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家长群风云录:虽然“起义”失败了,这位男家长仍然是我的偶像

原标题:家长群风云录:虽然“起义”失败了,这位男家长仍然是我的偶像

佛系什么都可以

佛系家长不存在的

最近在某论坛,一位三年级女孩的家长贴出了群里一位彪悍老爸提出的3点要求

霸气十足

①我不接受现金缴费

②我拒绝帮孩子默写

③我不支持孩子留校

理由只有一条:

“我们很忙,很忙,特别忙,非常忙”。

群里老师没有回复,但家长们都炸锅了!

这个家长这么过激怎么教得好孩子?

放飞自我就算了还要放飞孩子

不是很忙么

怎么还有空打这么大段话的?

还有爆料网友透露

“霸气家长”女儿从一年级开始

成绩稳坐班级倒数123

不过,也有网友说

“霸气”家长说出了心声

只是大家不敢在班级群里说

帖子火了之后,

这位“霸气家长”又做了一番解释

显然,这位霸气十足的家长在“一时冲动”过后,开始主动示弱找台阶下了。胆敢在家长群里“炸刺”,跟老师对着干,等待他的不会有什么“好果子”。

01

每一个家长群都是一个小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更何况是几十人的家长微信群,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角色。

原本旨在加强师生交流的家长微信群,早已沦为“马屁精”的战场。

这是“XX幼儿园大班家长交流群”,正风驰电掣地刷过一大屏一大屏的文字,500字起步,1000字差强人意。

你没看错,这不是在淘宝写评价,码够字数店家就会给你的支付宝返现5块钱。这是为了让老师能够在茫茫家长群里定位到你,迅速GET到你的一片红心。

而不愿配合演戏的家长,最多沉默不语。胆敢质疑老师收礼、对学生不公,或者不愿服从老师“建议”的家长,轻则被排挤,重则被踢出群。

所以甭管你上学的时候怎么怼天怼地怼空气,当了家长就一个字:怂。

“挣命一样生的孩子,当然什么都想给他最好的。教育这事儿更是一点差池都不敢有啊,这么上赶着还不是希望能跟老师搞好关系,多多关照我家宝贝,多给点表现机会。”

谁不是一边恶心这些马屁精行为,一边小心翼翼的酝酿着如何跟老师搞好关系。

网友@限量版阿拉蕾说,我家娃今年刚上小学,老师就建了家长群,结果才第二天,就有“戏精”作妖了。

一位妈妈在群里说,班级没有值日生,是老师自己打扫,太辛苦了。所以提倡其他家长报名,帮老师打扫卫生。

之后,整个群里一下午刷了几百条信息,基本都是“老师辛苦了”、“老师真伟大”云云,也有不少人报名。

跟在群里争当戏精的抓马型家长相比,更多家长是拼了老命在家里跟孩子较劲。

02

“今晚陪孩子写作业吗?”

《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显示,近8成家长每天陪孩子写作业。学生年级越高,家长陪写作业的时间越长,有7%的高中生家长每天陪写作业超过4小时。数据显示,有3/4家庭曾因写作业“开战”。

80后家长们纷纷表示中枪。

@顾包子J:我能想到最折寿的事情就是陪孩子写作业。

@否极泰来1104:陪孩子写作业=玩命

当代80后见面专属问候语,“今晚回家陪孩子写作业吗?”

别笑

这是80后即将迈入40的真实生活写照。

期末考试冲刺季,对于“大宝”爸妈,甚至是“二宝”爸妈来说,有一种痛叫做:孩子放学!要辅导孩子完成作业!

陪读就算了,孩子作业越来越多,有些题目家长靠自己能力一周也做不出来。

除了依靠各种做作业的APP和网络搜索,不少家长不得不向朋友圈求助。

除了书面作业,老师布置的家庭手工作业也让人哭笑不得。

有的老师让孩子带昆虫去学校,不带就不准进教室。家长们在小区花坛里蹲半宿,打着手电筒抓虫虫。

有的老师万圣节让孩子做南瓜灯,导致小区周围菜场南瓜脱销,家长们还得开着车到处去找。

还有老师让用易拉罐做高跷,家长反反复复实验琢磨,一晚上喝下十几罐饮料……

中国的职场父母,各有各的压力与烦恼,却在孩子教育这件事上不断交会碰撞。而被家庭和事业双面夹击的无助和痛苦,通常是被忽略甚至无视的。

你一面不敢懈怠地遵守着“陪伴是最好的教育!”,一面还得忍受着睡眠不足、身体上的疲惫和疼痛,兢兢业业地上着班,小心翼翼地平衡着工作和家庭这个跷跷板。

即便是充满着各种无奈和心酸,你依然不敢懈怠,不敢生病,因为上有老下有小,到处都需要你的鞍前马后。

03

谁的孩子 谁来负责?

家长要养家要上班,陪读实在辛苦。

“老师把压力转给家长,学校里不能做好的要求家长在家做好,然后觉得家长稍有不配合就是天大的事,就是不爱自己的孩子。老师就要尽到老师的责任,好好教孩子,别把孩子整个家庭都扯进来,学校也是,现在越来越过分,恨不得孩子上学全家陪读!”

而老师们同样觉得委屈,

“孩子是家长的孩子并非老师的孩子,对你的孩子负责,是教师的个人品德,如果你觉得没有时间听写默写,那同样我也没有时间把你的孩子留校,将心比心。让家长默写,留校写作业,也是为了提高孩子的成绩,如果家长本人都拒绝,那教师不让孩子留校还可以早些下班呢。”

“很多家长说白了其实就是逃避责任,认为把孩子扔给学校,等到18岁时老师你就得给我调教出北大清华的料,作为父母该有的教育完全缺位。 想什么呢?”

“如果学校真的说家长都不要管孩子的学习了,你真的敢放手吗?到时很多家长又要想办法去了解跟进了。”

老师、家长都不容易。

教育分为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当三方互相推卸责任时,自己的孩子,谁能负责?

说到底,学校、孩子、家长,根本就是一个死循环。与其说家长和学校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不如说是家长在对孩子这件事上的焦虑就没停止过。

社会在快节奏地运转,现实除了岁月静好的向往,还有不堪重负的苟且。这一切投射到为人父母身上,放大成对孩子源源不断的焦虑。

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曾在《身份的焦虑》一书中写道:

“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虑,用一种欲望代替另一种欲望……社会保障了基本生活需求的时候,其实就是我们身份焦虑产生的时候。当我们看到别人拥有的更多时,当我们陷入与别人无止境的比较时,我们的焦虑感就会不断打扰我们。”

而这种焦虑放在孩子身上,根本就消除不了。

我们只能把自己练得更刚强吗?

扛着。

生个孩子不容易,养个孩子更不容易

佛系什么都可以,佛系家长,根本做不到。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Luna

值班编辑:俞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