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判断一个男人如何,看他遇事时的这个细节

原标题:判断一个男人如何,看他遇事时的这个细节

全球通史

本文为小说章节,篇幅较长

可收藏闲时阅读

缓缓睁开眼睛,唐菲菲惊讶的发现自己不断的向着山坡下面滚去。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就‘嘭’的一声摔进了水里……

唐菲菲觉得自己就要散架了,

上了岸,她才发现自己狼狈极了。

“她在那边。”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打断了她要弄清楚事情真相的心。

唐菲菲看着不远处突然涌现了几个黑衣人。

“臭丫头,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么能折腾。”为首的黑衣人长剑一指,就冲她刺过来了

“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 唐菲菲不耐的皱眉,随后一跃又跳回湖里。

“死丫头,还敢跑!现在兵分两路,给我追。”虽然不会游泳,但是黑衣人显然不甘心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估摸这唐菲菲的路线,为首的头领指挥下手下分别绕着湖边向着对面追去。

感觉浑身都散架一般的唐菲菲才刚爬上岸,就看到了四周包抄过来的黑衣人。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到底是谁干的好事儿,要不然,本姑娘绝对让你尝尝本姑娘最新调配的无敌痒痒粉。”

无路可逃的。

唐菲菲被包围在一块草地上,四周除了有稀疏的几棵树还有不少的巨石怪异林立。而且最高的那块巨石上,还站着一个穿着紫衣,披散头发,五官妖魅,浑身邪气的男子。

“喂,你能不能救救我。”看那人不像与黑衣人一伙儿,唐菲菲赶紧开口抱起大腿。

站在巨石上的妖魅的紫衣男子却是冷冷一笑:“你是谁,为何要帮。你生还是死,与我何关?”

“你……”唐菲菲瞪着那男子一脸的事不关己。

唐菲菲在心里暗暗咬牙,死妖孽。

黑衣人瞧着巨石上站着的紫衣男子没有想要阻拦或者是帮助唐菲菲的意思,当下便动起手来,举着刀剑向着唐菲菲冲去。

唐菲菲看着向自己砍来的刀剑,随后一个回旋,一脚就踢翻了一个人。

“想要动我,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

紫衣男子对下面挥动拳脚,看着像是没有一点章法,但是却很实用的拳脚功夫感兴趣了。

一炷香时间,唐菲菲终于把这些人给摆平。看着那些趴在地上再也不动弹的杀手,忍不住冷哼:“小样儿。”

随后她看向巨石上面,一直在观察着自己的男子,撇撇嘴,见死不救,一点同情心也没有:“死妖孽,最好不要让本小姐遇见你,若不然,有你好看。”说完,唐菲菲头也不回的向着前面走去。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全身脏兮兮的,衣裳还有点湿。她肚子又饿,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忍着,去寻了有水的地方洗干净自己的脸,随后找下山的路。

她是大沥皇朝汉阳侯府的嫡长女,年方十四,母亲死去将近三年了,她还有一个弟弟,如今已经是八岁。

记忆中父亲汉阳王唐进,冷血无情,宠妾灭妻,气死母亲。府中几个姨娘庶妹都是佛口蛇心,狠辣无比。祖母贪得无厌,小气巴交。祖父很少在家,对他们接地还算是不错,但是严肃古板。

她本来是随着大沥的天行帝一起的出来狩猎的。

大沥每年都会有两次狩猎,都是在京城一百里外的汉溪山脉上。

至于这些来杀她的人到底是谁的,就有待追查了。唐菲菲冷笑:“不管是谁,只要得罪了本小姐,就不要想着有好日子过了。”

她一路向着山里的小道走去,看大不远处有小河流,去洗了一把脸之后,再继续走,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依然是没有看到有人。

只是她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獐子,她舔了舔嘴,她真的是很饿了。

只是突然一道利箭破空而出,獐子跑了,利箭却是向着唐菲菲而去。

唐菲菲看见,暗骂:“要不要这么倒霉。”随后跃向了旁边的树木底下,险险的躲过了这一支要命的箭。

“你没事吧。”一个穿着粉色骑装的女子出现在了唐菲菲跟前。

唐菲菲看着眼前这位有着新月眉,大眼睛,鹅蛋脸的小姑娘,也就是十三四岁左右。

“你让我射一箭试一试。”唐菲菲没好气,本就是饿得头晕眼花的,还差得被射一箭。她的心情更糟糕了,要知道她向来都是信奉梦想与美食不可辜负的。

小姑娘撇撇嘴:“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看到有一只獐子在哪里,谁知道你也在呢。”要是知道了,她是绝对不会射那一箭的。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而且还这么狼狈。”小姑娘好奇的看了看唐菲菲。

“我肚子饿了,有没有吃的。”唐菲菲答非所问。

小姑娘被问住了,这,她是吃完了才出来狩猎的:“没有吃的。”

