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债务违约牵出账面流动谜团,龙力生物出路在哪?

原标题:债务违约牵出账面流动谜团,龙力生物出路在哪?

在山东省德州市、禹城市政府的协调下,债务违约事件得到妥善安排,龙力生物承诺将分期偿还全部借款本息。但其账面流动依然有挥之不去的谜团。

(作为上市公司的龙力生物在财务方面暴露出的问题令人咋舌。图/视觉中国)

《财经》记者 曲艳丽/文 王东/编辑

坐落在山东禹城高新技术开发区的龙力生物(002604.SZ),是当地的标杆企业。

龙力生物的主营业务,是用硫酸分解玉米芯制作木糖,再脱碳成为木糖醇,箭牌口香糖、好丽友、蒙牛、卡夫等都是它的主要客户。

盛产玉米的禹城市把打造“糖都”作为自己的名片,距离龙力生物一街之隔,就是另外一家功能糖上市公司保龄宝(002286.SZ)。走在附近的行人仔细闻一闻,空气里甚至有一些微微的酸味。

因为一起债务违约,龙力生物走向了舆论中心。2016年11月,大同证券管理的资金集合计划“同吉9号”和“同吉10号”向龙力生物借款22656万元,同吉9号13759万元借款在2017年12月7日到期,同吉10号8897万元将于2018年2月9日到期。

然而,在2017年12月7日同吉9号到期之时,龙力生物却没有按时清偿。

因为是放在陆金所平台上代销的,这起债务违约引起轩然大波。118名投资人投资了该产品,百万元起投,年化利率6.7%,大同证券从该资产管理计划中收取的管理费高达3.5%。

在山东省德州市、禹城市政府的协调下,债务违约事件得到妥善安排,龙力生物承诺将分期偿还全部借款本息。可是,龙力生物账面流动依然有挥之不去的谜团。

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其三度发函,包括2017年12月19日下发的关注函、12月27日的监管函、2018年1月2日又发关注函,却始终未获得完整清晰的答复。

作为上市公司的龙力生物在财务方面暴露出的问题令人咋舌,要厘清其面临的债务纠纷有待监管部门介入。

钱去哪儿了?

龙力生物的财务状况对外界来说,是一个谜。在2017年三季度末时,龙力生物的账面货币资金还高达9.36亿元。

龙力生物对此的解释是,临近年末结账,日常经营往来结算较频繁,流动资金需求量较大,受内外部环境影响,公司流动资金或出现暂时性短缺。

截至2017年12月29日,龙力生物在六家银行的11个账户处于冻结状态,包含农业银行禹城支行的基本户、工商银行禹城支行的基本往来账户,以及分别在工商银行禹城支行、建设银行禹城支行、农业银行禹城支行的四个募集资金专户等,实际冻结总金额为1034.16万元。

其中有8个账户是大同证券在2017年12月11日至13日在诉前保全程序中申请冻结的,实际冻结金额441万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龙力生物募集资金余额2.7487亿元,还存放在前述工商银行禹城支行的两个募集资金账户中。龙力生物并没有收到法院对其财产进行保全的裁定文书,账户被冻结的消息是后来一一打电话去各家银行问到的。

龙力生物称,正在积极通过多种方式缓解流动资金暂时性短缺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盘活部分流动性较差的资产,以资产抵押借款等方式。

此外,龙力生物还存在对当地其他企业巨额担保的问题。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尚存对山东贺友集团、山东绿健生物技术、山东泉林纸业等13家公司的对外担保总额高达10.5654亿元。

该公司半年报显示,山东泉林纸业、山东绿健生物等公司也为龙力生物进行了1000万元至5000万元不等的多笔借款担保。

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互保”现象在山东民企间较为常见。

大同证券的这笔信用贷,在龙力生物此前的财务报表上竟无踪迹。龙力生物后来才发现,财务未将该笔信托入账,前期账户处理及其内部控制可能存在一定错报风险。

当事各方对于龙力生物到底发生了什么语焉不详。接近事件的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龙力生物在流动性管理上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但是背后有什么问题,目前不清楚。

事实上,龙力生物实际控制人程少博一共持有龙力生物18.402%股份,其中18.401%都处于质押状态,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99%。

三季报前,龙力生物突换审计师更是增加了市场的疑虑。2017年9月22日公告称,将原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更换为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聘期一年。

出路在哪里

木糖醇的市场容量很小,全球范围内局限在数百亿元规模以内。环保风暴和供给侧改革之后,小厂关闭,国内木糖醇行业里面剩下四五家龙头公司虽然能够维持正向现金流,但是依然是勉力维持的水平。

