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杜月笙说,京士有十万块港币存在我这里 陆京士听后慌了

原标题:杜月笙说,京士有十万块港币存在我这里 陆京士听后慌了

1951年8月2日,病榻上的杜月笙跟儿子亲朋们讲,我许了一个心愿,京士如果今天能到香港,我的病还可以得救。现在来了电报,说他无法赶到,我就晓得我这个病没希望了。

那么,京士是谁?为何命不久矣的杜月笙如此挂念他?

京士名为陆京士。生于1907年,江苏太仓人。17岁考入上海邮局成为邮务生。从邮递员做起,他靠着自己的能力一路做到了国民党农工部副部长。1949年逃到台湾之后,又做了其它一些职务。

但那些都是虚的,他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做了杜月笙的弟子,且受到极度信任。

杜月笙组织了恒社,作为掌控青帮的中坚组织。恒社只服从杜月笙一人,至抗战全面爆发的时候,人数也只有不到600人。多数是商人、实业家、官员、律师、记者、医生。它不对青帮普通徒众开放,是一个上流社会组织。是杜月笙转变青帮帮会性质的一次尝试。而陆京士,就是恒社重要成员,替杜月笙解决了很多难搞定的问题。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模糊了老大与小弟之间的界限。

(杜月笙剧照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因此,杜月笙在弥留之际,最想的就是陆京士来帮自己主持身后之事。而陆京士得到老大不行了的消息后,推掉一切公私事务,买了8月1日的飞机票。但那天香港台风大雨,飞机无法降落,改签到了第二天。于是,有了咱文中最前面杜月笙所说的那段话。

这段话来自《杜月笙传》中陆京士《写在<杜月笙传>之前》。

在他的文章里,还提到了两件事。

一件很多人都知道,就是杜月笙说自己存了十万美元在宋子良那里。而这十万美元,也是他最后的财产了。他卖掉上海产业的钱,不到三年就用光了。他说,“物质上这么困难,精神上我更加苦闷。苦闷吧,苦闷吧,让它去闷到底好了,反正我要走啦!”

这十万美元,分给了他的妻子儿女们。

另一个十万元,可能没看过杜月笙传记的朋友们,就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了。

(杜月笙家人合照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事情是这样的。

8月7日凌晨5点,杜月笙突然一阵急喘,面泛苦笑对陆京士说,你要对这些弟妹多加照料。恒社你要负责维持,你须记得,做事情需要毅力,同时更少不了金钱。

然后他转向家人,说了句让陆京士大惊失色却又感动至极的话——

京士有十万块港币存在我这里,你们应该即刻归还。

陆京士之所以大吃一惊。因为根本没有这回事。杜月笙如此讲,是希望给恒社留一点经费。但这就需要从他妻儿们的生活费里去挤啊。因此,陆京士大声否认,说这是子虚乌有的。你们不要拿钱给我。

但杜月笙却坚持说你确实是存了十万块在我这里。过了一会,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啊,朱汝山那边,我还有十万块钱”。

朱汝山是上海富豪,当时也陪在杜月笙身边。他说,“先生,你交给我的是十万港币,不是美金”。

杜月笙点点头,“不错,是港币,不是美金”。

第二天,朱汝山就开了张十万港币的支票给陆京士,陆京士还不要,杜月笙竟然骂起人来,陆京士不得不当面收下,出去之后,就交给了杜家。

(陆京士欢迎孟小冬的宴会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那么,这个十万港币,到底是不是杜月笙放在朱汝山那里的呢?陆京士在文章里并未讲。以我推测,应该确实是的,否则,杜月笙为了帮陆京士却欠朱汝山一个人情,没必要,也不合情理——何况,恒社是杜月笙的,诓朱汝山的钱做自己的事,并不像杜月笙的性格。

虽然有两个十万元,看起来很多,相较当年,却可谓杯水车薪。

不过,儿孙胜过我,要钱做什么,儿孙不如我,要钱做什么。杜月笙的儿女们,没了他,少了钱,照样也把日子过下去了。

更多精彩尽在微信公众号 史为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