溪春在大同于军于政处处不遂人意,又目睹故旧同学张荫梧、傅作义、陈长捷、鲁英麐等相继脱离晋军之事,也不免心生去意。

1947年8月,楚溪春应东北行辕主任陈诚的邀请,出任东北行辕总参议兼沈阳防守司令。楚只管指挥宪兵、警察,附近的驻军则由防守副司令、第6军军长罗友伦负责协调。陈诚是他在保定军校任教官时的学生,行辕参谋长赵家骧则是他的女婿,华北张垣绥靖公署主任傅作义是他的同学和老友,透过这一层关系,楚溪春建议并协助陈诚实现了从华北调兵增援东北的计划,一度缓解了东北紧张的军事局面。

当年年底,楚溪春再次面对学生运动。原因是陈诚为了紧缩开支,下令沈阳各高等院校一律停办,学生于1948年1月起进入冬令营参加军训。这件事引起轩然大波,各校学生有坚决反对的,也有表示军训可以,但绝对不入军营的,罢课游行不绝。有面对学生运动经验的楚溪春负责处理此事,只逮捕了几个带头的学生,开除了几个积极分子,就把事态平息了。

1947年12月,张垣、保定两绥靖公署合为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傅作义出任总司令,原欲挽留保定绥靖公署主任兼河北省主席孙连仲以留任主席,被其婉拒,改邀楚溪春前来共事。楚溪春在东北并无实权,欣然同意,于12月17日通电就任河北省主席兼保安司令,住进省政府驻地北平铁狮子胡同。这里正是他曾担任警卫的执政府所在地,恍然间已过去22年了,物是人非,而国家依旧分崩离乱。不知道楚溪春当时心里会是怎样的滋味?

任河北省主席期间,楚溪春多在北平办公,还并兼任北平警宪联合督察长(因此他直到1948年10月13日才被停役),间或到省会保定巡视一犯,并不常驻。在东北期间,楚溪春曾和中共东北局负责人之一的陶铸有所接触,到了北平后仍继续保持,由他的秘书刘士林直接与北平地下党的领导人张旭联系。但是刘士林因言行不慎,被督察处抓去审讯,楚表面上大发雷霆,暗地里却将刘放走,并送了五十块大洋。在此期间,楚溪春于1948年3月4日,获得三等云麾勋章一枚。

1948年末,解放军发起平津战役,河北省属各县市接连告急,楚溪春身为省主席也无可奈何,只能给专员、县长和保安团长等发“死守不成就突围,突围不成就成仁”一类的电报,要他们好自为之。到1949年2月,楚溪春率河北省政府与傅作义一同接受和平改编,结束了长达40年的军人生涯。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楚溪春于1950年2月16日被任命为政务院参事,并担任西北区组召集人。担任参事的几年间,曾赴安徽、河南、江苏等省视察抗洪救灾工作,到东北等地调查乡村土改工作,到中南地区视察民族工作,到西北考察政治协商会议工作等,足迹遍布全国。1954年12月21日,楚溪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委员,并于次年1月29日被免去政务院参事职务。此后,楚溪春于1959年、1964年连续被安排为全国政协第三、第四届委员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界别的委员,并担任第三、第四届民革中央委员,还曾担任过民革中央副秘书长。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楚溪春遭到冲击,于1966年9月12日离开人世。他的死因众说纷纭,有记载为病逝的,但未说明是何种病因,也有称服毒自尽甚至被红卫兵打死的。文革结束后,1980年1月31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为他和仇鏊、黄雍、张振汉、康心一四位中央委员一同举行了追悼会。全国政协也于同年为他及王耀武、廖耀湘、黄绍竑、溥仪5位委员举行了追悼会。王、廖、黄均死于非命,楚溪春因何而死,似乎不言自明了。

楚溪春生活简朴,待人和蔼,性格宽和。他小时侯被乡里人叫“傻河”,多年后衣锦还乡,见到乡亲仍然说“傻河回来了”。在大同期间,上下班、开会、视察阵地常骑自行车,多次叮嘱卫士不要阻拦想见他的民众。一次他发现一名被俘虏的八路军战士是河北老乡,当即予以释放并给了回家的路费。楚溪春的夫人在1949年后去了台湾。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曾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系,女儿楚瑞延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1938年嫁给了赵家骧。赵字大伟,河南汲县人,毕业于东北讲武堂第9期步科、陆军大学正则班第14期,历任第2军参谋长、第5集团军参谋长、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参谋长、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参谋长、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副主任、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第1军团副司令兼参谋长、金门防卫副司令,1958年8月23日在金门炮战中阵亡,后追赠陆军二级上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