丹麦的丹尼斯克占据了全球木糖醇市场的70%。接近行业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只有在丹尼斯克定期停工检修期间,其他公司才会出现量价齐升的局面。

木糖醇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近年来,绿箭口香糖市场大幅下滑,当当网CEO李国庆曾发表观点称,口香糖以往的消费场景是超市收银台,而现在人们在等候时都在看微信、刷朋友圈。

龙力生物的主业高度依赖政府补贴,在2016年报中披露当年政府补助3179.7427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22.57%。

龙力生物管理层极力想改变这种处境,例如其参股的公司尝试建立石墨稀的生产线等。《财经》记者获悉,龙力生物也一直在寻求大健康产业上下游的外延并购,但整合始终不易。下游的保健品行业需要很强的营销能力和品牌渠道,传统的原材料企业很难向下延伸。

2016年末,龙力生物的长期借款从4000万元激增至6亿元,融资来源主要是方正东亚信托、中粮信托,以及银行和私募等,部分融资以股权做质押。到2017年三季度末,这一数字扩大到了7.4261亿元。

也在2016年那一年,龙力生物并购了快云科技和兆荣联合两家互联网公司,进入数字营销和数据发行行业。这起并购是成功的,因为二者在合并后的当年分别实现净利润5314.05万元和4444.26万元,贡献了年报的大部分利润。

如今,龙力生物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中,拟收购的标的公司仍然是互联网营销公司,早已于2017年11月28日停牌,停牌前股价8.74元,原计划停牌时间不超过1个月,现在公告继续停牌中。

据了解,大同证券的资管计划给予龙力生物的借款是一笔信用贷。“我们也很纳闷,当时看到生产经营正常,财务数据良好,还款能力无虞,才会借款的。”接近大同证券的人士对《财经》记者称。

信托贷款合同是由龙力生物和中海信托签订的。在大同证券的这笔借款中,中海信托充当了通道角色。借款由龙力生物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程少博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信用贷在近两年发展迅速,在2017年9月“最严”股权质押新规之后更加火爆。信用贷相关的资管产品,通常年化利率在8%-9%左右,像大同证券的同吉9号、同吉10号都是高风险产品。

《财经》记者从行业里了解到,信用贷经常发生在小上市公司和小券商之间,这些上市公司质地不够优良,越来越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有一些公司的股权质押也超过红线。

在一个名叫聚金融的投融资平台上,《财经》记者搜索到了曾经发布过的龙力生物信用贷2亿元的项目,项目简介中称利率在9.5%以内,并称由上市公司暗保。

解决方案

2017年12月26日,大同证券官网公告称,在山东省德州市、禹城市政府的积极协调下,龙力生物与大同证券已经进行了调解,龙力生物承诺将分期偿还全部借款本息。

接近事件的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首笔款项已于2017年12月26日打过来了,包含同吉9号和同吉10号本金的24%,此外包含利息。

《财经》记者获悉,按照法院审理结果,一共分六期付款,偿还日期分别为:2017年12月26日、2018年2月9日、2018年2月12日、2018年3月15日、2018年3月26日,最后到2018年4月25日止钱全部偿还完毕,逾期利息按照合同约定照常支付。

违约事件发生后,债权方大同证券在第一时间诉诸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中院对此出具了调解书,且已生效。

2017年12月22日晚间,龙力生物公告称,因债务违约,承担连带责任的公司实控人程少博所持公司股份悉数被上海二中院司法冻结。

股份被冻结是从2017年12月15日开始的。据悉,这部分股权将在逐步的回款过程中逐步解冻。

同吉10号将于2018年2月9日到期,目前尚未逾期,也被大同证券要求提前还款。

“12月26日那天,公司上上下下都在那里等待首笔款项到账,钱到账之后真的是很高兴。协议给了龙力生物筹款的时间,双方各有让步,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希望后续将按照调解妥善解决。”接近大同证券的人士透露了当时的细节。

舆论令当事各方压力倍增,大同证券、陆金所都在违约发生后立即赶赴山东,每天到龙力生物去上门现场催收。 山东、山西等地的证监局亦感受到了压力,参与到协调解决的过程中。

接近事件的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当地政府在解决这起债务违约事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近日,国盛证券给投资者的信中写道,于2016年9月30日设立国盛资管神鹰100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方正东亚龙力生物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全部资金用于向借款人发放5笔流动资金贷款共1.9941亿元。

国盛证券称,借款人偿还信托计划贷款本息产生不确定性,已安排人员到达龙力生物,对其持续跟踪处理。

国盛证券相关人士始终未就此事回应《财经》记者。

大家都在看:

责编 | 苏月 yues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