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高五幸:生日(小小说)

原标题:高五幸:生日(小小说)

生日(小小说)

西安 高五幸

“110”。清早起来,苟奇老婆漫不经心地自言自语。

“没被偷没被抢,你发啥神经呢?”苟奇白了老婆一眼。

“今天是阴历11月10日,瓜怂,连你的生日都忘了?!”老婆用指头戳了下苟奇的脑门。

苟奇头一晃。他这才记起来了,今天是他的“好日子”。苟奇为老婆的心细而感动,“嘿嘿”一笑,心头不禁涌上一股暖流。

“我给几个娃说了,娃们都高兴,张罗给你好好地过个生,来,把新衣裳换上,伢还要照相呢!”老婆从衣柜取出衣裳,要苟奇换上。

“年轻轻的道过啥生呢?现在的日子好!天天都是生日。”苟奇阻挡着老婆的举动,“过去都穷,盼着过生,一碗长寿面,两个荷包蛋。现在肉鸡蛋牛奶天天不断,我的嘴头就喜欢喝糁子吃搅团!”

“来,穿上!”老婆不容分辩,“我昨天给咱俩请过假,今不用去上班,专门在家给你过个生!”

苟奇闻此,心里不想挫伤了老婆的兴致和好心,人活到这个世上,能有人牵挂和操心,是件幸福的事,他选择了顺从……

苟家滩迎来了久违的雪。中午时分,儿子儿媳妇孙子女儿女媳外孙女人等,一前一后进门。屋里顿时有了生机和气氛,一大家人平常工作忙得不曾见面,这会难得一聚,自然有见面后的热络劲。看到这里,苟奇心里不免有点嘀咕,他悄悄地问老婆,“娃大老远从城里赶回来,你给娃都吃啥呢,灶房也不见个动静?”

“吃萝卜白操心。你今任务就是当好寿星,我也跟着沾个光。”老婆不以为然地淡然一笑,继续和娃们家拉起了闲话。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儿子的手机铃声响过,“咱们出发!”

当一家人簇拥着苟奇走进就近的华南餐厅,广播里甜甜的女声唱着“祝你生日快乐歌”,餐桌上早已备好了锅大的生日蛋糕,苟奇发现蛋糕上还有自已的名字,他

有点发呆,女儿给他戴了个纸帽子,儿子将蛋糕上的六根腊烛点燃,让苟奇闭目合手许个愿,可以默诵,也可以大声说出来。

“说句结实话,今天过这个生日,你们有孝心,我应该高兴!可你们知道不知道,我的生日是我母亲难过受罪的日子!现在我提议,不要唱歌了,都站起来,为能把我带到世上的母亲父亲,说声谢谢!”

苟奇泪眼婆娑,语音哽咽,感染了一桌人。完成了这一圣洁的程序,苟奇擦了擦

眼睛,一本正经地说,“我宣布,今个是第一回给我过生日,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要耍这格式了,花钱不说,还误事劳人!只要你们走大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和和睦睦,比给爸过生日要强的多!”

“就是,常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抽空常回家看看,让我们晚上也能睡个安稳觉……”苟奇老婆补充了一句。

“业已把钱花了,现在开吃,吃干吃净,一点不剩,咱也来个‘光盘’行动……”苟奇终于话开始多了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