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帕斯卡 | 时间会治愈创伤,因为我们在变化,不再是原来那个人了

原标题:帕斯卡 | 时间会治愈创伤,因为我们在变化,不再是原来那个人了

时间会治愈创伤,弥合争吵,

因为我们在变化,不再是原来那个人了。

一个人越有思想,发现有个性的人就越多。

普通人是看不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的。

矛盾——人天生既轻信又多疑,

既胆小又鲁莽。

对人的描述:

依赖性,渴望独立,需求。

人的状况:

变化无常,无聊,不安。

我们是如此看重人的灵魂,

以至我们无法忍受灵魂受人蔑视,

也无法忍受别的灵魂不尊重它;

而人的最大幸福就在于这种尊重。

帕斯卡

布莱士·帕斯卡(Blaise Pascal ),公元1623年6月19日出生于多姆山省奥弗涅地区的克莱蒙费朗,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散文家

16岁时发现著名的帕斯卡六边形定理:内接于一个二次曲线的六边形的三双对边的交点共线。17岁时写成《圆锥曲线论》,是研究德札尔格射影几何工作心得的论文,包括上述定理。这些工作是自希腊阿波罗尼奥斯以来圆锥曲线论的最大进步。

1642年他设计并制作了一台能自动进位的加减法计算装置,被称为是世界上第一台数字计算器,为以后的计算机设计提供了基本原理。

1654年他开始研究几个方面的数学问题,在无穷小分析上深入探讨了不可分原理,得出求不同曲线所围面积和重心的一般方法,并以积分学的原理解决了摆线问题,于1658年完成《论摆线》。他的论文手稿对莱布尼茨建立微积分学有很大启发。在研究二项式系数性质时,写成《算术三角形》向巴黎科学院提交,后收入他的全集,并于1665年发表。其中给出的二项式系数展开后人称为“帕斯卡三角形”,实际它已在约1100年由中国的贾宪所知。在与费马的通信中讨论赌金分配问题,对早期概率论的发展颇有影响。他还制作了水银气压计(1646),写了液体平衡、空气的重量和密度等方向的论文(1651-1654)。自1655年隐居修道院,写下《思想录》(1658)等经典著作。

1662年8月19日帕斯卡逝世,终年39岁。

人天生轻信又多疑胆小又鲁莽

100.时间会治愈创伤,弥合争吵,因为我们在变化,不再是原来那个人了。无论是冒犯者或是被冒犯者都不再是原来的人了。这就好像我们触犯过一个民族,隔了两代人之后再来看它一样。他们还是法国人,但已不是原来的法国人了。

101.他不再爱自己十年前爱过的那个人了。这我很相信: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他也不是了。他当时年轻,她也是;而她现在完全不同了。假如她还像当年的样子,他也许还会爱她。

102.我们不仅从不同的方面看待事物,而且还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我们根本不想发现它们是相似的。

103.矛盾——人天生既轻信又多疑,既胆小又鲁莽。

104.对人的描述:依赖性,渴望独立,需求。

127.人的状况:变化无常,无聊,不安。

128.放弃自己所喜欢的事情时,我们感到某种无聊。一个人在家里惬意地过日子;假如他看到一个中意的女人,或者是他高高兴兴地玩了五六天之后,再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状态,他就苦不堪言了。没有什么事比这更常见的了。

129.我们的天性在于运动;完全的静止等于死亡。

130.烦躁不安——当一个士兵或一个劳工抱怨自己命苦的时候,那就让他什么也别干。

131.无聊——一个人最不堪忍受的事莫过于处于完全的歇息,没有激情,无所事事,没有消遣,也无所用心。他就会感到自己的虚无、自己被人抛弃、自己的不足、自己对别人的依赖、自己的无能、自己的空虚。他的灵魂深处马上会生出无聊、阴沉、悲哀、忧伤、恼怒、绝望。

132.我想凯撒年纪太大了,不至于以征服世界为乐事。这种乐趣对于奥古斯都或者对于亚历山大才是合适的;他们当时都还年轻,因而难以制止他们;凯撒则应该更成熟一些。

133.两副彼此相像的面孔,单独看都不会引人发笑,但是凑在一起却因其相似而使人发笑。

134.绘画是多么虚幻的东西啊!它因为形似而博得称赞,但被描摹的事物本身却得不到人们的赞赏。

135.最使我们高兴的,莫过于斗争而非胜利:我们喜欢看动物打斗,而不爱看战胜者猛击战败者;若不是胜利的结局,我们还想看什么呢?可是一旦它到来了,我们却又对它腻烦了。游戏是如此,追求真理也是如此。我们在争论中爱看意见交锋,但根本不去沉思找到的真理;要快乐地去观察真理,就要看到它是从争论中浮现出来的。同样在感情方面,我们也要看到对立双方的撞击才有趣;但是当一方成为主宰时,那就只剩下粗暴了。我们追求的从来都不是事物本身,而是对事物的探索。所以在戏剧中,没有恐惧的圆满场景是没有价值的;没有希望的极端可悲、粗暴的爱情、残忍的严厉也是如此。

136.些许小事就能安慰我们,因为些许小事就能刺痛我们。

137.用不着仔细考察每一个具体的行业,从消遣的角度加以理解就够了。

138.人天生就是屋面工,可以从事各种行业,除了在自己的房间里。

139.那个因为妻子和独子的去世而那么悲痛的人,或是被那件重大纠纷折磨得坐立不安的人,为什么此刻不伤心了,为什么人们觉得他把那些痛苦和不安的思绪全抛掉了?我们不必诧异,因为有人刚给他发了一个球,他必须把球打回给对方,他一心等待球从屋顶滚落,触地反弹后立即回击;既然手头忙着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还会想到自己的别的事情呢?这是值得占据那个伟大灵魂的一种牵挂,并且足以排除他头脑中的任何其他念头。这个人是为认识宇宙、为评判一切事物、为统领整个国家而生的,现在却一味忙于抓野兔!假如他不自贬到这种地步,而老是想硬扛着,他只会更加愚蠢,因为他想使自己超乎人类之上,而归根到底他只是一个人而已,也就是说,他的能力很小又很大,能做任何事又什么都做不了:他既不是天使,也不是禽兽,而是人。

140.人们忙于追一个球或者一只野兔;这也正是国王的乐趣。

《思想录》

作者:帕斯卡

译者:钱培鑫

出版:译林出版社

如果不知道读什么书

或者点阅读原文试试看

原编文章,欢迎转发 |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