“不过,我刚刚猎了一只兔子,我还带了火种,你要是想吃,要不,咱们就去把兔子弄来吃。”她很想吃烤兔子,想起上次自己偷吃了五哥烤的兔子,那个味道还真是现在还回味呢。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人会不会烤兔子。

唐菲菲拉着小姑娘的手,很开心的,很亲热的就好像是两姐妹一样:“妹子,走,咱们去烤兔子吃。”

小姑娘带着唐菲菲到了不远处的小河流旁边,小姑娘生火,唐菲菲接过小姑娘的匕首,在杀兔子。半个时辰,两条鱼,一只兔子便考得香香的了。

可惜就是没有调味的。

唐菲菲是一个挑剔的,看着就要烤熟的兔子,蹙眉。随后注意到了自己手中带着的血玉戒指,揉了揉眼睛,这不是自己祖传的那一枚戒指。很多次母亲说是把她传给自己,但是她觉得血红色的戒指,而且还是玉的。

唐菲菲走到了一旁去触碰了一下戒指,谁知道,唐菲菲的手上居然是出现了几个瓶子的东西。

唐菲菲乐呵了,还有这样神奇的事情。怎么以前自己没有没有发现呢。

瓶子里,装着的是一些调味料。唐菲菲就好像是获得了至宝一样。

她很想知道,里面都有什么,但是她很理智的明白,她的肚子抗议了。她拿着瓶子里的东西回到了小姑娘的身边,然后把调味料都撒在兔子和鱼上。

吃饱之后,唐菲菲才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的。”她记得如今是狩猎的时间,外界是不能让人进来的。这姑娘肯定是哪家大臣的千金。

“我叫萧依凝,今天不是举行狩猎比赛,我为了追那个獐子跟大家走散了,就遇见了你。”

唐菲菲点点头:“我叫唐菲菲。”

唐菲菲,萧依凝看了一眼唐菲菲:“是汉阳侯府的大小姐唐菲菲。”

“你认识我?”唐菲菲担心遇见的是熟悉原主的人。

“不认识,但是听说过。你怎么会自己在这里的?”萧依凝带着疑问,她一个官家娇小姐,怎么会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的。

“我,也是走失了。”

“那好,咱们一起。”萧依凝知道唐菲菲没有说实话,但是也不在意:“如今已经是末时初了吧,看来今天的狩猎比赛,你和我肯定都是输了。”

“走。”

“去哪里。”萧依凝好奇的问。

“当然是去狩猎啊,不去狩猎,如何赢赏赐。”唐菲菲说得理所当然。

唐菲菲和萧依凝两人骑着一匹马,在林子里穿梭,不得不说,萧依凝这一匹马,不错。骑着两个人,还能这样奔跑。

“我们两个人骑一匹马,这样怎么样打猎。”萧依凝坐在马背上,不满的说。为什么这马是自己的,却是要被唐菲菲霸道的赶到后面坐了。

唐菲菲笑着说:“我们只有一匹马,但是别人有啊。”怎么这个孩子这么纯情呢?

“谁不是一匹马呢。”萧依凝泼冷水,愿意把马给别人,那才是傻子呢。

“山人自有妙计。”唐菲菲笑了笑,信心满满的。

她们走了没多久,便遇上了几个人骑着马在追着一只麋鹿。麋鹿被几个人合围,已经是被追得筋疲力尽,眼看着就无路可逃了。

“把弓箭给我。”唐菲菲嘴角微微的扬起,看着远处的麋鹿,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萧依凝看了一眼,随后知道了唐菲菲想要做什么。立马把弓箭给她。

萧依凝看着唐菲菲搭弓的模样,三箭齐发?心中充满怀疑,。

就在萧依凝怀疑的眼神当中,三支箭飞射而出。

‘叮’一声两支箭把对方的箭射出去了,唐菲菲最后一支箭却是射中了麋鹿。不会吧,不是说汉阳侯府的嫡小姐性子懦弱,让人不喜欢的吗?

看着被自己的箭射中倒地的麋鹿,唐菲菲开心的转头看向萧依凝,邀功似的笑了笑:“厉害吧。”

萧依凝却是有点无奈,看着愤怒骑着马狂奔过来的一队人,拍了拍唐菲菲的肩膀:“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唐菲菲眨眨眼,随后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你当真不知道?”萧依凝生气的想要把唐菲菲脑袋瓜子给撬开来瞧瞧里面到底都装着什么:“那是陈国公府上的几位小姐和少爷。他们的姑母是宫中的贵妃娘娘。”

“国公爷府上的,还有一个贵妃姑姑撑腰,不错,挺不错的。”唐菲菲点点头:“那你呢。”

“我。”萧依凝有点气结了,她不是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了,还猜不到?

