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触乐夜话:就是锁区这种东西才能解决得了问题这样子

原标题:触乐夜话:就是锁区这种东西才能解决得了问题这样子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无心绘夜话,山不来就我,我只能想尽办法在夜话中找地方提一句弹珠了!图/弹珠圣手、俳句大师小罗

就是锁区这种东西才能解决得了问题这样子

因为《绝地求生》的中国作弊玩家太多,最近,国外玩家呼吁封杀中国区的势头愈演愈烈。

大约是一个月前,《绝地求生》的制作人布兰登·格林告诉外媒:“在游戏中,99%的外挂使用者来自中国。似乎在中国,人们对使用外挂的行为接受度更高。”当时就曾有人提议封杀中国服务器,但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

“我不认为锁区是个好主意,虽然大多数外挂来自中国,但并不是所有中国玩家都作弊,因为几个破坏规矩的玩家就否定整个国家,这就是过犹不及了。”他还提到中国玩家很喜欢这个游戏,不能去限制他们在服务器上玩。

相信这一说法获得了许多国外玩家的赞同,不能封了所有中国玩家——但可以隔离他们。

越来越多的国外玩家开始在网络上呼吁,要求锁掉中国区。这一股火从Reddit烧到Twitter、Facebook、Youtube……一直烧到Steam评论区。玩家们在最新的更新日志下面刷屏,统一带一个#RegionLockChina的标签,建立了同名小组,甚至有人开始去白宫请愿。

“#锁了中国区”

锁区是个简单、粗暴、但有效的办法。既然开挂的中国玩家封也封不完,一棍子打死又是不可能打死的,那就只有锁区才能解决得了问题的样子。国外厂商在对付外挂上缺乏经验,不如国内厂商长期在水深火热中战斗,国际服一时半会也改善不了环境。

我很喜欢《绝地求生》这款游戏,和朋友玩,怎么玩都很开心,除了遇到外挂的时候。我也和国外玩家一样花了钱,买了游戏,有权利玩。当国外玩家呼吁锁区的时候,我的第一想法是:能退款吗?我从没开过挂,没有违反规则,我购买的也是在国际服游戏的权利,他们想锁区不让我玩,凭什么……?

我不想和外挂玩家一起玩,但我其实更厌恶锁区,我恨锁区啊!却又不得不承认,对国外玩家来说,这可能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且隔离了中国作弊玩家,同为中国人的我面子上也好看一些,如果老外当面问我,“你们中国人怎么老开挂?”我心情确实受影响,锁了区就不会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最重要的是我对外挂现状无能为力,想不出别的办法去改善。

所以能怎么办呢。我想了想,首先我绝不支持锁区,也无力反对它,但如果真锁区了,我可以选择不玩《绝地求生》。往大了、空了说(但是并不假),我觉得这样比较自由独立。市面上游戏那么多,我可以凭个人喜好放弃其中一个,好比300万同时在线的游戏少了一个玩家,小事一桩。我的微信吃鸡亲友群人数也足够,有人吃鸡了我依然点赞,受不了外挂的我怂恿他们别玩了(“来玩《怪物弹珠》!”)。当然亲友之外的玩家请忽略我,这只是个人选择,不是建议更不是呼吁。

和锁区一样,我也选择一个简单、粗暴、然而有效的办法,让自己愉快一点。但我心里并不把自己的选择同锁区归于一类。

“好玩的是呀,我其实至今也没见过他!”

昨天《The Banner Saga》出官中了,正式定名为《旗帜传说》,开发商说话就很客气:“汉语支持今日将开放下载。您提意见,我们倾听!”

《旗帜传说》是款“特别好评”的游戏,说起来,之前轻语工作室给我们带来过一款画风非常相似的战棋游戏,叫《Ash of Gods》,3月发售,预计会有官方简中,请期待我们的后续报导。

不是《旗帜传说》,是《Ash of Gods》

这款游戏与《旗帜传说》的相似程度,让我初见时也不禁有些腹诽。但有趣的是,《旗帜传说》的开发者想得很开明,当初在KickStarter上看到《Ash of Gods》,就直接跑上去跟人家说,“我看这个游戏很漂亮嘛!继续努力!”

《Ash of Gods》众筹页面中的商业互……其他开发者评论,“我看这个游戏很漂亮嘛!继续努力!”

前一阵子,“掘地求生”《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的开发者班尼特·福迪在推特上也说,“有人抄袭我的游戏,但我不是很在意”。其实抄他游戏的那些山寨手游还挺恶劣的。但他认为“没法对一个创意或想法进行版权保护,谢天谢地”、“整个游戏行业都是建立在‘借鉴与再创作’上的”、“没有哪个游戏是完全100%全新的创意,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

他举了《Pong》借鉴奥德赛主机上的《乒乓》(Ping Pong)、《太空侵略者》借鉴南梦宫的《潜望镜》(Periscope)、《DOOM》借鉴2D游戏《Into the Eagle's Nest》、《我的世界》借鉴《无尽矿工》(Infiniminer)作例子,说得都很对。他所希望的,就是多去了解《潜望镜》和《无尽矿工》这些不那么出名,但是给后世游戏行业启发的好游戏,再去找找那些更早的、启发了它们的游戏,从而保护好历史长河中的优秀创意与想法。

班尼特·福迪真是大家风范。但我其实也会多想一些事,《Ash of Gods》开发者可以和《旗帜传说》的开发者问心无愧地交流,甚至能商业互吹,但山寨“掘地求生”的手游开发者们又有脸见班尼特·福迪吗?我持怀疑态度。

想到这个,我还特地挖了挖《我的世界》开发者与《无尽矿工》开发者之间的故事,找到了两年前,后者在Reddit的AMA(Ask Me Anything,问我所有事)活动中的一个回答,当时有人问他跟《我的世界》开发者Notch关系如何。

“好玩的是呀,我其实至今也没见过他!”

他的回答非常有趣:“好玩的是呀,我其实至今也没见过他!《我的世界》卖给微软后,我们有在推特上互动,但基本上也到此为止了(他还是《无尽工厂》的粉丝)。我一年前邀请他来GDC上的《无尽矿工》派对,但因为我们故意把派对安排在《我的世界》对面,所以他没来,可以理解。”体会一下文字中的感情,《无尽矿工》开发者的态度显然同班尼特·福迪不同,没那么大家风范,但是很复杂、很微妙,班尼特·福迪理智的大度令人赞赏,但《无尽矿工》开发者这种复杂、微妙的感情更叫我喜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