“唐菲菲,你找死。”几匹马停在了唐菲菲的跟前,对方一个穿着白色骑装的姑娘指着唐菲菲质问。

“我们看中的猎物,你也胆敢动,唐菲菲,谁给你们这个胆子的。”另外一个长得娇小一点穿着蓝色骑装的女子跳下马,挥动了一下马鞭,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猎物上又没有写着你们的名字,在这座山林里的猎物,不就是能者得之,你们没有有这个本事,没有能耐得到,在这里叫喊着有什么用。我若是你们,就谦虚一点。”唐菲菲丝毫不怕对方,她是国公府的,自己也是侯府的。虽然说国公府的爵位是比侯府的要高,但是自己的爷爷还是一品大将军呢,外祖父也是侯爷,身份不比他们的差,凭什么要怕她们。

“你。”白色骑装的女子没有想到唐菲菲居然会反驳她们,而不是跟自己想象的那样赶紧跪地求饶:“找死。”女子动了动手中的马鞭,就狠狠的抽过来了。

女子像是会一点拳脚功夫,鞭子使得不错,狠狠的向着唐菲菲两人挥过来。若是被打到了,肯定是受伤甚至出血。唐菲菲想要躲开,但是担心身后的萧依凝,想要反击,殊不知,马鞭却是被后面坐着的萧依凝握在了手中。

“陈静兰,你胆子不少,想要杀了本公主吗?”萧依凝的声音带着不悦,表情愤怒,这些年陈家的人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对着谁都想要挥鞭子。

唐菲菲连忙拉过萧依凝的手瞧了,幸而没有流血。但是一条红痕横在手掌上,已经是有肿起来的趋势。

唐菲菲无视这些人,手藏在袖子里,悄悄的动了动戒指,随后一瓶消肿粉便出现在手中。

“七公主。”陈静兰等人惊呆了,他们刚刚太气愤,导致没有注意到唐菲菲背后的姑娘到底是谁?也绝对不会想到七公主去。

“知道是本公主,你还敢动手,陈静兰,谁给你的胆子,陈贵妃吗?”萧依凝不再像是刚刚那样一副憨笑的样子了,也不像是一个小萝莉。而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冷冽气息的女子。

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威仪,让陈静兰等人都怕了,连忙下马,跪地求饶。

“我们兄妹不知道是七公主,还望七公主恕罪。”一个穿着蓝色衣裳的男子开口。据他所知,七公主应该是不会喜欢和唐菲菲这样懦弱的人一起玩儿才是的,现在瞧着,她们两人的交情好像不错。

“不是本公主,你们就可以这样说打人就打人吗?”萧依凝依然是不依不饶,她还想着,这样一个有趣的人,若是遇上了自己五哥,会不会更有趣呢。这样的场面,自己还没有看到,谁也不能欺负了唐菲菲。

“不敢。”陈静兰等人都纷纷为自己辩解。

这可是陛下最宠爱的嫡公主,也是陛下唯一的公主。陛下可是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给七公主。而且,七公主任性生气起来的时候,就算是把陛下宠爱的妃子给打了一顿,陛下还问公主的手疼不疼,平日里,表哥和姑母都告诫他们远离七公主。

“若是再让本公主瞧见你们欺负菲菲,我就扒了你们的皮。”萧依凝瞪了他们几眼。“还不快滚,在这里影响了本公主的心情。”

“是,是。”陈静兰等人点点头,马上便站起来想要离开。

“等一下。”一直没有说话的唐菲菲突然开口了:“人可以走,不过得留下一匹马。”既然是有人亲自送上门,怎么可能不留下马就让她们走了。

“唐菲菲,你说什么。”娇小的陈静瑜转身,愤恨的看着唐菲菲,恨不得一巴掌就抽死这个死丫头。

“我说,你们人可以走,不过得留下一匹马,怎么,陈小姐听不懂吗?”唐菲菲毫不客气,狐假虎威,谁不会。如今有萧依凝这一尊大佛在,不好好利用一把,威风威风,对得起自己?

“没看到本公主和菲菲骑一匹马啊,还不照做。”萧依凝大声的说:“真是笨,一点眼色也没有,还说是江陵才女,本公主瞧着应该是蠢女才对。”

最后,陈家兄妹狼狈离开,唐菲菲和萧依凝得了一匹马,还有麋鹿。萧依凝开心得不得了,终于是不用和唐菲菲共骑一匹马了。

“马我们有了,弓箭也有了,只是我们去哪里猎得那么多的猎物?”萧依凝也不是很在乎自己父皇的赏赐,不过若是可以得到,那肯定是再好不过了。

“这有何难。”唐菲菲笑了笑,跳下马去,走到了陈静兰留下的那一匹马旁边,摸了摸那一匹浑身雪白的马。

“你有办法?”萧依凝也下了马,笑着走到了唐菲菲的身边,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